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D站、D社和它的鱼唇韭菜们

什么人会蠢到去二次元圈子诈骗,又有什么人会被二次元出身的中二青年骗到?答案可能是:D站、D社和它的鱼唇韭菜们。

9月13日, 腾讯科技 报道称,D社区块链项目被立案,折合融资约5.2亿元。事实上此前两周,微博等社交网站就已开始流传两张照片,内容显示,一个名为“曹海磊”的人向公安机关举报D社诈骗并被立案,立案告知书的落款时间是8月29日。不炒币的各位可能不太了解,D社实际就是个名为D站的二次元网站发行的ICO项目。

网帖流传的报警回执和立案告知书

D站是啥?

D站原名“无名小站”,后改名嘀哩嘀哩 (Dildili) ,与Cilicili之类的二次元网站类似,名字多有因袭B站 (Bilibili) 之意。虽然规模不大,但D站及其站长在二次元圈子里都以外人无法想象的、极为高调的形式存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至D站的 “关于我们”栏目 ,感受一下他们的英文介绍 (你从这篇介绍基本找不出语法错误)

你知道D站有多努力吗?

有删减,有“圣光”,没版权。虽然D站官方曾表示:“我们网站的正版番剧量会比大家想象的应该会多上不少呢,有官方正版授权,有合作播放,剩下的一些是引用公开资源。我们一直朝着正版化方向努力。”但事实上D站还是盗版起家,至今放着有删减,有“圣光”,没版权的动漫资源。

这里顺便说一下动漫视频的处理方法:一些海外动漫的某些镜头或情节确实是“脖子以下不可描述”或者过于暴力血腥,所以动漫制作团队会提前做处理,通常会用烟雾或亮光(二次元圈观众戏称之为“圣光”)处理。不过考虑到中外有别,国外动漫尤其日漫动画引进时,主流视频网站都会再根据国情做处理,通常的手段是删减,也会有黑幕(戏称“暗牧”)甚至文字打码。

越被禁止,渴望越强。所以二次元宅人纷纷寻找无删减圣光暗牧的原汁原味儿动漫,但通常并不易得。

D站懒到什么程度呢?它直接把B站、爱奇艺、优酷乃至PP视频之类的主流视频网站“和谐化”的动漫内容盗链到自家站内,连两家内容品牌的水印都不做处理就堂而皇之地播出了——这就是D站官方所谓的“合作播出”和“引用公开资源”,本质上是个“二次元聚合弹幕网站”。如果有观众心水内地下架或没有引进的动漫,也经常会到D站试试手气。此前,D站还只瞄准日漫资源,现在,连国漫都不放过。

不愿付费的宅人们简直可以“D站在手啥都有”了,有论坛,有番剧,有投稿区……俨然一个迷你版B站啊。

就是这么一个有删减,有“圣光”,没版权的盗版搬运站,依然还有人会支持,毕竟“白嫖无罪”嘛~

来感受一下“白嫖党”的“盗版无罪论”

你甚至想给运营加鸡腿。别的运营小心思,别家动漫网站灵光一闪,就学来了,但有一样有一样活计,普通人学不来——厚颜。

D站在知乎有ID,只要是工作日,知乎专栏一定更新,而且不论是否涉及D站,只要是二次元向,它都会主动跑去回答。

D站运营甚至会向图样图森破的小学生传授一点人生经验

D站甚至在B站也有ID (据说叫“嘀哩看板娘”) ,而且每个工作日都更新……你可以理解为:D站盗版了B站的内容,还要跑B站做UP主,坚持每天更新预告视频,反正上传的又不是B站资源,而且只是预告内容,时长大多只有一分钟左右,内容可以说人畜无害,B站也拿它无可奈何。       

就这样的一个盗版动漫网站,App Store还有开发的App,这些盗版者努力程度真是要感动中国。

奇特的恰饭姿势。有意思的是,D站盗链国内正版资源,只瞄准引进的日漫,而且在动漫播放过程中,还能看到一些奇怪的广告——这是D站赚钱的门路吗? 有知乎用户吐槽道 :“还往页面里塞“澳门赌场”和“女优在线发牌”的广告,盗版观看体验堪称一绝,盈利鬼才。”

这种渣画质+广告就问你是怎么看下去的?

D站生命力有多顽强?

又是盗链正版资源,又是在B站公然做起人畜无害的UP主,B站能不恨得牙痒痒吗?所以两家也打起了官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D站背后的运营主体是福州嘀哩科技有限公司。在过去两年内,因为知识产权侵权而成被告的官司超过30宗,原告是与B站有密切关系的上海幻电和上海宽娱两家公司。其中最著名的是2019年1月开庭那次,案由是D站“侵害网络作品信息传播权”。

由于D站一度登录不上、App也连不上。网站信息显示,2019年3月14日开始,D站已由新加坡Infinity Edge foundation PET.LTD 基金会接手和运作。D站创始人、微博 @BT降临 也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将辞任董事长一职。知乎的二次元网友在相关回答中也对D站未来的命运表示悲观,认为“被起诉就只能乖乖等死”。

后来事情发展走向表明,大家真是太小瞧D站生命力了——如今,D站改名不仅重开,App也重新上线,最近一次更新于3个月前,而且在7月以“D社”之名发起了区块链项目,并发行代币DILI。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融资5亿多的D社被举报诈骗,公安确定立案。

为什么有人会蠢到拿二次元骗钱?

其实,D社不是二次元领域第一个上链炒币的项目。

2018年5月,有个名叫“萌币” (MoeCoin) 的项目上线,据 动漫垂直媒体ACGx查证 ,萌币的发起人之一是萌娘百科创始人。但萌币也和不少区块链项目一样,冒用不少知名机构和投资人的名义,引发不少纠纷。到2019年4月,萌币开始退币,并在今年7月宣布整个项目关闭。原因是:“我们预计即便ETH价格相较当前翻倍,也不能支持萌币完成白皮书中规划内容。因此决定关闭萌币项目,退回剩余部分的ETH至原投资者,并注销新加坡注册实体。”

萌币官方声明的真实性,如今死无对证了。那么D站在二次元与链圈的联姻时,能吸取萌币狼狈收场的教训么?事实是:并没有,D站正大光明地玩脱了。

在“链外网”,笔者看到了 D社的白皮书 全貌,槽点简直数不胜数。

比如,D站写道,嘀哩嘀哩的DApp包括移动App端和Web端——这两个玩意儿要算是DApp,那可真是“万物皆可DApp”了。

又比如,D站宣称其月活3000万~4000万。如果你对这个数字没有概念,可以简单对比一下B站,后者二季度财报表明,其月活为1.1亿;对比一下,B站App排名第7,就算是年年嚷嚷着药丸的A站也排名76啊……嘀哩嘀哩应用在App Store娱乐类排名175名的D站,3000万的月活数据真有人信?

D社在白皮书中还宣称D站的诱人业务:游戏发行平台、原创内容、萌娘直播、二次元电商、IP众筹乃至艺人养成……但打开D站你会发现,这些玩意儿都·没·有!

二次元是个很有趣的圈子:这边厢,动漫与周边死忠粉粘性佳,消费能力极强,用爱发电;那边厢一些不愿付费的用户则没有什么忠诚度,即所谓“哪里有动漫就去哪里看”,这是D站典型用户的画像,经常上的盗版站被告了,还要在社交网络上大骂B站妨碍追番。

去D站看番的用户,大多是那种没有忠诚度也没有消费能力也缺乏商业化价值的一群人。D站用这个做卖点已是骗你没商量,而币圈散户的智商又一次刷新了我们的认知下限——竟然真有人会相信D社和这些白嫖党的商业价值?或是觉得二次元出身的中二庄家能被自己反杀?

到底是谁蠢啊喂~!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