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再次擦亮东方之珠?

似乎,爱去香港玩儿的人越来越少了。

继香港迪士尼业绩下滑后,香港另一家主题乐园——香港海洋公园情况也不容乐观。原本在上半年出现明显向好的香港旅游业,却在7、8月的传统旺季进入了“寒冬期”。

8月13日,业内有消息称,根据香港三个旅游业公会发布的有关旅游业从业者问卷调查显示,近两个月来,受访者平均收入跌幅接近八成,其中,四成受访者表示,收入下跌已超过90%;逾一成受访者表示收入为零;还有超过九成的受访者对香港未来一年的旅游业前景感到担忧。

从开埠以来,香港一直以其中西交融的独特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一直扮演着世界各地游客前往内地认识中国的桥头堡的作用。

今天,因为各种原因,香港旅游业屡屡受挫。它该走向何方?谁能再次擦亮东方之珠?

01

旅游业是香港四大支柱行业之一。

根据Euromonitor的研究,香港在过去十年一直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城市旅游目的地;各类最受欢迎旅游目的地评选及社交媒体大数据分析也表明,香港在受旅游者欢迎程度与新媒体分享内容热度上一直领先于其他城市。

香港的国际游客遍布全球。而中国内地,目前是香港最主要的游客来源。

在2015年的最高年份,内地访港旅客占比已几近80%的水平, 2016年及2017年访港旅客人次分别是5665万人次和6084万人次。其中,2016年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多达4278 万,整整占到了访港游客总数的75.5%。

可是这些数字已是昨日黄花。

由于周边地区竞相发展国际旅游业,以及全球经济不景气等原因,从前两年开始,香港旅游业的发展出现了不容乐观的状况,即短途客源市场旅客访港数量增长十分缓慢、优质客源缩水。

根据香港旅游局提供的数据:2003年,香港短途客源市场访港旅客比例超过30%,以后便逐年呈下降趋势。到2015年,该客源市场的访港旅客占比就缩水过半,仅占13.4%。

要知道,这是香港的游客数量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其中大陆游客数量下降了16%。游客数量的下降直接影响了零售业,至 11 月份,零售额已经连续九个月下降。

香港旅游业怎么了?

02

仔细看,香港旅游服务输出,过度依赖中国内地市场,客观上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首先,是“路径依赖”。

香港将过多的资源投入在内地游客身上,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对国际市场的开拓,逐渐丧失客源市场结构的多元性特征。

举个例子:在机场,中国内地游客大量访港,其实增加了通关成本。此外,还会增加对交通、酒店、商店、观光 景点等资源的占用。这使得香港接待国际游客的承载能力及接待能力相应下降,最终造成国际客源市场的旅客流失。

其次,香港本地变动性事件等,都容易为旅游业带来外部冲击,这也会造成中国内地访港游客的流失。

2015年4月,香港对深圳户籍居民的“一签多行”政策改为“一周一行”,这直接使得当年的访港游客量显著减少。

第三,来自境外尤其是周边其他旅游市场的竞争会威胁到香港旅游业的快速发展。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5旅游业竞争力报告》,对全球141 个经济体的旅游业竞争力进行了排序,香港在全球旅游竞争力中排名13位。到了2016、2017年,香港的主要竞争对手有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攀升。

根据香港旅游发展局提供的,一份关于过境游客消费状况的统计资料,可以发现,访港旅客的消费模式以购物为主。

2014年,香港的入境过夜旅客用于购物的消费额占到总消费额的 61.7%。

从细分市场看,长途客源市场的入境过夜旅客用于酒店账单的消费最高,占到总消费额度的 46.5%。

在这背后,大陆游客占总消费额的22%的购物消费,超过酒店账单,成为第一大消费模式。实力诠释了“买在香港”。

香港购物旅游模式的成熟,得益于香港得天独厚的区位。以购物为主导的旅游消费模式给香港零售业创造了丰厚的利润,但是也对香港旅游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构成隐患。

因为,如果如果过分依赖游客购物消费,只会使旅游业处于一个低端的水平上运作,不利于旅游业人力资源水平的提高和高附加值旅游产品的开发,使香港旅游业缺乏核心竞争力。

总之,过分依赖中国内地旅客和购物消费为主导的旅游服务输出模式,并不能给香港旅游业带来持续的繁荣。

旅游业的发展,迫切需要寻找新思路寻求新的增长点。

香港该往哪儿去?

03

我们不妨将视线投放到港岛北部的“小海湾”——湾仔。那里曾是香港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一座湛蓝的低矮建筑静静伫立,它的名字叫蓝屋。

蓝屋全名为蓝屋建筑群,由三座紧密相连的历史建筑组成。1978年,当时的政府想为原本土灰色的蓝屋粉刷外墙,不料物料库只剩下水务署常用的蓝色油漆,只得把整座蓝屋外墙漆成蓝色。

无心插柳柳成荫,如今这抹湛蓝已成为蓝屋乃至湾仔最具代表性的标志物。现有的蓝屋建筑物始建于1920年,迄今已有近百年历史。

在这风云变幻的一个世纪中,蓝屋的用途几经更迭,从战前仅有的英文中学“一中书院”,到为贫困儿童免费提供教育的“镜涵义学”,再到黄飞鸿徒弟林世荣侄子林祖的洪拳武馆,蓝屋当仁不让地成为湾仔华人艰辛岁月的真实写照。

2010年,蓝屋迎来了一位“新住户”——香港故事馆。这个开办在一楼的民间博物馆不设门票。数据显示,2017年下半年,有2.1万人次的旅客前来参观。

对于外地人来说,蓝屋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珍贵回忆——那个潜藏在钢筋水泥和匆匆步履之下,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香港。

而对于本地人来说,蓝屋仿佛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它是几代香港人遗留在老城区的集体回忆,让每个人留恋地张望。

再讲另一个为香港旅游赋予意义的故事。

在内地,这个故事走红于2019年年初。在香港本地,两个小伙组织了一个凶杀案观光团,这个团叫做:“油麻地的两万种死法”。旅行全程1.5公里,总计2小时,参观2012到2016年间12个命案案发地。

发起观光团的两个小伙,名叫陈可乐和陈玉峰。为此,他们得了一个“感动香港奖”。

在镜头前,他们回答了这个团的来由:“我们繁华璀璨的背后其实有很多阴影,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们死了,而我们在生?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你试下由尖沙咀的广东道走到油麻地的广东道,你会不敢相信自己是走着同一条街。”

尖沙咀是全香港楼房最旧、人口密度最高、穷人最多的地方。油麻地的人均公共空间仅1.5平方米,大小不过一间厕格。

而这里,也是香港的面子,油麻地是香港的里子。好多港片——包括陈果的“香港三部曲”,里面有不少景也取在这里。这里可以说是最有香港本土气味的地方。

讲述者陈可乐说:“办团两年来,12个案件,随着讲越来越多次,它们好像越来越生动了。”而随着他的讲述,香港旅游也注入了某种活力。

04

“香港故事”是“中国故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如香港繁华的西式风情下顽强留存的中国传统。

在这种视域下,旅游产品,则更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因为,它最终以感受与旅行者相接——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我们确信的,香港人最擅长的部分。

在香港,为游客讲述香港故事的人,渗透在每一个接待环节里。

从机场迎接的巴士司机,地铁工作人员,甚至遇到的路人,对外的、开放的态度,铭刻在他们的血液之中。他们大多生于斯,长于斯。他们认可以优质服务、讲解而非购物佣金作为主要酬劳的工作方式。

他们对成长城市的感情,那些家族的痕迹,明星的故事,情感的段落,令游客得以一窥香港的起步、腾飞、归及普通市民的生活。

他们不会讳言对香港的依恋、真实的抱怨——我知道,这才是你旅途中最爱的部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