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开城”之后,楼市会怎样?

题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 ,作者:孙不熟

“封城”两个月之后,武汉终于要开城了:

3月28日起,外地人可凭健康码坐火车去武汉了。

4月8日起,武汉人可凭健康码出城、出省了。

此时此刻,真的要感谢1000万武汉人、6000万湖北人,为全国疫情防控付出的努力、经受的痛苦、承担的压力。

无论怎样,生活总要继续,希望武汉和湖北的经济社会秩序尽快复苏,卯足力气夺回失去的两个月。

3月23日,沉寂许久的武汉市楼市终于迎来好消息,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发布六项举措,包括以下六个部分:

1、 分批有序开工复工

2、 加强安全管理

3、 优化审批服务

4、 调整预售许可形象进度要求

5、 提高预售监管资金使用效率

6、 完善社保个税缴纳的购房认定标准

目前来看, 这些举措基本上属于全国复工复产的规定动作,几乎全部是面向B端的“救企”之举,而没有面向C端的“救市”之举,“限购、限贷、限售、限价”一个都没有松。

唯一面向C端的暖市举措是社保认定的宽松:

非武汉市户籍购房人因受疫情影响未能按时缴纳社保或个税需缓缴的,其缓缴期可视为连续缴纳,补缴时限不超过6个月。

不过,武汉的救企措施还是有一些突破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预售方面做出了适当的宽松,高层建筑建设进度达25%就可以办理预售证了,而之前是要求50%,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房企的资金压力。

2020年10月1日以前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其开发投资额达到25%以上,且高层建筑形象进度达到1/4以上、多层 (含六跃七层) 及低层建筑形象进度达到正负零,即可申请办理预售许可。

而在此之前,小高层及以上建筑主体结构需达到层数的1/2且不得少于七层,才能申请办理预售许可;低层 (含四层) 必须主体结构封顶且砌筑工程完工才能申请申请预售许可。

二是在资金监管方面给予适度的放松。开发商在开工之后,一般需要将很大一部分资金纳入监管,必须专款专用于项目,避免资金挪用出现烂尾楼。现在,武汉在这方面做出了适当的宽松。

例如,2020年10月1日之前,在重点监管资金增加“项目主体结构达到三分之二进度”拨付节点,累计拨付额度不超过重点监管资金标准的55%。

而此前规定,达到预售要求的,开发企业可申请重点监管资金标准的35%,结构封顶也只能申请拿到40%,项目取得《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的,可申请20%,最后5%是在完成所有权初始登记后申请的。

总体来说,武汉的暖市举措还是很温和的,和同类城市相比大同小异。

说到困难,有哪个城市比武汉还困难?现在连武汉都这么紧,说明现阶段的楼市几无可能大幅松绑,房地产的苦日子还得继续。

其实,如果不是这次疫情,武汉楼市很可能会继续火爆。

先来看看武汉2019年的经济数据,去年GDP是16223亿元,排名全国第八,比杭州、天津、南京等沿海大城市还高。

而且,名义增速高达9.26%,也相当不俗。

2019年,武汉地铁运营里程数339公里,仅次于上海、北京、广州和南京,居全国第五、中西部地区第一,武汉的基础设施水平可见一斑。

2018年,武汉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1528亿元,全国排名第九,在中西部省会城市中排名第一,且高于南京、宁波、青岛、济南等沿海发达城市。武汉的财力之雄厚,亦可见一斑。

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武汉所引领的湖北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经济大省,经济总量居中部第二,且超过沿海经济大省福建,居全国第7,和四川只有微弱差距。

更重要的是,湖北的人均GDP,在中西部地区排名第一,除开京津沪,在全国仅次于江苏、浙江、广东、福建,比重庆、山东还高。

总量和人均数据都位居全国前列,这对一个中部省份来说,挺不容易的。

湖北经济之所以在中西部地区如此出色,最大的功臣必须是武汉,而且正是因为有武汉,湖北才显得不那么普通。这种强省会的发展模式,目前正受到河南、山东、安徽、陕西以及江苏、浙江等省份的认可。

而在2009年,武汉的GDP只排在全国第13,低于天津、杭州、青岛、无锡、佛山、宁波,而到2019年,武汉一举超越了它们。

无论从哪个纬度来看,武汉的综合实力,都是稳稳当当的TOP10城市,以及中西部数一数二的头部城市。

这种综合地位投射到在楼市层面,同样是全须全影的,其楼市热度稳居中西部第一名。

克而瑞的数据显示,2019年,武汉新房成交量达2114万平米,同比大增27%,居全国第二,足见武汉楼市的需求端之旺盛。

从成交金额来看,武汉同样惊艳,2019年新房成交额高达2761亿元,居全国第四,仅次于上海、杭州和北京,稳居中西部第一。

有人说,一手交易水分大,只有二手交易量才能反映一座城市的真实需求和真实价值,但武汉这方面同样不差,2019年共成交1091万平米,排名全国第7,中西部地区仅次于重庆。

二手房成交金额方面,武汉更是超过重庆、天津,稳居中西部第一。

土地出让金方面,武汉已连续4年超过千亿,2019年高达1765亿元,稳居居全国第五、中西部第一。

作为华中重镇、九省通衢、国家中心城市,武汉对房企的吸引力逐年增加,截至2019年,全国50强房企入驻武汉达到42家,很大一部分将武汉作为重仓区域。

然而,巨大的土地供应和房屋成交,并没有让武汉房价显著下降,说明武汉楼市存在巨大的真实需求。从二手房价来看,武汉房价在中西部地区同样是数一数二的标杆。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 这么多年,武汉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楼市热度,都堪称气势如虹。

而在历史上,自张之洞任湖广总督开始,这座城市的大区中心城市地位就没有动摇过,没有理由不继续看好这座华中重镇。

疫情之后,相信中央会继续加大对武汉的投资和扶持,政策面上会给武汉开各种小灶。毕竟,全国经济一盘棋,而武汉雄踞天下之中,又是极为重要的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和国家中心城市,一个强大的武汉,是符合国家战略需求的。

也就是说,武汉的底子从来就不差,国家扶持更不会差,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而在特殊时期,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在此意义上,武汉经济和楼市短期内会出现一些受疫情影响的技术性调整,但长期来看,这座城市在迈进中西部第一城的宝座上,只会比以前更加稳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 ,作者:孙不熟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