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自由的学校是什么样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童行学院(ID:tongxingplan) ,作者:山听,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上课完全自由,如果不喜欢,可以几年都不上课。孩子与老师平起平坐,学校的大小事务由类似于古希腊“公民大会”的学校大会决定,校长和孩子都是一人一票。七岁孩子的一票和校长的一票具有完全相同的效力……

如果我告诉你有这样一所学校,你相信吗?

这样的学校不只是存在于电影和想象之中。99年前,英国人尼尔就创建了这样一所世界上最自由的学校——夏山学校。即便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夏山学校依然十分超前。

最近,我读到尼尔的一本书——《夏山学校》,让我们跟着这本书,走进夏山学校吧。

夏山到底有多自由

夏山学校的孩子有多自由呢?

在这里,学生们上不上课全凭自愿。如果一个孩子不愿意读书,哪怕他呆了十来年而不上一次课,也不会有任何人给他一丁点儿压力。

不上课的时候,孩子们有很多可玩的,比如爬树、挖土、骑车、乱疯乱跑、自己动手做玩具枪“打打杀杀”。有些孩子从规矩森严的学校转学过来,很讨厌上课,又一下子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难免再也不想走进课堂了。对此,夏山也给予足够的宽容。 尼尔谈到,曾有一个从教会学校转来的女孩不愿意上课,在校园游荡了三年之久。而一般来说,孩子从怕上课到愿意上课平均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即便愿意上课的孩子也没有固定课表,他们可以只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把剩下来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其他兴趣上——木工、铁工、画图、看小说、演戏、听爵士乐,甚至是发呆。

你可能很好奇,英国上大学也要考试啊。孩子们不学习考试科目,怎么考大学呢?

答案令人瞠目结舌。 许多孩子不想读大学就不读,直接工作去了。想读大学的孩子十四岁才开始用功读书,大约学习三年再参加高考。如果一年考不上,大不了再考一年。 在我们看来,简直难以想象。

夏山学校

为什么夏山要给孩子这么大的自由?

因为,尼尔认为, 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的,不是邪恶的。假如不受到约束,孩子的天性和潜能就能得到自由发展。

如果说尼尔有一种信仰的话,那么这种信仰就是自由。

家长和老师应当静待花开。孩子愿意玩就让他们玩个够,愿意谈论大小便或性就谈论个够,如果厌烦学习就给机会,让他们彻底厌烦。等到到他们愿意学习或做事情的时候,这种发自内心的动力便会迸发出来。如果孩子不被摧残、伤害的话,他总会等到绽放的一天。

习惯了学校的教育,我们可能意识不到一般的学校,甚至家庭对于孩子的限制有多大。

尼尔在书中说到:

“在家里,孩子永远处于被动的地位。他一生下来,浑身上下就被裹了起来,吃奶的时间也被严格规定。总有长不大的成年人,教孩子怎样玩玩具;当摇篮里的婴儿想看墙上的东西时,一定有人把他抱起来。有谁会觉得,这样是在剥夺他生命中最大的快乐——发现和征服困难的快乐?

书本是学校里最不重要的东西。对大多数青少年而言,学校课程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耐心和精力。书本只不过是造就了一批小老头,他们擅长高谈阔论,却不懂得性、爱与自由。分数、考试妨碍了性格和情感的发展,还剥夺了孩子最重要的权利——玩耍的权利。

即便是有些提倡“游戏教学”的人,也不过是换种方式鼓吹学习至上而已。那些人觉得学习如此重要,孩子无力消受,就在学习这颗苦药外面裹上糖衣。他们崇尚游戏,不是真的许给孩子快乐、自由的童年,而是把游戏作为手段,达成一个不太光彩的目的。”

尼尔与孩子

因此,在尼尔看来,书本教育是残缺的,它忽略了生命中的情感部分。抽象的知识就像一块沉重的石板,压制了灵动、鲜活的情感,让生命失去活力,让人沦落成机器。

真正的快乐学习不是用一种相对而言不太痛苦的方式学习:不是打上麻药做手术,不是捏住鼻子喝汤药,而是给予孩子绝对的自由——想学什么学什么,不想学就不学。

父母有恐惧,孩子没自由

我们要进一步追问,孩子这种被动的、受限的境况是怎么形成的呢? 尼尔说,是因为父母对未来的恐惧、焦虑。

父母担心,稍有松懈,孩子将来就可能一事无成。因此,父母往往等不及让孩子按照自己的速度成长。就像是有个想把孩子送去夏山的家长担忧的那样:“假如我的儿子十二岁还不识字,他的一生还有什么指望?假如他十八岁考不上大学,他除了去做小工,还能干什么?”

这道出了我们每个人的困惑——我们也想给孩子自由,可是现实不允许。

孩子不自由,后果是隐性的——“限制发展”“迷失自我”,这些坏处只是听起来吓唬人,却并不直观。而且,一代代人都是这样从小被管到大的,也都长大成人了,不是吗?

相比之下,考不上好学校就找不到好工作、没有钱、下一代也会不幸福,这不是更严重吗?

高考送考

因此,大多数家长虽然认同自由、快乐的教育,却还是在决策的岔路口,给孩子套上了枷锁。夏山学校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多数人敢想不敢做的自由,做到了极致。

实际上,夏山的孩子们也确实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特质——自由赋予他们的特质。

比如说,他们很诚实。一个九岁的孩子踢球时,打破了一扇窗户,就跑来告诉了校长尼尔,毫无惧色。因为他知道,尼尔不会生气。他或许要一扇窗户,却不会受到教训和惩罚。

再比如说,他们很自信。尼尔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一个叫杰克的学生十七岁离开夏山以后,来到了一家工厂工作。有一次,主管问他:“假如可以再选一次的话,你会去伊顿公学还是夏山?”

杰克回答:“当然是夏山喽!”

主管又问:“夏山有什么独特之处?”

杰克挠了挠头,慢吞吞地说:“我想是它给了我一种绝对的自信吧!”

主管不动声色地说:“你一进门,我就发现了。来找我的人,绝大多数都表现得手足无措,很不自然。而你进来和我说话时,却表现得和我是平等的。我就喜欢这样。”

尼尔

并不完美的夏山

说到这,你可能早已经起了怀疑。夏山真的这么完美吗?一点问题也没有吗?当然不。 美好的理念总是与繁复的现实不相协调,践行的时候也往往会出很多问题。夏山也不例外。

在另一本关于夏山的书——《夏山学校毕业生》中,作者采访了夏山的校友们。他们长大成人,走入社会后再回过头看,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更真实的夏山学校。

说到夏山的问题,第一个便是学生可能难以适应社会。

尼尔曾说过,他的理念是 “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学生适应学校。”可是,我们能让社会适应学生,而不是学生适应社会吗?

恐怕不行。

一位夏山校友反思道:

“夏山的学校大会、民主精神影响了我一辈子的行事方式。许多夏山人从来没有害怕过权威,从来不认为应该有权威,也不会试图把自己树立为孩子的权威。

夏山给了学生自由精神,但有时这也成为他们适应社会的阻碍,因为他们很难按部就班,听从指令。

有的夏山人可能不容易融入社会,因为很多工作环境等级分明、规章琐细。工作中难免有人级别比你高,或者你的级别比别人高,但恐怕夏山人很难真正适应这种有等级尊卑区别的工作环境,因为我们成长的环境中所有人是平等的。

在某些需要高度创造力的地方,雇主喜欢独立的人;但大多数岗位,他们并不喜欢人格非常独立完整的人。”

夏山学校

除了难以适应复杂的社会,夏山的学生还面临另一个问题。前面说到过,在夏山,孩子不被强迫上任何一门课,哪怕是识字、算术。对什么感兴趣,就去学什么。

然而,孩子的兴趣是短暂的、易变的。因此,他们可能这会儿被机械制造、艺术创作、表演吸引,但一段时间后,又对别的有了兴趣。

正如一位校友所说:“事实上,我很难在一件事情上坚持很久。我总是被兴趣趋使、变来变去。这使得夏山毕业生很难在那种需要多年不间断的练习才能取得成就的领域,比如芭蕾舞、钢琴、学术领域获得突出的成就。”

这也可以理解。孩子的兴趣,往往在手工、游戏、画画上。如果不有意识地引导,有几个十岁的孩子会放弃森林和玩耍,主动去接触枯涩的哲学、艺术呢?

夏山的孩子们

夏山人的第三个问题,是一种妄自尊大的情绪和盲目的优越感。

一位校友在受访时说到:

“无论哪一代的夏山人,似乎都容易觉得自己卓尔不群,却不能真正理解与他们不同的人。他们该学学求同存异了。如果你完全不同意某个观点,没关系,你可以承认差异。这是对对方的尊重。那种唯我独尊的态度,还不如那些说“我不赞同夏山”的人。至少,那样的评论是先倾听再做出的。而夏山人却对某些事直接下判断,然后再也不愿多听不同意见。”

的确,在一个备受瞩目又与众不同的学校待了许多年以后,一个孩子将学到了什么呢?自由、平等、与世无争真的融进了他们的血液吗?还是他们只是获得了与众不同带来的虚妄的荣耀、盲目的优越呢?

正如一个世界一流大学毕业的学生,他的心中种下的究竟是大学之“大”,还是自大之“大”,也是不好说的。

夏山:一件高级定制时装

看了前面的介绍,一定有很多人觉得夏山不好,或者觉得尽管夏山很美好,却不适合自己。

的确,夏山确实更适合“家里有些矿”的孩子。

尼尔说到,夏山一直比较缺钱,受到的资助也不多,因此一直不能招收家境不太好的孩子,只能招收中产以上的孩子。这实际上是今天许多国际学校、创新学校的悖论——它们最推崇教育平等,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自由、快乐的成长,却用高昂的学费把穷孩子们结结实实地挡在了门外。 反倒是看上去最没有“人味儿”的公立学校,包容度更大些。

夏山的孩子们

夏山里的中产娃,毕业了以后去做了什么呢?

就像前面说的那样,由于放任孩子自由发展,他们往往动手能力比较强,毕业后大多从事了机械、手工、技术类的工作,而不是金融、法律等等精英工作。

尼尔曾说:“夏山宁可要一个快乐的清洁工,也不要一个忧郁的医生。”可是,中产的父母们在孩子身上花了成百上千万,有几个甘心孩子最后成为快乐的清洁工呢?

没有鼓起的腰包,又怎么敢说:“孩子快乐就好。”

退一步说,就算你家有钱,也不一定适合夏山。

就像尼尔说的那样:

“有一些家长对夏山表现出兴趣,但是我发现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给予孩子自由的含义。我不想花半辈子给家长解释自由是什么,结果家长却不会相信。这种局面对孩子是毁灭性的。因为孩子将面对一个可怕的疑惑——谁是对的,爸妈还是学校?”

所以,尼尔在寻找真正相信“儿童是自由的”的人,作为夏山的家长。

夏山的海报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财力、勇气把孩子送去夏山这样的学校,或者是不认同夏山的理念,那么夏山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

实际上,如果把学校排按照从自由到禁锢的顺序,排列在长长的谱带上,那么夏山学校可能处于自由的极端,管教所可能处于禁锢的极端。而我们普通人大概率会处于中间—— 我们的孩子既不会享受太大的自由,也不会受到太大的限制。

尽管如此,时不时看看处在极端的人们,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看看夏山的孩子,将提醒我们,就算竞争再残酷,也要给予孩子一定的自由,那是他们成长的养料。看看处于另一个极端的孩子,则让我们看到规矩的重要,珍惜自由的美好。

其实,有时看着夏山这样的学校, 就像是在看T台上昂贵又不实用的大牌时装一样,可能会羡慕,又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与我无关;或者觉得疑惑、排斥,甚至大加嘲讽。

其实不必这样。因为我们没必要买下那些奇怪的衣服、穿上街。把其中的一点点元素、巧思用在我们的日常穿搭中,让自己改变一点点,就很好了。

正如我们不必将孩子送去夏山,而是在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个夏山之后,能给予孩子多一点点宽容和自由。

这或许就是夏山对于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意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童行学院(ID:tongxingplan) ,作者:山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