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圈大佬背后的女人

2019年还没听到个清脆的响,就这么过了。

但对于年景并不好的大车圈,2019年还是快些过去为妙。虽说小二黑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明年指不定的会更惨。

但这并不代表着,今年所有和大车圈有关的人物,都过得挺惨。

比如,那些站在男性大佬背后的女性同胞们,尤其是在时尚娱乐圈浸淫已久的太后夫人女票们……

相信她们的2019年,比绝大部分人都要过得精彩。

第五名·李彦宏夫人·马东敏

今年的10月10日,“2019胡润数钱榜”出炉。

马云以2750亿第三次成为中国首富,马化腾以2600亿重返第二,地产商许家印以2100亿退居第三。

最惨烈的莫过于李彦宏、马东敏夫妇,财富缩水达到43%,只剩650亿元(我有什么资格说“只剩”这两个字?),排名从去年第25名降至第34名。

榜单出炉的当天,也是李彦宏与马东敏结婚24周年的纪念日。

24年中,马东敏的身份经过了数次转换——从硅谷工程师李彦宏的妻子,到创业者李彦宏的“智囊”,从百度“竞价排名”的“始作俑者”,再到如今有核心决策力,承担重构重任的“百度老板娘”。

无限接近马东敏的一些百度高管表示,马东敏这两年属于百度的“背锅侠”,外界对于她霸道女总裁的描述,过于夸张极端。

“Melissa很低调也非常职业,没有外界传的拥有如此大的权限,很多事情是Robin决定后让她操作的。”

“当她要推动一些事情的时候,一样要和我们沟通,再和Robin沟通。她的很多建议跟我们的一样,有的被通过,有的不被通过,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霸道。”

但有一点不可否认,无论马东敏在百度扮演什么角色,这两年来,有她深度参与的公司变革,激烈程度肉眼可见。

先是去年,和自动驾驶密切相关的陆奇和王劲等高管相继出走,使百度自动驾驶的各类人才,迅速播撒到中国广袤无际的土地上。

于是,今年多了不少拿到自动驾驶测试牌的百度系自动驾驶公司。比如王劲的文远知行,韩旭和陈世熹的景驰科技、倪凯的禾多科技等等。

但百度的自动驾驶依旧无比彪悍——即使出走了那么多人才,今年还是轻松拿下了一百多张各种类型的测试或正式路牌,撑起了国内自动驾驶的半边天。

对李彦宏来说,今年不得不提的是7月被当众泼水的事。当时,他态度淡定、温和,圈粉无数。许多女网友表示,终于见识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互联网大佬。

马东敏对此早已司空见惯。

曾有人不止一次询问过马东敏,见过Robin发火吗?

马东敏回答:“没有见过。Robin不发火的性格应该与原生家庭有关,Robin父母是教师,两位老人关系非常好,七十多了,上街买菜还牵着手去。”

这情商,讴歌丈夫涵养好的同时,把李彦宏父母也一起夸了。

最近一些股评人士扒出,她比李彦宏拥有更多的百度控制权:

李彦宏持有百度558万份普通股,马东敏持有167.7万份普通股,看起来前者大大高于后者。但实际上,李彦宏的股票统统都是夫妻共有财产。但马东敏的,李彦宏是明确宣布放弃拥有权的。

大家纷纷表示,原来这世界上真有一种爱情叫做“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第四名·李斌夫人·王屹芝

李斌曾说,认识王屹芝后,就再也没落魄过。

必须承认,王屹芝是中国车圈少见的真·美人家属。

她是前央视CCTV News主持人、记者。很长一段时间,她的知名度都比李斌高很多。直到最近几年,她才渐渐淡出媒体圈,彻底成为了蔚来的老板娘。

现在,她无疑是大车圈“太太公关”的优秀课代表。

比如,蔚来初创期,为了帮助李斌稳准狠地融资,王美人约上了闺蜜奶茶妹妹章泽天,攒出了一个“10秒钟”饭局。

用章泽天的话说:“你老公来我们家,跟我和强东一起吃了顿饭,他花了15分钟介绍他对蔚来汽车的想法,我老公花了10秒钟说Yes!”

再比如,2017年,蔚来ES8量产车型首次发布,王美人免费客串了一把直播主持,和李斌甜蜜一吻外加尬聊十分钟。吃瓜群众们都没记住他们说了啥,只记得被塞了满嘴的狗粮。

还有去年,蔚来在纽交所敲钟,俩人在交易所前拥吻的照片,成为了车圈公关可望不可及的广告范本。

只不过,前两年帮夫运过于优秀的王美人,偏偏在今年秋季翻了船,分分钟拉出了一船的仇恨。

正值蔚来爆出巨亏的当口,王美人在微博祭出了她今年最爱的一支墨镜,和全世界唯一的白盒Chanel……

然后,白盒Chanel引出了一片争议,无数人指摘蔚来是“再亏也不能亏老板娘”。

当然,也有网友认为李斌夫妻创业这么多年,本来就有钱,只要不花公司的钱就可以。

晒完小白盒之后,王美人并没有走“道个歉删个博”之流的普通路数,而是来了一番自我调侃:“装逼遭雷劈,得,我还是继续糙汉抗造吧。”

顺便甩出了三张照片,其中有两张是在吃盒饭的。

(不就是另一种辟谣体嘛)

其实,名媛贵妇网红晒生活拉点赞或仇恨的戏码天天在上演,没人会当真。

果然,事态并没有朝更坏的方向发展——并非因为盒饭照给力,而是李斌对王美人的护花态度,简直就是中国好丈夫的典范,更引来无数车圈未婚少女的叫好艳羡。

这是李斌今年第二次为王美人两肋插刀了。

第一次是在今年1月,王美人不甘寂寞自立门户,上线了属于自己的互联网创业小梦想——一个名叫“光芒”的中高端女性垂直时尚社区App。

据说,之所以取名“光芒”,主要是为了和“蔚来”配对,给用户和投资人一种积极向上和充满希望的正能量。

为了支持王美人的小梦想,李斌不仅仅是嘴上说着“你放手去做,失败了大不了我养你”的豪言壮语,更身体力行地成为了天使投资人。

在蔚来成功登陆纽交所时,他一手敲钟,一手拉来了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和玉另类投资基金(MSA)、华兴资本包凡、许彦清夫妇,以及自己在内的500万美金天使投资。

他们从资本和资源上相互支持,又互不干涉,看起来真是极好的——肯定比俞渝和李国庆和美多了。

可惜,憋说大车圈,就连不少脚踩时尚圈和娱乐圈的朋友,都对王美人和光芒App的认知度为零。

或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今年的李斌,没法给王美人梅开二度,再拉一次投资了。

第三名·马斯克亲妈·梅耶·马斯克

梅耶·马斯克的推特主页,每年都会更新个人宣言,2019年是“我最喜欢的标签是#长到71岁真好#”。

随着二儿砸埃隆·马斯克闻名于世,梅耶·马斯克也母凭子贵地成为了人尽皆知的“特斯拉的马太后”、“世界新造车圈的首席老夫人”,以及全世界最炙手可热的银发女模,可谓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去年9月,她曾出现在纽约时装周JNBY的2019SS T台秀场上,担任闭场走秀模特,完成了职业生涯中为中国品牌走秀的第一次,引得国内无数吃瓜群众集体高潮——

别人的亲妈在纽约时装周走秀,妥妥的霸道总裁范儿;我的亲妈在跳佳木斯广场舞,妥妥的最炫民族风……

其实完全不用嫉妒,马太后如今签约的可是IMG Models,不仅与米兰达·可儿、吉吉·哈迪德等超模是同事,还是Tiffany & Co、Ferragamo、Superem和Swarovski(施华洛世奇)等品牌的御用模特,顺便还是我们无比熟悉的老牌知名美容品牌CoverGirl的形象大使。

JNBY之类的,于她而言只是小case。

当年,为了养家糊口,马太后不仅兼职模特,还为不少模特经纪公司培训人才。同时,她还是一名无比优秀的专业营养师,以及多伦多大学的研究员。

在马斯克创业初期,她还无比驾轻就熟地为儿砸管理实习生,参与公司未来的商业计划,最后才是所有母亲的分内事——每周一次,为儿砸采购必需品……

今年,当了54年模特的马太后,无比光荣地登上了《ELLE》意大利版和《VOGUE》韩国版的封面……

话说,国内的大小花们,为了上这些顶级时尚杂志的封面,都能演n部宫斗大戏了。

随着顶级时尚杂志封面的加持,马太后的超模生涯终于在71岁真正开张——基本每天都要出席各类活动和发布会,和(曾经的)大小维密天使同事们,称姨道姐,一同出镜。

不久之前,马太后还发过一条推:“1995年的马老二,还不懂车。”顺便附了一张1995年的老照片。

照片里的马斯克正在修宝马,无比青涩的亚子。

马太后应该很怀念,24岁刚刚买下这辆二手宝马时,一脸惊喜的马老二。

第二名·贾跃亭之(前)妻·甘薇

“不管女孩子长得多美,嫁得多好,最后还是得要有自己的本事。”

这是蛮早以前,新造车圈前第一“好命夫人”甘薇说的。

记得在她最顺的时候,还经常和咪蒙互动。后者曾写过一篇文章《有钱阔太的艰难生活》,无数人怀疑原型就是甘薇。

如今,甘薇早已不再是百亿阔太,也很久没有以“泰迪姐妹团员”的身份,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

如今,甘薇已不再穿粉嫩衣衫。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老公贾跃亭负债累累。

以老贾目前每月九万美金的收入,还清债务需要……1800年。

这比去年“信用卡只能刷两千块”还要窘。

今年,国庆节后上班第一天,她和贾跃亭去了成都市某法院申请诉讼离婚;又过了3天,身背百亿人民币债务的贾跃亭,在美帝正式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这场离婚官司太过蹊跷。

首先,此前的2月28日、7月23日,老贾分两批向甘薇转了40万美元和1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0万元,标注为“家庭费用”。

然后,据文件显示,甘薇不仅是贾跃亭的共同债务人那么简单——老贾不仅将小娇妻列入了债权人矩阵,还将她放入了无担保优先债权名单。

另外,根据美帝个人破产法律的规定,申请破产成功后,将不再受到相关债务人对他的债务追偿。因此,老贾那成百亿人民币的债务,或将消散一空。

别急……这不是还没有成功嘛!

最后,两人离婚的时间节点太过优秀——

在乐视分崩离析时没离;

在贾跃亭成为“贾周回”,独身在美造车时没离;

在甘薇独自一人,应付乐视国内债务时还是没离;

偏偏在贾跃亭提出破产重组前,两人申请离婚……

这不像简单的感情破裂,更像深思熟虑后达成的某种共识。

的确,负债、破产是如今中国创业者最常见的命运——做他们的太太,就等于是坐上了惊涛骇浪中左突右冲的小舢板。吃肉人人羡,挨打无人知。

譬如黄光裕的妻子杜鹃、王珂的妻子刘涛、徐翔的妻子应莹……相比之下,甘薇还是幸运的。毕竟,拿到了“家庭费用”。

对了,甘薇最近的一条微博是这样子滴:

第一名·马斯克现女友·格兰姆斯

什么是车圈家属的最高境界?

你不在我身边不要紧,因为我能完美复制一个你的全息影像,再带你到新车发布会现场对着所有人撒狗粮,即使宣兵夺主也无怨无悔。

格兰姆斯就是这样优秀的车圈家属。

虽然这位女性的名字,基本已被今年的大车圈遗忘了。

相比马斯克的亲妈、前女友们、前妻们,马斯克现女友格兰姆斯的知名度和曝光率的确要小不少。

那个让两人“有缘推特来相会”的超冷人工智能梗Rococo Basilisk,大把吃瓜群众依旧一脸懵逼。

在国内很多人看来,自从去年8月,格兰姆斯和马斯克互相取关了推特,前者就不再是车圈家属中的一员了。

事实是……小两口今年蜜里调油呢。谁说分手不能复合,离婚还能再聚首呢。

比如马斯克和第二任前妻小明星妲露拉·莱莉,不就结婚离婚再结婚再离婚好几次。更何况这对用二次元恋爱脑沟通的奇葩小情侣,只是取个关而已,加回来不就得了。

而且,格兰姆斯和马斯克这对进展得过于喜人,马斯克似乎爱惨了格兰姆斯!

半个多月前,他俩被拍到一块儿坐着特斯拉新皮卡Cybertruck出门,去了网红餐厅Nobu,和著名演员爱德华·诺顿吃了顿饭。顺便将新皮卡停在餐厅门口,专供路人拍照围观。

这还不够,马斯克甚至将后者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深深刻进了特斯拉的皮卡魂里。

是的,一个月之前特斯拉那场惊世骇俗的发布会,以及那辆堪比银翼杀手本手的皮卡Cybertruck,都和格兰姆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因为在发布会上,真正将Cybertruck推到公众眼前的并不是马斯克,而是一位穿着天蓝色连身短裙的“全息少女”。

她的出现让国外吃瓜群众吵翻了天。在他们看来,探究这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全息少女真身,比看特斯拉皮卡被砸坏更带劲!

因为她的金色假发,一颦一笑,尤其是无比二次元的精气神,和格兰姆斯像惨了!

整场发布会,马斯克都故作淡定,没有对“全息少女”喊出小女票的名字。格兰姆斯和她的经纪人也没有对这位“全息少女”表示出任何的态度。

可所有人都认定了,这是格兰姆斯和马斯克早就商量好的一次跨界客串,是格兰姆斯成为马家第三任媳妇前的预演,也是为她即将发行的新专《Miss Anthropocene》做的一场炒作。

还有人第一时间扒出了“全息少女”腿上的纹身。

好巧不巧,两年前,格兰姆斯御用纹身师在Instagram上po过同款——如今还好好地长在格兰姆斯的右腿上。当时,他俩还没有任何交集。

看得出两位对这场发布会的效果那是相当满意——虽然每每被网友和媒体追问“全息少女”真身时,都是一副“我们有许多的小秘密就不告诉你”的欠揍亚子。

简直就和去年5月,两人一同出席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时的情况一模一亚!

当时,格兰姆斯戴着酷似特斯拉LOGO的巨大项圈陪伴在马斯克的左右。所有人都被甜惨了,也都不能免俗地问了同一个问题:

“项链是不是特地为马斯克配的?”

他俩一脸得意,坚决否认。

真是“同一个二次元同一个恋爱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