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宗庆后:企业家没有真正的成功,他应该永远在路上

-推广-

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曾经在媒体上朗读过《八十抒怀》中的节选: “在这一条十分漫长的路上,我走过阳光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路旁有深山大泽,也有平坡宜人; 有杏花春雨,也有塞北秋风; 有山重水复,也有柳暗花明; 有迷途知返,也有绝处逢生。

曾多次问鼎福布斯中国首富的宗庆后在他的创新历程中,走过了哪些阳光大道和独木小桥? 又经历了哪些柳暗花明与绝处逢生? 娃哈哈的全面创新有哪些具体路径? 近日,小编注意到,宗庆后在一档大型访谈纪录片《创新者》节目主持人陈姝婷的专访,聊到娃哈哈创新的“四个阶段思维”和未来布局。 在该纪录片中,北大教授陈春花,《平台战略》作者陈威如,央视品牌顾问李光斗等对娃哈哈宗庆后的创新做了深度剖析。

陈春花: 我对娃哈哈的认识实际上是从它的产品开始,而且这个产品给我特别深的印象,它非常专注、非常的注重品质,非常注重可靠性。 这对于饮料行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品质特征。 所以当我看哈哈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无论它怎么去面对这个时代的变化和挑战,有一个最重要的特质,也是它的创新密码,是围绕着顾客价值和围绕着产品的品质,提供创新的价值,这应该是他跟很多企业可能不同的地方也是我特别喜欢它的地方。  

陈威如: 娃哈哈宗庆后,他是亲力亲为,做了很多本土的创新,在渠道上面也培养了一群相信宗庆后的经销商。 因此,当“达娃之争”两边在利益分配的时候,其实整个大局上面是比较倾向于挺宗庆后的。 从情理上来看的话,一方面是整个中国大家希望有个民族品牌,一方面是宗庆后在这过程中也非常的努力,创造了很多的创新。

李光斗: 我印象中的宗庆后就是一棵常青树,他是中国的第一代的企业家,从他做儿童营养液开始到现在,就是不断的也在创新,产品也不断的在迭代。

1

宗庆后:创新的四个阶段 四种境界

42岁骑三轮车到处送货,65岁荣登中国首富宝座,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一砖一瓦盖起娃哈哈这座饮料王国。 32年的创业路,造就了一棵饮料业的常青树。

如今,这位74岁的老帅,依然活跃在商业舞台,他的观念、思想不老,他的创新永无止境。 已三十而立的娃哈哈,和他的名字一样,还是如孩童般朝气蓬勃。  

经历了跟进创新、引进创新、自主创新三个阶段,面临步入全面创新阶段,娃哈哈的创新之路将走向何处?

2

跟进创新——发展初期的快车道

饮料行业属于最为传统的行业,也是一个完全竞争的行业,这里历来都是群雄逐鹿的江湖。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饮料行业产业化发展初现端倪,有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两强对立,有北京北冰洋、青岛崂山、上海正广和等传统八大汽水厂雄霸一方,有被誉为“中国魔水”的健力宝异军突起。

1987年,宗庆后承包了一家校办企业的经销部,靠代销汽水、棒冰及文具纸张起家,开始了娃哈哈的创业历程。 而在拥有了一定渠道资源之后,意识到要开发自己的产品。 他并没有模仿市面上其它的饮品,而是独创了一个细分的品类。 娃哈哈开发出能够改善小孩吃饭问题的娃哈哈营养液,塑造出“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营销概念,打开了一片市场的处女地,赚得第一桶金。

1991年,仅有140余名员工的娃哈哈,销售收入已破亿,产品供不应求。 宗庆后在创新上砸下大手笔: 以8000万元兼并了有2200名职工,6000万积压产品、资不抵债的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 小鱼吃大鱼? 集体小厂兼并国营大厂? 这在当时无异于冒天下之大不韪! 宗庆后顶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开了全国先例,这也是中国企业在所有制改革创新上做出的一个大胆尝试。

90年代末,中国传统的八大饮料厂日渐式微,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为代表的可乐型饮品风靡中国,娃哈哈展开跟进式创新,立志做中国自己的可乐。 1998年,娃哈哈推出非常可乐,立足三四线城市,避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聚焦的一二线城市,锋芒一度直逼可乐两强。

由此,娃哈哈在业内被称为“饮料界的腾讯”,市面上哪款饮料卖得好,娃哈哈就有90%的可能性造出同款。 当然,这并非贬义。 利用渠道优势,发力跟进创新,并配合广告宣传,通过并购迅速占领市场,发展初期的正确创新路径,让娃哈哈走上了快车道。

3

引进创新——发展模式的升级

上世纪90年代,外商大批进入中国,国内企业掀起了一波引进外资的高潮,纷纷向外资投怀送抱。 娃哈哈也在如火如荼的合资潮中牵手法国达能集团,一次性引进外资4300万美金,共同组建5家合资公司。

“因为达能当时在全世界食品饮料行业排第五,我们也希望跟大企业合作,能够提高技术管理水平,扩大我们的规模,所以引进了达能。 ”宗庆后表示,这意味着娃哈哈步入引进创新阶段。

在中国,合资企业有三种命运。 有双赢,有单方受益,也不乏失败案例! 而娃哈哈与达能的联姻,则更具戏剧性。 在与达能合作起初十年的实践中,双方保持了很长的蜜月期,组建的合资公司数量从最早的5家持续增加到了39家,然而,为了争夺更多的利益,达能提出收购娃哈哈非合资公司将近一半的股份的举措,遭到了宗庆后的反对,达能掀起了一场针对宗庆后和非合资公司的全面诉讼,最终演变成一场轰动全球的国际诉讼的马拉松。

不论官司如何,娃哈哈的引进创新,让娃哈哈无论从产品研发、公司治理和品牌建设上都获得了巨大的提升,娃哈哈从发展质量和国际视野上今非昔比。

中国企业如何在跨国合作中维护好自身的利益,保持平等互利,这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问题。 宗庆后为中国企业的合资实践提供了一个创新案例。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 宗庆后(左)  创新者节目主持人 陈姝婷(右)

陈姝婷:1996年的时候,娃哈哈与达能进行合资,那么引进了外资,增加了娃哈哈的现金的血液。但当时为什么想要做这样的一个战略决策?
宗庆后:当时应该说是国家也号召引进外资,同时来讲,因为达能当时在全世界,在食品饮料行业是第五位,也是个大企业,我们也希望跟大企业合作,能够提高我们的技术管理水平,能够扩大我们的规模,所以当时引进了达能。
陈姝婷:变成了国际的舆论事件了是吗?

4

自主创新——继续领跑的动力

在传统的饮料市场,有句话叫渠道为王。 娃哈哈聚焦于下沉市场消费者的需求,注重渠道的利益协同,凭借30余年来的积累,建立了庞大的经销商网格,近1万家经销商、几十万家批发商、300多万个零售终端,娃哈哈无疑是传统渠道的王者。

快消品行业,新概念被提出后很快就有人跟进,是很平常的事。 娃哈哈凭借如此强大的渠道保障,只要做到持续跟进,完全可以生存,然而,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保持行业的常青树地位,娃哈哈必须自主创新。

娃哈哈纯净水、AD钙奶、爽歪歪、八宝粥、营养快线,这些创新明星单品的推出,一次次引领了消费潮流,给娃哈哈贡献了大部分的业绩。 作为产品创新的试验田,娃哈哈生产过的品种超过300种。 通过产品不断更新迭代,国民品牌娃哈哈越来越年轻,持续引领中国食品饮料行业转型升级。

最早期整线引进国外先进生产线,到后来引进单机自己集成自动化生产线,再到现在自行设计规划智能工厂,娃哈哈也实现了从自动化向智能化的转型升级。

宗庆后:实际上饮料行业也好,食品行业也好,中国的饮料行业在全世界是属于先进的,因为我们是后发的,采用了先进的自动化设备。他们是很早就有,老厂了,因为这个利润也比较低,所以它也没有进行改造,可以不断进行技术改造。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 宗庆后(左)  创新者节目主持人 陈姝婷(右)

5

全面创新——打开未来的方式

如今的饮料行业,早已不是你胜我败,你输我赢的时代。 消费升级,带来用户关系升级,体验升级,个性化升级,外卖、电商、无人超市等新的渠道也层出不穷,整个行业的运营模式都在起着颠覆性的变化。 从零和到竞合,如何不战而屈人之兵?

宗庆后提出三方面的转型计划: 一是进行供应链数字化升级,将供应商、经销商、终端等纳入娃哈哈整体的供应链管理系统中,实现供应链全过程数字化动态管理; 二是利用数字化改造企业运营模式,在坚守主业的基础上,以产业数字化为手段,向上下游产业链延伸,重点对工业机器人、高端智能装备领域进行开拓创新; 三是要提升企业决策的数字化,运用大数据来优化生产、仓储、销售和服务全阶段,以达到消费者数字化、门店数字化、库存数字化,实现“人、货、场”的重构。

管理、品牌、产品、营销、技术……宗庆后的目标不只是在产品端发力,而是全面创新的升级。 全球化的竞争,小众化的趋势,有机化的浪潮……市场变化之快,竞争之剧,我们不能说娃哈哈所有的创新都是成功的。 然而,32年创业路,每天16个小时全年无休,呕心沥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宗庆后始终在路上。

宗庆后说: “企业家没有真正的成功,他应该永远在路上。 你如果是稍微停顿下来,你肯定就落伍了。

陈姝婷:如果让您对娃哈哈的下一个十年去寄语,您会认为下一个十年娃哈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品牌?
宗庆后:娃哈哈以前是个大众化的品牌,今后可能也是大众化的品牌,并不是卖高价的品牌,我认为是适应大众消费的品牌。
陈姝婷:好,最后您送几句管理上面的格言,或者是说一些好的建议,给我们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们。
 

陈春花 希望娃哈哈成为一个百年企业,百年饮品,能够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具有全球影响中国企业。

陈威如 我觉得娃哈哈代表了中国人苦干实干,务实又努力的这种结果。 我觉得在面对未来,需要有更多的这种多元的创新,然后愿意赋能给这个生态圈,来共同满足消费者日渐个性化的需求。

李光斗: 我觉得宗庆后的娃哈哈可以说伴随了中国几代人的成长,我们祝愿娃哈哈成为中国品牌的一个常青树,能够不断地与年轻的消费者进行沟通,让这个品牌传承下去,成为求变者,成为创新者,也成为常青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