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成瘾:3位亿万富翁谈如何成为人生赢家

编者按:大家都知道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知易行难,少有人能用正确的态度面对失败。Charles Chu以Ray Dalio、查理·芒格以及乔治·索罗斯这三位名人的说法为引子, 说明 了如何从失败中取得进步的具体做法。

认识Ray Dalio的人不是很多,而他也喜欢这样。

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的Dalio,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管理着1220亿美元的资产。

所以这是个大人物。

不过无论你对Dalio有何印象,你可能都是错的。

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清楚真正成功的人是什么样的。而这个却是Dalio开始创建自己的对冲基金时学到的东西。

下面这段话摘选自《 原则 》,这是Dalio有关生活和商业规则的精彩宣言:

……常见的成功画面——可能是一张完美人士的光鲜照片,一身拉夫·劳伦,然后旁边附上一连串成就清单,比如上了最好的预备学校和常青藤大学,考试把所有的答案都回答正确等,但这些都不是典型的成功人士的准确描绘。

相反,Dalio注意到真正成功的人士有着有趣的谦逊:

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会审视自己的错误和弱点,然后找出如何规避的办法。所以我知道了那些在遭遇现实,尤其是痛苦的障碍时取得最大进步的人,能够学到最多并且比不这么做的人更快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知道这些人是非常棒的人,是我希望出现在我周围的人。

随便看看任何一位自力更生的亿万富翁,或者在任何领域取得极高成就者,你会发现题目当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失败爱好者”。

比方说,下面是另一位亿万富翁巴菲特的商业伙伴查理·芒格的话:

不犯很多错误就想过上富足的生活是不行的。实际上,生活的技巧之一就是你能应对错误。不能解决好心理上的拒绝往往是很多人破产的原因。

——《查理·芒格之道》

错误是成功的货币。

还不信吗?下面摘自第三位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很多人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操盘手:

就个人层面而言,我是个对自己和别人身上的瑕疵非常挑剔的人。但是在挑剔的同时我也相当宽容。如果我不能宽容自己就不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对于别人来说,犯错是羞耻的来源;而对于我来说,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骄傲的来源。一旦我们认识到不完全的理解是人类的常态的话,犯错就没什么好丢脸的,没有办法改正我们的错误才丢脸。

——《索罗斯》

好吧,那么(a)认识错误,以及(b)从错误中学习也许是对成功最重要的东西。但是随着像Dweck的《心态制胜(Mindset)》这样的书的流行,你大概也已经知道这一点了。

知易行难。难的是做。

成长的烦恼→成长的喜悦

我们那么多人在面对失败时会放弃是有原因的——因为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Dalio给这种感受起了个名字:

我把客观的审视自己和别人时产生的那种痛苦叫做“ 成长的烦恼 ”,因为这种痛苦是伴随这个人的成长而产生的。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

大多数人失败了几次,就受伤了然后说:“我的训练做得还不够。这太伤人了。我做不了。”

这样的态度于事无补。毕竟害怕痛苦是很自然的:

过于关注短期的满足而不是长期的满意似乎是我们的天性……这一行为与所带来的回报之间的联系并不是自然而然就会来的。

把痛苦与长期回报关联起来不是自然产生的,但是却是可以学会的。此外,如果做得好的话,实际上痛苦会开始感觉良好。

Ray Dalio把这种心态称为是“跑步者的高峰体验”,成长的喜悦:

然而,如果你能(建立与长期回报的联系),此类时刻就会开始引起喜悦而不是痛苦。这类似于对于那些把联系与好处建立了连线的人来说,锻炼最终就会变成喜悦。

达到这种状态的关键是逐步突破你的极限:

……因为突破极限的自然法则会让你变得更强,从而带来结果的改进,而后者又会激励你,你处在“适度压力区/学习区”越多,你的适应能力就会越强,取得更高水平表现就更容易。所以,如果你不给自己减少压力,比方说,如果你让自己感受相同程度的“痛苦”的话,你自然就会以更快的节奏演变。因为我相信这个,我相信我是否实现自己的目标是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一块料的一次考验。这是我玩的一场游戏,但这场游戏是认真的。

下面这个描述起来会更形象:

突破极限→小胜→激励→突破极限→更多的激励→更大的胜利

当我们看到大家做到令人吃惊的事情——比如举起一千磅的重量,一次交易赚了百万美元,走钢丝等,我们往往会忘了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

但其实他们跟我们其他人一样,也是从小做起的。

我人生前20年的时间里,情况实际上相当糟糕。没有朋友,没有爱好,没有目标。但自从我审视了自己的瑕疵并开始挑战自我,比如跟令我害怕的人交谈,去旅游,把自己推出舒适区等的时候,每一年自己都比上一年变得更好了。

Dalio的话里面还埋藏着最后一颗宝石:

这是我玩的一场游戏,但这场游戏是认真的。

Dalio把他的工作和生活看作是一场高风险的游戏……

重组失败:游戏化

还是小孩的时候,我整天就把玩游戏当作逃避现实的手段。直到最近,我都没有想过在那上面消磨的时间有什么好处。

但Dalio却认为游戏化很神奇:

把你的生活当作一场游戏或者搏击。你的使命是找出如何绕开挑战实现目标的办法。在玩这场游戏或者练习搏击的过程中,你会变得更加娴熟。随着你变得更好,你会进入到这场游戏的更高等级,然后需要并且教会你更大的技能。

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几乎都不去听课。相反,我会早上9、10点起床然后玩游戏到午夜。唯一的休息就是去扫荡一下冰箱或者用用洗手间。

这样的生活我不会向任何人推荐。不过一旦这些数不清的时间是用在“工作”上的话感觉就不一样了。

游戏化不是要看低人生。而是对生活以及失败进行重新的组织——以一种让它变得有趣的方式重新组织。而如果这件事情是有趣的话,你就可以永远做下去。

生活的挑战开始变得令人激动:

一旦你接受了玩这场游戏会变得不舒服,但你会坚持玩下去的话,情况就会变得容易多了(就像练习健身那样)。当你擅长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得偿所愿的能力强得令人激动。

如果你看看那些认真的游戏玩家,你迟早就会注意到这一点,简单的游戏再也不能令他们满足。他们需要更复杂、难度更高、更加现实的游戏。

还有什么游戏比真正的生活本身更复杂、更困难、更真实呢?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再也不需要游戏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