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之争暂落下风 没有周杰伦网易云音乐就“没戏”了吗?

作者:杨远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周杰伦大IP的歌,由于极具流量粘性,一度让平台抢破了头,有的也因此付出代价。

11月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腾讯音乐就周杰伦音乐版权纠纷起诉网易云音乐,一审获赔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当然,这笔钱与转授权的费用相比也微不足道。网易云音乐方面曾透露,腾讯音乐斥巨资买下了周杰伦版权,虽然其可以授权给其他平台,但转授权费用不菲。

具体转授协议是一年一签,而且还在疯狂上涨,三年间,授权费就从870万元涨至1818.41万元,翻了两倍有余。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场官司的细节:

在2018年3月31日17:23,也就是合作协议到期当天下午,腾讯音乐向网易云音乐发出电子邮件,提醒网易云音乐,要按照约定下架所有杰威尔厂牌歌曲。

当天晚上23:44,网易云音乐在其官方微博、app上发布相关下架消息,但据相关人员反映,在此之后网易云音乐用户依旧可以下载音乐。

2018年4月1日4时,原告委托代理人张迎在北京方正公证处工作人员监督下,登录网易云音乐网站购买下载了单曲《等你下课》以及被告方制作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含200首歌曲)。单曲的价格为每首2元,合辑的价格为400元。

到了2018年4月1日11时20分,原告委托代理人宾继安在广东省前海公证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登录网易云音乐网站,发现《范特西》《依然范特西》《叶惠美》《八度空间》等多部音乐专辑仍提供下载服务,公证下载了其中169首歌曲。

直至2018年4月1日下午6时许,涉案录音制品才无法在网易云音乐网站下载。

也就是说,在3月31日即合约到期当天,网易并没强制执行下架,一直延迟到了4月1日,这也是腾讯口中的违约,这也成为这场官司的导火索。

不过网易方面表示也很“委屈”,称因为腾讯发出声明当日是周六休息日,大部分工作人员不在岗,处理相关事宜的人手和时间均严重不足。

不过从法院最终判定结果可以看来,网易在这次版权纠纷风波中也暂时处于下风。

周杰伦有那么重要吗?

对音乐版权的争夺始终是音乐类平台的焦点。不过,易变、分散化的音乐受众市场,也许给了网易云音乐买不到大热IP的“喘息”空间。

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曾说,“华语存量曲库这块是我们不占优势,但是反过来看,音乐现在非常分众,包括二次元音乐、韩语音乐、日语音乐、欧美音乐,这在网易云音乐里面是非常强势的。”

在网易云音乐的受众方面,朱一闻也指出,90后、00后并没有呈现出70后、80后只听四大天王时代的情况,现在非常分散,而且迭代非常快。

七麦数据显示,在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音乐的下载量位于音乐类应用第3,在下架周杰伦之后的4月1日及3日,网易云音乐的下载量位于第2,甚至在4日还上升到第一位,可见周杰伦的下架其实并未对网易云音乐的下载量造成太大影响。

此前丁磊曾有将网易云音乐剥离上市的打算,在业内人士看来,在版权方面不占优势的网易云音乐,如果将线上线下打通,比如音乐节、免费做成闭环,对于付费敏感的用户而言,也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影响用户选择音乐平台的因素诸多,包括应用界面、收费频率、算法推荐等都是决定选择某类音乐应用的原因,歌曲版权数量只是其中之一。

此外,在商业化方面,在近期的电话会议上,丁磊也明确了网易云音乐的盈利路径,包括会员、广告、直播及社交。目前在社交方面,网易云音乐多年积累下来的用户粘性依旧是优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