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红书的鼻综合整形手术,到底是个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果壳(ID:Guokr42) ,作者:刘韬滔,编辑:木易杨杨,题图来自:东方IC

如果你现在去美容院咨询“隆鼻”,那么更多地会听到“鼻综合整形”这个名词。从业人员可能会觉得鼻综合这种说法更加高级。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在炒作概念,但是也可以发现名词变迁的背后反映出来的理念和技术的进步。

鼻综合是什么?

鼻综合整形通常是指包括鞍鼻(鼻梁塌陷)、短鼻(鼻子短)的整形技术,还包括鼻尖、鼻翼、鼻小柱等解剖结构的修饰调整,以及失败的鼻整形手术后的再次修复。

鼻尖的轮廓点 | 文献[1]

鼻翼、鼻小叶、鼻小柱解剖图 | 文献[1]

鼻子是人面部正中最凸出的结构,鼻整形手术会改变审美平面,重塑鼻子与面部其他器官的协调美。因此,更加广义的鼻综合技术,还应该考虑到求美者五官基础特点。比如额头凹陷、下颌后缩的患者,在鼻整形之后这方面的缺陷会更加明显,应该做相应的额头填充和下颌延伸。

图中女子后缩的额头凸显出了过于肥大的鼻尖 | 托马斯·庚斯博罗作品

中国人的鼻子多为鞍鼻、短鼻

不同纬度的人种,鼻梁高低和鼻翼宽度有所不同。非洲、南亚等地的原住民会有宽大的鼻翼,而身处北欧、西欧、东北亚等地的人种,则是鼻背增高,鼻翼细小。即使在中国,从北向南,人群的相貌特征也有所不同。如果你去过海南,你也可以轻易区别出三亚当地的东北人来。

为什么今天我们会觉得细窄的鼻翼更美?我猜测是因为今天占据世界主流文明的民族都源自高纬度地区吧。现在年轻女孩的审美观念已经从传统的审美标准向一种东西方融合的审美标准转化。我就不止一次听到女孩子说自己想要有一只鼻尖微微上翘的鼻子。

事实却是中国人更容易出现短鼻鞍鼻,同时由于鼻翼软骨穹隆部有更多的纤维脂肪组织,鼻翼软骨发育不佳,形成鼻尖圆钝低平,鼻翼小叶凸出,鼻翼较宽的解剖形态。

鼻子较塌 | 文献[1]

鼻综合整形的方法有三种

至少在十几年前,中国人做鼻整形手术还喜欢植入“L”型假体,包括硅胶假体和膨体聚四氟乙烯。这种假体的好处在于可以批量生产,容易获得,手术简单,患者不需要承受额外的病痛与损伤。问题是和自身软骨相比,这种假体容易出现感染、移位、轮廓外显和异物反应。

“L”型假体 | 文献[2]

近几年来,自体软骨移植越来越成为首选。包括鼻中隔软骨、肋软骨和耳软骨。自体软骨的好处在于感染风险低、组织相容性好,但是需要从自身取出,患者有额外的创伤,而且软骨有吸收变形的风险。

鼻中隔软骨本身就是支架结构,如果取出过多就可能导致鼻背塌陷。对于鼻中隔偏曲的病人,在治疗鼻中隔偏曲,改善通气的同时,获得的鼻中隔软骨可以用来做鼻中隔延伸或者外置移植到鼻背或鼻尖。

耳软骨一般从耳甲腔取出,不影响耳朵的外观。耳软骨是弹性软骨,其柔软的特性适合于鼻尖塑形。

能够大量获得的就是肋软骨了。但是切取肋软骨有损伤胸膜的风险,以及术后疼痛。最大的问题在于,肋软骨特别容易卷曲变形。有文献指出高达5%甚至更多的患者术后会发生变形,最早的在手术后15分钟后就可以出现。

整形医师为对抗变形想出了很多办法。“中心雕刻法”是指去除肋软骨周边部分,只保留中心部分,然后使用盐水浸泡。由于软骨中心部分各个平面受力均衡,不易弯曲变形。

国外的整形医生还有一种做法,把肋软骨打碎成直径0.5~1mm的颗粒,外面用纤维素膜或者筋膜包裹,然后进行填充。这种移植物因为像盛装微型糖果的长条口袋,所以有个可爱的名字——“土耳其软糖” (Turkish delight) 。但这种做法适用于填充量不大的情况,而且细碎的颗粒容易吸收,不能起到精准塑形的作用。

a-c将软骨切碎后,用膜包裹 d-f将制成的填充物移入鼻下 | 文献[6]

对于鼻尖,除了鼻翼软骨改建和移植技术外,采用各种缝合技术可以改变鼻尖外形。

所以,今天谈到鼻综合治疗,最常选择的联合术式是使用自身软骨或者人工假体垫高鼻背鼻根,同时进行鼻尖鼻翼和鼻小柱的调整。

自体软骨植入联合鼻软骨缝合技术,修饰鼻尖外形,达到更佳的手术效果 | 文献[7]

至于注射交联透明质酸钠 (俗称玻尿酸) 或者自体脂肪也是目前流行的一种微创方案,但是如果注射失败,进入血管,有可能导致局部皮肤组织坏死、动脉栓塞甚至失明和卒中。

总的来讲,手术治疗要想获得长期的效果,应该避免植入物和自身解剖结构之间形成过大的应力,重新构建力学平衡是最重要的。比如:线雕技术在鼻整形方面的尝试和失败,就是违背了力学原则。

选择整形美容机构要谨慎

要提醒大家的是,无论是微创还是动刀子,整形都属于医疗行为。医美时,一定要选择有靠谱资质且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美容机构。

参考文献

[1]Ira D.Papel主编,面部整形与重建外科第2版,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2]McCurdy Jr, J. A. (2002). The Asian nose: augmentation rhinoplasty with L-shaped silicone implants. Facial plastic surgery, 18(04), 245-252.

[3]Sajjadian, A., Rubinstein, R., & Naghshineh, N. (2010). Current status of grafts and implants in rhinoplasty: part I. Autologous grafts.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25(2), 40e-49e.

[4]丁祖烈, 陈志鹏, 陈滔, 严巧玲, & 曹阳. (2010). 自体耳及鼻中隔软骨在鼻尖整形中的应用. 中国美容医学, 19(12), 1789-1791.

[5]Park, J. H., & Jin, H. R. (2012). Use of autologous costal cartilage in Asian rhinoplasty.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30(6), 1338-1348.

[6]Erol, Ö. O. (2000). The Turkish delight: a pliable graft for rhinoplasty.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05(6), 2229-2241.

[7]Kim, Y. K., Kania, K., & Nguyen, A. H. (2015, November). Rhinoplasty with Cartilage and Alloplastic Materials, Nasal SMAS Management in Asian Rhinoplasty, Contracture Classification, and Secondary Rhinoplasty with Contracture. In Seminars in plastic surgery (Vol. 29, No. 04, pp. 255-261). Thieme Medical Publisher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果壳(ID:Guokr42) ,作者:刘韬滔,编辑:木易杨杨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