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巨头R3内斗大戏:工程师和管理层“三年之痒”已到

R3 是区块链行业里最著名的企业之一,迄今已经募集了 1.2 亿美元的资金,目前在纽约、巴西和伦敦等地设有办事处,并拥有超过 200 名员工。

相比于其他业内公司来说,R3 算得上是一家“成功”的区块链企业,他们发起的 R3 区块链联盟至今已吸引了多家金融巨头的参与,其中包括富国银行、美国银行、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三菱 UFJ 金融集团、摩根士丹利、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法国兴业银行等。

不过,R3公司内部的企业环境似乎令人感到担忧,一些工程师似乎已经对其核心产品 Corda Etnerprise 失去了信心,声称它缺乏可扩展性且“表现不佳”,也对其长期生存能力提出了质疑。此外,最新版本 Corda 4 的发布延迟也成为了部分开发人员离开 R3 的导火索。根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一个月内包括技术负责人在内的多位工程师选择了离职,流失率相当于 R3 全球工程师队伍的 10%。

然而,除了 R3 自身以及快速发展壮大的竞争对手之外,这些问题背后的关键因素可能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大批员工离开的深层次原因可能是难以调和的企业文化冲突:一边是高高在上的管理层,另一边则是创建公司的工程师。

R3 的两大主要矛盾

要了解 R3 内部的紧张局势,可能首先需要简要分析下他们工程师提出的一些关键技术问题。

第一个矛盾点是设计:Corda 究竟是什么,它的最终愿景是什么。

消息人士表示,R3 一直试图给找到正确的市场定位,他们认为自己作为一家金融软件公司“过于薄弱”,因此希望发展成一个广泛的技术联盟。工程师们认为 R3 缺乏雄心,而且也无法明确 Corda 想要成为什么类型的区块链,所以倍感失望。

具体而言,R3 工程师们与公司管理层之间存在较大分歧,他们甚至将管理层称为“Corda 极端主义者”,彼此也变得越来越疏远。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非常担心这款产品能否为更多企业带来可行的效率提升和优化。

一位消息人士说道:

“Corda 的问题在于价值创造和所得能否匹配,举个例子:如果 Corda 能为你的企业节省 10 万美元成本,但每年却要求你支付 10 万美元购买软件 License,那么即使这个产品非常有用,但从价值角度来看,对企业而言效果也是一样的。”

尽管如此,R3 在产品销售方面并没有遇到太多麻烦(尽管一位消息人士补充说 R3 “并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根据福布斯去年发布的一篇报道,的确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在使用 R3 的产品,所以从收入角度来看,R3 内部矛盾应该不是“钱”的问题。一位前 R3 工程师还强调说,Corda 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减少银行和其他业务成本和运营复杂性,而且具有很强的技术潜力。不过,对于 R3 能否具备履行早期发展承诺的能力,一些人提出了质疑。有消息人士透露,R3 缺乏有远见的领导力和脱节设计,这意味着 Corda 可能只能局限在金融等特定行业领域,而无法成为改变世界的、“十亿美元级别”的产品。这位消息人士还声称,肯定会有一家大银行实施 Corda 解决方案,但 R3 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在这个银行客户身上。此外,Corda 还存在一些代码问题,而且没有达到广告宣传的产品效果和规模。

另一位本月离职的 R3 工程师表示,公司管理层忽略了最该关注的东西,即为用户创造有价值的东西。也许正是因为如此,R3 在市场上的竞争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最近又在英国“Utility Settlement Coin”项目竞标中落败,输给了竞争对手 Clearmatics。

第二个矛盾点是服务:如何让 Corda 更好地被构建。

R3 的工程师团队正在构建技术,但同时还得“伺候”大约 200 个合作伙伴,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沮丧。很多工程师都抱怨说,如今客户面临的都是一些超出新项目/产品初期的问题,由于开发人员自己还要兼顾正在进行的开发工作,因此只能提供低于标准的服务。

一位消息人士透露:

“Corda 运行设置非常复杂,客户支持做的也不是很好……每个客户都非常关注运营成本,而 R3 的客户支持团队规模无法满足日益庞大的客户数量。不仅如此,目前 Corda 还不是一个完全成熟的产品,它依然需要不断优化。”

这一观点得到了荷兰跨国银行 ING 的认同,该行是 R3 的主要客户,去年与之签署了一份不限 Corda  Enterprise License 数量的五年合作协议。但是根据一位去年从 ING 离职的银行内部人士透露,ING 对 R3 非常不满,因为他们无法及时处理技术支持请求,而且也没有看到这款产品给 ING 创造出实际价值。

更广泛的企业文化分裂

除了上述提及的外部问题之外,R3 的内部分歧成因其实更为复杂,而且还面临着更深层的企业运营结构矛盾。

实际上,造成目前 R3 内部紧张局势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企业文化差异。R3 的一个阵营是以其创始人、华尔街资深人士 David Rutter 为首,专注于提升业务收入;而另一个阵营则是由区块链工程师组成,他们非常有才华、看上去也很聪明,但同时也难以妥协。

R3 的工程师们发现传统金融同行缺乏合作、开放和创新,这些也不足为奇;但与此同时,R3 的高级管理人员更多地是考虑区块链行业里的竞争和商业风险。在投行技术主管 Richard Crook 看来,这些相互矛盾的心态逐渐影响了 R3,并在内部产生分歧,他表示:

“加密货币行业里的开发人员和传统金融行业里的开发人员有着极大的不同,如果你是在加密货币行业里成长起来的开发人员,思维其实和早期 Facebook 很相似——快速行动、打破常规。但对于 R3 的高管来说,他们并不想颠覆传统金融行业。”

正是因为这样,让 R3 的工程师们产生了严重的挫败感,R3 的业务负责人正在有意识地构建技术,以适应传统银行客户预先建立的用例,而不是像“清教徒”那样彻底颠覆陈旧落后的金融行业。Richard Crook 进一步解释说:

“如果你一开始就从用户出发,然后构建技术,那很容易获得成功,就像早期的 Facebook 一样。所以 R3 选择先与银行合作,然后再开发技术,这与 Ripple 恰恰相反,双方在结构和技术上是不同的。”

这种商业模式其实也是 Corda “无共享”理念背后的一个关键问题,作为私有链,Corda 在一些开发人员圈子里并不受欢迎。有趣的是,在 Richard Crook 看来,R3 开发人员离开的数量并不算多,而“跳槽”这件事本身也是科技公司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说道: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R3 只有 10% 的工程师离职,我最初以为至少会走三分之一。许多工程师喜欢创造新东西,他们不喜欢按照别人的思路工作。对于 R3 来说,三年过去了,所有的新鲜感都已经消失,他们下一步需要一名与众不同的工程师。”

事实上,这种这些更深层次的意识形态冲突很可能已经在 IBM 和 Consensys 等其他企业区块链公司中流行,这些公司也许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了一批与之对抗的员工团队。

那么,R3 能够解决当前的矛盾吗?也许现在还不能。

对于区块链公司来说,减少官僚主义、改变自下而上的工作环境,可能会让他们减少伤害。

到目前为止,R3 并未就此事做出正式回应。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