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17天,Grin创始人公开表示对“生态发展感到失望”,为什么区块链治理这么难

作为2019年加密货币领域的头号“网红”,1月15日主网上线的Grin一时间风光无两。

然而短短17天后,2月1日,Grin创始人Ignotus Peverell在官方论坛发布了题为 《Early disappointments》的文章,直言不讳表达了对Grin早期生态发展方式的失望。

https://www.grin-forum.org/t/early-disappointments/3682

他表示,(对Grin失望的)结论并不是针对所有人,而是“那些在我们正式上线后新近加入到我们生态中并以此牟利的基金、矿工、矿池和交易所。”

区块链生态的参与者主要分为三类:开发团队、矿工和用户。作为核心开发者的创始人对矿工和参与用户如此无情的指责,是否意味着Grin的生态治理模式的失败?

1 / 区块链治理的“公地悲剧”

Ignotus Peverell在文章中尖锐地指出当前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人为己”——

只要“贪婪自肥”是我们唯一能从中学到的东西,那么这个行业活该承受一个漫长而艰苦的寒冬。 我们需要更多的大量的创新才能够达到足够的“逃逸速度”让我们逃离这个寒冬,而要是每个人的目标都是自己占够了便宜就跑,那这些创新就不可能会发生了。”

因为区块链治理的参与者不受地域边界限制,参与个体之间通常不存在信任基础,这就导致了“公地悲剧”的产生。

公地悲剧 是英国加勒特·哈丁教授(Garrett Hardin)在1968年提出的一种理论模型:作为理性人的牧羊人不断在公共草地上放羊,导致牧场状况迅速恶化,进而使所有的牧羊人都承受损失。

若把区块链网络视为一种公共资源,区块链生态中的各个角色利益并不完全一致,如果缺乏良好的协调分配机制则会不断引发冲突。

从公地悲剧衍生开来,区块链治理的核心困难在于三类成员的矛盾。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一条区块链的治理就像国家治理,当然,是简化版的。社会学家赵鼎新指出,一个国家的权利基本上有三种合法性来源: 诉诸共同的价值观、选举程序的神圣性和法制,或自身的绩效。

这个理论映射到区块链治理中,也基本符合。开发团队是规则制定者,矿工是规则执行者,用户是规则监督者。三者通过治理机制达成一致的价值观,就能并推动系统更新迭代。一旦自身的绩效不达标(即成员的利益受损),就将面临社区投票来决定新的治理方案,而若无法达成一致,社区就将产生硬分叉而分裂。

2 / “The DAO”事件

在区块链治理的历史上,The DAO事件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The DAO 是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的初衷是大家把钱共同汇集到一个合约里来投资项目。2016年,The DAO融到了1150 万个ETH,当时ETH总发行量为7000万个,相当于近15%的ETH都锁到了The DAO的合约里。

但The DAO的合约存在漏洞,一个黑客就利用了这个漏洞,盗走了合约中大约 30% 的ETH(当时价值约6000万美元)。于是大家就面临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当时社区中很多人主张 “Code is Law”,代码就是法律,代码写错了就是写错了,不应该通过强制的手段找回;但也有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一个盗窃事件,应该通过硬分叉的手段让那30%的ETH物归原主。

为此,当时中国社区的开发者,原imtoken的联合创始人Daniel 写了个名叫 CarbonVote 的投票合约,用代币投票来收集社区用户的真实意见。结果发现参与投票的人中 80% 的代币都投给了支持硬分叉,这还不包括那些The DAO用户的意见,因为他们的代币都锁在合约里,没法投票。

鉴于投票结果,最终以太坊选择了硬分叉。

3 / 区块链治理的“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哲学与逻辑名词,是指一个最基本的命题或假设,不能被省略或删除,也不能被违反,相当于是数学中的公理。(解释来自维基百科)

(图片来源:firstprinciple.team)

BlockVC提出过关于区块链治理的第一性原理,具体包括:

1. 非强制性。 与现实世界相同,每个人作为集体的一部分用脚投票,可以自由选择加入或退出某个现实社会集体、某个区块链社区。但现实中,每个人的社会底板总会以一个或多个无法磨灭的集体印记为背景。

这点很好理解,现实社会中“少数服从多数”的强制性普遍存在。无论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大选,那些反对脱欧的英国选民,与投给了希拉里的美国选民,最终都被主流民意给“强制捆绑”。

2.非完全预设性。与现实世界相同,链上世界不是乌托邦与空想社会主义,治理模式的设计不可能脱离现实,必须结合已有区块链项目的经验与现存的社区问题,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继续攀登。区块链治理是一个不可被完全提前设计的问题,一切应像一个开源项目一般,从实际出发,动态更新发展。

The DAO成立的初衷,也正是为了解决筹集区块链开源项目所需资金的问题。当时没有专门针对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构,于是一些开发者就想,那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自己众筹一个VC出来,让这个VC来投我们,以及投跟我们相关的各种各样的区块链公司呢?就这样,The DAO应运而生。

3.非完备性。 与现实世界相同,区块链治理的世界中或许也永远不会存在“完美”二字。如果众多的社区成员具有不同的偏好,而又有多种备选方案,那么在民主的投票制度下不可能得到令所有的人都满意的结果。

The DAO事件也是如此,虽然大部分社区成员投给了硬分叉,但那些少数人的利益如何保障呢?硬分叉两天后,Poloniex交易所宣布说不认同这一次硬分叉,他们将会去维护原来的那条链,并且在他们的平台上所有持有以太坊的用户将会等额的持有原来的那条链的币,并起名为ETC(以太坊经典)。

这个做法很快得到那些投反对票的人的认同。Daniel认为,Poloniex是这次活动最大的赢家。它通过产生ETC获得了大量的流量和关注。

4 / 没有挑战才是最大的问题

两年后,作为the DAO事件的亲历者,发起投票并推动硬分叉的关键人物Daniel接受橙皮书专访。回顾事件时,他总结道——

我把中心化理解为一个体制,而体制是一个增加效率,降低成本和组织化、规范化的手段。中心化对我来说是一种体制,相对的去中心化你也可以把它看成一个体制。

中心化系统的本质是秩序,去中心化系统的本质是混乱 ,谁好谁坏?好像我们感觉秩序是比混乱要好,但是其实不是这样。混乱有它的价值,混乱会涌现出一些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在秩序的世界当中不存在的,或者很难产生的。

到最后两种方式的竞争结果应该是彼此促进,我觉得永远要保留一种权利——有另外一种制度、一种模式来挑战当前制度下某些东西的权利。 没有挑战是最大的问题。 黑客的存在就是典型,消灭黑客并不可为,黑客让很多事情变得不顺利,但同时,黑客的存在也让整个系统变得更加强大和健壮。”

而对于Grin来说,挑战已经出现。这并非危言耸听。

Grin最受争议的点就在于其恒定的代币产出模式,许多人认为这种与比特币总量恒定模式的“南辕北辙”,将最终导致Grin价值崩盘和项目失败。

1月31日,因不认同Grin无限的线性发币策略,有开发者宣布基于Grin代码分叉出一个新项目Grimble,除了发币政策,其他都与Grin相同。

(详情请访问bitcointalk论坛——

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5104584.0

(图片来自Grin官方论坛)

区块链治理是一条没人曾完全走通的路,它没有标准答案,一直会面对挑战,也一直处在追求动态平衡的过程中。

吐槽归吐槽,在文章的最后,Ignotus Peverell也依然表达了对Grin远期的乐观:“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的问题肯定能克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