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跳槽还是卖货?

作者|燕羽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全员营销成潮流了吗?

不,这只是潮流卷土重来。

商界潮流的轮回

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世人皆知的“经营之神”,正是全员营销的开山鼻祖。

1929年秋天,美国股市暴跌,股灾波及全球。

35岁的松下,率领着诞生仅10年的松下电器,正面临着“活下去”的难题。

有人建议公司裁员一半,但松下幸之助审慎考虑后,并未采纳:“我不会解雇任何一名员工,工资依然全额支付。”于是,工厂开工半天,员工上班半天;剩下的时间,按照“完全自愿”的原则,全体出门做推销、清库存。

不强制,能行吗?

没想到,松下“不抛弃任何一名员工”的做法,让公司极具凝聚力。员工宁愿牺牲休息时间,四处推销奔走。结果,松下电器不但挺过危机、清空库存,甚至进一步拓展了市场,业绩蒸蒸日上。

当然,好逸恶劳是人类的劣根性。如果员工们拿着全薪,却宅家里潇洒快活,松下电器的结局,或许就是另一个故事。

为什么选择相信员工?

这正是松下经营理念的精华。商业人士都知道,人才是事业的基础。但松下却强调:“事业的成败取决于人。松下电器既是‘制造电器’的公司,又是‘造就人才’的公司”。

当时的松下,或许并不知道事情的成败与否。选择全员营销,既是时代所迫,也是探索尝试。

历史的车轮,总会轧向旧痕。疫情之下,各大公司纷纷开启全员营销,更像是经济不景气下的潮流复刻。

来自“社畜”的反抗

时过境迁,今天的职场人对“全员卖货”的讨论和答案,有了更新迭代。

最近,脉脉上有一个很火的投票:你认同全员卖货吗?结果虽然是“认同方”胜出,也出于“共渡难关”的理由,但胜出优势并不大。而反方“术业有专攻,应该各司其职”的观点,也获得很多人的认同。

知乎上,更有人认为是“老板为所欲为、公司无耻至极”所致。

显然,今天的中国职场人,完全不同于日本残酷等级制度下的“社畜”。年代不同、环境不同、文化不同,对营销任务的接受程度也不同。

当年,松下被认为是日本的“终身雇佣制鼻祖”。松下幸之助曾立下誓言:决不解雇任何一个“松下人”。即便遭遇“大萧条”,依然恪守理念。而松下员工在退休前,也完全不担心失业。

这一制度,在“二战”之后被无数日本企业效仿,大大增强了员工的归属感、信任感和主人翁意识。所以公司有难、共度时艰,被视为职场正道。

但今天的中国,工作早就不是终身制,都是几年一签;招聘跳槽,供需两旺。人们对不喜欢的工作,越来越缺乏耐受力。

更何况,很多职场人士,开始将工作视为满足精神高层次的需要,而不仅仅是求生图存的工具。对90后来说,喜不喜欢工作和能不能养活自己,都很重要。

有别于过去的线下销售,街头吆喝。今天的人们,都是在微信朋友圈、抖音、小红书、淘宝直播带货,效率远超过去。

但许多年轻人认为:朋友圈是我的私人领地,每个动态背后,都彰显着我的性格、生活、形象。我为公司工作不假,但要在朋友圈里卖货、宣传、打广告,可能会引起朋友的嘲笑与反感,影响到他人对我的看法。

所以,很多人——不乐意!

更有人反问:我当初来面非营销岗的,现在竟然要我去卖货?凭什么?

连卖公司的货,都感到丢人。更何况,有的公司提出的是硬性要求,更可能激起部分员工的心理反弹。

换句话说,如果公司不能激起员工的荣辱感、使命感,产品甚至不能让员工认同,那么全员营销就是一句空话。

全员营销胜在“利”字当头

时代变了,恒大、苏宁、格力在“全员营销”这张考卷上,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2019年底,全国城镇居民购房意愿,创下2017年来的新低。但敏锐的恒大,2020年1月就开启全员营销;2月“网上购房”上线后,3天就认购47540套,总价值高达580亿!

而恒大官方数据显示,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额447.3亿元,同比大涨107.8%,成为全行业第一。

逆势生长、冲上榜首的背后,是恒大敢于“放手重奖”的胆魄和决心。

早在2018年,恒大就曾发动13万员工集体卖房。结果仅2-3月,成交金额达170亿,1万多恒大员工豪取3亿重奖,最高奖金高达97万。

这一次,恒大更将“大折扣+高佣金+高奖金”一体化,全员变身李云龙式“野狼团”,“嗷嗷叫”冲上了线上买房的最前线。

重赏之下,必有业绩,恒大地产,可谓深谙此道。

而苏宁、格力,却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2月27日-29日,网传苏宁开启“全员营销,人人带货”,要求3天内完成人均两单保底,总金额需达1000元以上,否则就要倒扣工资。如此一来,全员营销成为变相“惩罚”。更有苏州地区员工表示,每人每天要完成5单,销售额要达300元才算过关。

一时间,苏宁“变相扣工资”的做法,引来多方争议。

格力电器祭出全员营销,则是由来已久。

2019年2月,“董小姐”就宣布全员开网店,8万格力人启动“人人带货”模式。

格力主要是售卖自家电器,苏宁则把牛奶、洗护用品等快消小商品都纳入全员范围。相对来说,其商品都货值低、佣金低,进而也降低了全员的积极性。为了推动这一工程,董明珠亲自上阵,1天卖出过1500多个充电宝;苏宁副总裁,还被传带头在朋友圈卖内裤。但相对恒大的数据,其表现并不那么乐观。

格力、苏宁的数据也证明,全员营销,远未对其业绩构成明显影响。也就是,全员营销不但不是灵丹妙药,而且目前也担不起重任。

如今,各类企业早已或明或暗拉开全员营销的帷幕。除了共度时艰这个大前提外,有的则是看中了员工身后隐藏的私域流量,希望挖掘出这块人人垂涎的红利。

如今,全员营销正成为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其中。但能否体现出松下和恒大的成效,依然见仁见智。

《孙子兵法》上说:“上下同欲者,胜!”这一重要思维,甚至被孙武上升到“道”的层次:“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

松下的“誓死不裁员”、恒大的高额重奖,正是率先做到了“令民与上同意”,员工才能与企业同生共死、而不畏危;全员营销,也因此大获全胜。

全员营销,毕竟是经营之“术”;“上下同欲”,方为经营之“道”。舍本逐末、照猫画虎,却遭到员工抵制、拒绝时,有些公司不妨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地方没做到位呢?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