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唱罢,沈晖登台:每个大佬心里都有自己的“新造车TOP3”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张一。

作者丨张一

编辑丨曹默涵

新造车势力近来消息不断。蔚来汽车超百亿融资刚刚有了个框架,威马汽车也有点按捺不住了。

2月26日,在燃财经举办的一场线上沙龙上,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重申卡位新造车前三的目标。在谈及名单排位时,他斩钉截铁地表示, “肯定有威马,第二个我认为小鹏,可能还有蔚来。只是个人想法,每个人说法不一样,反正我认为威马肯定能活下去。”  

针对沈晖此番言论,2月27日,威马汽车集团公关部高级总监石凯峰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进一步解释称,“(沈晖)并不是说只有这三家能活,这个回答是在一个假设——如果只能活三家的前提下,那么一定有威马;如果问有哪4家或者5家,可能会把理想汽车等其他新造车势力也加进来。”

准确来说,这是2020年以来,沈晖第三次提及“新造车TOP3”的预言。此前,美团点评CEO王兴的一番判断把威马排除在TOP3名单之外,惹得沈晖隔空喊话甚至定下赌约。

大佬约赌新造车

此番论战,起因便是王兴的一条帖子。

1月6日,他在饭否网发文表示:国内汽车圈最后只会剩下“3+3+3+3”家车企: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 3家造车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消息一出,威马汽车掌门人沈晖不开心了。1月7日,这位曾亲自操刀吉利并购沃尔沃大案的汽车圈大佬,在微博阵地隔空喊话王兴“打个赌”,还邀请一众网友做个见证,“威马一定会是(造车新势力)TOP3之一”。

沈晖微博截图

发了微博还不算完。1月8日,在威马汽车全球首台5G智能汽车下线仪式上,沈晖又主动提及此事。

“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名,希望美团创始人王兴能充当外卖小哥亲自送一份外卖上门,地点由我指定;如果威马进入前三失败就送一辆车给王兴,可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选,不一定非得是威马汽车。”他补充道。

一向颇为激进的王兴,并未就沈晖的喊话给出公开回应。值得注意的是,王兴的TOP3名单里没有威马却列上了理想,似乎与切身利益相关。据36氪此前获悉,2019年8月,在理想汽车C轮融资中,王兴个人领投近3亿美元(约21亿元)。

新造车圈内不缺赌约。早在2018年,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便开了场“交付赌局”。

2018年7月31日,何小鹏在朋友圈发文称,“今年(2018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才可以更持续的发展。”

何小鹏朋友圈截图

随后在2018年8月5日,在蔚来深圳NioHouse开业日中,李斌表示愿意和何小鹏打个赌,如果今年蔚来交不到1万台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何小鹏随后在朋友圈转发相关信息,接下赌约的同时,信心满满地表示“我觉得我肯定会赢,谢谢李斌的礼物”。

何小鹏朋友圈截图

这场赌约的结果在2019年初揭晓。2018年,蔚来ES8全年交付超1.1万辆,李斌赢了。对此,何小鹏表示,“恭喜蔚来和李斌,虽然赌输了,但还是很高兴。会按照赌约付一辆ES8顶配的购车款”,并称蔚来给小鹏“开了个好头”。

产能、销量哪家强?

评定谁能进入新造车“TOP3”的最终决战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但关键数据的比拼,是绕不过去的。

其中,量产交付能力就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目前造车新势力中,进入交付的有蔚来、威马、小鹏、哪吒、零跑等10余家。其中,仅蔚来、威马和小鹏三家的交强险上险量突破万辆。

具体数据来看,2019年,蔚来全年上险量20749辆,位居第一;威马和小鹏则以16876辆和16608辆(总销量),分列二三名。而单车销量冠军则是威马EX5,2019全年交付16810辆(上险数)。

在前述大佬列出的TOP3名单中,蔚来和小鹏的地位颇为稳固,有争议的是威马和理想。在销量方面,第一波摘下“PPT造车”帽子的威马汽车较理想汽车存在先发优势,但跨过量产门槛的理想汽车也表现出了凶猛的势头。

理想汽车CEO李想去年12月底在理想App上发文称,首款产品理想ONE正式量产后,首月(12月)产量达1530辆,在2019年12月4日开始交付至当月最后一天,共交付1000辆理想ONE。今年1月,理想ONE以1207辆(上险量)的成绩排名第二,仅次于蔚来ES6(1483辆),超过威马EX5(808辆)和小鹏G3(1073辆)。

数据来源:公开信息 未来汽车日报制图

但在沈晖看来,现阶段新造车企业都还刚起步,互相之间的竞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在传统汽车市场中抢到份额,谁就能跑出来。他认为威马汽车已经储备了足够挤进决赛的“资本”。

“目前来讲,我们很有信心成为全世界第一家真正全年盈利的新造车企业,我们希望跑在特斯拉前面,也坚信能做到。”沈晖称,现金流管理、毛利率的管理、净利率的管理、销售增长的管理、产品的管理等是威马汽车的强项。  

石凯峰也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强调,威马一直以来是整个造车新势力中资本利用率最高的企业。新造车跨过了量产的第一个坎之后,下一步实现自我造血能力对生存下去尤为重要。

他分析称,威马汽车员工总数约3000人,公司的人力成本较其他头部新造车势力均有优势;在运营模式方面,不同于蔚来和小鹏,威马采用直营门店和加盟经销商方式,并且以加盟方式为主,降低开店成本和售后服务成本。

此外,他还提到,威马在营销方面的资金投放上也较为保守,更多是通过威马直购等方式吸引关注,所以相比蔚来、小鹏,威马汽车的热度才会较低。

来源:威马汽车官网

比起盈利,找钱“续命”更是当务之急

除了产能和销量,何时能实现盈利也是考量新造车企业实力的一环。但不少公司还处于产能爬坡、销量尚未完全铺开的阶段,从它们的角度看,盈利是一个非常奢侈的目标。

沈晖曾表示,完成10万辆产品交付是威马汽车的生存线。威马汽车内部估算,完成7万辆销售目标便可实现整体盈利。目前,年交付量仅有1.6万辆的威马汽车,距离整体盈利仍有相当一段距离。

2020年是新造车玩家们的一个关键时间点。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全面退出,跨国巨头在华合资企业集中投放电动车产品,本土车企的第二代电动车型也将进入市场,竞争将日益白热化。何小鹏也曾表示, 到2020年,大部分造车新势力交付数量达到数万台级别的时候,才是市场的分水岭。

对于新造车公司来说,在寻找盈利模式的同时,找钱“续命”则是更紧要的事情。

眼下,累计融资额度超230亿元的威马汽车,D轮融资迟迟没有新进展。去年9月,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苏州政府未来会给予威马更便利的上市条件,截至目前,也尚未有新的动态。

而另外三名玩家在资金储备上则相对充裕。日前蔚来汽车的百亿融资“官宣”,释放了利好消息;接近小鹏汽车高层的资方人士近日也向36氪透露,小鹏汽车的现金储备可以支撑到2020年末;理想汽车继去年8月完成C轮5.3亿美元融资之后,正在全速推进IPO进程。

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在新车竞争的主场,搅动中国电动车市场的“鲶鱼”特斯拉用短短10个月完成了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并迅速将国产Model 3价格下探至29.9万元。这对于年轻的中国新造车势力来说,无异于一场措手不及的“噩梦”。

如今,突如其来的疫情看似降低了特斯拉对新造车势力的正面冲击,为后者争取了更多时间,但是,它也成为新车量产不久后新造车公司们面临的一道难关。在谈及对盈利时间的预期时,威马汽车方面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这个问题要到疫情结束、市场回暖之后才会有判断。

商业不是孤立的赌局,而是一场更现实的长跑。2019年,错失融资窗口的新造车公司已经被无情地挤下赛道;2020年,还没有备足干粮的玩家们将迎来一场生死考验。

(我是36氪未来汽车日报作者张一,关注智能网联、自动驾驶及共享出行动态。我的微信是ro20110723,欢迎交流,添加请备注姓名、职位、公司。)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