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旗舰手机集结完毕,这一次我站苹果

这是“老许一小时”的第4篇

/ 许维

随着 919 日华为 mate30 系列上市,今年主要手机品牌的旗舰基本上完成了集结。 昨天第一时间在华为线下店体验了一把,我的结论是: 这一次我站苹果这边,然后继续用我心爱的 mate20 pro ,哪个都不换。

事先声明,本文仅代表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视角,纯粹是个人观点,无任何公信力。

先说 iPhone 11 它的出现,让我对苹果由黑转粉。 我曾经也是多年的苹果用户,从 4S5S6S ,每隔两年规律换代。 但此后安卓阵营进步明显,性价比优势凸显,于是陆续用过锤子、小米、华为,目前在用的是 mate 20 pro 我自认为属于消费者当中偏理性那种(没错,就是商家最讨厌的那一类),我对品牌并没有永久的忠诚度,我做选择时只看产品,谁的哪一个型号的产品好,我就选择谁。

当年从苹果党转向安卓,有几点原因:

1 、苹果用太久了,想换换口味,尝尝新鲜感;

2 、安卓进步明显,与苹果的体验在无限接近;

3 、安卓性价比太高了,价格与苹果差距巨大;

4 、安卓有大尺寸屏幕,这是苹果阵营没有的。

苹果从 iPhone X 时代开始,已经连续 3 年没更换正面外观设计了(当然,从 iPhone6iPhone8 也一样, 4 年都没换过)。 与此同时,安卓阵营创新不断,一会儿无刘海全面屏,一会儿升降摄像头,一会儿屏下指纹,一会儿三摄像头,一会儿挖孔摄像头,最近又轮到了瀑布屏。

在短时间周期内,消费者会直观的对比苹果和安卓旗舰的差异,然后选择那一刻最适合自己的产品。 但是拉长时间周期来看,我开始好奇一个问题: 为什么苹果会如此的保守、固执、不思进取? 果真如很多人所想的那样,乔布斯的离开带走了苹果的创新能力了吗? 问题不会那么简单。 以苹果的资源和人才储备,安卓阵营这些新技术它如果想用,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这种保守的背后,恰恰反映了苹果的设计理念,它的标准可能与安卓阵营有所不同。

对一个设计师来说,最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样的产品可以被称为好的产品”? 不同的定义标准,会诞生不同的产品流派。

我曾经访谈过一位厨电行业的资深产品经理,他从一家非常知名的品牌离职,选择独立创业。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不想继续做自己认为不对的事情。 他告诉我,对于灶具来说,他认为的好产品标准是“油烟少、节能”。 但是品牌商为了营销需要,不断的垒参数上去。 油烟机的吸力不断的加大,灶具的功率不断的加大,这两者本身就是一对矛盾。 灶具功率越大,油烟会越多,然后才需要更大吸力的油烟机。 最好的设计方案应该是,降低灶具的功率,控制油烟产生的量,然后油烟机也不需要太大的吸力,从而可以节能。 但这个方案的问题在于,它在营销侧很吃亏,因为消费者是不懂这个道理的,所以当其他品牌都在营销自己的大吸力时,你很难独善其身。

让我们再回到手机这边。 这些年里骂苹果的人很多,但是我们仔细想想,大家骂的内容是什么呢?刘 海太丑、缺乏创新、没有变化、贵。 可是有没有人骂过苹果不好用的? 我印象当中并没有,反正我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再看安卓这边,选择安卓的人理由也有很多: 屏幕大、性价比高、拍照好、没有刘海、电池大。 但是安卓用户一般都会再加一句: 就是系统没有苹果好用,用久了就会卡,不过没关系,到时候再换一台新的呗。

当我看到 iPhone11 系列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失望,第二反应是理解,第三反应是反而觉得它固执的有些可爱。 是啊,从外观来看,它的正面仍然没有丝毫变化,背面的三摄像头丑的无法忍受,但是它坚守住了作为一台工具的尊严 —— 它好用。 它的迭代有 90% 发生在用户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更强大的 CPU 、更强大的摄影摄像能力(虽然像素只有可怜的 1200 万)、世界上最好的屏幕、世界上最好的软件系统。 就像广告语所说的那样: “摄像头、显示屏、性能,样样 pro 如其名”。

安卓这边, VIVO 和华为先后发布“瀑布屏”旗舰,摄像头一个 6400 万、一个 4000 万。 确实不一样了,确实很强大,但是当把玩到真机的时候,我真的没能理解“瀑布屏”这种设计的实用价值在哪里,它反而会影响到侧边部分的显示。 如果 APP 没有对边缘做优化、留出足够的边栏宽度的话,一定会影响到边缘部分内容的显示,这对用户的体验是一种伤害。 不用说瀑布屏了,就连我现在用的 mate20 pro2.5D 屏幕,在横屏看电影的时候都会影响到字幕显示,所以这真的是一个好设计吗?

摄像头也是一样。 为什么苹果采用 1200 万像素? 它不知道别人都 4000 万以上了吗? 事实上,稍微了解一点技术的消费者就知道,哪怕品牌标注的是 4000 万像素,但是相机的默认工作状态就是 1000 万像素,因为 1000 万像素可以平衡噪点控制和照片的体积,高像素状态在光线条件不好的时候是不利于出片质量的,而且占用的存储空间也过大。 所以,苹果直接采用 1200 万像素,除了在营销层面损失了一些数据以外,对于摄影摄像是没有多大损失的。

苹果和安卓阵营在设计价值观层面的这种差异,在之前表现的并不明显。 因为过去苹果的领先优势过大,苹果自身也触碰到了创新的临界点,它各方面都已经做到了足够好,再想让它保持每年一个大创新的难度很大。 而安卓阵营由于起点较低,一直都在追赶,所以给人感觉进步飞速。

到现在这个时点为止,我认为安卓仍然没有走出过去的设计惯性,就是刻意的求新、求变、求强。 而苹果也一直没变,它从用户真正的体验出发,有点像一位老母亲,代替孩子做决策,要把“真正的好东西”给孩子,而不管孩子可能会对其他新奇有趣的东西感兴趣,它会说“别被那些东西诱惑,你平时根本用不上,不要为华而不实的功能买单”。

安卓在说: “我很强大,所以你应该选我。

苹果在说: “我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选我肯定没错。

说了这么多,我最后的选择是继续用手里这台华为 mate20 pro ,因为它已经足够优秀,完全能够满足我的全方位需求。 如果它丢了或者坏了,我会选择换 iPhone11 系列。 对于瀑布屏这一代安卓旗舰,我总感觉可能会和滑盖全面屏的失败试验一样,成为昙花一现的一代。

当然,这并不影响mate30们仍然能卖的很好,因为除了瀑布屏以外,它浑身都是优点,强大的 CPU 、强大的电池续航、强大的摄像系统。 我对它唯一不满的,是它本来已经足够优秀,却非要刻意求新求变,这种自信心之间的差别,可能才是与苹果之间最大的差距。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