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会议的夺盘大战刚刚开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亿欧网”(ID:i-yiou) ,36氪经授权发布。

文丨袁帅

编辑丨梁杰民 梁希理

国内疫情的控制已经基本良好,但用视频会议开启办公模式的习惯,似乎已经在一些企业中保留了下来。

甚至于有不少公司,除了对外的大型会议、讲课、品宣、拓客等,就连内部会议,仍继续保持“在线”。

视频会议并不是一个新市场,在国内已经发展多年。意外的疫情,激活了过去有些“沉默”的视频会议市场。

市场突然火爆,竞争更加激烈。而真正的夺盘大战,这才刚刚开始。

视频会议市场:“沉默”十七年

视频会议行业早在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就开始出现,但是直到90年代中期才正式进入中国。初期市场发展比较缓慢,首先服务于国务院和各省级政府部门。

不过,行业发展的重要节点,与国内两次疫情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从2003年到今年疫情爆发,中国视频会议市场经历了“沉默”的十七年。

2003年“非典”让整个视频会议行业迈上了一个台阶。“非典”期间,部署、使用视频会议系统的企业、单位数量都有较大增长。很多企业开始接受并且重视视频会议的技术和产品。

只不过,当时国内使用的视频会议系统大多从外国进口,国内暂时不具备视频会议的研发及相关设备的生产条件。“非典”之后,国内迎来了视频会议发展的爆发期。很多国内厂商也纷纷开始布局视频会议的研发。

2020年的新冠疫情又再次点燃了这个市场。

“新冠疫情在我看来就是起到了普及的作用,把整个行业往前推进了3-5年。我们自己的感受特别深,有些用户按照原来的发展速度,可能要一年或者一年半的时间才能把他转化成一个真正的用户,疫情期间可能就两三天就解决了。"小鱼易连联合创始人、董事长袁文辉告诉亿欧。

在疫情发生前,视频会议厂商们争夺的主要战场来自政府部门、国有企业,以及跟国有企业体制相似的行业和企业。比如:教育行业、医疗行业等。但是,新冠疫情之后,民营企业对视频会议的认知更加深刻,未来或许成为整个行业增长的巨大动力来源。

根据Forst&Sullivan在2018年发布的《全球视频会议市场研究报告》,全球视频会议市场规模在2012年-2016年期间,以7.5%的符合年增长率从319亿美元增长至426亿美元。

预计从2017年到2021年,全球视频会议的符合年增长率将达到8.3%或更高。中国视频会议市场规模约占全球市场规模的10%-15%。但从复合年增长率上看,已经由2011年的45.5亿元发展至2018年的160.2亿元,实现了近20%的增长。预计未来几年还将呈现快速发展的势头。

“软件派”探索“云+场景”

目前,国内视频会议厂商按产品类型进行划分,可分为纯SaaS软件视频会议厂商和软硬一体的视频会议厂商。

纯SaaS软件视频会议厂商(以下简称“软件派”)是指,仅专注于视频会议软件和云视频SaaS服务。比如:疫情期间逆势增长的Zoom、腾讯会议等。

而软硬一体的视频会议厂商(以下简称“综合派”),除了SaaS服务,还会提供配套的硬件产品。比如:苏州科达、小鱼易连、齐心好视通和全时等。

两个“派系”,也近似代表了行业发展以及商业模式演化的两种方向。

在疫情发生之后,软件视频会议竞争激烈,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纷纷涌入,开放免费服务,迅速抢占市场。

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飞书等都属于“软件派”。这些企业的产品共性是,对于视频会议的定位,只是把它当作远程办公或者企业管理中的一个场景。尽管也有部分场景化的应用,比如直播课堂等,但是相对来说比较轻量。

华万中目也是国内“软件派”的玩家之一。总经理江经科认为,大公司的涌入说明市场足够大,中小型公司应该不断去调整方向和应对策略参与竞争。“未来,我们一方面会采用订阅服务的服务费方式,另一方面,也会探索商业直播的模式,探索场景化的应用解决方案。”

“综合派”深挖“云+端”

亿欧梳理发现,“综合派”的视频会议厂商,其创始人和高管多数是行业中的“老兵”,深谙行业的发展逻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华为、苏州科达、小鱼易连、好视通等。

从战略布局上看,“综合派”都在发力“云+端+行业”的方向,也就是把产品与行业的特点、场景、需求进行结合,打造基于行业的解决方案。

具体到各家企业上,又各有优势。

苏州科达营销中心副总经理刘志强向亿欧介绍了科达的综合性优势。

第一,能够根据需求提供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部署;

第二,在云上实现场景的多样化,基于常见的开会场景,已经研发有系列化网呈和系列化会议室终端,甚至可以提供桌椅家具、会议室设计服务,实现个性化的全场景沟通和协作体验。这也是其核心竞争力之一;

第三,在视频会议加密技术上,可以提供AES、国密、量子保密多种方案。

全场景终端产品、会场设计、会议场景化等方面,科达的研究和布局较为精细,而同属“综合派”的小鱼易连和好视通有些不同。

小鱼易连采用云计算及人工智能技术实现会议及视频业务应用,搭配独创的全场景视频终端,提供“云+端+AI”的整体解决方案。小鱼易连的“端”包括硬件端、软件端、第三方终端,

“一方面,我们提供的智能硬件,在保证高品质的同时能够将总体成本控制在传统硬件视频会议的1/10~1/5,价格优势迅速覆盖了很多价格敏感型用户;另一方面,从原来的简单入门级产品已经迭代到全线产品,无论上桌面还是小中大型会议室,甚至是法院、教室等,多个场景下都能实现产品参数全和品质高。而且除了会议,产品也开始运用到相关的场景中,比如法院开庭等。”袁文辉告诉亿欧。

除了小鱼易连,齐心好视通也是行业中后起的新秀之一。

在CEO侯刚的眼中,齐心好视通的优势来自多年自主研发沉淀的核心技术优势。具体来看:第一是音视频的编码,视频方面拥有H.265、SVC等全球领先的编解码技术,在音频方面拥有降噪、消除回音等算法;其次,可以实现数据传输过程中丢包率减少,使画面更加清晰;第三,单个会议室可以解决10万以上的高并发问题,在行业内屈指可数;第四,在跨平台、全场景、全链接的平台特点下,能支持微信小程序、PC端、手机端、第三方终端(如无人机、AR眼睛等)等使用。

苏州科达和齐心好视通在内部成立了不同的事业部,专注于不同行业的场景和解决方案研究;而小鱼易连则选择与外部的第三方合作,开放接口、合作共赢。

除了上述三家公司之外,还有一家独特的“综合派”企业——全时。

全时云会议并没有深入行业场景的划分和解决方案,而致力于解决高效、智能工作的问题。

全时创始人兼CEO陈学军认为,用户高效开会的关键,在于会议的流畅及安全。而这恰好是全时最大的竞争力。“我们13年只做一个产品,只专注于云会议服务。我们的产品已经能够实现与企业微信、钉钉、IM、OA等生态系统的整合,让用户可以多端,随时随地便捷发起会议。”

商业变现成最大考验

疫情对于视频会议行业的最大考验,主要来自于商业变现。

对于“综合派”视频会议厂商来说,变现方式可以“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来自硬件产品,一条腿则是软件产品,也就是通过订阅服务变现。

有升级服务需求的老用户,会在疫情中升级购买;而疫情给新用户带来的“尝鲜”,不仅强化了服务需求,更提升成交效率,缩短决策时间。

但是对于“软件派”视频会议厂商来说,变现相对比较单一。再加上疫情期间,大部分公司为了拉新,都免费放开产品的使用权限。

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第一,用户数量激增引发高并发问题,企业不得不耗费更高的成本提高用户体验;第二,随着疫情的结束和复工的开始,用户数量逐渐减少,而且付费用户转化率低。至于未来能否形成有效的转化,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因此,对于很多中小公司来说,就是“赔本赚吆喝”。不过,这种现象也不会持续很久。

4月底,谷歌公司宣布,旗下的视频会议软件Meet将永久免费,这对于想要依靠订阅服务变现的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就好像当年360首先在杀毒领域宣布杀毒软件免费一样,“逼死”了不少付费的杀毒软件公司。

疫情期间崛起的远程办公应用Zoom因存在重大安全漏洞被起诉,信息安全必要性被提到了新的高度。

业内人士认为,最近频发的视频会议APP信息安全事故,本身就是公有云自身的缺陷,开发者们只不过是把可能出现的错误都集中犯了一遍。

在信息加密的方式上,国际和国内有多种不同的标准。但没有任何一种加密方式绝对安全,企业可以把加密方式的选择权交给用户,共同维护信息安全。

据亿欧了解,目前,大多数视频会议厂商使用的加密方式都是AES方式,只有少部分的厂商会提供多类型加密方式的选择。

尾声

眼下,传统视频会议厂商、互联网巨头、新型创业公司形成了视频会议市场竞争的主要格局。市场水大鱼大,用户需求复杂。许多企业能够借疫情起势,但没有人能够一家独大。

随着疫情“潮水”的退去,视频会议这场无限战争其实才刚刚开始……

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感谢以下企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苏州科达营销中心副总经理刘志强、小鱼易连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袁文辉、齐心好视通CEO侯刚、全时创始人兼CEO陈学军、华万总经理江经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