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调解坚持搜包,上海迪士尼的倔强,跟钱有关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公主,这是 迪士尼 的广告;但每个女孩的公主梦,也都有可能被搜包检查无情打断,因为这就是在上海迪士尼正发生的现实。

8月22日,浦东区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上海迪士尼不接受该委员会近日提出的调解,也不会就当前实行的禁带食物和翻包检查等规定做出更改。

消息一出,话题#上海迪士尼坚持翻包检查#迅即登上热搜,两日内阅读数就已高达5.3亿,评论5.5万条,网络一片哗然。

在更早的今年3月,因为翻包检查和禁带食物,上海迪士尼就曾被华东政法大学大三女生王某以涉嫌侵犯消费者隐私权等权益告上法庭。彼时,相关话题的阅读数高达6.5亿,舆论几乎一边倒向了支持消费者、指责上海迪士尼的方向。

近年来,除侵犯消费者权益的争议以外,上海迪士尼还一直面临着“圈地抬价赚钱”的质疑:由于园区内食品定价高出市场价数倍,搜包检查和禁带食物等规定也被解读是为创收而设立。

面对鼎沸民声和漫天质疑,上海迪士尼这般倔强,或许跟钱有关。

行业潜规则

上海迪士尼是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迪士尼主题乐园,在这里,搜包检查和禁带食品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6月17日正式开业时,上海迪士尼就开始在“游客须知”中说明,出于食品安全考虑,游客禁止携带已开封或无包装的食品进入主题园区。当时的搜包检查程序不会禁止密封包装食品入园,也几乎没有遭到消费者或媒体质疑。

直到2017年11月15日,上海迪士尼在“游客须知”中将禁带食物范围扩大至所有食品,关于“霸王条款”的质疑声才逐渐蔓延。彼时就有旅游行业分析师提出,禁带食品迫使消费者在园区高消费固然能够创收,却也走到了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违法边缘。

上海迪士尼翻包检查、禁带食品的相关话题引发热议

在后来不久,这一分析似乎就得到了验证。

2019年1月30日,华东政法大学大三学生王某进入上海迪士尼乐园时被搜包检出携带食品,检查人员当即要求她扔掉或吃掉食物,然后才会放行入园。 王某认为,上海迪士尼搜包检查侵害了消费者的隐私权,禁带食品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3月王某将上海迪士尼告上法庭,激发大量消费者共鸣,话题#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被告#的阅读数很快破亿、评论数超过1万,目前阅读数已经达到6.5亿,评论数超过6万。

有网友指出,在上海迪士尼多个主题乐园游览数公里后,游客往往已经没有能量走到最近但也在2-3公里外的迪士尼小镇进食,如果园区禁带一切食品,游客就只能选择园区内价格不菲的食物饮品。

从公开的价目表中可以看到,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食品饮品标价,往往是市场价的5倍或以上。譬如市价2元的500毫升瓶装纯净水在园区内的售价是10元,500毫升可乐的售价则是20元,烤鸡腿则是80元/根。

在广州长隆乐园等国内其他的知名主题乐园,“吃不起”的问题同样存在。

分析人士表示,近年80%的主题乐园都在亏损,餐饮创收已经成为一项行业潜规则:以园区安全和食品安全为由对游客进行搜包检查,而后将一切食品排除在园区外,迫使游客消费园内的高价食品,最终达到创收的目的。

有旅游开发从业者提出,搜包检查、禁带食品这类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属于被动监管、弱监管,只要消费者不投诉、不举报,园区几乎就不会面临监管压力。

利润颇高的餐饮业务,就成了主题乐园开发者和经营者最受青睐的收入来源之一。

2019年8月,浦东区消保委会根据消费者投诉及相关法律法规,对上海迪士尼提出调解,但却遭到拒绝。上海迪士尼表示,消费者反映的禁止携带食物入园、翻包检查、拒绝退票等问题均为园区规定,目前不会更改相关政策。

上海迪士尼的倔强

实际上不只是上海迪士尼,迪士尼在亚洲投资建设的香港迪士尼、东京迪士尼,同样实行搜包检查以及禁带食品的规定。

但这一规定并未被用于欧美地区的其他迪士尼乐园,因此也招来了消费者对迪士尼歧视亚洲消费者的质疑。

在旅游行业分析人士看来,迪士尼之所以采用“双标”,主要还是与消费习惯有关。相对亚洲地区消费者更乐于自备食物而言,欧美地区消费者对食品价格的敏感度较低、消费观念更加超前,园区经营者不必刻意着力在餐饮业务上寻求突破。

但囊括七大主题乐园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却不太一样——它的总投资金额超过了300亿元,头顶着华特迪士尼公司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笔海外投资,却长期面临业绩低迷的窘态。

上海迪士尼已成为当地地标之一

2015年7月在上海迪士尼发布盛典上,华特迪士尼公司董事长兼CEO 罗伯特 ·艾格宣布,要用“过去 60 年来积累的一切关于如何超越游客期待的秘诀”将上海打造成独一无二的存在。

尽管香港迪士尼开业10年已经亏损15亿港元,罗伯特·艾格的这份发言仍然充满梦想,只字未谈金钱。而这个“独一无二”的倔强梦想,让上海迪士尼从一开始就把头抬得很高,后来更难以低下。

2016年开业首年,上海迪士尼游客量达560万之多,尚能实现基本盈利。这一年,迪士尼的业绩也创下连续六年增长的纪录:总营收556.32亿美元,净利润为93.91亿美元,同比上涨12%。

从2017年开始,上海迪士尼的业绩开始出现下滑。为挽救颓势,2018年上海迪士尼在4月份新开放第七大主题乐园“玩具总动园”,又先后多次调整票价,但仍然无法逆转连续4个季度营收低迷的状态,反而因运营成本增加导致利润下降。

2019年第一季度,此前连连亏损的香港迪士尼乐园,罕见地出现营收同比增长,然而却被上海迪士尼同比下降的净利润“抵消”,甚至连迪士尼总部的主题公园业务利润都受到了影响。

香港迪士尼乐园如今门可罗雀,今年预计亏损更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餐饮业务带来的利润就显得尤为重要。

由于主题园区在前期建设中投入的各项成本,旅游行业开发者认为,在这里做餐饮的房租、物流等硬成本,原本比其他地方高出不少,再考虑到品牌效应等等因素,五倍定价的利润其实也不算太高。

对于业绩下滑的上海迪士尼而言,如果没有搜包检查、禁带食品等规定,那么主题园区的餐饮是没有竞争力的,“但餐饮又是必须配套,成本在那少不了;大家都禁你不禁,少了这块利润业绩会更难看”。

8月23日晚间,上海迪士尼通过官方微信、微博公告回应了近日的舆情, 称搜包检查系应相关法律法规做出的安检,不希望就未决的食品政策相关诉讼进行公开评论和回应,“不接受调解”的说法不符合事实。

此前一日,浦东区消保委工作人员提醒消费者:华东政法大学小王同学起诉上海迪士尼一案已经开庭审理,消费者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进一步维护自身权益,也可等待宣判后再做参考。

倔强的上海迪士尼,等来的会是一纸败诉书,还是消费者的继续声讨?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