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的VUCA环境,创业者如何理性决策?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陈雪频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接到飞马旅的直播邀请,我有点踌躇:我该讲什么话题呢? 最近大家都在看直播,各种疫情分析和应对策略讲得已经很多了,再谈这些话题没什么新意。大家来自不同的行业,谈得太微观、太具体,又没有通用性。想来想去,我还是从决策者的思维方式来说起吧,一方面据我所知还没有人讲过这个话题,一方面这个话题也比较有通用性。我这次分享的话题就是“创业者在VUCA环境下如何决策?”。

为什么说新冠肺炎属于典型的VUCA环境? 

要讲VUCA环境,可能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什么叫VUCA呢?VUCA其实不是新词,过去几年的很多论坛里面,大家动辄以VUCA来开头,甚至都有点说滥了。

VUCA到底是什么呢?它其实是四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的缩写:Volatility表示易变性,Uncertainty是不确定,Complexity是复杂性,Ambiguity是模糊性。VUCA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美军用在军事战场上的一个术语,特别非常典型的像在海湾战争,那就典型的VUCA的环境。后来被很多商界所运用,现在成为一个比较流行的词。

大家以前听VUCA这个词都会觉得好像很高大上,但跟我们没有太大关系,但这次新冠疫情让这个词变得非常的真切。那为什么说这一次是非常典型的VUCA环境呢?我们来先分析一下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就能看得出来。

首先是Volatility(易变性)。我想这似乎是我们在封城之前对病毒的特性的判断,还有封城之后的应对措施,以及我们复工的时间都是一变再变,让人无所适从的。即便专家都对很多的事情没有一个准确的判断,比如说疾控中心、卫建委在一月初对这次疾病的判断存在很大偏差。

其次是Uncertainty(不确定)。这一次疫情应该什么时候迎来拐点?对各个行业、对各个企业影响有多大,大家都是在盲人摸象,并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只能边走边看。

再次是Complexity(复杂性)。如果说管理这个企业已经比较复杂了,以我的理解一般来说也就十几个变量,而社会管理包括政治决策的复杂程度要高出一个数量级。理解这一点之后,我就对当前及以前的很多决策失误会更宽容一些。比如说很多人都在批评湖北和武汉为什么表现那么差?如果考虑到在对病毒的一个研判方面,还有要平衡公共卫生跟社会跟政治稳定的权衡层面,这个决策的难度要远远高于企业决策的难度。正是因为这次疫情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认知和能力边界,所以犯错就在所难免,它的复杂性导致这个决策变得非常的困难。

最后是Ambiguity(模糊性)。我想大家每天看各种新闻,看各种微信文章都会特别的有感触,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各种传言满天飞,有些真消息,有些是假消息,这种消息可能会让人变得非常的焦虑不安,而且对未来的判断会失去判断力,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会感同身受的地方。

这种VUCA的环境会让人变得非常的焦虑。我们现在都只能呆在家里面,如果平时还不怎么运动,没有跟人之间的面谈的交流,导致人的心理的情境会有变化。

当然现在VUCA环境并不全是新冠病毒疫情引起,只是这次疫情增加了VUCA的强度,特别是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我们怎样去应对和处理呢?我想从决策层面来去讨论这个问题。创业者面对的世界也是不确定的,比如说对市场环境判断的不确定性,你的产品和服务是否适销对路,你的同行如何反应等等。加上这次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这个时候怎么样做出有效决策,对于创业者而言就变得尤为重要。

前几年有个术语很流行,叫“黑天鹅事件”。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也是非常典型的“黑天鹅事件”。塔勒布在《黑天鹅》里面写了对黑天鹅有个定义:小概率事件、社会影响巨大、事前很难预测。与之对应的另外一个词叫灰犀牛,灰犀牛是指那种概率很大,影响也很大,容易预测的事件。比如说中美的贸易战就是一个灰犀牛,因为大家对未来的影响有一个比较清楚的判断。但对这一次新冠病毒的疫情应该说大家是很难预测,尽管我们有很多“事后诸葛亮”的判断,但是之前是非常难以预测的,那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VUCA环境下容易陷入的4个思维误区

我觉得先给出建议之前,先要破除一些思维的盲区。我再推荐一本书,是汉斯.罗斯林的一本书叫《事实》,我向很多人推荐过这本书。

这本书描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无论是普罗大众还是精英人群,成功的概率都很低,甚至不如那些胡乱蒙猜的黑猩猩,还有很多人在铁的事实面前依然坚持各种错误的观念。这是为什么呢?很难说用无知来解释这个矛盾现象,我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一个人在受到情绪化本能影响,会陷入各种情绪的误区,这种情绪本能是大脑不断进化的结果,也会让我们陷入对世界的各种误判。

书里提到了10种情绪对人的判断的影响,简单说一下:有一分为二,负面思维、直线思维、恐惧本能、规模错觉、以偏概全、命中注定、单一视角、归咎他人和情急生乱。和这次的疫情相关的的误区是四个,我会分别阐述一下。总的来说,要去应对这种思维误区,一个根本的方法就是实事求是,用数据来作为根治无知的良方,保持用开放的心态去理解世界。

1、恐惧本能:恐惧让我们放大了危险的认知和判断

先说恐惧,首先我列了4组数据,分别是4种原因导致中国的的死亡人数的比重。我看了一下统计数据,2018年,因为2019年的数据没有出来,整个中国大概因为癌症死亡的人数是在180万左右,各种自杀的人数是超过了28万,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是在10万上下。

截止到今天,因为新冠病毒死亡是2400多人(2月24日)。也就是说,如果是从绝对的死亡人数来看的话,这次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是远低于前面的三种人数,和美国的流感病毒的死亡人数10000多人相比都要小一些。

但我们每个人感受到的恐惧感应该要超过前面几种,那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这种危险的未知造成的。

比如说我们可能相对比较了解,一年会有多少人因为交通事故死亡,多少人自杀,多少癌症患者会死亡?这个时候我们有一个相对比较清晰的预期,但是这一次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疾病,到底它会多大的传染性?多大的致死率?可能是在最近才慢慢的知晓,之前我们一无所知,这就极大的影响我们的判断力,放大了我们对危险的认知和判断,这个时候很容易做出一些过于悲观的判断。

2、单一视角: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

第二个思维误区是我称之为叫单一视角,或者换一句话来说叫盲人摸象。我们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都有各自的视角,掌握各自的事实和数据,而且有不同的立场和观点。

我最近也是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就是绝不在群里面去跟别人辩论。因为你发现大家掌握的事实不一样,立场不一样,观点不一样,语境也不一样,每个人都自以为对世界很了解,其实都只是知道一点点,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我们摸到了象的腿,大象的尾巴,还有大象的耳朵,你以为看到的是一个全面的真实,其实我们对世界的了解是非常片面的。

社交媒体让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更加片面和狭隘。它会根据你的过去的阅读偏好自动匹配你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这样导致你所接触的信息都是你愿意接触的信息,这样的话就会变成一个叫信息的孤岛,或者说叫“信息茧房”,你的信息渠道影响了你的判断力。久而久之,不仅你对世界的了解变得非常片面,而且会影响你的判断力,你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3、归咎他人:推崇各种阴谋论,总把问题外部化

第三个情绪的误区是叫归咎他人。我们遇到一个很难理解的事情之后,你很愿意去想象是不是有一个坏蛋在操纵整个局面?这就典型的阴谋论,我想这一次的新冠病毒疫情也让阴谋论甚嚣尘上,各种各样的阴谋,比如说这次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的?是不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是不是美国的生物战?各种各样的揣测。猜测的背后是替罪羊,比如说某某专家、疾控专家、某某卫建委的专家,然后给一些人贴上某种标签,这都是我们比较容易陷入这种思维的盲区。

我们从祖先开始遇到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的时候,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如果我们找不到的话,就把它归结于外部一种我们不知道的神秘力量,这就是阴谋论的一个心理基础。

但是在现在,我们要抵制这种心理的倾向性。我经常说要有一分事实说一分话,我们当然要保持对一切的怀疑的态度,做判断之前一定要有充分的事实和证据,而且整个推断要有逻辑性,否则的话很容易陷入逻辑上自洽的阴谋论里面去,影响你对这个世界的真实判断。

4、急中生乱:现在行动,否则你将永远失去机会

最后一个思维的盲区叫急中生乱。我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习惯要做点什么事情,感觉不做点什么事情,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有些人会故意利用人的这种思维误区去营造某种你必须做出某种决定的压力。比如说我们经常去买东西,对方会说我们今天折扣,明天就没有了,今天下单立马给你9折,这是非常典型的营销套路。

我们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也是这样,你会总觉得要做点什么事情,但是很多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紧迫。我想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也会让我们可能更需要去思考一些问题,而不是要急于去做某种动作。人的思维方式有一种是应急反应,另外一种是深思熟虑,所以我想我们面对危险的时候要更多思考一些问题。

上面说到我们常见的在危险面前的四种思维盲区,接下来我可能给出四个思考的框架出来,就是怎么样去做出更优质的决策。

VUCA环境下的4种思维方式

1、战略思维:见终局、搅全局、知时局、应变局

首先就是我们要有战略思维,战略思维我的理解就是第一个叫见终局。所谓见终局就是你知道未来大概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比如说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我们要有一个基本判断。第一这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它对中国的影响很大,但是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我想可能最快到3月份,最晚到5月份才会结束,这是一个基本面的判断,而且我根据往年SARS2013年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判断说的话,这个影响总的来说应该说是可控的,当然每个行业会差别比较大。

第二个思维方式呢叫揽全局,所以稳全局就是你需要有一个宏观的视角,比如说整个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向分别是什么?以及像技术对各个行业的影响变局,比如经常提到的数字化对整个行业的影响。第二是行业的变革,这次疫情对各个行业的影响差别非常大,比如对第一产业的影响基本没有,对第二产业影响相对有限,对第三产业影响的影响很大,但又要进一步细分。比如说电商、网游、视频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一些需要跟人接触的行业,比如旅游、餐饮、零售、酒店的负面影响非常大。我们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应该要有一个全局意识,包括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变化的影响,你所在行业的影响,还有你的企业的影响。

第三个叫知时局,你要知道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做事情还要有轻重缓急。对企业而言,当务之急当然是要保持有现金流。刚才提到一些需要跟人接触的行业,比如教育、餐饮、交通、零售、旅游、文娱这些行业这半年的收入会急剧下降,因此当务之急是要保持好的现金流。那中期是什么呢?应该是要完善你的组织建设。我认为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事情做,正好是一个去培养组织能力的时候,比如说怎么样做人才盘点,留住那些应该留住的人,怎么样去做相应的公司的股权激励,怎么样做团队的建设,这样能够把那些为你打仗的人能够留住,对外吸引优秀人才。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因为去减少成本,太去苛刻员工的工资,而是说应该这个时候是一个对人才盘点吸引、团队建设非常好的过程,不要浪费这一次的危机。那长期来看的话,可能是要实现整个公司的战略模式、产品方面的创新和数字化转型。

最后一个就是要应变局,就是你要知道你应该如何应对变化,这种变化有的是短期的,有的是长期的,短期的可能是你的收入和现金流,中期的话是你的组织能力和产品,长期的话可能是你的商业模式和战略,所以说你要从不同的维度去思考,然后做出好的决策出来。

2、系统思考:要有全局意识,而且知道彼此的关系

刚才有提到知全局,我想有必要特别拎出来讲一下,所谓全局就是要有系统思考的方式。我想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家,一定要有全局意识,知道你所在企业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然后抓住关键点。

一个企业就像是一座大厦,比较容易看得到的是你的客户价值主张,包括你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你跟消费者去建立联系的一个桥梁,也是最能体现公司的实力的一个载体。但是中间的支柱是什么?那一定是说怎么样支持你把那些产品服务创造并传递给你的客户,那可能跟你的产品创新、运营、人力资源、财务、营销渠道各个方面都有关系,这块你要有非常扎实的功底。

运营管理层面的最重要的是你整个公司的顶层设计,包括你的使命、愿景、价值观,领导力和企业文化,这些看上去很虚的东西,我想这可能也是这个阶段作为一个企业的老板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现在如果是前面两个事情,你能做的事情有限,但是对公司的顶层设计方面可以花更多时间去思考。这点我相信也是像阿里巴巴在17年前的SARS期间,他们花了长时间去考虑,重新探讨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也在非典结束之后迎来了一波快速的发展期。

因为以前大家都忙着做产品、做市场,没有时间去思考一些可能当时觉得重要,但不紧迫的问题。那这个时候可能都没有更多的事情去外面跑,我想这个时候要更多的是去坐下来,去思考一些那些重要但不紧急的顶层设计的问题,这可能是我们创业者这个时候应该做的事情,不要浪费这次危机。

3、敏捷应对:与其预测黑天鹅来不来,不如敏捷反应

当然前面说的是你的系统思考、全局思维,这次讲的是更多的执行力,敏捷应对,这个对应之前提到的黑天鹅事件。当时塔勒布在《黑天鹅》这本书里面提到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他说既然黑天鹅很难预测,那么干脆就不要预测,更重要是说当黑天鹅来了之后,我们怎么样去应对它。

像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我相信没有人能够在50天前能够知道对中国的影响会有如此之大,包括当时整个湖北武汉的政府领导相信都不会有这样的预测,否则他们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处理问题的。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第一个要建立好一个良好的预防的机制,比如说这次我们就是尽可能不要出门,保持好的卫生习惯,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和心态。还有当下环境下面大家可能都比较悲观,我想作为一个创业者,我想更重要是在危机中发现机会。就像查理.芒格说的一样,宏观环境是上天决定的事,我们能做的是采取什么样行动。这一次疫情对电商、在线教育、协同软件、手机游戏都是一波机会,怎么样利用好这次机会,就是创业者需要思考的。还有就是要保持一定的财务冗余度,比如至少三个月运营成本的现金流,活下去是第一要务。

4、长期主义:既然短期很难预测,那就把目光放长远

面对VUCA的环境,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们怎么应对呢?

之前提到了要抓住趋势变化,但同时要避免机会主义,建立长期主义的思维方式。以投资为例,我发现做短期操作很困难,因为面对的环境非常不确定,但是你把决策周期拉长到5年,判断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决策的成功概率也会高很多。

我们不要高估自己面对短期变化的判断力。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尤其是短期变化,但是我们可以从基本层面来去判断这个事情长期的发展方向,这是典型的价值投资的理念。比如我们看一个公司的行业发展前景,对公司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团队、领导力,这样你对这个公司的判断,可能靠谱度要高于那些短期的财务指标的判断。我们对长期趋势的判断准确性要高于对短期变化的判断准确性。

最后总结一下。现在面对一个VUCA的环境,面对这次的黑天鹅的事件,我们能做什么?刚才提到第一个是要有战略意识,第二要有全局思维,第三个是敏捷应对,第四是长期主义。要做时间的朋友,秉持长期主义的观念,就是在做时间的朋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