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歌上线一小时销售额破千万,周杰伦IP再现强大号召力

钛媒体注:9月16日23时,周杰伦发布最新单曲《说好不哭》,对于亿级粉丝来说,距离上一首新歌《不爱我就拉倒》过去了将近一年半。

上线7分钟,周杰伦单曲的销售额就已突破500万元,发布不足一个小时,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平台总销售额已经突破了1100万元,并且歌曲冲到了QQ音乐年榜第八。

此外,由于大批粉丝涌入,昨夜的QQ音乐服务器一度出现崩溃。

如果说明星的悲欢离合是检验微博服务器强大功能的试金石,那对于音乐播放器来说,检验其性能的依然不是当今流量小生,而是火遍了大江南北近二十年的、那个爱喝奶茶的“胖男孩”——周杰伦。

天王终究是那个天王,平日里隐身再久,一朝出新专辑,迅速引爆话题。今早,新浪微博上,关于周杰伦新歌的热搜在前25条中占据了整整8条,包括“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周杰伦的手机一直在响”、“周杰伦MV女主”等,并霸榜首位达数小时之久。

早在今年8月,曾有知乎网友就周杰伦目前在市场上的影响力提出质疑、并认为蔡徐坤才是当今歌坛的人气王时,许多平日潜水微博、甚至不知超话为何物的杰伦“中年歌迷”们纷纷被迫营业,只是为昔日自己的青春再燃烧一把,并且在短时间内将周杰伦推到了超话第一的位置,体现出了这位并未过气的超人气明星背后依然庞大的支持群体。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从《告白气球》到《等你下课》、《不爱我就拉倒》,再到如今的《说好不哭》,近些年,周杰伦带给粉丝的音乐惊喜逐年减少,比起早些年《东风破》《七里香》《不能说的秘密》中的荡气回肠与情意绵绵,如今的歌更多的只是慰藉长大后的粉丝逝去的青春。

对于带娃宠妻、享受天伦之乐的周杰伦来说,单曲与数字专辑,早已不是他收入的核心来源,悲伤情歌或许也因幸福而缺少了创作灵感。

然而,杰伦的IP辐射力度依旧甚广,只要是他想涉猎的领域,必能开辟出一片商业市场。

2015年,浙江卫视办了三届的《中国好声音》,在第四季邀来了华语乐坛天王周杰伦担任导师,给造成了观众审美疲劳的综n代注入了收视率的强心剂。

据相关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前五期的收视率为4.4%左右,与第二期基本持平,而第四季有了周杰伦的加盟,同期收视率上升到了5.2%左右,一反综n代收视率下滑的常态。

许多网友表示,还会继续看《中国好声音》,就是因为周杰伦导师的加盟;但也有网友曾表示,综艺节目在人设方面“毁人不倦”的先例,让人怀疑周杰伦这样的流量巨星是不是做了个商业化转型的错误决定,亦或者他已经“过气”,需要接地气的综艺市场来重新唤起大众对其的认知。

不过,从此后周杰伦继续参与的两季《中国好声音》来看,天王在盲转后、见到胖男孩并不会像其他导师那样对其外貌评头论足的个人魅力,和综艺节目中少有的言语不浮夸却中肯的导师评价建议,为其原本不开微博的神秘形象揭开了一层面纱。

随着周杰伦为节目持续输送流量与话题度,据悉,到其第三次担任《好声音》导师时,出场费已高达3000万,是其余导师费用的数倍——相较而言,庾澄庆的出场费只有500万元。

在《中国好声音》之后,周杰伦还加盟了《这!就是灌篮》综艺,传其加盟费也在3000万左右。在还包括林书豪、李易峰等明星的加持下,这档节目同样获得了收视佳绩。

周杰伦另一收入来源在于代言。

最广为人知的便是电视广告和地铁中的电子屏广告——爱玛电动车。2009年,周杰伦的一句“爱就马上行动”广告语走向千家万户,将爱玛电动车捧上行业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王座。

爱玛为周杰伦支付的品牌代言费,仅2017年摊薄下来就高达1120.82万元。

去年11月,唯品会不走寻常路、也找周杰伦出任CJO,并把唯品会原有的广告词“精选品牌、深度折扣 、限时抢购”改成与众不同的“都是傲娇的品牌,只卖呆萌的价格,上唯品会,不纠结”,展现出了独有的周杰伦“小公举”风格。

从百雀羚到伊利优酸乳、OPPO索尼手机到英雄联盟、美特斯邦威,周杰伦十年来的代言号召力丝毫不减。无论是科技领域还是美妆、游戏领域,周杰伦的粉丝群体具有的全民性依然是其维系强大商业版图的重要原因。

这个商业版图当然也还是包括其发家之地——音乐帝国,未曾因其迟缓的新歌推出速率而垮塌。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7年,周杰伦和方文山、杨峻荣耗资500万元,共同创办了杰威尔音乐公司,现签约有杨瑞代、袁咏琳、浪花兄弟等艺人。目前,杰伦自己和这些艺人的新歌,都会通过自己的音乐公司推出,也使其成为了真正的“周董”。

2018年4月1日之后,网易云音乐不再拥有周杰伦的歌曲正版版权,据悉,该版权被腾讯以高达5.7亿元买断。一些网友表示,如果有一天不再听深爱的网易云音乐,一定是因为它没有了周杰伦;数据显示,周杰伦的歌曲能为QQ音乐平台带来15%以上的DAU,其号召力可见一斑。

周杰伦的音乐帝国还包括其持续了近二十年的世界巡回演唱会。自2001年开始,周杰伦至少隔年会在各地举办演唱会,仅最近三年的“地表最强”演唱会便办了120场,原价1000多的黄牛内场票曾一度被炒作到15000元……

诚然,在《范特西》《叶惠美》《十一月的肖邦》的回忆里,周杰伦永远都是那个会弹着吉他、讲故事的青涩少年。在演唱会的现场、音乐播放器的曲库中,80后、90后寻找的,还是那个十多年前青春悸动的味道。

一代人的音乐标杆不容易倒下,也包括其不断消费人回忆的商业帝国,就像上一代人的张学友抑或李宗盛一样。只是周杰伦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而对于身处不惑年纪、资产不菲的他来说,也早已不需要粉丝红利去维系其下半场的名利生活。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