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调入局到下架一周 狐友的社交之路注定艰难

从张朝阳对狐友的重视程度就能看出这款产品承载着搜狐多少希望了,狐友上线之后,张朝阳成了该软件中的第一大V,每天不遗余力地发布大量信息,张朝阳还要求搜狐员工必须全员参与。

据媒体报道,有搜狐员工曾向外透露搜狐方面发了通知让所有员工下载狐友APP,之后还会对员工的活跃度、发文数量等进行考核。

从产品本身的特色来看,刚推出不久的狐友目前在功能上还不能给予我们太大的想象空间,因为现在的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有着微信沟通功能的简化版微博”,但之后狐友会不会藏着什么大招,这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曾经的互联网大佬搜狐已经“消失”了太久,近年大热的社交、信息流、直播、短视频、人工智能等等热门领域我们都没能发现搜狐的身影,这也直接导致了搜狐跌出国内互联网平台的一线阵营。

按照最新股价信息,搜狐目前的市值只剩5.47亿美元,相比于过去的老对手们,新浪的28.73亿美元、网易的342.33亿美元、腾讯的31818亿美元,搜狐的存在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狐友能够改变搜狐的现状吗?

狐友 是什么

狐友现在还是张朝阳一个人的“主战场”,在上线之后的日子里,几乎所有的用户都会关注张朝阳,这让他的粉丝数快速飙升到超过250万。

连续几天的时间里,张朝阳都在狐友平台里发布大量的动态,最多的一天甚至超过五十条。日常生活、文章推荐、友人合照、日常问好......张朝阳显然是想要全力地把狐友推荐给大家认识。

从狐友的功能和视觉风格上来看,它有点像微信,可以与好友进行沟通、群聊;它更像微博,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自己的日常动态。

以目前最新版本的狐友APP为例,它在一级目录上有“动态”、“互关”、“我”三个模块。“动态”其实就是简化版的微博信息流,点开可以看到所有关注好友发布的各类动态信息;“互关”即类似于通讯录好友,目前狐友的群聊入口也在其中;“我”则是基本的个人功能设置菜单。

狐友作为一款社交APP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按照搜狐的说法,它更强调“用户平等”与“隐私”,这也是它区别于其他SNS平台的核心“卖点”。

何谓平等?狐友APP不提供像微博一样的加V认证机制,它认为这种认证在某种程度上“构建了人为的等级差异”,给用户们加上了人为的三六九等区分;何谓隐私?狐友在不同维度的好友关系上进行了细节的区分,它把用户关系基于“陌生人”、“粉丝”、“互关”进行了三个维度的分类,进而支持用户对个人动态、相册、粉丝/关注列表等用户资料进行细节的隐私设置。

狐友APP明确将自己的目标受众定位在90、95后的年轻人群,在狐友还未正式独立成APP对外发布之前,狐友就与“搜狐校草大赛”活动进行了深度绑定和前期推广。

创新点上,狐友APP目前有几个颇为有意思的功能,例如“言之有物”功能,该功能可以帮助用户在发表图片时根据系统识别的图片内容进行自动推荐“配文”。

在下载数据表现上,狐友APP目前在第三方下载数据平台中的最好表现为免费榜排名第301,社交榜排名第26,整体来说尚未引起足够的大众关注。虽然张朝阳预期随着狐友APP的不断迭代,它未来会实现裂变式发展,但它未来的实际表现会怎样,这还是个未知数。

发布三天突然下架,是营销还是功能缺陷?

虽然狐友APP在近日正式上线前已经试运营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该款应用还是在正式上线三天后,突然宣布“下架一周”,这给原本就不太受到大量关注的狐友带来了不少质疑。

张朝阳在狐友和微博宣布:“因为狐友重要产品功能需要改进,6月12日零点,狐友APP将从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当然,新用户安卓 手机 仍然可以去官网下载”。之后他还继续发布多条动态向网友“介绍”官网下载的流程。此后的两天,张朝阳继续正常在狐友发布大量日常动态。

从上线时的意气风发,到刚推出三天就突然下架,这让狐友APP的首批用户们颇为不快,更是让人怀疑它是不是在产品功能上有什么“缺陷”。针对这个质疑,张朝阳给出的官方回复是,“下架是因为要改进一些功能,已经下载狐友的用户不受影响”。

这不由的让很多人开始怀疑狐友APP是不是“没想好就上线了”,作为老牌互联网公司,搜狐不应该在APP开发上有什么问题,再加上狐友APP正式上线之前已经试运行了不少时间,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功能改进”才能促使狐友那么快地就“下线”调整。

不过,上线时在品牌声量上并没有多大影响力的狐友APP却在宣布“下线”时获得了更多的讨论和关注,这不知道是搜狐方面有意为之还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狐友的社交之路 并不为人所看好

回到产品本身,在竞争激烈、壁垒严重的社交领域,狐友的“后程发力”并不为人所看好。

从目前我们看到的狐友APP产品形态和产品逻辑上来分析,狐友目前所体现出来的产品思维似乎并没有什么“创新”之处,它更像很多年前推出的传统社交产品+少量微创新,在微信、微博、QQ、陌陌、抖音等一众社交平台巨头的“衬托”下,它似乎并没有什么核心“差异化”的点。

没有足够有吸引力的产品卖点是狐友目前所面临的最严重的硬伤,它现在更像一个“四不像”产品,融合了微信、微博功能的它,难道想要靠所谓的“平等”和“隐私”来实现突围?

还是狐友APP想要挑战微博这么些年积累下来的内容分发机制与大V影响力、挑战今日头条主打的信息流算法分发模式?怎么看搜狐在技术积累和内容、用户上的布局都很难与竞争对手们抢占用户。

对于狐友所主打的卖点来说,“没有大V”说起来似乎是提倡人人平等,但这种模式似乎更像是狐友“为了差异化而差异化”,这个策略本身无法给平台带来足够的关注度和流量,用户之间好像也并没有办法直接感受到搜狐所提倡的这种“平等”。要平等的话,我们直接用微信来跟朋友们一对一聊天好了。

而所谓的“隐私保护功能”,狐友只是在功能上对陌生人、半熟人、熟人之间进行了表面上的区分,实际运行起来它更像是微信里面的分组、标签功能,这种简单的功能设置又何以构成狐友的核心吸引力?

总的来说,在注重用户与流量积累的社交领域,狐友目前的模式缺少足够有吸引力的亮点,很难让它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的用户关注,实现指数级的增长更是遥遥无期。再加上搜狐目前先天在社交流量上具有劣势,它未来将依靠什么给狐友导流,难道真是只是想靠这款产品的自然吸引力吗?显然狐友的表现并不能令人满意。

当然,“小而美”的狐友既然高调地进入社交领域,那么它就不可避免地将面临激烈的行业竞争。多闪、聊天宝、马桶MT、字节跳动旗下的飞聊......这几款产品与狐友一样都是在近期才开始进入社交领域的,其中“死的死伤的伤”,狐友当然也很难在行业中突围而出。

就更不要提以微信、QQ、今日头条、抖音等为代表的移动社交领域头部平台们了,狐友想要在这些用户量动辄几个亿的社交平台竞争中生存下来,将面临极大的考验。

根据腾讯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增至约10.98亿,每天平均有超过7.5亿微信用户阅读朋友圈,QQ的整体月活跃账户数也增至8.07亿;截至2019年1月初,抖音在国内日活突破2.5亿,月活突破5亿。

从0开始的狐友将如何在社交领域刷出自己的存在感?

失意的搜狐,很难给 狐友 带来持续输血

考虑到搜狐目前的现状,狐友的社交之路就更显艰难了,因为搜狐目前连自身都将“难保”, 狐友就更无法指望搜狐能为它带来多少“输血”了。

十年前的张朝阳不是没有想过在社交领域进行布局,可惜在微博和微信的左右夹击下,他不得不“铩羽而归”。

2009年,随着新浪微博的推出,搜狐马上推出了直接的对标产品搜狐微博,但因为先发优势被新浪微博占领,再加上后期投入无法与新浪抗衡,搜狐微博很快就消失在大众的视线里。

更早之前,上市初期的搜狐还曾在2000年斥资3000万美元收购了彼时仅成立一年的ChinaRen,作为那时中国最大的年轻人社区、中国第一代社交产品,ChinaRen在搜狐手中不仅没有实现发扬光大,反而“砸在了”搜狐手里。

就连张朝阳自己也承认,“搜狐社交屡战屡败,之前搜狐做社交产品有点跟风”,但他认为“这次推出狐友,搜狐花了好多时间打磨产品,它是搜狐的未来”。

回望过去几年的国内互联网热门风口,搜狐几乎都参与了一遍,包括在线视频、信息流、直播等领域我们都看到了搜狐的参与,但无一例外的,它的这些尝试都没能实现成功突围。

2011年,搜狐先在在线视频领域看到了重回巅峰的“曙光”,那时的搜狐视频凭借《迷失》、《越狱》、《纸牌屋》等经典美剧成为在线视频行业“领头羊”,一度也让搜狐视频成为网友口中的“美剧第一平台”。

但这段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国家政策层面“限外令”的出台,搜狐视频开始面临打击,不过这段时间的搜狐还是以《屌丝男士》、《匆匆那年》等为代表的自制剧模式形成了自己的优势。

时间来到2015年,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开始重金投入、布局版权之战,财力有限的搜狐视频开始在竞争对手们的围剿下逐渐退出“烧钱”阵营,甚至一度在内部“停止”版权购买。随着竞争对手们凭借雄厚的资本支持把控了大量的热门剧集版权,搜狐视频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只能选择一条坚持“小而美”自制剧路线“苟延残喘”。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5月,以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为代表的在线视频头部平台在行业内的总渗透率超过八成,芒果TV、B站居于第二梯队,合计渗透率为9.2%;搜狐视频和PP视频、咪咕视频“沦落”到了第三梯队,合计用户渗透率还不到7%。

在线视频领域之外,张朝阳还在2012年因为对自身搜狐新闻业务的投入而错过了投资今日头条的机会,他还很早就开始了布局信息流业务的尝试。

几乎与今日头条同期,搜狐就对旗下新闻客户端进行了信息流化的改版,以千人千面算法技术实现个性化的内容推荐,“搜狐号”的运作也在业内属于较早入局的玩家。但在信息流领域的行业竞争中,搜狐的表现显然未达预期,它不仅没有办法与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头部平台竞争,甚至在用户规模上还不如“趣头条”,行业排名跌出了前五。

直播领域更是搜狐“不可言说的痛”。在直播行业尚未成“大势”的2014年,搜狐视频就早早地有机会提前布局直播平台,它在这一年收购了视频分享网站56网,却放弃了56网旗下的直播业务“我秀”。

2015年,直播行业随即成为众多互联网巨头追逐的热门风口,“千播大战”来临。于是在2016年,搜狐“姗姗来迟”地发布了旗下直播平台“千帆直播”,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不管搜狐方面怎么发力直播,“千帆直播”就是没有办法在激烈的竞争中突围。

搜狐旗下当然也有成功的孵化案例,那就是“搜狗”和“畅游”,但这两个产品却未能实现更具想象力的扩张与发展,最终要么“为它人做了嫁衣”,要么陷入“衰落”。

一度成为搜狐旗下最成功案例的搜狗在2017年底正式登陆纽交所,但彼时腾讯才是搜狗的第一大股东;一度仅次于腾讯和网易的游戏平台畅游在上市后,随即面临了战略迷失、核心团队出走等问题,最终沦落到几乎没有新的代表作。

根据搜狐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搜狐在2019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4.31亿美元,净亏损4717万美元。需要指出的是,亏损了很多年的搜狐现在不仅需要找到新的增长引擎来给自己“开源”,更是要持续解决自己的巨额亏损现状。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举“全搜狐之力”,它也没有办法将过多的精力和财力关注到狐友身上,这会让狐友的社交之路面临持续性的输血无力,更让它未来的发展面临很多不确定性。

可以肯定的是,狐友的社交之路将注定艰难。在张朝阳不遗余力的“吆喝”下,狐友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很难说。

作者 | 于斌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