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合伙制度与中国管理实践的变化

12月9日,“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在三亚召开,会上全国社会保障及跟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先生发表了致辞讲话。

以下是王忠民先生讲演实录:

王忠民:我过去都是跟经济学界和金融学界的人一起交流,今天跟管理学界的大师一起交流,十分惶恐。但是我想他在中国的时间没我时间长,所以我就谈中国管理实践的变化。

以前大部分聚焦在生产管理,如何能够让成本更小,管理效能最高,产品在市场当中可以获得最大的市场空间,这几年,特别是近二十年以来,管理的理念突然把生产成本的管理变到另一项管理当中去,我们称之为交易成本。如果从生产成本到交易成本在管理的对象、管理的视角、管理的有效开拓当中有所差异的话,这是我今天分享的基于交易成本的管理实践。

管理成本管理理论的创建是在工业革命之后的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历史时期发挥着重大的作用,那时候的生产流程,可以因为产品的制造业流程当中,可以计时、计件、计分计秒,这样把成本分解到最细微的环节,最后加和的总成本一定有一个历史的有效的变化曲线。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把这个放大到全产业的时候,会形成企业中的规模经济,生产多大的规模是面临区域的市场还是面临全球的市场。规模再细分到整个所耗的原材料生产线的时候,还可以产生范围经济,这是那时候的管理理念。

但这几年我们发现,所有这些东西还在用,但应用的空间突然之间发生了历史性的切换,这时候的切换就是,一个企业能够推出新产品,能够有效的节省管理成本,还能够在市场当中突破过去规模经济当中的边际成本递增和遍及收益递减的时候,必须在管理理念发生两次历史性变革。第一次历史性变革是合伙有效运用,今天我们发现合伙的法律制度、合伙的工商制度,我们最早把它引用到资本合伙,要其他人把他的资本合伙在一起的时候,管理能力也合在一起,如果所有的管理层都从资本的角度合伙了,也从管理角度合伙的时候,我现在的节省当中最大费用就是管理费用支出,而顾到全球顶级的管理人员费用是十分高的。放眼今天全球的金融机构,宜信也是一个财富管理的机构,我相信它的收入水平在中国一定是很好的,但是放到全球,看高盛等等的时候,除了给股份之外,还要给千万美元之高的费用,加合在一起是庞大的费用。如果一个公司不向外融资,还能把自己的每一个新进入的员工都可以做到合伙的时候,我们称之为基于 HR 原来的工业化时期的成本管理变为新时代的全员合伙管理。

中国有一家公司做的挺不错,华为。如果没有上市,没有向公众融资,也没有在股东层面当中迅速向外边的基金大量融资,而是在初始 合伙人 和全员当中不断推动合伙和全员之间互动的时候,做了一个全员持股合伙计划,这个计划是动态的,新进入者都有,才保证了一个基本消耗巨量的,以新经济数字化为投资的大资本公司,居然可以做到合伙。最近有一个人从华为出来了,遇到了一些挫折,他对于丢失这份工作的内心感觉,他会比较,才感觉到原来在里面享受的东西比在市场当中多的多,这样的感觉是全员合伙给他留下的印象。全员合伙在解构的时候怎么才能平滑而没有矛盾。

从资本到全部管理层,从 TOP 管理层到中层、到下层,我们今天可以把合伙放到其他要素,如果技术重要的话,在合伙的时候要不要找到一个技术当中最有能力的人做我的合伙人,把技术和管理才能用合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今天数字 化时代 ,缺的是架构师,那么多的技术,那么多的创新,那么多的应用,怎么架构在你的公司当中,去开发出新的产品,开发一片新的市场,这个架构师一定要合伙的方式才可以让他给你全力以赴的效力,才可以创造出一片新的天地。

什么要素稀缺,什么要素有价值,过去是从生产要素的角度,从购买的角度,我今天用感觉合伙人的角度,我一定把你放到合伙的角度,给你合伙当中最大的份额,最大的股权份额,股权份额当中在流动性股权当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如果架构师都可以这样,可以把管理当中过去所有的交易端口的支付货币数量的东西,全部变为合伙。

如果是一个数字化的公司,你会大量需要消耗资本,但是消耗资本的同时,你会引入外部资本投资者,是不是我们引入外部投资者的同时,把我的核心企业的决策执行权力、有效权力,特别是表决权力,全部都给了资本?不,资本为了跟随这样的投资者,不仅是少数的投资者,少数投资者只能按照财务投资的价格去谈,如果投资的规模比较大,怎么办?我们会和合伙人之间谈一笔交易结构,把某种制度当中的权力让渡给你。

我们看几个样板,一个是阿里,当阿里需要大量外部资本,特别是一次性融到 2000 万美元的时候,你需要把自己在董事会里的成员,原来按资本决定的现在让渡给我,我来决定多数董事的提名权,我跟你资本合了,把决策权力让给你,这个多数董事提名权一直伴随着阿里走到今天,不仅融到更高的资本,管理层有了更多的决策权力,不仅可以分出 蚂蚁金服 ,还可以分出 阿里云 ,不仅可以在一条业务线上成长,还可以在多条业务线上成长,这个成长的过程中,所有的资方并没有发挥核心的作用,而是合伙的具有多数董事提名权的人决定了这个方向。

今天所有的数字化公司在融外部资本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一种普遍的交易结构,投票权不是你的,你只跟着我挣钱就行了,你把所有的投票权让渡给合伙人,这是一种合伙的裂变,合伙的充分的灵活的运用实现在交易结构中的体现。从资本合伙到全要素合伙到全员合伙,我们才发现最近 20 年范围内,如果没有用合伙制,成长速度就慢,效率就低,当然在座的例子就是唐宁一定用了合伙制才促进了快速的成长。还有其他的例子,一定是合伙制用的新维度、新空间,才可以让合伙作为一个管理节省了管理费用,而让你管理当中真正内在团结起来向远方走去,特别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资本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你才可以艰苦卓绝的奔向明天,这种力量才凝聚的更加深刻。

这是我今天分享的近二十年的合伙的力量。

当数字化来临的时候,把交易成本原来还只是谈一个合伙,在什么维度用交易结构解构,拉姆·查兰不关心 TOP 企业怎么样,他更关心中小企业的发展,这个时代有一个交易成本为零的管理成本,谈合伙总得谈一个比例,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出, ABCD 融资也要谈,特别是越往后,估值的冲突和矛盾当中,在达成合伙意愿的时候,是很细节的。切的越细达成合伙的交易成本就越大。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突然发现过去的重资产变为重资产,即使一次性投资的重资产百分之百折旧的时候怎么折,如果把它放到市场当中,完全代工,完全市场采购,只是用流动性资金,当我只做集成的时候,我的所有的产业链条,过去是公司工厂内的,现在全部放到市场交易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交易解决了生产。当这样完成的时候,内部的合伙也是交易的时候,交易成本成了这个时代最大的需要管理的内容和对象,而不是生产成本。

我们需要的逻辑是,怎么让 超交易 成本还可以为零,刚才我们做的是用合伙减低生产成本,现在交易成本为零,历史上出现了两个数字化时代的逻辑,让交易成本变成了无限趋于零的曲线,第一,开源的原代码,我不是拿这个原代码占领全市场链当中的任何东西,开源免费,只要在这上面开发的越多,我只分享一部分收益,而且分享的是少部分收益,由于边缘开发的数量越大,我的总规模是大的。这个分享的时候,怎么让外面创新应用的边际开发都在这个原代码之上,我免费让你用,你上来就行。当你上来就行的时候,我跟你只做默认协议,只要你愿意在上面做,所有创业投资的成本为零,不用购买原代码,不用雇佣工程师和租用服务器,这样形成了交易成本为零的市场拓展体系。中国人用的手机全部是安卓,就是因为它开源,免费。

我们基于这个东西开发出了三个 To C 端的场景,电商、搜索、社交。问题是你是一个卖咖啡的,就可以做一个线上的咖啡,比如美团、饿了吗,只要有无限拓展应用,就在当中去成长吧。

这个时代还有另一项东西,基础设施无限趋于零的边界成本, SaaSPaaSIaaS ,你不仅可以在我的开源系统当中成长,你需要所有的工具我都给你,而且边际成本为零,当你的后台一切服务和工具都有人给你提供的时候,你更加感觉到创业的时候,只是带着一个 idea 进入就可以了,你亏损的时候没有人理你,挣钱了跟平台分润,你在我的产业系统内部,我承认你的价值,我认同你的价值,我就投资你,我投资的时候对你估值一定是最高的,别人不了解你估值肯定上不去,当你是我生态当中最重要的环节,我就把你用新的合伙方式成立一个公司专门去成长。

从核心企业看,边际收益永远递增,每个创新者贡献的是边际收益当中递加的因素。这个时代,边际成本无限趋于零,这个时代就是基于交易成本为零的时代,特别是管理的交易成本为零的时代,让我们创造出巨大的社会经济结构。

谢谢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