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创汇”联捷科技俞海乐:数据洪峰与后摩尔时代来临,FPGA加速计算助力数据时代全面提速

联捷科技是一家FPGA计算加速解决方案提供商,目前专注于数据中心图片及视频计算加速,该业务的核心价值在于使用异构计算技术(CPU+FPGA)来替代传统CPU计算,使计算速度大幅度提升,计算成本大幅度降低。联捷科技的管理团队具备高度专业和领先业界的异构计算开发能力,公司的方案已被国内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所购买使用,同时获得阿里云最佳应用实例,是阿里云FPGA图片/视频主推供应商。2020年开年,享有“万能芯片”美誉的FPGA刷足了存在感,对此我们与联捷科技创始人俞海乐先生进行了对话,俞海乐先生分享了自己对FPGA行业的一些看法。

Q:随着5G、物联网、AI等进程加快,FPGA作为这些领域的核心零部件,您觉得国内FPGA应用市场大规模起量的节点是什么时候?“新基建”将为FPGA领域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俞海乐:5G、物联网、AI、以及数据中心FPGA更广泛的应用其实是相互关联的,我个人认为还有两到三年的时间FPGA会在这些领域发挥更广泛的应用。在数据爆增与摩尔定律失效的大背景下,FPGA在特定领域计算的优势会逐渐取代原来通用计算不擅长的部分,其中5G作为超级变量,对于低延时的刚需可以让FPGA的渗透更迅速更有效。FPGA行业出现拐点是在形成现象级的应用,独角兽级的应用会带动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因为FPGA带来的算力提升和超低延时,可以启发更多的行业需求和FPGA的技术嫁接。

“新基建”是一个系统性的机会,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机遇大过挑战。“新基建”所展示的就是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的数据经济演化历程,所带来的数据暴增正好契合了FPGA高性能、低延时的优势,FPGA作为产业新动能的强大引擎对“新基建”的核心领域5G、物联网、数据中心等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未来当更多的设备全面接入互联网,会创造更大的云到物及边缘节点的计算需求,这里对计算的成本和实时性都会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而以软件计算的古典计算很难满足这种需求,所以从宏观上来说FPGA的机遇是非常大的。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挑战不是“新基建”带来的,而是在新基建的背景下,如何实现真正的底层技术创新,如何贴着客户的需求去做开发和落地,产品精益求精,这样才能匹配“新基建”带来的机遇。

Q:联捷目前主要落地在哪些场景?从现在的领域往其他领域拓展会有什么难点?联捷往不同业务领域延展是否具备可行性?

俞海乐:联捷的解决方案目前主要应用于在生产环境里产生大量图片和视频数据的场景,落地主要在互联网及安防行业。拓展新的的场景最大的阻力是积累行业know how及用户场景的深度洞察。行业know how分两方面:1、典型算力型产品比较标准化(图片、视频),主要考验纯技术和工程能力,这部分联捷已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2、需要较强的专业知识的产品,如金融和基因分析,这类应用需要让算力优势在客户场景中体现出有竞争力的业务优势需要较强的行业权威,除自己内向扩充外,还采用联合开发模式,跟已经积累了大量用户的企业级应用开发商合作,赋能合作伙伴开发加速版的应用。

联捷科技业务延展性的合理性和潜能主要体现在技术的普适性、对客户应用场景的理解、落地经验的积累。技术普适性体现在:1、FPGA异构加速计算的常见流程相对标准化,对于不同的加速方案,这套流程具备普适性;2,对客户场景的理解和抽象,有利于开发出广泛使用的产品,这部分能力只能靠案例积累,联捷通过目前已合作的客户已经基本理解了客户图片视频后台的计算原理和业务演进路线,对于产品方案后续设计有很大指导意义,可以为客户设计一揽子解决方案;3、落地能力,主要体现在如何避免客户付出过多增量开发,即尽可能实现无感接入,这部分也只能靠案例积累,联捷在这块已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Q:目前FPGA芯片领域是双寡头格局,随着FPGA国产化替代进程加快,上游芯片格局的变化对下游应用企业会带来什么影响?

俞海乐:从国外FPGA芯片供应商的角度看,目前上游两个芯片厂商在FPGA加速计算的技术路线上开始出现分叉,这让两种开发平台从工具链和平台特性都产生了更大的差异,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技术理念和技术体系,如果是跨平台的公司,那么获得支持的难度会加大,因此初创公司能非常好兼顾的也不多。从国内FPGA芯片供应商的角度看,我认为FPGA芯片国产替代还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周期,主要是除了芯片研发,学习编用国产芯片和生态培养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积累。作为加速方案商,联捷首先要保证方案满足客户的需求,其次应用先行,通过应用赋能国内的FPGA生态,实现产业协同的效应,这也是创业公司在这个行业里的特殊使命。

Q:FPGA异构计算加速领域的竞争格局是怎么样的?联捷作为第三方的加速方案服务商,如何面对云服务商的竞争?

俞海乐:FPGA这个领域主要包括芯片厂商、云服务商、独立方案商及最终客户。在FPGA加速领域,云服务商是赋能型,不会是主要竞争对手,对于云服务商来说,重点不在于自己开发,而是生态建设,赋能给上游的应用合作伙伴将蛋糕做大,同时FPGA加速属于垂直场景重服务,云服务商去切会考虑经济效益,所以对于独立方案商来说,与云服务商合的作大于竞争。芯片厂商和云服务商一样,主要定位生态建设,但是如果未来芯片厂商往一体化方案走,对于独立方案商来说,可能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创业公司想在这个领域里脱颖而出,主要看提供解决方案的质量,谁的开发效率和维护效率更高,谁就能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维护效率,因为数据中心的加速方案不断有迭代的需求,而且随着客户的业务发展,会有新的需求产生,因此独立方案商的效率一定要高过客户自己开发。作为独立方案商主要是要谋求实现一定规模,靠规模摊薄研发成本,这样未来无论芯片厂商往下走,还是最终用户自己开发,才能体现出第三方公司的竞争优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