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已有多家银行收到互联网贷款新规,联合贷款模式受影响

在上海、北京等地的银行多次有消息传出互联网贷款业务可能被限制之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未来一度因政策不确定性受到关注,2020年伊始,监管层对此业务透露出了十分明确、清晰的积极信号。

日前多家银行机构已收到《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办法》),虽然早在2018年就曾有过一次相关的征求意见稿,但不同于此前,这一次关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正式文件有望在2020年农历新年前后下发。

业内人士认为,新版的《办法》征求意见稿指导意义极为重要,从适用范围及定义、风险管理要求、规范商业银行与第三方机构合作等等详细的方向划出了清晰、明确的范围,有利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合规性发展。

相比以往的严苛,这份即将出炉的《办法》实际上为亟待转型的商业银行、以及需要跟银行合作的消费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公司、第三方服务机构等都带来了全新的曙光和业务空间。

新流财经了解到,由于借助互联网渠道开展贷款业务的模式近年来快速发展,各类商业银行均不同程度地参与此类业务。

《办法》对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做了定义——

指商业银行运用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等信息通信技术,基于风险数据和风险模型进行交叉验证和风险管理,线上自动受理贷款申请及开展风险评估,并完成授信审批、合同签订、放款支付、贷后管理等核心业务环节操作,为符合条件的借款人提供的用于借款人消费、日常生产经营周转等的个人贷款和流动资金贷款。

《办法》针对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体系、风险数据和风险模型管理、信息科技风险管理、贷款合作、监督管理等方面都提出了详细要求。

新流财经摘选几点——

一、首先,《办法》对贷款限额进行了规定,即单户个人信用贷款授信额度不超过30万元,个人贷款期限不超过一年。

目前来看,多家商业银行的互联网贷款产品(比如招商银行“e招贷“)均有18期、24期甚至36期的选择,以后都需要作出调整。

确定单户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上限,并对期限超过1年的流动资金互联网贷款,银行至少每年对该笔贷款对应的授信进行重新评估和审批的要求。

也就是说 一次授信、 循环使用的方式,已经不可取了!

具有明确消费场景或单笔支付金额超过10万元的个人贷款,单笔支付金额超过3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均应采用受托支付方式。

二、针对地方法人银行互联网贷款跨区域问题,《办法》重点强调服务当地,但也没有限定死。

监管要求要审慎开展跨注册地辖区业务,监管层也会识别和持续监测跨注册地辖区互联网贷款业务开展情况,地方银监部门可结合当地经济金融环境和金融机构业务开展及管理情况进行窗口指导。

新流财经在去年8月曾报道“超15家城农商行密集上线自营现金贷”,比如天津滨海农商行上线“滨银喵喵贷”、南通农商行“金贝马上贷”、常熟农商行“常银流星贷”、东台农商行“金东e贷“、大兴安岭农商行“大行消费贷”。 根据最新版《办法》,还是为这类产品保留了可以继续发展的空间。

三、商业银行对各类合作机构,应该建立明确的机构准入机制,明确相应标准和程序,并实行名单制管理。

互联网贷款业务模式涉及与外部机构合作的,应当在互联网贷款业务规划中明确在贷款调查、授信评估、贷后管理等环节的具体合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客户推介、风险数据、风险模型、资金支持等方面的合作。

这里的合作机构,主要指的是在营销获客、联合贷款、风险分担、信息科技、逾期催收等方面开展合作的各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银行业金融机构、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和融资担保公司、电子商务公司、大数据公司、信息科技公司、贷款催收公司以及其他相关合作机构等非金融机构。

四、关于联合贷款的重点,强调了商业银行与联合贷款机构的合作方式、收费方式、资质问题等。

具体操作中,《办法》指出: “除联合贷款的合作出资方以外,商业银行不得将贷款发放、本息回收、止付等关键环节操作交由其他合作机构执行,应当要求合作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借款人收取息费,并在书面合作协议中明确。

实际上,对于这一条规定,商业银行需要面临的挑战来自于对当前收费模式的改变: 大部分商业银行的合作方仍然会向用户收取费用,只是费用名目可能不同。

实际上,《办法》的要求很明确,合作机构不向用户收费,转而通过商业银行获得收益,也更利于管控贷款综合成本——与近期银保监会、央行等监管部门对贷款成本压降、防止隐藏风险的种种要求不谋而合。

在信息披露的部分,《办法》提到商业银行还要在借款合同中以醒目方式向借款人充分披露合作类产品的贷款主体、实际贷款年利率、年化综合资金成本、还本付息安排、逾期催收、咨询投诉渠道等信息。

日前新流财经发现,微粒贷、借呗已经在借款详情页面明示了借款年化利率。

五、关于贷款营销——

有意思的事,这次《办法》中还专门提到了关于贷款营销的规定。

商业银行应当通过合法渠道和方式获取目标客户数据,开展贷款营销,并充分评估目标客户风险偏好和风险承受能力,强调将合适的产品推荐给合适的人。

不管是银行自身,还是通过合作机构向目标客户推介互联网贷款产品,都应当充分披露贷款主体、贷款条件、实际年利率、年化综合资金成本、还本付息安排、逾期催收和咨询投诉渠道等基本信息,保证客户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不得采取默认勾选、捆绑销售等方式剥夺消费者意思表示的权利。

这里再次强调了明示利率的问题。

资深银行业人士C.Kevin认为,本《办法》可以看出监管站在了保护产业的角度,合理合情合法的阐述了这个业务的本质与发展方向,对防控系统性风险指明了道理。

其次对当前所有的业务形态进行了概括性总结,是一部相对完善的管理办法,可见监管的良苦用心。

最后,对于区域性银行来讲,并未一刀切的去否定,而是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当地的监管和开办业务的银行。 所以整体利好并有助于推动互联网贷款的变革与发展。

2020年,这份《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的正式落地,或许会成为金融行业的第一个好消息。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