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联盟链,微众银行提出服务公众的“公众联盟链”畅想

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给我们分享了“未来十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主线”,让我们知道了未来区块链发展所需要经历的8个技术课题,这些技术课题需要靠我们现在不断的累积,不断的发展去慢慢来解决,完善它。

那么,我们可能也想了解了解联盟链跟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现在, 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 也受邀来到了万向全球区块链峰会上,给我们带来了 关于现阶段银行对联盟链跟公有链的观点的主题演讲《联盟链的升华——公众联盟链》。

马智涛表示,从联盟链概念推出市场的时候,引起了很多争论。围绕着联盟链跟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以及它能够带来的价值。今天在会上,不会重点看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到底在技术上谁强谁弱,反而能希望带出来五个问题,供给大家一起去思考。

一、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

马智涛表示,从一开始区块链公有链推出市场的时候,非常强调去中心化的理念, 也非常强调它是属于公有资产,并不归属于某个个体、某个企业 。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在市场上面几条主要的公链,像比特币、以太坊、EOS,它的算力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几个大矿池手上,这是事实,这数据也可以在公开报告当中看到。所以公有链是否真正为“公众所有”,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做一些思考。

二、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

最新的全球人口数据,全球人口76亿,有上网习惯的个人有40亿。真正参与全球公有链人数大约是2000万。从中可以看到,目前真正参与使用公有链提供服务的群体,还是非常少。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思考,公有链是否真的在服务“普罗大众”?

三、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

2017年全球数据统计,全球范围里面管理的数据规模大概在230亿个TB。而从功能角度来讲最丰富的以太坊,目前它承载的数据量小于1TB。先不看它提供的功能多样性、应用多样性,单单看它承载的数据量,公有链离真正能够承载“数字社会”使命的要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四、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

马智涛表示:我们很强调算法,通过算法来做数据的隐私保护、信任的建立。但 目前人类社会经过了这么多年演变进化,事实上我们已经有很多现成的信任机制,这是经过了很多年人类历史验证积累下来的结果。 比如政府、法律体系和各地但监管部门,这些信任的共识是有效已久、一直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经过验证的管理信任的体系。 不应该一下子全部放弃,算法可以增加信任,但它不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 我们还是应该回过头来看看,社会上已有的机制,怎么去结合,来把信任建立起来。

五、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

这也是一个误区,不见得联盟链只能服务联盟成员。现在所有的企业,都会在互联网上面向外部提供服务。马智涛认为联盟链的参与机构,在组成联盟的同时,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面向公众提供服务。

基于上面的五个问题,微众银行总结下来,马智涛认为: 应该对联盟链进行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称之为“公众联盟链“。

公众联盟链的定义非常清晰,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 公众联盟链有着三个非常重要的使命。

第一,服务公众。

公众作为链的使用者,可以通过公开网络访问商业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提供的服务。

第二,联盟链有一套治理机制,由联盟成员去共治的。

联盟链的属主以及运营方,是联盟本身,通过这个链去实现信息以及价值的交换。

第三,分布式商业。

通过公众联盟链的体系,可以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对外服务,去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

当然了,马智涛表示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实际上除了标准的区块链特性之外,还有三个方面是需要重点加强的。

第一,公众联盟链并不是单一链条,所以整个体系下面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以及跨链条通信,同时能够支撑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

第二,真正能够让大家快速组成联盟,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地建立联盟链,这也是重点。

第三,开源开放,马智涛认为公众联盟链一定离不开开源基础。

以上三个方面,是公众联盟链在技术发展上,所需要的额外要求。

最后,马智涛表示坚信分布式商业肯定是人类经济的发展模式必会走向的方向,而公众联盟链很有可能是打开分布式商业模式这道大门的钥匙。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