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国民封神,如今遭全网痛骂!最万能的网站,为啥频被打脸?

文/金错刀频道 Monster

1000块的工资能干点啥?

这恐怕是58同城的员工最近要反复琢磨的噩梦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国内商界哀鸿遍野,58同城这样依托线下业务的信息平台更是首当其冲。

“自救潮”如火如荼地进行,各大企业你方唱罢我登场,平日最擅长“发声”的 58 却意外的低调。

再进入人们的视野,创始人姚劲波的微博已经沦陷。

员工和家属、吃瓜群众和大V把姚劲波的微博当成新阵地,轮番讨要说法,为的就是替 58 最近曝出的“ 裁员风波 ”鸣不平。

当年凭广告制霸电视,用海报俘虏公交站的58,以“一家神奇的网站”向全国人民广而告之。

为了对得起“神奇”二字, 58 丝毫不遮掩自己的野心。

于是在15年间, 58 把触手伸到了娱乐、餐饮、家政、旅游多个领域。

小到招聘应聘二手物品置换,大到租房卖房跳蚤市场,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58做不到。

2018年, 58 的年营业额达到了 19 亿美元,同行望尘莫及。

按理说,脑也洗了,地也圈了,钱也赚了,58也该封神了,怎么会在这时候被丑闻撞了一下腰?

事实证明,有些问题,不是靠嘴硬就能解决的。

工资 1700 、强制待岗,

还让疫情来当替罪羊

在祭出花式裁员这招上,58刷新了职场人的三观。

从月初开始,这场风波就闹得沸反盈天。

有58员工向媒体爆料:公司强制要求员工每周提 2 天事假,每周按出勤 3 天计算工资;请假期间在家照常工作,全程开启视频监控。

群情激愤的吐槽随之而来:强制休假还要干活?不拿薪酬还要被监督?

比火中取栗更惨的,是要丢掉饭碗。

有58员工甩出一张待岗协议: 20% 的员工将会被裁掉,部分部门要面临被强制停薪留职 2 个月的窘境,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停薪待岗的这批员工,公司每个月只按照最低标准发放1760元,除去应缴的五险一金,到手只有 1000 元左右。

被裁掉的,领取“ N1 ”,然后走人。

停薪留职的,要么忍着入不敷出,要么主动申请离职。

一时间,58成了众矢之的,被质疑变相裁员。

有的员工干脆把账本放到了台面上来算:在北京、深圳,租房费用动辄就要2000-3000元, 1000 元的薪资实在难以保障基本生活,把员工逼地主动离职,公司反倒顺理成章,不用支付“ N1 ”就可以达到裁员的目的。

质疑一层接着一层,58又顶上了无视《劳动法》的罪名。

58员工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大倒苦水:

“如果是遇到困难需要大家一起扛,为什么不是全员降薪?为什么高管不降薪?为什么只按照领导喜好给部分人降薪?这些流程都是符合《劳动法》的吗?”

眼看就要兜不住底了,58赶紧站出来回应:消息不实,这仅仅是疫情之下公司进行正常业务调整。

不出所料,这场“嘴硬公关”被大家火速打了差评。

一是在资本寒冬下的互联网公司,已经约定俗成地把“正常调整”、“优化”当成了辟谣裁员的特定词。

二是,实在没人敢和姚劲波玩文字游戏、比嘴硬了。

早在去年,姚劲波曾信誓旦旦:我们不裁员,不降薪。

随后一封内部信又光速打脸:我们今年不裁员,但不代表不淘汰人、不替换人,一个具体的做法就是请走或者降级10%的副总裁,其他级别也类似。

在他的话术中,“请走”不代表裁员,“驱动手段”不代表淘汰制度。

但“嘴硬”终究无法掩盖事实,冠冕堂皇地甩锅疫情也解决不了问题。

特殊时期把风险转嫁到员工身上,让他们勒紧裤腰带成全高管的锦衣玉食。

既无视了规则,又丢掉了体面。

“打倒”一个赶集,

得了更多心病

58 重新“定义”裁员的背后,其实是对未来的恐慌。

虽然58的净利润和营收都常年保持增长,整体发展四平八稳,但营收增速暴露了潜在的危机。

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 58 的营收增速从 30.6% 经历了 22.5%20.5% 最后跌至 17.4%

在姚劲波依旧硬气地强调“超额完成了对市场的承诺”对面, 58 力挽狂澜的脚步却从来没停过。

一方面,58希望通过裁员塑造出更精进的团队; 另一方面, 58 抢占市场的野心越来越大。

2006年,软银赛富找上姚劲波,在洽谈之时羊东便把 500 多万美元汇入 58 的账户,原因只有一个:

当时分类信息在中国市场还是一片空白,58同城此刻打入就算战败也不会输的太惨。

但随着赛道上的玩家越来越多,58同城在赶集网、百姓网挤压下优势尽失。

于是,58打响了高密度广告投放战的第一枪,随着电视、公交、地铁带来的高曝光, 58 的利润以千万为单位上涨。

为了争取移动互联网的高地,58杠上了赶集,两家企业分别开辟了“团购模式”,意图通过狂吸流量来变现。

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抢占市场,但盈利极少,烧钱极多。

这场拉锯战没持续多久,两家企业就烧钱烧得心慌了。

他们资金缺口越扯越大,火药味也越来越浓,营销成本不断拉上新高。打红眼的两位创始人终于意识到不能再恶性竞争下去了。

2015年,缠斗 10 年的 58 和赶集握手言和,两家企业正式合并。

可没过多久,赶集网的CEO杨浩涌就脱离出去了。

在姚劲波看来,这都是小事,几经沉浮的他越挫越勇,核心业务上一统江湖还远远不够。

58 开始四面出击,任何热门赛道都要参与一脚。

先收购了安居客,在房产领域排兵布阵;

又买下了中华英才网,正式面向招聘业务;

还和瓜子、优信连横,进军二手车领域。

布局眼花缭乱的直接后果就是,58迎来了更多的竞争对手。

拿二手电商领域来说,面对已经封神的闲鱼,58冲出来的机会实在小之又小。

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美团点评和阿里又把58逼进了夹缝。

多元化的布局势必要消耗58的精力,靠会员和推广费用获利的核心业务很快遭遇了瓶颈。

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的订阅会员总数仅有 277 万,环比倒退 6.7% ,这也是 58 近三年来订阅会员数量首度出现负增长。

野心催生了多元化布局,多元化布局又带来了新的恐慌,58不得不在恶性循环中尴尬前行。

可按理说,58好歹也是分类信息领域的一哥,早前积累的用户无人能及,多元化布局只是将业务板块细分地更加垂直,充其量算把一个口袋的钱装到另一个口袋而已。

但为什么58跨个界,就这么难?

致命弱点:

失信用户,屡教不改!

让58裹足不前的原因,无非是用户不买账了。

58的虚假信息饱受诟病由来已久,失信用户也是屡教不改。

在58上,不管是什么高端职业、低价兼职,都应有尽有。

哪怕只会打字,在2020年还可以通过 58 的加持走上人生巅峰。

2018年, 58 一起招聘陷阱被媒体披露,被骗人数超过了 5000 人,涉案金额近亿元。

别以为用户只会在求职时触雷,买卖二手车也照样头顶着黑洞。

一辆二手奥迪车,售价13200元挂在 58 网页上,遭遇无数人疯抢。

卖家不慌不忙挨个击破,先诱导买家交押金,再忽悠他们上牌、交运费……走完流程,卖家不仅不发货,还光速注销账号,开始新一轮的收割。

而被骗的用户,大都投诉无门,只能跑到姚劲波的微博下诉苦。

在百度上关于“在 58 被骗”的词条将近 600 万条,相关案件共 9000 多个结果,黑猫上有关 58 的投诉已经高达 131 万起, 58 也创下了半年内被监管部门约谈 10 次的记录。

眼看着受害者太多,姚劲波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只好关闭了微博评论功能,发布了一篇不痛不痒的声明,感谢了一下吃瓜群众的监督。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风声过后,58既没有加强商家资质审核,也没有把涉案商家拉入黑名单,更没有针对不法中介机构的处罚措施。

被骗的用户对58彻底凉了心,没被骗过的也再难忍受差劲的使用体验。

除了站在用户伪需求上不断推送信息,58的客服还执着于对用户的骚扰。

58怎么能不清楚自身的缺陷?之所以屡教不改,是因为 58 急需大量流量变现。

大量的精准信息是58同城壁垒的基础,海量的信息交互为它带来了庞大的用户群体。

但今时不同往日,58已经没有烧钱换流量的资本了,只能用上最无奈的招数: 一次次冒犯用户,用口碑换流量。

被用户抛弃的58,江山开始被蚕食:营收增速放缓,虚假信息肆虐,对手虎视眈眈,员工叫苦不迭……

以前站在风口上,想起飞只需要一个金点子。

而现在,互联网的荒蛮时代已经过去,曾经的“得流量者得天下”变得肤浅。

随着流量天花板不断逼近,很多曾经迎风起飞的大企业暴露出了同一个缺陷—— 有想法,但不懂经营。

无数企业囿于转型,被逼成了昏招频出的困兽。

市场对企业提出的要求越来越高,想大杀四方,绝不能一口红利吃到老。

58开辟了国内分类信息平台的先河,这无疑是一项伟大的便民之举。

但要想突出重围,重拾往日霸气,58当务之急还是要回归初心,加强监管,通过回归“人人信任的生活服务平台”来夺回用户,先解决内忧。

同时,还应吸取历史的教训,撇开竞争,不妨尝试和垂直领域的后起之秀达成合作,用更低的成本,去探索新市场,最后实现双赢。

懂经营的企业不仅有能发现商机的眼睛,还有会精细化运作的手。与时俱进,不断根据市场变化来进行业务升级、商业模式调整。

而不懂经营的企业,单靠遮羞布一味藏拙,只会

战胜了对手,

输给了时代。

资料借鉴/图片来源:

龚劲辉(知乎):58同城深陷裁员风波背后:“神奇的网站”不再神奇

一本黑:58同城,一个神(垃)奇(圾)的骗子集中营?

界面新闻:58同城“激进自救”:强制员工停职,留岗员工每周需请事假

螺旋实验室:每月只发1760块,58同城重新定义“裁员”

©THE END

刀哥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