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沉沦:资本加持、移动风口,也没有获得鹅厂的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读娱”(ID:yiqiduyu) ,作者 赵二把刀,36氪经授权发布。

从行业角度来说,触手直播也曾阔过,是直播千团大战的“剩者”,也在移动游戏爆发时踩住了风口,但还是没有成为赢家——可见,直播平台想要走到最后,制约它们的因素也是多重叠加的。

触手直播玩不下去,也不算是新闻;但被传以这种不体面的方式度过“晚年”,还是让一些主播很受伤,也使得其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的关系再次受到坊间的热议。

触手被传全员解散, 用合同拖住主播?

据科技自媒体“三言财经”报道,有传闻称触手直播的资金链已经断裂,并且拖欠大量主播的工资,并且用合同条款卡住旗下签约主播“自谋生路”。

其实,这不算新闻,虽然触手直播在2020年初还宣布要申请IPO,但业界已经对其的前景并不看好,有能力的大主播也早已经跳槽,新的融资渠道也基本上被封死——对触手直播而言,如果不在企鹅整合直播行业的过程中快速搭上车,基本上就已经宣告前路的渺茫。

这一轮的传闻,主要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对员工,全员解散、劝主动辞职。根据网友爆料,称触手直播老板在视频会议中,要求全员离职拿本月工资,仅保留法务部门,或者员工可自己走仲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也有触手匿名员工在网上说,触手目前只保留了法务部门 “诶?为什么法务部门没有解散?”因为触手老板说了:不服的可以去法院上诉!而留下法务部门就是为了应付这些准备走法律途径的员工。

其次,是对主播,不仅拖欠工资,更是想要最后利用他们的价值。在微博上,不仅有主播将ID改成“触手拖欠工资”讨薪,相关话题#触手拖欠工资#也是让很多主播和网友诉说触手直播的“套路”之深。

在微博的爆料中可以看到,触手主播大概是在春节之后,也就是2月份就开始拖欠主播的工资,引发很多主播的不满。

而根据企查查的资料显示,触手直播近年来和主播以及斗鱼等竞品的合同纠纷官司很多,这或许也是被传仅保留法务部门的原因,毕竟,相关合同的纠纷对于老板而言,也是必须要处理干净的。

与此同时,根据企查查查询的结果显示,今年5月18日,触手直播运营主体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新成立了一家名为“上海楚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分公司,根据“三言财经”推测,该公司业务和触手直播并无直接关联,或许是从事经纪业务的公司主体。这也被认为是触手将签约主播的打包到某手平台,挖掘主播价值的后续举措。

对于部分因为合同条款限制没办法“跳槽”的主播而言,其实也是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在之前韦神阿水等电竞选手跳槽事件后,读娱君在《韦神、阿水、XDD……法律角度看电竞选手的合同纠纷》一文中,就采访了合同法的专业律师,采访中明确提出:

“如果对方有先履行义务而没有履行,我们作为后履行方,有权行使后履行抗辩权,如果我方有先履行义务但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很可能在我方履行后也不能依约,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对方未履行或未提供担保之前,有暂时中止履行合同的不按履行抗辩权。在本案中,如果对方应当先支付报酬而没有支付,或者有确切证明表明不会支付报酬,我方完全有权中止履行合同。”

所以,也希望被拖欠工资的主播们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

阔过、风光过,但没“登顶”, 结果几乎已经注定

在2020年1月初的触手“乐fun之夜”颁奖典礼上,触手直播对外透露着相当乐观的讯号。

此时,触手直播还对外表示,2019年全年的营收大概在6个亿左右,目前已经实现盈亏平衡;当时,触手主播还表达了在国内上市的意愿,当时触手直播CMO杨淑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关于上市,要选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现在我们两个‘兄弟单位’,或者是说我们的前辈,已经赴美上市了。对于我们来说,美国的这种与国家的政策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友情都能决定你的股价,所以我们现在也在考虑,中国现在的行情会更好一点,我们会更看好A股市场。”

当时,杨淑玉还表示和主播的签约成本已经基本持平。不知道当时这些表态是对外释放利好消息,还是之后受到疫情的严重打击才使得触手主播的现金流枯竭,但结合主播的爆料和投诉来看,触手直播确实是在春节后陷入的“困境”——不知道这是否和疫情的影响有关。

从行业角度来说,触手直播确实阔过,是直播千团大战的“剩者”,也在移动游戏爆发时踩住了风口,但还是没有成为赢家——可见,直播平台想要走到最后,制约它们的因素也是多重叠加的。

阔过,被资本追捧过,也成为千播大战的“剩者”。

根据第三方资料显示,触手自成立之后,一直到2018年,都很受资本的追捧,也成功有过多轮融资。尤其是D轮和D+轮的投资方,更是星光熠熠,google是全球的互联网巨头,顺为、启明等企业也不用过多介绍,能被这些机构投资,至少说明,在当时,他们是看好触手直播所在的游戏直播赛道的,这或许也是支撑触手直播挺过“千团大战”的原因之一。

风光过,抓住过移动游戏的风口。在2016年,《王者荣耀》刚出现时,触手直播就看到了其大火的趋势,率先发力《王者荣耀》手游直播,培养了剑仙、蓝烟、若月、寂然等一批王者荣耀人气主播,并与KPL官方赛事合作,签约多家KPL职业战队等,经过这一系列发力,在2017年,触手已成为国内《王者荣耀》手游直播的第一平台,单日有超过6000+主播在触手直播王者荣耀。

然而,随着斗鱼、虎牙对移动游戏的重视,触手的主播开始流失,触手的风头一下子就被打了下去……这其中,绕不开鹅厂对于游戏直播的整体布局有关。移动游戏和移动电竞,鹅厂是一家独大,而游戏直播领域,鹅厂也是早早布局,斗鱼、虎牙、企鹅电竞早已经是鹅厂游戏直播的三驾马车,B站和快手也是被寄予厚望。

但没有赢得鹅厂青睐的游戏直播平台,想要“恰饭”的难度太高。熊猫直播也是一度被认为或许能被鹅厂接手,但最后还是落得关站停服的结局;字节跳动的游戏直播也是被鹅厂的版权所控制……而以王者荣耀迎来高峰的触手直播,竟然没有加入鹅厂游戏直播大家庭,不知道是鹅厂看不上?还是触手当时的报价太高?要知道,google虽强,但在国内市场并不可能提供任何资源和版权上的支持。

所以,当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快手和B站们完善鹅厂移动游戏和移动电竞的布局,没有资金、版权和资源支撑的触手直播,沉船已经是大概率的事件。只是没想到,或许连2020年都不能熬过去了。

目前来看,3月份,触手宣布和百度合作、独家运营百度旗下游戏直播业务,或许是触手直播的最后一搏。从目前的进展来看,资源的打通并没有改善触手的运营情况和现金流情况,百度应该也没有在游戏直播领域“开火”的决心,这也使得这个合作,更多的还是基于内容层面的,而非战略层面的。

回顾游戏直播近10年的发展历程,很多高光过的游戏直播平台也都结束了他们的历史使命,能够被念念不忘的其实也不多,最可惜的可能就是熊猫直播,其他诸如全民TV等停服的时候连怀念的声音都不多。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一些解读触手陷入危机的文章里,看到有提到龙珠、战旗等关停,这个是不对的,龙珠和战旗其实也都还在运营,目前来看,他们的投资方虽然没有加大投入,但至少还是保持正常运营的,也成为游戏直播领域不多的选择吧。

最后:

作为平台、作为老板,想要挽回损失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求员工主动辞职、拖欠主播工资都是违反合同法和劳动法的,也希望触手直播能够妥善处理好后续事宜,这样不仅在下一次创业的时候,可以有正面的形象和口碑,更重要的是,好聚好散,江湖再见!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