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谁在挑战云上“霸权”?

“巨头之间硝烟滚滚,一线压力更大”。

“BAT们都加大筹码,小点的抱团取暖或者等着被收购,日子没以前好过。”看到大厂纷纷在云计算上大力投入,小体量的云公司这样感慨。

这样的趋势,在1月14日华为云宣布组建“独立团”,成为华为第四大BG后,更为明显。

云上对标、争斗的话题再一次被端上台面。

至此,巨头们结束了热身阶段,分出暂时名次,但是随着新一轮架构调整,云的地位升级,云+AI的捆绑体系形成,这一个领域的想象空间变得更为巨大。

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和华为,是台上的主角。而由云搭台唱戏的“产业互联网”,描摹了未来2-3年极为清晰的行业面貌。

从对抗走向对标:CTO“集权”时代 

巨头间斗法,本质上是展示了对技术团队的重视,未来技术团队和业务团队一样,能创造不同的价值。

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4.8%,对国民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为“5G+云+AI”等新技术。

云的价值大家也都看到了,AWS成为了亚马逊最强势的增长点,Azure成为了微软逆风翻盘最关键的手段,谷歌在云上追求与2A并驾齐驱,不吝大力收购投资,甚至和对手IBM化敌为友。

全球公有云中,前五大供应商的主导地位更加明显,它们控制着四分之三的市场。

按照IDC的数据,阿里云公共云市场份额已超过中国第2-8名总和。

排兵布阵,成为当务之急。这涉及到指挥官、兵种、地形、武器、攻击的位置,以便随机应变。

时针拨回到2018年9月底。

  • 2018年的9月30日,腾讯宣布启动史上第三次架构调整,成立了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整合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也被腾讯赋予了新的使命;

  • 2018年11月25日,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后来钉钉也并入阿里云;

  • 2018年12月,百度宣布了技术体系架构整合,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后来在2020年1月8日融入百度AI体系,由CTO王海峰直接负责。可以说,百度的“云+AI”战略是最明确的,完全不绕弯子。如今王海峰领衔AI体系的大一统,手里的牌更好了。

  • 2019年年尾的12月,京东宣布了重大调整,设立云与 AI 事业部,整合了原京东云、人工智能、IoT 三大事业部的架构与职责,由京东副总裁周伯文博士担任负责人。

  • 小米在2019年2月的一次架构调整中,将小米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分成3个部门:人工智能部、大数据部和云平台部,总体上仍旧是崔宝秋负责。

  • 2020年1月14日,华为Cloud&AI 升至华为第四大BG,“Cloud&AI产品与服务”在华为内部本属于BU部门,升至BG后将有更多资源和权限。

面对这样的调整,媒体更乐意解读为“转型”,每一次“转型”背后,都有一个大牛出来,承担起新的“工作”——基本趋势是进入“CTO集权时代”。

华为是唯一一个把Cloud&AI放在一个组织机构名称上的,简单粗暴,掌舵者选择了原华为IT产品线总裁侯金龙。2017年底,侯金龙就接管IT产品线整体业务,负责私有云、混合云、大数据、计算、存储等产品领域,2019年才正式亮相HC大会的演讲台。

腾讯则选择了云+智慧产业的命名做法,腾讯高级执行VP汤道生挂帅,其还是腾讯总办成员,是腾讯技术委员会2位领头人之一,而腾讯老兵邱跃鹏则具体负责腾讯云。CSIG这个事业群汇集了诸多腾讯副总裁。

京东云与AI事业部在宣布周伯文上任后,相当于被重新整合了,还聚合了IoT的职能。此前2019年6月,京东就宣布,云业务和 AI 业务重度联手,打造一台新引擎。周伯文现在技术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一度被认为是近似京东CTO的角色。

小米则是任命崔宝秋担任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此前他组建了小米人工智能与云平台团队,并主导了小米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路线,对小米至关重要。

阿里,是那个花名行癫(张建锋)的人来执掌云的大旗,并担任达摩院院长,其阿里CTO的职位在近期交给程立后,专心领导阿里巴巴未来的技术总战略,达摩院的建设,以及致力于阿里云智能业务的进一步突破。

目前,百度也已经确立了以CTO王海峰为中心的AI业务体系,百度AI和云之前已经完成协同,尹世明具体负责百度智能云。

只要核心人物在,就是引擎在,永远都有再次发动的可能。

从合纵走向连横:“云+AI”无法分割 

一系列的调整中,大公司就像是可以随意拆卸组装的乐高积木,根据市场的需要拼装成最需要的样子。当然也在这样的不断的拆合拆合的过程中,训练了自己的灵活性,增强了市场反应机制。

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云已经不是单独存在的一门技术了,要么是和AI结合,要么是和产业结合(比如教育、交通、金融等)。

华为云总裁郑叶来说过:五年以前我们在做大数据的时候,我说,现在街上随便牵出一条狗,不是大数据的狗都不好卖。今天人工智能也一样。

虽是戏谑之言,却也反映出云行业目前变局:AI和云已经无法分开了。

在通用型公有云上,大家规模差别不大,都相对成熟了,尽管阿里云已经一马当先了。在早期,华为云没有主打这个市场,失去先机。通用市场做到饱和,势必要去做私有云。未来几年,私有云或会成为下一阶段的云计算的新战场。

在2019年尾的AWS re:Invent上,Outposts一骑绝尘,为几乎任何数据中心、托管空间或本地设施带来了原生 AWS 服务、基础设施和运营模式,这实际上相当于把AWS“塞进”了客户的机房。

甲骨文公司副总裁及中国区云平台总经理吴承杨此前向雷锋网透露,Oracle自治数据库已经有公有云本地化解决方案。

叫法不同,但概念类似——这也会在未来成为云计算的趋势之一,2020年在中国必然也会有类似解决方案的出现。

达摩院在今年开年发布的《2020十大科技趋势》报告中提到,云已经远远超过IT基础设施的范畴,渐渐演变成所有IT技术创新的中心。

云已经贯穿新型芯片、新型数据库、自驱动自适应的网络、大数据、AI、物联网、区块链、量子计算整个IT技术链路,同时又衍生了无服务器计算、云原生软件架构、软硬一体化设计、智能自动化运维等全新的技术模式,云正在重新定义IT的一切。

而我们认为,“云+AI”中“+”的本质就是连接,两种的不同行业、不同的技术,如同乐高积木一样被再次组建,1+1>2,可以实现更强的功能。

当然,AI落地是十分困难的,尤其是对于众多小企业或者技术能力不那么强的企业来说,实现所谓的“智能化升级”,阻碍重重。人才、迭代的成本、建设周期、运维效率都是严峻考验,云+AI的CP组合,则提供了一种好策略和一个好的入口。

各个巨头在架构调整上,强调云和AI的组合,正是看到了这样的问题。

从狂奔走向克制:巨头也要“瘦身” 

陈兵线下,巨头在战略上却开始“瘦身”。

2019年,阿里云成立10周年,也是营收突破100亿后的第2年,阿里云总裁张建锋在3月的云峰会上宣布战略聚焦新零售、新金融、数字政府3大领域,后续还成立了3大事业部。这是一种克制的表现。

除此之外,阿里云还在贯彻不做SaaS的理念,练好内功被集成。

华为云在整个2019年不断在各个城市举办政企上云的峰会,将精力放在了大型客户上,不分散一兵一卒,这也可谓是一种克制。

郑叶来把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作为华为云的准则,并且把公有云当服务、私有云当产品、混合云当解决方案售卖给客户。

百度在2020开年的这次组织架构升级中,将智慧政务、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智能客服与营销四大业务板块升级为四大事业部,以业务聚焦加码产业智能。

腾讯云在2019年交出了前三季度营收破100亿的成绩单,在TO B赛道上赢得不少机会。

不过这背后,腾讯云合作伙伴数量在这一整年增长了40%,覆盖金融、政务、教育、医疗、文旅等, 来自合作伙伴业务的收入在整个腾讯云大盘的占比达到了30%。

如同马化腾的那句“腾讯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其整体业务确实在朝这个方向做。

从定局走向变量:亮剑精神 

云是锄头,深耕场景;云是猎枪,冲锋在前。

为了云的好生意,巨头们纷纷亮剑了。

“BAT和华为的做法,就是以投资换市场而已。”

2019年10月,看到阿里云、腾讯云和华为云入围了重庆市政务云采购名单,一位行业人士这样点评。

整个2019年,是全国各大省份各大城市被BAT、华为、京东等“瓜分合作”的时期,数字政府大单、智慧城市大单、政务云大单、文旅大等等,冲击着市场的眼球。

阿里云牢牢占据第一,腾讯云后劲巨大,华为云借助华为在政企领域30年的布局实现快速增长;几天之后,UCloud就会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云计算第一股;而雷军系的金山云也有意赴美IPO,2020的大变量也有其一席之地···

借用《亮剑》里李云龙对楚云飞一段交心的对白:

李云龙:逢敌必亮剑,决不含糊。

楚云飞:狭路相逢勇者胜,战争有铁的的法则,机会对双方来说都是对等的,世界上没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只有此消彼长,各领风骚。

国内市场,2020年,谁在挑战云上“霸权”?

(雷锋网 (公众号:雷锋网) 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 转载须知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