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互联网大厂的2020新战场

作者:原野 刘意默

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关于人类与新冠病毒的这场博弈,一个最常见的比喻是战争。截至今天,这场高烈度的战争已经以极其突兀的方式夺走上千条性命,消耗掉难以想象的资源,也以变幻多端的方式,对身处其中之人的心智提出了严峻考验。

这一切都如同加缪在《鼠疫》描绘的场景。他在书中借由医生之口提到:同鼠疫作斗争的唯一办法就是实事求是。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武汉。而包括互联网公司在内的社会力量为它加上了后半句:同舟共济。

的确,在武汉这片特殊的战场上,互联网公司们各扬所长。与17年前SARS时的稚嫩不同,如今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基础层面。当它们放下竞争,忘记KPI,全情投入战疫,这场战争,距离胜利的曙光就又近了一步。

操作难度较低、见效最快的物资捐赠,成为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的第一步。

BAT成为第一梯队。腾讯累计捐款15亿,阿里巴巴捐款10亿,百度设立3亿元疫情及公共卫生安全攻坚专项基金。

第二梯队的互联网公司也紧跟其后。拼多多先是联手浙江大学成立1亿元的抗议基金,紧接着又宣布向湖北地区捐赠100万只医疗专用口罩,2万套防护服,20万只医用手套,以及30吨德国进口医用消毒液等物资,京东则是向武汉市分批捐赠100万只医用口罩及6万件医疗物资。

图:拼多多捐赠上海援鄂医疗队的首批医疗物资送达武汉

相比经费,当时武汉医疗物资的紧缺更加迫在眉睫——防护物资的短缺成为所有医院面临的难题。有媒体报道,一万个口罩在武汉一家三甲医院只够用五六天,部分医院在口罩不够的时候,本来四个小时就要换一次的口罩坚持用了一周。

央视《新闻 1+1 》节目也在1月23日报道了医疗物资短缺的情况:

“武汉的医疗系统已经长期超负荷运转,紧缺各种必须的防护装备。发热病人数量众多,无法得到及时收治。正常医院的防护服和护目镜严重不足,对医务人员防护不到位。”

当互联网公司把商业战场上的赛跑搬到武汉战场,所有人都欢迎这样的“竞争”。

物资捐献之外,互联网公司也为封城后的武汉提供了便利。

公共交通停摆,滴滴就花一天时间组建了1500名司机的保障车队,还安排专门的医护保障车队为医护人员提供服务;

市民买菜不便,美团、盒马、京东到家都行动起来。盒马暂停了湖北省内生鲜农产品的对外输出,还通过合作伙伴从外地向武汉调拨牛肉、鸡肉等民生商品;美团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服务;

医院食品物资紧缺,拼多多就开通果蔬直通车,很快,100吨免费蔬果从产地直接运送到指定物资调配点,再配送到医院食堂,保障4600名医护一个月所需。随后,免费配送范围从武汉扩大到湖北7市16家医院;

物资运送不畅,京东为湖北当地物流提供紧急药品运输,菜鸟开通绿色物资援助直达通道;

火神山雷神山的工地上也有他们的身影。华为在火神山医院32小时就设立了5G基站,联想支持捐赠了相关IT设备。此外,两家医院全部采用联想自研IDV桌面云技术解决方案,帮助降低医院运行后人员进入疫区一线的概率和风险。

二、

与往日的高调喧嚣不同,在武汉战场,多数互联网公司选择成为低调务实的建设者。

毕竟,在灾难面前,做远比说有意义。

以物资捐赠为例,及时购买到物资,并运送到武汉,这只是第一步。 从武汉送往医院等目的地,才是关键的那一步。

当网友们被捐赠物资滞留在红会仓库里的画面激怒时,互联网公司选择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仅仅依靠官方机构组织,而是动用自身系统与平台的力量,参与战疫。

昨天,一份表格在朋友圈等多渠道流传开来,上面密密麻麻填写着分配到湖北省内多家医院的呼吸机、口罩、外科手套数量——这是搜狐采购捐赠的物资,直接通过顺丰的绿色通道,抵达湖北的53家医院。

尽管公司业务乏善可陈,股价与市值也步步倒退,但搜狐在武汉战场上的举动,依然配得上它的互联网公司老前辈身份。

更多年轻力壮的新公司在以自己的方式参与战疫。

比如解决医护人员的吃饭问题。一位医生在除夕夜拍摄的短视频流传甚广,他们的年夜饭是方便面、蛋黄派和饼干,镜头前,这位医生疲惫又诚恳,“这已经很丰盛了”。

疫情爆发来势汹汹,赶上春节物流放假,医院食堂储备有限——1月31日时,武汉同济医院光谷分院的蔬果储备,已经只够全院职工食用一周。

当医护人员逆流而上,义无反顾冲向战场时,战备粮食的不足也牵动了众人之心。

拼多多在大年初二临时搭建的“对点捐赠急需物资保障系统”开始发挥作用。

作为农产品头部电商平台,拼多多一头对接消费者,一头对接产地。这种直连的优势在于,它能在紧急时刻直接找到产地,以平台身份协调资源,在最短时间筹集物资。

于是,从2月2日开始,仅仅2天内,拼多多的蔬菜水果就运进了武汉几家医院食堂,保障一线医护人员至少一天能吃上一个水果。

看似简单的直达背后,系统功不可没。

其中,“天网”是基础,这是拼多多自己搭建的一套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存储着不同产区包括特色产品、成熟周期、物流条件、仓配设施、加工型产业设施等在内的数据和信息,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所有的县级行政区域。

根据“天网”运算的结果,业务人员可以快速找到产地——医院所需蔬果需要满足易存储、易运输的特点,以白菜、卷心菜、西兰花、土豆、苹果等为主。

绿色通道是助力。联合顺丰、邮政等合作伙伴,拼多多搭建其产地直通湖北的绿色通道,保障了运输速度。从2月2日之后的每个礼拜,这条运输线上都会跑着拼多多运往医院的蔬果——当越来越多的医疗队从全国各地奔赴武汉,它的重要性也会越发凸显。

三、

截至今天,新冠病毒的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已经突破4万,且数值还在持续上涨,所有人都在期待的拐点尚未降临。钟南山给出的粗略估计是2月中下旬。

疫情拐点未至,但这场叫人猝不及防的疫情大概会成为很多人乃至很多行业的拐点。

电商便是其中之一。

当出门买菜不便,生鲜电商就成为包括老年人在内的所有用户的首选。年轻人半夜守在盒马抢着下单,老人时刻盯着拼多多里的山东大葱是否已发货。就连我生活在十八线县城里的妈妈都会在电话里告诉我:“放心,不出去买菜。都是网上买好,给送到小区,下楼取。”

在全国人民坐月子的模式中,生鲜电商迅速完成了用户习惯培养。而传统电商也在关键时刻发挥出重要作用,比如买口罩。

在疫情早期,当药店的口罩存货被一抢而空,很多人在线上找到了出路。腊月二十七晚上,当我发现家附近的药店口罩全部售罄,马上下单购买了12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两天后到货,自此成为朋友圈里最“富有”的人之一。

疫情之中,靠谱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说SARS 让2C的电商行业真正起步,17年后的疫情就是一场电商大考,考验参与者的反应速度、参与战疫的决心,也考验他们是否如平时所说,真正把消费者利益看作最重要之事。

从反应速度来看,淘宝、拼多多、京东三大头部电商都跑得很快,实现了互联网速度对落后的武汉基层组织速度的碾压。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拼多多就率先上线“抗疫情专用频道”,划拨超过6亿元专项资金,对抵御疫情相关商品进行补贴,以确保包括口罩、体温计、抗病毒冲剂等在内的应急商品,均以全网低价方式,维持足量供给。截止一月底,通过拼多多补贴的医用商品数量已经超过8000万件。

补贴之后,拼多多上的红外线体温计售价仅46元,专用护目镜仅售39.51元——在部分电商平台,这些商品的价格早就被炒到了三位数。

淘宝聚划算则启动了对口罩商品的百亿补贴,并上线抗病毒专区;京东也面向25万商家推出11项补贴扶持政策,涵盖费用减免、金融和物流支持、健康保障等。

答卷之中也暗藏未来密码。

以拼多多在2月10日上线的“抗疫情农货专区”为例,它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涉及脐橙、草莓、苹果等近28万个SKU。

从短期来看,拼多多通过流量支持、5亿元专项补贴、每单2元快递补贴等方式,是要解决疫情影响之下的供端销路难、需端买菜难。据拼多多平台方透露,该补贴不设上限,目前平台已经划拨出10亿元首批专项补贴资金,用于激励所有在疫情期间坚持服务消费者的商家。

但这场尝试显然有着更长远的意义。一方面,这是拼多多助农计划的延续,也是对电商生态的持续扶持——春节是水果销售旺季,但消费者以往更习惯在线下采购,如果补贴方案行之有效,在今后的“春节档”也正常运行,显然,对于种植户和消费者,都是裨益良多的选择。

而疫情之中,几家电商平台都对口罩类商品的违规行为实施了最严监管,陆续公布涉嫌销售问题口罩的店铺,永久清退再不合作,严重者还被移送了执法机关。

其中,拼多多还针对疫情相关医疗卫生用品启动特殊预案。

只要商铺的已售商品中出现货不对版、严重质量瑕疵等问题,拼多多就会对同批次全部订单进行自动全额退款,无需消费者进行任何主动操作。

疫情中的种种严厉监管措施,都指向了电商公司们对平台身份的看重。当商业组织进化到相对成熟的阶段,社会责任的权重也会相应提高——平台标准的高低,将直接决定整个商业社会规则的底线在哪。

拼多多们显然选择了相对更高的标准。

而这也会是今后商业战场的主流选择。平台类公司扮演起“入海口”的角色,商家如江河湖水,经由此入海,当入海口的筛选足够严格,海水的质量才会得到保障。

四、

出钱,出力,出人,当互联网公司在战疫中扛起大旗,这些公司也赢得了与市值相匹配的尊重。

作为先进科学与生产力的代表,互联网公司们也在疫情研究方面纷纷发力。拼多多、网易等多家公司投向疫情防治与科学研究的捐赠都高达亿元级别。

互联网公司们有担当的模样,有点可爱。

17年前,当SARS席卷中国,尚在早期的互联网公司还无力承担太多,这个行业只是某种程度上的灾难受益者,数字移动技术和互联网的有效性得以证实,电子商务起步,游戏业务让32岁的丁磊在那年坐上中国首富的位置——尽管他也同时深陷“游戏毒害青少年”的讨伐之中。

马化腾也在那年为QQ 找到了靠谱的盈利模式。SARS 让更多人居家避险,腾讯伺机推出的QQ秀和游戏业务都大受欢迎。不到一年时间,QQ游戏大厅就超过了当时最大的在线游戏平台联众。

17年之后,中国互联网公司们成为战疫主力。

这是由实力决定的。世界500强里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名单越来越长。老牌选手体量不断壮大的同时,新选手们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崛起,拼多多从成立到上市仅仅花了3年,上市仅1年,市值即超越京东,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肌肉是力量的象征,把力量使在什么地方,则是价值观的体现。

在以武汉地名为象征的这处战场里,互联网公司们虽然贡献多少不等,但大多倾力而为,尤其在外卖、物流、网约车等领域,极大提高了受疫情影响之人的生活质量。

“不设预算上限,只要消费者和前线有需求”,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在最近如此表态,此前不久,拼多多宣布把“协助抗疫”作为公司首要战略目标。

疫情还在继续。国人正在为早期的轻视付出代价。比尔·盖茨曾经判断病毒的威力:“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在未来几十年内杀掉上千万人,那比较有可能是一个高度传染的病毒,而不是战争。”

所幸,这场战争有所有人的参与。

这是一场必胜的战役,但如何让胜利来得更快一点,再快一点,是我们都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所有投入战疫的互联网公司都在争取的成绩。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