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推倒优客工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字母榜”(ID:wujicaijing) ,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张成杰

编辑:马钺

“最近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美国证监会(SEC)主席对美国投资者的罕见提话音刚落,已经有正在赴美上市过程中的中国公司传出后续不利的消息。

国际投行人士赵林向字母榜(ID:wujicaijing)透露,被认为是中国WeWork的不动产资管创新企业优客工场,于近期暂停了自己IPO的进程。去年12月,这家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明星独角兽企业向外界宣布,公司已赴美递交上市申请书。

“他们已经开完了分析师会,正在路演拜访投行筹备上市时候的认购。但现在这一个局面尤其是瑞幸的造假案爆出来以后,面对PCAOB主席严查财务数据的表态,很多投行已经从积极变成观望,之前承诺认购的份额也已经取消。”赵林表示。

4月23日界面财经就此曾向优客工场发函求证,而优客工场的回复是“不予置评”。

现在,这个答案已经隐隐约约浮出水面。

4月18日是优客工场创立的五周年庆典,实际控制人毛大庆却在致辞中承认:“优客工场正在经历5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A

说实话,2019年的优客工场为了冲击IPO,准备了一份非常不错的成绩单。

创始人毛大庆在刚刚结束的五周年庆典上透露,优客工场已在去年首次盈利,实现净利润300万元。

别小看这区区300万元,因为联合办公模式从WeWork开创到风靡全球,还没有一家运营商实现盈利。

可以说,这300万人民币,创造了联合办公产业的历史。

“其实这是优客工场为赴美上市准备的杀手锏”,赵林这样点评。

根据该匿名人士了解的情况,优客工场应该是在去年的十月通过SEC在香港设立的打印店,正式向美国证监会密送了自己的IPO报告,从而开启了上市之路。

美国有相关的对于中小科技企业上市保护的史密斯法案,像优客工场这类创新型的上市企业可以先秘密提交一份没有融资金额的上市报告,以便于美国证监会展开前期问询,这个过程,就是所谓的密送。

在赵林看来,优客工场的股权结构和产业逻辑较清晰,所以美国证监会问询的次数比较少,问题也不会太多,“这也是为什么优客工场能在密送两个月之后就正式提交上市文件的原因”。

根据美股上市流程,优客工场密送材料后,还要一边回答美国证监会的质询问题,一边召开分析师会,并对主要的投行进行预路演。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优客工场就做好了上市的文件准备,这说明国际投行都接受了这个事实:优客工场会成为联合办公领域第一个上市吃螃蟹的企业。

优客工场上市材料显示,截至去年九月,优客工场依然没有摆脱亏损。这意味着,优客工场向国际投行展现了盈利前景,并已经说服了国际投行接受优客工场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上市,而不是一个传统的房屋中介租赁企业。

这其实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在去年全球最大的独角兽WeWork折戟IPO之后。同为联合办公企业,在之后上市过程中能完美避开前者留下的坑,毛大庆和他的优客工场确实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通过其去年向纳斯达克提交的招股书可以发现,优客工场的收入主要分三类,分别为会员费、营销服务和其他服务,其中会员费主要来自共享办公业务收取的租金。

根据文件数据显示,优客工场会员费在总收入当中的占比至2019年突然降至48%,此前于2017年、2018年则分别为92%、88%,同时,营销服务的收入占比虽然未直接披露,但数额却与会员费几乎持平,分别为4.03亿元和4.19亿元。也就是说,在优客工场扭亏为盈的这一年,有新开发的“副业”贡献了与共享办公业务相当的比例。

这一点,才是说服国际投行认可优客工场是创新互联网企业最有力的理由。

“毛大庆必须为优客工场争取互联网企业的身份,因为如果依照传统的出租中介服务费的模型,优客工场最多只能拿到差不多10%到20%的市赢率,而如果变成一家互联网企业,则美国股票二级市场一般会接受30%到50%乃至更多的市盈率估值。”赵林向字母榜表示。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美国投行信任优客工场财务模型的基础之上。

瑞幸造假,导致美国证监会以及PCAOB对中概股企业的财务数据开始严查,使得国际投行顺理成章地对优客工场的财务数据产生了怀疑。

这恐怕是优客工场上市进程终止的重要原因。

B

毛大庆之所以极力推动优客工场今年上市,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两年优客工场发展得不错,但毛大庆也把能融到的钱都融尽了。

过去五年来,优客工场高速扩张高额投入,累计获取了多达36亿元的股权融资,超过20轮的融资也将其估值推到了70亿美元的高限。

上市已经不仅是毛大庆个人的意愿,而是投入了天量资金、希望尽快退出落袋为安的优客工场投资人的共同意志。

就在优客工场积极准备上市的过程中,2019年的联合办公在资本市场还出了一个巨大的“事故”,那就是作为联合办公鼻祖的WeWork折戟IPO。

华尔街著名分析师本·汤普森在其官方博客上发表名为“The WeWork IPO”的文章,对其上市过程进行了分析。这篇文章,目前在华尔街影响非常大。他提出了一个衡量新兴产业公司上市价值的观点,而这个观点也越来越被行业人士接受。

这个已经在华尔街存在的共识就是:能盈利的就是好公司,能持续盈利的就是好模式。

正是这个共识,促使优客工场密送自己的上市申请报告之后,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疯狂压缩成本,提高营收占比。

不久前毛大庆宣布盈利300万,本来是一个在上市之后发布提振股价最好的新闻。但瑞幸造假22亿的消息传出之后,PCAOB将启动对中概股企上市材料和年报的核查,这使对盈利数据的确认成为很多国际投行关心的话题。

目前优客工场盈利的数据依托于第三方服务,而这些收入的计算到底如何规划才能符合美国的会计准则,这是需要专业人士去研究的话题。

“相信美国证监会的质询中已经有了相关的问题,而优客工场也肯定做出了自己的回答。”赵林分析,“这点平时应该不算什么,但在当前非常特殊的背景下,如果优客工场重启IPO的进程,相关的数据会在聚光灯下被无限放大。”

赵林这样解释为什么优客工场会暂停自己的上市过程。“许多这种创新企业的业务数据,从一方面看是非常优秀,从另一方面看又会找到问题。平时这只不过是一个简单沟通的事情,但在现在非常困难”。

他认为,毛大庆宣布盈利300万,就代表着优客工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年度财报。问题是,在PCAOB发出公告表示要严查给中概股企业做财务报告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后,还有没有复合PCAOB标准的会计师事务所,愿意在优客工场的年报审计报告上签字?

从美国证监会企业上市和对上市公司管理的流程来看,这点其实对中国赴美上市企业非常致命。

C

优客工场虽然现在没有正式公布暂停IPO的消息,但大家都已经心照不宣。

这不是唯一家受到影响的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

根据相关投行收集到的不完全信息,原本定于三到六月份在美上市的中国知名公司不下十家,但一夜之间,很多人的IPO梦想化为泡影。

瑞幸事件出来以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社交媒体转发陆正耀相关报道时留下一句“诈骗犯”,愤怒心情不言而喻。据路透社报道,2020年1月,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上半年上市。

当然,京东商城CEO徐雷那个愤怒的朋友圈截图也被广为流传。据很多投行人士介绍,原本京东物流大概率在上半年赴美IPO,据说相关的上市文件都已经辅导了差不多了。

……

眼下,一些原本对美股蓄势待发的企业已经考虑撤退。而这批企业的命运,也决定着他们背后VC/PE的命运。

一切迹象都显示,瑞幸事件进一步摧毁了中概股在境外资本市场的信用。而信用的坍塌,则会在未来全面传导到整个创投产业链。

根据字母榜最新得到的消息显示,在北上广深四个主要城市,处于谈判中或即将达成协议的风险投资事项,尤其是很多D轮后冲着美股上市去的公司的最后一次融资,基本都已经被叫停。

多米诺骨牌的倒塌开始了。

因为一家上市公司创始团队的贪婪,造成当前这种无法估量的创投圈动荡,史无前例。

不知不觉间,瑞幸又创造了一个历史。

(应采访对象要求,赵林为化名)

参考资料:

《一场天灾人祸:赴美IPO企业,开始悄悄撤退》 投资界2020年4月

《IPO按下「暂停键」后,优客工场定了一个小目标:社区电商做到1亿GMV》 投中网 2020年4月

《上市按下暂停键,处境艰难的优客工场如何续写新故事?》 界面新闻 2020年4月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