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观货币 (Subjective Money)

主观货币 (Subjective Money)

半个月前, Cøbra 在 bitcoin.org 的代码仓库里 提交了一条 Issue : My involvement with Bitcoin.org,里面提到他将在今年逐渐淡出 Bitcoin.org 比特币官方网站的活动,并把域名留给值得信赖的人 (will be left in trusted hands)。

这个帖子 在 reddit 上 被 Roger Ver 留言

I have cash in hand. (我手里的现金已备好)

- MemoryDealers, Roger Ver - Bitcoin Entrepreneur - Bitcoin.com

随后,此帖 被转至 bitcointalk.org 上,引发了热烈的争论。 Cøbra 也在此主题下两次回复别人 ( 回复一 , 回复二 ),这两段回复(尤其是第二段)的内容值得一读。

在彩云小译的帮助下,我把 Cøbra 的回复整理成了下面两段文字,并各自拟了小标题。

回复一:闪电网络和 Blockstream

Cøbra 先回复了推荐 theymos 来接替的人:

theymos 控制了太多的资源,最好还是选别人,即使他显然很值得信任。

然后 Cøbra 写到:

聪明人也会把几十年的时间浪费在没有任何结果的事情上。

学术界到处都是这样的科学家和数学家,他们花费了一生中大量的时间去创造新的系统和概念,却被证明是浪费时间,而且对世界并未产生什么积极影响,(考虑到机会成本)他们的产出甚至会是负的,而这个人原本可以更好地利用他们的时间,去追求更好的想法。我个人认识一个物理学家,他后悔花了几年时间研究弦理论。你会非常吃惊,如果你知道,有多少聪明的高手泥足深陷,在糟糕的项目泥潭里无法自拔。

闪电网络缺陷重重。(注:比“打了一个糟糕的补丁”更糟糕的是,为了处理这个补丁带来的副作用,而引入的下一级,乃至下下级的,无穷无尽的糟糕补丁)

你打算如何教育用户,花钱之前得先把钱放到通道里?好吧,也许钱包可以自动打开通道。 那你怎么向用户解释,比特币网络间歇性的交易费飙升会导致他(用来交易)的钱没了?想关闭通道前,还得存更多的币进去 (为了交主网手续费)? 好吧,我猜你可能想到会为此放一个免责声明或者警告。那你又该如何解释瞭望塔 (watchtowers,灯塔,也就是巡视节点,一种用来检测欺诈的高级货)? 还有 静态通道备份 (SCB,不备份状态的话,突然的事故就会导致丢钱) 又是干嘛的? 用户可能会期望能收到任意指定数量的币,但是想收币还得先确认自己 有充足的输入容量 (inbound capacity, 就是所有活跃通道的远端余额之和,不然钱过不来)。

好吧,也许有一天(18个月?),Lightning 实验室能把这些概念全都隐藏起来,让用户无感,但这么做将无可避免地导致更强的中心化 (一个集中的访问入口,包含了交易所,商家,瞭望塔,良好连接的节点等等)

Blockstream 恶意满满 (a hostile actor in the space)。他们希望比特币失败。

的确有几个优秀的员工在那里工作,但是那些少数的优秀人员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比特币核心和密码学研究上,他们倾向于远离 Blockstream 的破坏性产品。比如你看 Pieter Wuille 就从不跟 Liquid (Blockstream 的侧链方案) 扯上什么关系。他们的市场宣传居然把 Liquid 说成是“去信任的 (trustless)”,这连创始人 Matt Corallo 都看不下去了(Matt Corallo 曾在 Twitter 上抱怨 :呃,都这样了还说什么 “去信任”, 这词能这么用吗?去什么信任啊,别扯淡了,莫非你们想重新定义 “trustless” 这个词吗?)

Blockstream 干过的最糟糕的事是:他们让 “增加区块大小” 变得完全绝对无法实现 (absolutely impossible)。他们把一群暴徒煽动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以至于在可预见的十年里,区块尺寸无法得到任何增长,因为大量没受过教育的白痴会反对。 我已经无法看出 “硬分叉” 还被保留为一种(用于改进的)可能性,这太糟糕了,因为硬分叉实际上非常有用,而且“禁止 (通过) 硬分叉 (的方式来改进比特币)”的心态会伤害比特币,因为越来越多的技术债务会积累起来,而软分叉会让系统更乱更难维护,而有理由怀疑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一个丑陋的系统,缓慢而拥挤,这样他们才好把他们的侧链作为更好的替代品来推销。

在 Blockstream 之前,一般的共识是,在充分考虑且足够时间的准备下,通过硬分叉来升级系统是可行的。 而他们把这种共识从社区中驱逐出去。一个比特币支持者 (bitcoiner) 如果没有对 Blockstream 产生一定程度的怀疑的话,智商是堪忧的。你根本不需要认为这是什么该死的阴谋,只需要瞪大你的双眼看着,就是有这么一家公司,商业模式完全建立在 “只有比特币网络不好使,才有可能赚得到钱”之上。

关于回复一的评述

Cøbra 在这个回复里一吐了胸中沉积多年的浑浊之气,道出了他逐渐淡出的原因:压在 BTC 头顶的两座大山—— (问题百出的) 闪电网络和 (乐见其“不成”的) Blockstream。他提到的诸多细节,但凡是一个对 bitcoin 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可能都有所耳闻。

Cøbra 在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深深失望,与 Mike Hearn 当年在著名的告别帖 The resolution of the Bitcoin experiment 内毫无二致。Mike Hearn 指出区块尺寸锁死将是 bitcoin 项目失败的头号原因,而 Cøbra 则进一步指出和抨击这两个关键点:区块锁死后的扭曲和病态的解决方案闪电网络,及推动这一切发生的 Blockstream。

作为一个 BTC 的支持者,这二者对于 Cøbra 是一个无解的死结。他的淡出是必然的。

回复二: 主观货币 (subjective money)

如果说上一个回复里,Cøbra 解释了他淡出的原因,那么这一个回复才是真正有趣的部分。想要读懂这一部分,你需要对 bitcoin 的历史问题有了解,否则会略显晦涩,这里不多说了,看正文吧。

关于比特币区块大小的争论留下了一笔有价值的遗产,它揭示了“比特币实际上如何运行”背后的政治。我记得当我开始接触比特币的时候,和其他人一样,我首先钦佩的是,这个系统是如何被设计为“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没有人可以冻结你的交易,没有人可以向你收费,没有中央权威机构。比特币不在乎你是一个杀人犯、圣徒、朝鲜独裁者还是一个12岁的孩子。比特币就是这样,它无需传递判断 (without passing judgement) 就对每个人都可用。 当你开始时,很容易看到比特币存在于客观现实之中,就像其他任何软件,甚至是黄金这样的物理存在。 但问题是,这不是真的, 比特币是主观货币 (subjective money)。中本聪(在当时)并未能充分意识到他的发明所蕴含的内在含义。这不是在挖苦他,因为大多数发明家都是如此 (无法预料到自己的发明会被如何使用,演变成什么样)。

以实物黄金为例。

黄金存在于客观现实中,虽然是否赋予黄金价值取决于你,但如果有人给你实物黄金,而你有工具来验证它的纯度,你将无法否认它是黄金的现实。黄金是最客观的货币形式,然而即便法定货币也是相当客观的。对于法定货币,虽然其价值和信任来自政府,但为解释和主观性留下的空间,却比你想象的要少。在唐纳德·特朗普是总统的情况下,假设你是一个难以抑制愤怒的自由主义者,作为一个对这个总统和政府的合法性毫无信任的人,你其实也并不会因为 “那些美元是特朗普印刷的,他的政府是非法的,因此那些不是真正的美元,抱歉。” 就拒绝接收美元。即使作为自由主义者,你已经失去了对政府行政部门(那些印出这些钱的人)领导人合法性的信任,法定货币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很容易就可以“阻碍”你遵循自己的信仰去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你会很自然地坚持对美元的集体幻想 (collective delusion),其他的想法根本连成为杂念的机会都没有。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比特币和加密货币通常表现得更主观。

也许是因为这些系统是个人主义的;你自己验证区块链,你不相信任何人为你做,对吧。比特币作为一种想法存在于每一个用户的头脑中,当系统(潜在的)变化发生时,接受还是拒绝,每个比特币用户的反应几乎都是不同的。 几乎所有的比特币使用者都会拒绝提升总量2100万这个限制;但是也有灰色地带,比如区块大小,这里的容忍度和改变阈值是非常主观的,而且用户之间的差异很大。我可能会同意区块大小加倍,而你也许不是。甚至你可能会想要缩小区块尺寸。假设比特币做了一个改动,将社区彻底一分为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半的社区接受了变化,另一半拒绝了变化。这就会导致一个分叉,分叉双方具有相同数量的散列权力。这个时候,有谁能够客观地说哪个分支是真正的比特币?

在这些问题上,比特币现金和比特币 SV 领先我们好几年,而不是像比特币那样,忽视这些系统中存在的政治因素,他们似乎完全接受了它。从经济上讲,这会在短期内损害他们的利益,但是通过弄清楚这些问题,他们正在学习一些重要的经验教训。 有了 BSV 分支,我们看到了对于一条分歧链(a divergent chain),它可能比它的竞争原产地链更有价值,即使它也许只是暂时的。 当比特币使用者看到这些社区正在发生的事情时,他们会自然而然地感到厌恶,尤其是当他们听说比特币现金开发者向矿工征税之类的事情时,但他们感到厌恶是出于一种不安全感,因为这些不同的比特币衍生产品也暴露了比特币表面之下一直隐藏的东西。也许这种感受难以言传,但是在区块大小的争论之后,它是可以被清晰地感觉到的。我们不止一次感到,比特币比我们曾预想的更加主观,因此也比我们曾希望的更加脆弱。

比特币并非政治无关 (not apolitical money),它是 高度政治化的货币 (hyperpoliticized money)。

纵观历史,当社区中的人们彼此意见不一致时,他们就会互相残杀,直到胜利者出现。事实证明,这不是解决争端的理想方式,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更民主的决策方式。无论是通过暴力还是通过投票,政治都是在一个受限战场上进行,每个人都直觉地认为它不会超出这些界限。而加密货币系统的出现,将政治以不同的方式融入金钱本身,这些方式无法预测,而且在数千年的人类历史上也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 一个民主党人和一个共和党人不能彼此交换价值,没有一种中性的货币形式,因为他们在货币本身上存在分歧,一个使用民主党货币,另一个使用共和党货币 -- 两者有完全不同的理想和目标。

如果我把你放进时间机器,把你丢进2120年,假设比特币仍然存在(或者某种声称是它的东西)。 你将不得不花费数天时间研究每一次分割和分叉,每一次升级,每一次争端背后的权衡取舍,等等,才能最终确定哪一种在当时运行的比特币版本是真正的比特币。 在比特币现金 (Bitcoin Cash)因为利用比特币最大的缺陷而被抛弃多年后,人们仍然憎恨罗杰·弗(Roger Ver),因为它可以从主观上重新定义。如果比特币真的流行起来,罗杰 · 弗只是第一个,在未来几十年里,比特币将被世界上一些最有权势的人和实体一次又一次重新定义,就像 bch / bsv 那些寂寂无名的家伙一样,有一天,我们可能也会发现自己身处互联网的某个孤独的黑暗角落,在虚无之中喃喃着“真正的比特币”,而世界早已不再在乎。

关于回复二的评述

在表达了对 bitcoin 现状的深深失望,尤其是对闪电网络的所谓“改进”和 Blockstream 的“控制致死”的愤懑和厌恶后,Cøbra 在这个帖子里,进一步道出了更深层次的原因:

在经过了早期的理想主义阶段后,bitcoin 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政治无关,而是高度的政治化。

在系统中有权势或有影响力的人们,几乎总是可以通过类似分叉的机制来表达自己的异见。这一次次的分裂,使得比特币系统变得脆弱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这不难理解,如果一个系统在变强大之前,就分裂得过分碎片化,是不可能变得真正有影响力的。

如有可能,bitcoin 应该被建设成为一个稳健的货币系统 (sound money),不应该被操弄为用来表达政治意图的工具。大自然培育和孕育一个生机勃勃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也许需要成千上万年;而无节制的砍伐,开垦和捕猎的所谓“利用”,很容易就能迅速地摧毁它。

有别于其他的物种,人类几乎是无法脱离母亲,需要母体照顾的时间最长的物种。显然,在第一个区块产生十余年后的今天,比特币的哺乳期仍未结束。在缺乏正确的引导的情况下,Cøbra 字里行间所担心的,比特币系统在现实中的主观化,在未来可能的虚无化,将非常有可能发生。

这个社会实验并不具有如我们所期望的那么强的反脆弱性。 如果我们不能持续地向正确的方向前行,块头再大,也将轰然倒地。

[完]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