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存储器破局国际垄断

长期被国际巨头垄断的存储器市场终于迎来了中国玩家。

在面对和长江存储一起经历国产NAND FLASH从无到有的八家主要合作伙伴时,长江存储CEO杨士宁(Simon)说道:“存储不是一个好做的行业,我可以很负责任跟大家说,比我在英特尔做CPU还要难。”

而长江存储董事长、紫光集团董事长兼CEO赵伟国在现场也坦言,从2016年7月成立到现在三年多,长江存储这一“中国半导体有史以来最大的项目”,经历了从32层到64层研发,过程非常不容易,“回想这三年多,真的是有一种雄关漫道真如铁的感觉。”

与此同时,经历了一年多大萧条的存储器市场逐渐回暖,长江存储这一国产存储器厂商将迎来发展良机。

“超出预期”

存储器约占全球半导体产值的三分之一,市场高度集中。市场调研机构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信息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三星、铠侠、西部数据、美光、英特尔和SK海力士六家占据了全球99.3%的NAND Flash市场份额。赵伟国称其是一个“非常血性的行业,非常惨烈”。

不过,被客户评价“踏实、不虚浮”的杨士宁对自己的产品较为自信,“这是我们第一次全线推出Xtacking技术,我们在64层这一代存储密度达到了全球最优,和竞争对手96层的产品差距在10%之内。所以只要我们有规模,64层的产品还是可以有毛利的,现在主要的瓶颈在规模上。”

Xtacking是闪存的一种创新架构,可实现在两片独立的晶圆上加工外围电路和存储单元,这样有利于选择更先进的逻辑工艺,从而让NAND能获取更高的I/O接口速度及更多的操作功能。当两片晶圆各自完工后,Xtacking只需一个处理步骤即可通过数百万根垂直互联通道(VIA)将两片晶圆键合,合二为一。该技术架构在2018年美国FMS(闪存峰会)上获得大奖。

2019年9月,长江存储宣布,公司已开始量产64层256Gb TLC 3D NAND闪存,以满足固态硬盘、嵌入式存储等主流市场应用需求。目前,这一产品在市场上反馈良好。

群联电子已将长江存储第一代32层闪存导入其国内所有的产品,包括机顶盒、智能音箱、数码电视等已经在积极出货,“证明产品没有问题,往后到第二代64层产品,我特别惊讶,因为看到问题比其他日系、韩系、美系企业的少,这些企业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一直会有重复的问题出现。”群联电子董事长兼CEO潘健成指出。

对于产品质量和定位,杨士宁强调:“我们守住了产品质量的底线,大家现在知道长江存储出去的东西,不是最低端的、在地摊上卖,我们至少要达到企业级规格。”

除了技术,生态是制约国产芯片发展的重要因素。电子产品只有进入应用不断迭代才能不断提高。国产存储器要壮大自然也离不开市场和生态。群联长期专注于闪存主控的开发与存储方案的整合,透过群联自有技术与IP,整合长江存储的3D NAND闪存,协助扩大市场的应用与普及率。

潘健成谈到,长江存储与群联不仅是NAND原厂与主控厂的关系,更是技术、产品、应用及市场等全方位的长期伙伴关系。“我们从第一天就一起共同开发,开发完之后产出东西就买走,前期可能有一些瑕疵,我们用自己的主控修好,应用到所有不同的商品去,这是业务角度;我们运用我们的能力,跟一群伙伴把闪存放射到所有系统应用去,这就是生态。”他笑称,这三年公司对长存倾注所有资源,“光飞武汉的班次不知道飞了多少次。”

中国闪存市场指出,在2020年其他原厂缩减渠道供应时,长江存储若选择切入渠道市场、补充供给,十分合理,也可以更好平衡全球闪存市场供应格局。蔡华波告诉记者,引入长江存储这一新竞争者可以提高与其他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保留竞争。

同时,国内供应商可以提高本土供应的时效性,后续的支持力度也会优于海外厂商。“因为市场在中国,为了缩短供应链都放在国内生产,成本就降低了。现在国内供应链包括封装成长都很快,所以可以在国内生产,国内销售。”江波龙电子董事长蔡华波指出。

市场回暖

自2016年以来的存储器价格持续上涨曾让三星打败英特尔,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厂商。到了2018年9月,存储器开始走下坡路。

不过,在2019年第三季度跌至低谷后,存储器市场又开始回暖。市场调研机构IC Insights 称,2020年IC市场回暖,NAND FLASH2020年以19%的增长率领涨。

集邦资讯称,2020年第一季NAND Flash价格持续上涨。基于淡季需求表现不淡,供给增长保守以及供应商库存已下降,各类产品合约价在2020年第一季均可望持续上涨。

潘健成告诉记者,目前NAND FLASH供应非常紧缺,“我创业十年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紧。因为5G元年来了,游戏机跑出来了,容量翻倍。2017、2018年(闪存)不赚钱、赔钱,(厂商)扩产动作放慢了,将造成2020年整年紧张。可能2021年上半年稍微弱一点,下半年又会好起来。”

随着5G、AI、智能生活、智慧城市带来的个人消费电子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快速发展,市场对3D NAND闪存的需求将越发白热化。

蔡华波认为,长江存储进入市场的时机非常好。“过去两年市场很惨痛。在市场低价时,长江存储可以静下来做研发,等市场需求起来时产能也在爬坡,对长江存储是好事。”

不过,正如杨士宁提到的,长江存储正面临产能爬坡的挑战。

根据长江存储市场与销售资深副总裁龚翊介绍,目前长江存储有一座12英寸晶圆厂,规划满产的产能为10万片/月,预计2020年底前产能将达5万~10万片/月,后续将根据市场情况进一步扩大。据第一财经了解,目前产能约为2万片/月。

据报道,长江存储副董事长杨道虹日前表示,将尽早达成64层3D闪存产品月产能10万片,并按期建成30万片/月产能。

龚翊披露,按计划今年年底前集成长江存储3D NAND闪存的产品将逐步面市。首先是针对电子消费产品和手机的市场,随后将会针对PC和服务器提供SSD产品。其中,在固态闪存市场将会根据客户需求,先后推出面向PC、服务器以及大数据中心的产品。

长江存储未披露目前的良率,不过杨士宁确认,下一代产品规划将跳过96层,直接进入128层3D NAND闪存研发。虽然完成了万里长征第一步,但长江存储的担子依旧不轻。2020年,三星、SK海力士、美光、铠侠、西部数据等国际主流厂商将全面进入128层3D NAND,长江存储仍需奋力追赶。

责编:乐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