无人机送外卖这么潮的事,怎么就让土澳的吃货们抢了先

摘要: 无人机送外卖,只能农村包围城市。

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

外卖行业的兴起让无数吃货实现了“饭来张口”的点餐自由,而送外卖的无人机正将这种便利推至极致。

在澳大利亚昆比恩镇,一户居民的院子里飞来一架无人机,它静悄悄地悬停在草坪上方,投递下一份新鲜出炉的墨西哥肉卷,随后自主返回属于它的停机坪,这一刻,距离居民下单才过去了不到10分钟。

两年来,昆比恩的居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送餐场景,这是Alphabet Google X实验室的一个无人机示范项目,叫做Project Wing。

从今年4月开始,Wing已经在澳大利亚正式启动商业服务,无人机送外卖已经变成现实。

无人机送餐最快5分钟

我们都知道美团外卖的LOGO是一只袋鼠,但在澳大利亚,袋鼠大概是最不招外卖员待见的动物,可是偏偏澳洲就有6000万只野生袋鼠,甚至比澳洲人口还多了一倍有余。

澳洲的老司机们,看到袋鼠图案的减速牌都会努力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撞上体重将近100斤的袋鼠,足以引发车毁人亡的灾难。

这种奔跑时速超过50公里的野生动物习惯了我行我素,它们横穿公路时从来不会观察路况,也不会规规矩矩走斑马线,所以才会制造了澳洲88%的交通事故。

 

马路骑行者遭袋鼠袭击

这些马路杀手同样威胁着骑手的生命,没有哪位澳洲外卖小哥敢在袋鼠出没的公路上骑着单车风驰电掣,一旦被哪只不长眼的袋鼠撞个满怀,轻则头破血流,重则伤筋动骨。

 

马路骑行者被袋鼠撞翻

袋鼠对交通安全的威胁,让无人机送外卖的尝试拥有了现实意义。

2017年,在澳大利亚昆比恩镇,Project Wing与镇上的一家墨西哥卷饼连锁店和一家药房合作,开始使用无人机配送商品。

首先,用户需要通过手机App Project Wing 确认下单购买墨西哥卷饼;

商家收到订单,迅速将鸡肉卷半成品进行加热、打包,放入无人机派送的专用纸袋;

收到派单指令的无人机会悬停在卷饼店外的上空,放下挂钩绳,待店员将纸袋挂上钩子,无人机便收起绳子,飞往目的地;

到达预定地点(通常是用户家的后院)后,无人机悬停空中,放下绳子,挂钩从纸袋上脱落,无人机原路飞回停机坪。

目前,一名Project Wing的操作员最多可以控制5架无人机送餐,每架无人机可以满载6磅(约2.72千克)重的食品飞行3英里(约4.83英里)。无人机垂直起降、无需着陆的特性,以及高达120公里/小时的时速,共同保证了外卖订单不会超时。

“如果是人类配送员,我们收到寿司或者汉堡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Project Wing研发人员表示:“无人机速度更快,每小时可以送5个订单,在5英里(约8公里)的配送范围内,下单后只要5-10分钟就能收到货。”

无人机外卖首次商用

昆比恩小镇的示范项目推进顺利,这让谷歌信心满满地将Wing从一个项目升格为一家无人机配送公司,并于今年4月在澳大利亚第一次实现了无人机外卖的商用。

在澳大利亚航空管理局授予监管部门批准后,Wing开始向堪培拉北部克雷斯、帕默斯顿和富兰克林郊区一组特定的住宅提供服务。

从研发无人机外卖到正式商用,谷歌Project Wing团队其实走过了整整7年。

项目创立之初,团队尝试过各种不同造型的无人机。

第一次成功达成配送的无人机,是长得很像传统飞机的Tailsitter。

它于2014年在澳大利亚农村完成了第一次实际配送交付。此后,它常常为当地农民送急救箱、运糖果,或是丢个水什么的。

而最新一代的Wing无人机,至今已经历过9个型号的迭代升级,它不仅能够投放咖啡、食品和医药用品,而且拥有更快的飞行速度。

从2017年至2018年,Wing无人机成功交付2000次,没有发生任何安全事故,这让他们通过了澳大利亚航空管理局的商用许可,但是根据附加条件,Wing无人机不允许飞越主要道路,只允许在周一至周五上午7点至晚上8点(或周日上午8点至晚上8点)之间飞行,并且限制其靠近人群飞行。符合条件的家庭还将得到有关无人机互动的安全简报。

不管怎么说,谷歌的无人机公司抢在亚马逊之前,向公众提供了商业服务。亚马逊曾在英国和美国进行了多次引人注目的试销,但它的服务还没有形成商业化。去年,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仍“致力于实现我们在30分钟或更短时间内通过无人机交付包裹的目标”。

只适合地广人稀环境

除了谷歌和亚马逊,Uber也正在加速推进Uber Eats无人机外卖服务的落地。10月29日,Uber公布了无人机的最新外观设计,具备“创新性可旋转的六旋翼设计”,能够更平稳的实现垂直起飞和向前飞行之间的过渡。

Uber说,这架无人机可以同时承担2笔外卖产品,还补充说,该无人机已经通过了“关键设计审查”,并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试飞。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为Uber开了绿灯,开始在圣地亚哥测试无人机的交付。

谷歌的无人机实现了商业化运营,Uber正在奋起直追,技术再花哨,无人机成本、政策、飞行环境都是其商业化过程中绕不开的坎。

Uber并没有对“六旋翼设计”做过多介绍,技术能在其商业化过程中起到多大的作用,目前不得而知,或许可以在降低噪音方面做些功课。

毕竟,Project Wing的无人机初入澳大利亚时,被指如F1赛车那样聒噪,Project Wing为此不得不改进了无人机规格,优化了行驶路线。

无人机送外卖,中国人其实并不陌生。去年5月,饿了么在上海开启无人机航线试运营外卖服务,7月,美团也宣布无人配送开放平台正式上线,但至今为止,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还没有看到过一架无人机吊着奶茶或煲仔饭从头顶飞过。

从飞行环境来看,我国的外卖和快递行业主要集中于人口稠密的城市区域,这些区域出于安全考虑都会限制无人机飞行,二来没有独门独院的配送地址,无人机即便飞起来了也很难直接配送到消费者手中。

而在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商业区与居住区距离较远,加之人力成本偏高,所以发展无人机配送能够有效降低成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