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谜求渡,前鹅厂PM眼中的UGC典范——谜渡即将登陆MXC抹茶

靴子落地,传了很久的MDU登陆MXC抹茶,终于得到了官方发布的公告:MDU于2月8日15:00(UTC+8)正式开始交易。 

MDUKEY是基于区块链的自我主权数据隐私系统,通过区块链技术将隐私、安全性、透明度和个人权利转变为数字身份。作为MDUKEY旗下的杀手级应用——谜渡,自然而然的也成为了大家热议的主题。毕竟这款产品是币圈流量池,消息一传开,就不断有朋友转发过来问我这个产品怎么看,作为一只离职很久的老鹅PM,核心工作本就是设计一个合理的UGC激励体系,让产品和用户形成互惠互利的关系,促使产品存活、壮大。

而谜渡号称是价值驱动的区块链UGC垂直社区,巧了,专业对口,趁着疫情蔓延期开工的空当,聊一聊近期正处于高光时刻的区块链项目——谜渡。(代币:MDU)

UGC是什么

​UGC是英文User Generated Content的简称,即用户生产的内容。UGC是互联网乃至移动互联网最成功的革命成果之一,我们日常离不开的微博、微信公众号、抖音、快手、喜马拉雅FM都属于UGC。

UGC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构建用户激励机制,让用户生产内容,而谜渡作为区块链领域的UGC产品更是把“深度”与“垂直”的激励这个两个词发挥到了极致。对于谜渡来说,真实的区块链内容是核心中的核心,谜渡希望以最短的时间为用户呈现出最具价值的有关区块链的内容,打造一个具有“精英”形象的高品质、内容真实的区块链内容社区平台。

断剑重铸之日,谜渡崛起之时

币乎现在基本上算是区块链领域内容平台的龙头,直播、微文、长文一应俱全。但产品重要但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视频网站你会单纯因为哪家的产品好看操作简单而去用它么?现在是谁有个新功能其他家分分钟就能马上跟上,网页布局也大差不差,产品本身已经没有了技术壁垒,传统意义上我们讲的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容易被击垮。

已有用户数似乎也并不怎么重要,举个圈外的例子:据朋友说花费了1亿软妹币买下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独家版权的搜狐视频,在第八期节目播出后的两天内创造了2.23亿的播放量,搜狐视频好声音第二季累计用户达1.38亿,其中,新增的用户占比达到了75%。

显然用户数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一档王牌节目就能把所有的用户拉来,你花大笔钱砸渠道推广客户端还不如把钱花在内容上,因为用户永远在追着内容跑。毕竟现在看一场电影都要30多块钱,也就是三家平台一个月的会员费。

内容是王道。内容自生产闭环、外部渠道资源的整合、自媒体生态搭建、适度高效的UGC,这些才是谜渡这类内容平台的设计宗旨,经典的内容平台商业模式已经消亡。 

内容型产品的冷启动,包括抖音、微博等产品,除了团队自制和授权合作等PGC手段,以及签约KOL带动UGC创作,另外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特定的主题活动策划进行UGC内容征集。


一来可以征集各类优质灼见,发掘优秀的区块链kol,为产品上线进行内容储备,实现内容冷启动;其次通过在社交媒体推广大赛可以为社交媒体主页积累粉丝,为后续APP的推广与品牌营销做铺垫。这是谜渡做的很聪明的一步策划,此处点赞。 

俘获“精英天使”群体

不同于其他内容社区,在谜渡内容生产端,除了考验kol的知识储备,对其投资经验和技术开发经验也有要求。于是,“职业高度”成了谜渡社区内容置信度的背书手段。 

在谜渡的初期阶段,这批“天使用户”也并不是那么好笼络的。我们在做二级市场交易时常挂嘴边的“二八定律”(帕累托定律)在UGC领域并不适用,事实上真正愿意为产品生产内容的用户达到20%就是天方夜谭,实际上甚至不到2%。例如著名的某问答社区注册用户量在16年末即达到了6000多万,但是真正有“提问/回答”行为的人仅有千分之几。 

谜渡的潜在“天使”应该首先是有生产能力的人,能给产出高质量的内容,其次应该是有意愿的人,认同产品、并且愿意为谜渡贡献内容。有生产意愿的用户永远是少数的,大部分的人还是作为一个互联网围观者的角色在消费内容。疫情期间感受尤甚,泱泱大国的各地网友已经开始反应:朋友圈不够刷了、短视频不够看了。

强如微信、抖音如此庞大的创作群体尚且如此,区块链内容就更小巫见大巫了。因此,启动的初期,找到一波“天使用户”就是最关键的工作,直接决定了产品的生死,而最有效和最常用的方法,是“邀请制”+“激励制”。 

为了捕获上层用户,谜渡社区有激励一些MDU(MDUKey的token),使谜渡的用户成为MDUKey的种子用户,谜渡上每周都有糖果空投。用户可通过各种方式领取糖果,比如答题形式,线下做任务形式等。此外,用户通过签到、点赞、评论等形式也可领取糖果奖励。谜渡将每位用户的行为价值化,实现了社区成员均可获益、共赢的激励策略。这些点上,谜渡与其它社区无异。 

因此我们发现谜渡社区的高认知用户或者机构也比较多,其中不乏有星球、蓝狐、链闻、橙皮书这样的高质量内容输出机构。

MXC抹茶宣布上线MDU后的涨幅44.15%

创作激励计划

克莱·舍基曾在《认知盈余》中阐述过:在互联网时代,人们有能力用他们自己的自由时间,做一些大范围大群体的事情。

那么我们在谜渡上进行内容创造的原动力是什么呢?

动机理论认为,我们从事各种活动的原因,有外部动机和内容动机之分。外部动机指的是个体在外界的要求或者压力作用下产生的动机,而内部动机则是指个体的内在需要所引起的动机。通俗而言,内部动机可以理解为:自我激励,例如一名医护人员,她去离开离家远行驰援武汉,更多的是满足自己救死扶伤的成就感、自我实现的价值等,还有我在疫情蔓延的放假期间,我写这篇文章,没有钱拿,但是有读者认同,我就会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是有用的人。而另一部分出钱干活纯纯粹为了拿一份工资拿一份稿费的人,就属于外部动机范畴。

简而言之,UGC激励也可以归纳为:精神激励和物质激励。 

谜渡在产品中的落实具体表现为以下两点:

1、精神激励

愚以为一个成功的UGC产品,一定是能给激发用户内部动机,即自我驱动力的产品。用户出于内部动机而生产内容,说明产品对他有价值,解决了他的需求,而他也认同产品带来的价值。只有用户和产品之间形成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才能保证用户的持续产出。

比如说2010年前后的博客时代,每个写博客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想要在互联网上去表达、记录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因为能获得稿费。他们的博文能够存在,甚至获得朋友、网友的认同反馈,让他们感受到自我的价值,这就是最大的激励。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不管官方花再多精力去运营,也不可能造就博客时代的繁荣盛况。 

此后的人人网、微博、朋友圈,也是基于此,满足了用户的社交刚需,用户在这些社区可以和亲朋好友互动,形成强大的“精神鸦片”,刺激他们不断地更新和消费社交网络状态。 

兴趣社区也主要依靠用户的自我驱动力保证持续的内容产出,最著名的当属百度贴吧。笔者有一群车友,他们不断地在汽车吧普及汽车的各种知识,车企历史、日常维护、帮网友猜车,数年如一日,一分钱报酬、一点功利心也没有,如此高的黏性纯粹是出于对车的喜好。按照他们的原话是,在这个社区里,可以和一帮同样喜欢着机械工业产品的人泡在一起,感到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自豪感,自发地想要为这样一个社区做更多的贡献。

目前在区块链的圈子里,比特币社区、以太坊社区和EOS社区算是经营的比较成功的了,无数的人为之无偿产出内容、布道区块链精神,为中本聪、V神摇旗呐喊,这些都是不错的自我驱动成果,而谜渡提供的正是这种把人泡在一起、共同寻找归属感和自豪感的生态平台。 

2、物质激励

前面说了半天精神食粮的重要性,那物质激励是否就是无用之物呢?显然不是。

在商业社会,合理的物质激励,也是维持内容产出的一剂良方。物质激励,一曰名,二曰利,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对于非社交性的内容产品,看看你们能为用户提供什么呢?我在做UGC用户激励时,始终在这个问题。最后想明白,答案是,内容平台能够提供给创作者们的创作收益大概有着三种:流量红利、变现途径和补贴。

流量红利,是各大产品常用的手段。知乎、简书会把优秀的文章推荐到热门,以及自己的SNS渠道,给作者提供更大的曝光。这是一个既有精神激励又有物质激励的手段,因为既满足了用户的荣誉感,也帮用户获得更多的关注。

变现途径,也就是对接一些项目,做做推广,倒倒私域罢了,没什么好说的。

补贴,最通俗易懂的东西,也就是钱,token。有时候,因为大V的精力所限,或者个人诉求不同,用精神激励、资源推荐都不管用,这个时候就只能用钱去满足。而区块链项目最有诱惑力的一点就在于你获得的“钱”是有可能获得高额增幅的。举个例子,过去我们产出内容都会在文末留一个BTC钱包,大家看到的就随意打赏就好,如果一直没有卖当时的比特币,那么其增幅是远远高于当时的既得价值的。

纵然如此,有一些作者群体即使得不到即刻的回报,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将长期“颗粒无收”。谜渡的内容贡献者,着眼的是未来,他们在网络世界不断创造内容、不断锻炼、不断积累,就是为了爆发的一天。超级君、金马、八哥、蔡曙都是这类贡献者们的写照。 

总结起来就是让内容产出者得到满意的利益,才能支撑他们持续产出。显然谜渡设计的精评、点赞等经济模型设计对内容产出者更是一种行为和精神的激励。

避坑指南

笔者之前也在许多社区早期的时候就参与过,例如某氪财经、某场、某车,运营人员都会跟我们这些内容产出者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甚至嘘寒问暖。像这样的情感维系手段,我觉得是短期有效、长期无用的,也就是说早期的时候有奇效,但不是一个可持续的策略。

在鹅场音频直播业务刚起步时,我也是一个“贴身客服”,积极地为早期的DJ解决各种问题,从产品使用体验,到生活中的一些问题,希望让他们感受到官方工作人员的用心,从而留在产品内,并且贡献更多的内容。就像所有社区一样,这样的策略的确是有效的,很多天使用户都是因为被工作人员的付出而被感动,变得更愿意来产品内贡献内容。所以,在这里我也建议启动时期的运营人员多投入精力去做早期天使用户的维护。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长期可用的策略,因为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不可能永远作为一个贴心小棉袄去做天使用户的维系。更重要的是,基于私人感情的土壤,无法长出常青树。就像男女感情,只有感动是不可持续的,产品和用户之间的维系,应该基于双方的价值交换。天使用户不可能因为运营人员很好,就持续地贡献,如果他们在产品内得不到有价值的东西,这种关系迟早会结束的。

相对与传统的内容平台,谜渡在app中内置了糖果盒功能,并作为一大板块单独占了一个位置。目前来看还没有接外部糖果进来,为了增加自身用户粘性,都是空投自己家的MDU,日后app用户体量起来了,接一些外部资源,商业模式也算是可以跑通了。

到最后,在疫情肆虐,实体经济不断被冲击的当下,我们可以发现2020年或许是内容创业者们最好的时代:良好的竞争环境、有序的长线收益、强大的技术辅助与灵活的办公环境一齐出现。反倒是落在内容平台肩上的担子更加重了,以往平台们仅仅是作为一个信息展示平台存在,聚集流量留住用户和创作者是唯一的目标。

但经过这几年区块链概念的入侵,代币经济的出现让内容产品获得了重新起跑的机会。纵观行业,谜渡这种提供专业与技术优势的内容社区方更能获得读者和创作者双方的倾心。

作为普通人,谜渡的机会同样很多。古话说的好有恒心者有恒产,有一帮的谜渡用户在一起做一件事,未来谜渡一定能够杀出自己的一片天来,让用户与创作者与团队三方共享企业成长带来的增长红利。此次谜渡MDU首次登陆大交易所,在更大的曝光量与交易量的加持下,未来可期。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