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琴行CEO周楷程首次发声 ,自曝星空从鼎盛到陨落经历

鲸媒体讯(文/羽灵)今日,有知情人士向鲸媒体爆料,曾一度被外界猜测为“失联”的星空琴行CEO周楷程使用临时邮箱向星空高管发送一封邮件,阐述近一年来星空琴行的经营情况及个人经历与感受。

邮件内容如下:

亲爱的小伙伴们:

由于OA和ERP系统已经关闭,因此也就不再使用公司的邮件系统发邮件;同时由于邮件系统限制,无法发送给所有想告知的小伙伴。就在这里和大家说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和星空经历了什么吧。

真的很心疼你们这些天的经历,舍不得星空,更舍不得你们! 说我消失的,说我甩锅的其实也对,现状我确实选择了“逃避”,因为我确实无能为力了,而且自己也确实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也许没有了我,星空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我不想解释什么,只想说说这一年多我真实的经历与感受,有对有错吧,谈不上好坏,但到现在依然很感激所有的投资人一路给予的支持和帮助,感谢团队一直的坚持! 因为我想无论怎样,我都把你们当家人,就是和大家说说这一年多的星空。

2016年年初,星空的年会是我们达到了最鼎盛的时候,差不多就从那以后说起吧。2016年1月下旬我们召开了星空C轮融资后第一次正式的董事会,那时候我们已经出现一定压力,账面现金已经不多,但我们当时销售势头不错,12月超过了5000万的流水,而融资形势其实也不错,因此,差不多拿到了美金+人民币差不多8000多万的过桥。依然很感激。现在看来,那时候选择一脚刹车,也许就是最好最有把握完成调整的机会,但当时融资形势仍然非常好,于是决定有所调整的往前冲,和投资人沟通后,对业务形态有所调整,平台级的蓝姐姐依然作为全资子公司,持续运营,而非钢琴品类的门店,学馆、炫舞则拆分出去运营。现在看来这里有个判断错误,这个模式下两个成本都是增加的。如果反一下,拆分蓝姐姐独立融资,其他门店合并管理,也许机会会大一些。

上半年我们依然继续补贴式的打法,但已经出现疲态,同时由于融资形势急剧变化,020快速崩塌,我们必须做出调整,所以我们在2016年7月开始了追求利润的运营商模型,但这里我们失去了也许是最后一个可以快速调整的机会,因为我们过于迷信过往的销售优势,而忽略了单纯调整商品价格模式自然会带来销售额的下滑,流水瞬间出现了压力。在9月我们传统的大战月,业绩掉到了2000万以下,原先预计最起码是4000万,所以在9月快速出现了资金缺口,压力就从这里开始了。9月的最后一天,我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借钱之旅。

10月由于长假影响,业绩有所下落,资金缺口开始加大,待支付开始积压。于是10月下旬召开了董事会商量如何解决当时的困局。10月份已经是我自己开始借款给公司推动运营了,当时盘点出的资金总缺口约为500万美金,但多次沟通后,投资人给出的是几十万美金的额度,同时希望我个人累计投入可以达到100万美金。于是我就继续借钱。那时候我自己已经没什么钱了,具体原因后面再说。其实差不多10月我开始进人半崩溃状态,因为大量的支付压力,当投资人确认只有几十万美金的时候,自己就彻底焦虑了,但那时候有个双十一,打了一波小高潮,之后资金链开始紧张,这时候经过董事会同意,开始出让我的老股,然后把资金放入公司。中间也跟投资人个人进行了借款,再次感谢!

那时候虽然压力很大,但依然乐观,觉得可以靠大流水重新把业绩拉起来。11月我们已经重新回归直营,同时调整琴行门店,但这时候我已经开始使用各种线上线下借款工具,总觉得熬一熬就过去了。1、2月春节其实是个坎,而且当时投资人能借的款也都借了,又是一个天天不能睡的状态,觉得也许会倒在春节前,虽然最终通过转股、借款筹到了一部分钱解决了50%的工资,但基本上能耗尽的人脉全耗尽了。当时有笔预计3月底到的资金,所以很多刚性的归还都计划在了3月底。但1、2月业绩单季新增的缺口又持续扩大了整个资金缺口。可是想想,春节都过来了,还不熬过去吗? 所以当时投资人又一起借了700多万,寄希望于3月可以业绩回升。

然而过往的各种问题累积,导致了业绩未达到预期。4月份就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坎,这个月也是自己第一次开始觉得扛不住了,这几个月以来每天就怕早晨醒来,因为醒来就是那么多要解决的款,而那时候个人借款也超过了1000万,并且大量进入应该归还的时间,于是每天需要同时应对个人和公司的债务。4月最后一天的上午,可能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想到了一死了之: 那天要发所有人的工资,而投资还没有对新一轮增资方案达成一致。我觉得如果我那天出现了啥意外,也就赢得了一个缓冲的时间。最后在中午终于达成了一致,再增资2000万,而这时候也触发了另一件事情: 股份的调整,因为2016年8000多万的过桥到一年期了。

最终团队交出所有股份,债转股给到投资人,包括了除原投资人外,也包括一些转让股份进入的新投资人。而投资人与团队口头约定未来在达到一定条件后再给团队发20%期权,这就形成了目前公司100%投资人持股的情况。原本以为这2000万肯定可以彻底解决问题,因为后面还有两笔计划内的融资,应该可以让公司恢复正常运转了。所以当时发出邮件,5月以后开始工资就按时发放了,基本到这时候,虽然我们会有所延迟,但基本当月都能完成工资发放。

而这时候我个人的借款和担保的借款已经超过了2000万,包括一些利息很高的资金,这时候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么多债权人而同时又要处理公司的支付问题,基本上到了一个焦头烂额的状态。到6月份卖掉了车和房之后,我实在没有能力再做什么了,也就和投资人第一次提出了正式离职,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让我的债权人相信,每天还有这么多流水,公司正常运营的情况下,我连几万块钱也还不了,我的个人信用在快速破产。而如果我离职,会暂时隔绝个人债务和公司的关系。因为我当时也没股份,所以离职也相对简单。这时候由于一笔融资没到,投资人又追加了175万美金,希望我把另外两笔融资做完,如果公司稳定,也可以接受我离开。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尽最大努力去扛,想尽一切办法去融资。签过的保密协议都有一叠了,可是现实的数据加上一个团队没有任何股份的公司,哪怕我告诉投资人未来会有20%的期权,融起来也好难。

由于各种因素,资金的进度不可控,融资未能在8月全部完成,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触发了最终选择先闭店。因为当时已经理解到8月31日是刚性支付,也已经提前一直在和老投资人沟通,但最终确认他们都不再给过桥的情况,也无其他确定承诺,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在给几个投资人发过邮件和微信后,我只能选择暂停门店。其实我完全理解投资人的决定,但其实经过这一年艰苦的支撑,其实我们已经在逐步为正了,也许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了吧。但最终坚持到9月1日晚上,大量门店出现客户聚集,安全成了当时评估的第一因素,所以和团队一直商量到凌展一点多,下了个最痛苦的决定,闭店。我比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一触发,也许真的无法回头了,但是我当时考虑最多的就是大家的安全问题了,有什么比大家的人身安全更重要呢。

在发完这个通知后,我选择了离职,其实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任何股份,也就无法对公司做出大的决策了。也许大家都会认为我不担当,但我还能担当什么呢? 而且大量的个人债务也会集中触发,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应对。我还能承诺什么吗? 我真的没有能力承诺了! 我不怕担当,虽然我没有股份,虽然从法律上公司是责任主体,但如果我有能力,我愿意给大家我所有的。但今天的星空我真的没有能力去解决了,如果我有能力,或者未来有一天,也许很久以后,我可以像巨人那样重新站起来,哪怕我没有股份,我也愿意承担一切星空欠所有人的,但现在我真的做不了什么了。星空的闭店相信我比所有人都痛苦,这个自己从0开始做起来,这个自己可以用生命去捍卫的,但就在9月1号晚上自己觉得那么无力。苦苦支撑了一年,想哭也哭不出来,每天几乎都是崩溃的状态,只盼着能好起来。那么无力的情况,只能选择离开,请大家谅解。

我垫进去了2000多万,其中有1000多万是借款,作为创始人我也拼光了我的所有、所有一路帮我的人,我欠你们的情也好,钱也好(无论债还是股) ,我一定会如数归还。无论需要多久。

说句题外话吧,很多人关心的个人资产吧,其实在星空除了工资绩效,其他啥都没有。13年个人投了三个天使项目,15年卖出了,差不多赚了1000多万(都是一线基金),是最高峰时的全部资产; 我拿其中一部分钱出来买了唯一的一套住房,后来剩余的钱都借给星空了,房今年也卖了,钱也借给了星空,另外还背负上了1000多万的个人债务。所以看起来我收入不低,但现在已然一无所有,除了负债。最终选了所有人都不认同的“消失",只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这一年来无数的承诺,都已经无法兑现。而且确实面临着巨大的个人债务压力。

虽然现在我只是个没有股份的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无论公司接下来会怎样; 在公司未更换法定代表人之前,我会配合相关法律文件的执行与筝署。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想给团队和客户一个交待,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坚持了一年多,真的抱歉! 对不起大家了!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把所有的债全部清偿,我一定再和所有有星空工号的小伙伴一起聚聚。

另外,此邮箱为临时注册,以后都不会再使用,大家也无需回复了。再次感谢大家五年来的一路支持!

周楷程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