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贾樟柯,今年的柏林电影节还有什么值得关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毒眸”(ID:youhaoxifilm) ,作者:武怡楠,编辑:江宇琦,36氪经授权发布。

“没有缺席,不应该缺席。”

2月20日,贾樟柯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句话,以及自己新作《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在柏林电影节是哪个的展映时间。这一天,是2020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开幕的日子,作为冷战时代的产物,柏林电影节今年已经走到了第70个年头。

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很多中国电影爱好者们都没能奔赴柏林,不少中国的公司也未能现身柏林。在此之前,贾樟柯也被传或将缺席此次电影节,但最终还是携新作品出现在了展映活动中。

值得一提的是,贾樟柯长篇处女作《小武》便是于1998年在柏林电影节的论坛单元中首映,“贾科长”从此正式步入影坛。可以说,柏林电影节正是贾樟柯的一个重要起点。而据了解,4K修复版的《小武》也会亮相本次柏林电影节。

除《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入围特别展映单元,华语电影方面,由宋方执导、贾樟柯监制的《平静》则入围论坛单元;蔡明亮的新作《日子》入围了主竞赛单元,这也是主竞赛单元唯一的华语电影;关注老年同性恋人的中国香港电影《叔·叔》,则入围关注度仅次于主竞赛单元的全景单元;短片方面,陈思攸的《归》和孙立军的《秋实》入围新生代单元。

贾樟柯监制的《平静》则入围论坛单元

入围影片之外,今年的柏林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地方?

据新华社报道,第70届柏林电影节第一次取消了非竞赛单元,新增“遇见单元”,这也被视作柏林电影节在更换主席后的一项改革。新任主席玛丽特·里森贝克介绍称,遇见单元为小成本电影设计,所关注电影有很强的实验性、创新性、艺术性。里森贝克还借此欢迎中国电影人参与这一新版块:“只要你有台智能手机,便可以讲出自己的故事。”

从外媒等传出的消息来看,今年柏林电影节影片质量堪称上乘,以及出现了多部大爆之作, 可与之相对比,交易市场却没那么顺利 ——EFM是与柏林电影节同期举行的、全球三大电影交易市场之一的欧洲电影市场。往年,这里少不了中国买家的身影,而今年情况却有些不同。

在柏林电影节前的这一个多月里,中国的七万块电影屏幕一片漆黑,《好莱坞报道者》称,新冠病毒对2020年全球票房收入的影响将超过10亿美元。一些业内人士的共识是,中国的电影院或许要到五月份才能完全重新开放。

康斯坦丁电影公司的董事长马丁·莫斯科维奇说:“谁也不可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动作片《怪物猎人》与日本东邦和腾讯合作拍摄而成,本定于今年9月推出。他认为,像《怪物猎人》这样预算在6000万美元或以上的大型独立电影,如果未来没有来自中国市场的票房,将根本无法制作发行。

虽然柏林距离北京有7000多公里,但中国电影市场的一举一动,也在影响着柏林的电影交易。 一方面,许多独立电影的卖家担心,中国本土电影和大量好莱坞电影正在等待重新排期。中国的电影院在重新开放后,必然会发生激烈的档期竞争,使得他们的独立电影被挤出市场。

另一方面,EFM的组织者证实,今年有118家原定参加的中国公司和个人,由于疫情等影响并未赴约。好在《好莱坞报道者》联络的许多资深中国买家表示,仍计划线上参与交易,毕竟大部分卖家都非常支持远程沟通。英福通娱乐CEO林密作为一位发行商,在其北京公寓中接受采访时称:“对于我们来说,远程购买并不难。”

不过林密也坦言,目前她更大的疑虑是,很有可能她在柏林购得的任何电影,都没有机会近期在中国上映。

虽然中国买家在柏林暂时隐身,不过柏林有不少其他国家的流媒体人活跃的身影——不少Disney+、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和Apple TV+的从业人员都在柏林。他们既是为了寻找好的电影项目,也是想接触一些欧洲的制作人员——毕竟, 欧洲本土的制片人和欧洲题材的影片,对流媒体来说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Netflix国际电影部门的副总裁大卫·科赛的观点,代表了不少流媒体人的心声。他在柏林电影节发言时,强调了艺术电影和非英语电影对Netflix未来内容的重要性。所以,他正在积极谋划制作非英语的内容,他的伦敦团队今年也有9到10部的电影计划。

“我们有1亿7千万的会员,会员的多样性和口味的多样性令人难以置信。”大卫·科赛认为,优秀的作品在Netflix上播放后,所能获得的全球影响力是传统方式难以匹敌的。

Netflix音乐剧集《The Eddy》将在今年柏林电影节进行世界首映,入围柏林特别展映单元。

流媒体人心态积极,传统电影人也并不悲观。

连锁独立影院VUE International的CEO蒂姆·理查兹,在被问到流媒体和电影院的鸿沟是否已然终结时称,他从来都没有把流媒体当作敌人。他谈到,现在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比过去四五十年都要多。比如,德国2019年的电影票房就增长了13.7%。他相信,流媒体能够明白,电影院在培养观众观影习惯方面的巨大推动力。

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人去电影院观影,并不会影响流媒体的订阅数据;而流媒体浪潮,也不会影响影院的生意。

“我们即将进入电影院的下一个黄金时代。”拥有近2000块银幕的蒂姆·理查兹说。

在这样的趋势推动下,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和EFM上, 传统电影人在提及流媒体时,常用的字眼已经变成了“合作”。 要知道,2016年时,他们还在全力呼吁,抵制流媒体电影进入各大电影节。

2019年仍有传统电影人在抵制

其中,行动最快的是独立电影发行商。一些独立电影发行商与SVOD(订阅型视频点播)平台,已经开始共同购买和发行电影。他们期待这样的合作,既能增加流媒体的订阅人数,又能增加电影院的观影人次。我们能够看到,获得《寄生虫》美国发行权的Neon独家负责了Hulu的线下放映;独立电影公司A24与Showtime也展开了合作。

新任主席里森贝克也表示,流媒体平台来势汹汹,不少德国电影人已经投入流媒体的怀抱,一些高门槛的院线电影反而难以获得关注。所以,柏林电影节和EFM也会在未来两到三年有所规划,以适应行业的新变化。

参考资料:

TheHollywood Reporter| Berlin’s European Film Market Off to a Sluggish Start| ScottRoxborough

TheHollywood Reporter| Berlin: Dealmakers Fret Over Industry Impact of theCoronavirus| Patrick Brzeski

Deadline|Netflix International Film VP David Kosse Touts Importance Of Diverse, ArthouseContent For Streamer’s Business – Berlin| Tom Grater

TheHollywood Reporter| Vue CEO Tim Richards on 'Parasite,' Battling Netflix andPulling Out of Saudi Arabia| Scott Roxborough

TheHollywood Reporter| Berlin: Indies Move to Cooperate, Not Clash, With Streamers|Scott Roxborough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