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PK张一鸣:谁是BAT中真正的B

编者按:本文系牛刀财经投稿文章,作者赵叨叨,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百度和字节跳动又再一次掐起来了。

近期,牛刀财经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官网看到,百度诉字节跳动运营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一案获法院受理。

百度认为,其视频产品被今日头条作为关键词,干预搜索结果,要求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

百度掐字节跳动,说明百度在防御字节跳动在搜索业务进攻方面非常焦虑,而它没有其他手段可以缓解这种战略焦虑。

只好对薄公堂,但法官可不是心理医生,他们解决不了百度的焦虑。

从新媒体、信息流以及后来的短视频,再到如今的搜索,字节跳动与百度之间针尖对麦芒的对决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公开报道显示,从2018年至今,百度和字节跳动之间的诉讼已达十多起,双方多次以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为由发起诉讼。

两家谁也奈何不了谁。因为双方除了是非和优劣的交锋,还有利害和强势的分野。

一个要进攻,一个要防御,不论如何看,张一鸣和李彦宏的战争都不可避免。

谁是BAT中的B?

2019年,百度市值一度被京东、网易等公司超越,业界对其唱衰之声不绝于耳,很多人都说BAT这铁三角阵营已不复存在。

客观地讲,这种说法未免太主观。

虽然AT两家早已绝尘而去,百度又遭遇市值低迷,但只要没人动摇其在搜索领域的霸主地位,大象转身假以时日重回巅峰并不是没有可能。

只不过,在百度转身之际,张一鸣却一炮打进了李彦宏的核心腹地。

对于百度来说,长期威胁和动摇它BAT地位的不是京东,也不是网易,而是来自字节跳动的疯狂试探。

李彦宏与张一鸣之间的PK,正是百度觉得字节跳动动了百度搜索的蛋糕,字节跳动也觉得是时候突破百度搜索的天花板了。

甚至在一位投资人看来,“字节跳动从前年开始就是一家冲着要干倒百度的公司,只是当时还没做全网搜索这件事情而已。”

「搜索是百度的根基,是百度的核心价值;我们要始终坚定地投入,做最好的搜索。」今年8月20日,百度发布2019年Q2财报后,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这样说道。

尽管百度仍然是搜索的王者,但不可否认的是,用户的生活离搜索越来越远了。

百度不仅挽不回正在逐渐远离它的用户,更挽不回其更在意的这些搜索行为背后的商业价值。

张一鸣在搜索全面战争打响前数年就早有野心和布局。

早在2014年,在百度负责搜索框架的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杨震原就被张一鸣挖入字节跳动,在头条曾主导广告和推荐两大核心系统升级。

此外,原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朱文佳、原百度美国深度学习实验室少帅科学家李磊等百度重要人才均被张一鸣挖入字节跳动。

这体现了字节跳动想要抢占搜索用户的决心,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被曝在内部表示:“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4000万DAU。”

而字节跳动公然叫板百度的硬气,来源于其成熟的用户。因为经过了头条APP与抖音、火山小视频“洗脑式”的教育,推荐匹配机制下的用户是越来越成熟了,所以手机端的用户量也达到了一定的体量。

短视频用户与搜索用户进行内部消化,并不是难事。

只不过,尽管字节跳动的攻势很猛,但与百度比起来还是年轻了,毕竟百度在中国互联网市场驻足比字节跳动早了十余个年头。

再者根据StatCounter统计的数据,截止到2018年年底,国内搜索市场百度拿下的市场份额超过7成。

所以说,字节跳动想要在搜索引擎市场挤进第一阵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但是年轻气盛的字节跳动又让百度不得不警觉,字节跳动也成了目前最能对百度的搜索引擎地位构成威胁的一位。

而百度在搜索引擎市场虽享有霸主地位,但字节跳动庞大的用户流量还是令百度忌惮。

字节跳动打醒了百度。

李彦宏在8月20日发布的内部信中写道,“由‘搜索+信息流’组成的双引擎,‘百家号+小程序’组成的双生态,进一步夯实了百度APP超级入口的地位,促使百度APP的用户时长和搜索流量都实现了强劲的增长。”

李彦宏如此重视信息流和智能小程序,正是希望能在与字节跳动的竞争中扳回一城。

今年5月份百度Q1财报发布,业绩惨淡,百度录得上市之后的首个季度亏损。

与此同时,高管换帅,在百度任职14年,负责搜索业务的向海龙离职,接任者是沈抖,李彦宏看重其“对公司搜索和信息流业务的增长有非常大贡献”。

如今,双方都触到了对方的优势领地,并有了明显的成效,所以字节跳动与百度均各自筹谋着加固各自的壁垒。

在短视频方面,百度与快手合作,开展短视频和搜索领域的合作,来对抗抖音。

在内容方面,字节跳动高调宣布进军搜索领域并入股了百科互动之后,8月12日,百度与快手联合投资知乎,知乎的内容将被接入百度的APP、搜索、信息流等产品矩阵中去,这一步被认为是对字节跳动的动作作出了回应。

这一次收购互动百科,只是双方搜索业务对抗的升级,但张一鸣的野心绝不只在搜索上。

李彦宏现在已经亲自抓百度的信息流业务,张一鸣则针锋相对地在字节跳动内部强调搜索与优质内容的重要性。

显然,不管是在信息流、短视频还是搜索引擎等业务上,字节跳动都已经形成了对百度的强力全面挑战。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在信息流、搜索引擎、内容等方面,字节跳动与百度必定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

谁赢谁就是BAT中的下一个B「Bytedance(字节跳动)和Baidu(百度)」。

李彦宏与张一鸣在争什么?

如果李彦宏与张一鸣的商业竞争非要分出胜负,那么成为决胜关键的,将是双方以内容为核心的市场竞争力。

百度与字节跳动相似的地方在于,商业模式和业务逻辑很接近,双方均是通过流量换取广告商业营收,也因此百度被认为受到字节跳动的威胁最大。

内容分发是百度的动力源,同时也是字节跳动商业价值的放大器,而最终可能决定二者谁能在阶段性竞争中优先胜出的,依旧是内容生态的建设的饱和程度。

一方面,近两年百度在内容领域持续加码,主要体现在依托信息流业务和加大在短视频业务的投资。

其中百度旗下的百度贴吧、百度百科、好看视频等在各自领域发力,都在不同维度争抢用户这片流量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百度精于AI,借助AI之手信息流与短视频领域应该会得到更深层次的发展。

据了解,百度还上线了AI版权检测系统“图腾”,内容生态的布局也拓展到了版权图片领域。可见百度在内容生态的建设中是做足了准备。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其凭借头条APP、抖音短视频等内容分发平台争夺用户流量,此外字节跳动在企业服务领域也有布局。这也表明了字节跳动不再满足于做C端内容。

尽管搜索功能和搜索引擎是不同的概念,但是当内容储备足够大之后,搜索功能在自家APP内部的效果并不比面向全网的搜索引擎差多少。

因为全网的信息正在逐步孤岛化,搜索引擎能搜到的内容在不断减少,而像头字节这种从内容端入手的新贵并不畏惧这个,它们的内容储备却在不断增多。

如今,字节跳动与百度的业务线是越拉越长。

在满足用户资讯需求上,百度、字节跳动两大内容分发平台已进入互搏阶段,等待双方的是技术、内容生态、多端渠道等综合实力的较量。

只不过,现在再去争论谁抢了谁的蛋糕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业务的重合意味着字节跳动与百度的矛盾将一直持续。

是百度继续称王还是字节跳动后来者居上,目前还不能下定论。但双方针对对手的策略已经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如此一来忙着应对对手势必会让部分用户反感。

所以说,比起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将对手打压,倒不如将更多的资源放在内容生态的建设中,毕竟内容生态的成熟程度最能体现企业在市场的影响力。

无论字节跳动与百度未来将作出怎样竞争的策略,李彦宏和张一鸣首先需要考虑的应该是用户的留存率以及三思用户能够接受的战后结果。

更关键的是思考如何更好地用新技术去驱动用户。一味地根据竞争对手战略作出的应对策略,很容易让自身在对战中迷失。

但没有竞争就没有商业,企业要在竞争中才能有创新、有进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