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乔依德: 为什么Libra可能“胎死腹中”

(作者乔依德系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本文将刊于《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11期,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探索与争鸣杂志”微信公众号文章有删节。

编者按:

6月18日,互联网巨头Facebook发布稳定币Libra白皮书,宣称其使命在于“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8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强调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这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数字加密货币计划若付诸实施,将怎样扭转世界货币秩序?对此,我们需要未雨绸缪,深入探究去中心化、超主权、跨国界的数字加密货币之于中国乃至世界的意义。

Libra的四大风险

Libra的白皮书是6月18日宣布的,我当时即不持赞成的态度,认为它有很大的问题,可能不会被监管部门批准。现在过了几个月了,大家可以冷静一点,全面地、客观地分析了。

很多人对于Libra的分析,基本上隐含了一个假定,就是它能够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查。而我认为,恰恰它未必能通过这样的审查。那么,为什么Libra可能会“胎死腹中”?

美国国会7月16、17日两天举行听证会。Libra负责人马库斯参加,议员们问了很多问题,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Libra对数字保护、个人隐私权,存在很大缺陷。二是对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没有充分的措施。三是Libra可能对金融体系金融稳定会产生冲击。这三条,可以分成两大类,就是说Libra存在两大类的隐患:一个方面,它本身可能存在的风险;另一方面,它可能对外部,对全球的金融体系产生风险。

就前者而言,主要是它在数据保护隐私权、反洗钱方面存在着隐患。这其中又包含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Facebook数据隐私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二是,Libra现在公布的方案,对这个问题的安排在结构上存在着重大缺陷。为了避免数据方面出问题,Libra协会让下面的100个节点来负责数据和隐私的保护。把这么重大的责任推给下面的节点,我觉得是不负责任的。

除此之外,在内部金融管理方面,Libra还存在三个主要问题。第一,资金购买Libra以后,如何托管?谁来托管?是央行托管?还是第三方托管?有没有监督机制?这些重大的问题都没有说清楚。第二,由于筹集来的资金,随时要进行支付,Libra协会一定要有一部分的备付金。这个备付金,是如何来决定的?怎么来计算的?这是很大的问题。另外,它没有一个制衡监管纠错的机制,也是一个缺陷。第三,它本身存在着货币错配和汇率风险,Libra由一篮子货币所组成,用其他货币来购买Libra,就有一个汇率风险的问题。这个风险怎么来防范?

概括而言,Libra内部除了隐私权、数据方面的风险,再加上金融管理方面的三个风险,一共存在着四大风险。尽管有些方面以后是可以慢慢进行弥补和修改的,但是,最根本的第二类风险,即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可能会造成的冲击和伤害,这是无法进行弥补和修改的。

Libra不会为监管层所接纳

关于Libra是不是货币,现在也有很多争议,有人说它不是真正的货币,是代币,或者是资产。至少按照它的意图,Libra是要在全球发行和流通的,这样就会执行货币的四个功能,流通、支付、计价、储藏。它这么做,实际上是损害了各个国家发行法币的主权。据德国货币委员会的一名成员计算,假定1亿人将本币换成了Libra,Libra Association将会是全球最大的债权人,它的资产相当于全部德国银行的资产。那么大的一个盘子,产生的流动性非常大,不可能不损害各国政府发行法币的权力。

同时,它也影响了各个国家货币政策的执行与传导。Libra Association声称没有影响货币政策的意图,货币政策属于各国央行的职责范围。但它有那么大的流动性,怎么会不影响货币政策的执行和传导呢?有些人认为如果Libra发行了,美元在Libra篮子里面份额最大,就会对美元有好处,因而可能美国政府在后面支持。这在逻辑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美国政府或者美联储失去了对这部分流动性的控制,是不愿意的。如果这种推论成立的话,那么美国应该支持SDR,因为SDR篮子中也是美元占主要份额。那么为什么现在美国不支持SDR?因为它实际上可能会削弱美元,会使美联储失去对货币政策的完全控制。现在Libra协会设在瑞士,美国同样不会容忍这种情况的出现。

归根到底,我认为Libra这样一种私人控制的全球货币,触及现代文明的底线。目前,各中央银行发行法币的现状是历史形成的,有其客观必然性,是现代文明的一个方面。尽管这种货币制度也存在很多问题,如货币发行如何匹配实体经济发展等,但目前看不到有其他更好的替代。

我想引用周小川行长在今年7月1日的一段话,在讲述了央行的目标和使命后,他说“央行其人员、组织与组织构成对其使命予以支撑,并有法律立法保证,这也是近代文明的一个重要产物。至少目前来说,这与商业机构的目标和使命相去甚远,尚难相信轻易冲击这一文明能有好结果。”这段话讲得比较委婉,但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说现在各个国家央行发行主权货币是现代文明的组成部分,看不到其他的私人的商业机构替代它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我个人觉得他点到了问题的实质。这也是为什么它通不过监管机构的审查、会胎死腹中的最根本的原因。

Libra的启发

各国央行发行主权货币或者信用货币,是信用时代的特点。人们一讲到货币往往注重货币的物质形态,从贝壳到贵金属再到纸币,或者注重货币的功能,但没有注意货币跟社会的关系。

然而,目前讨论Libra的大部分文章,只是从技术层面去解读而没有将货币制度的因素考虑进去。而货币与社会的关系可以粗略地分为三类:

第一类,货币本身具有内在价值,这是一种体制。

第二类,是以贵金属、储备货币作为本位的货币。这个货币的形态不重要,可以是纸币,可以是记账货币,或者是电子货币。

第三类,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就是信用货币时代。信用货币的物质形态、物理形态不重要,可以是纸币也可以是记账货币。主权货币或法币是以政府的信用为支撑,其本身没有内在价值,也没有什么作为担保。支付宝也好,财付通也好,都没有改变信用时代的特征,它们是法币的一种支付手段而已,这点非常重要。

现在,央行成为货币信用时代最重要的金融机构或者金融基础设施。尽管央行存在很多问题,这是肯定的,但是搞一个Libra,或者任何一个东西来替代它,能让人信服吗?我觉得这是最大的挑战。

尽管我批评了Libra,而且觉得它可能不会出生,我同时认为,Libra的出现,还是给我们很多新的启发。

第一,Libra引起了全球对数字货币的关注。

第二,Facebook搞Libra很有想象力,也很懂得充分利用自己的品牌,而且想到把很多其他品牌如Uber、VISA卡等都纳入其中,这样的话,它的流量的入口就很大。以后如果要搞全球性的数字货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借鉴的,即扩大流量入口。

第三,它抓住了目前全球金融体系所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跨境支付成本非常高。有的人说跨境支付成本是5%,有的是说10%。这也是以后搞全球性数字货币必须引以为戒的。

全球货币体系的未来

未来的全球货币体系会如何变化?它一定不会单纯取决于体量,更取决于格局。上世纪70年代美元之所以能取得主导地位,是因为美国经济体量大、独占全球经济鳌头;经济上的独霸又导致了外交、军事上的霸权;而这一切又都与美元的霸权密切相关。今后美国只要在经济上还是老大,美元霸权的现状基本上是难以改变的。除非以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形成美、中、欧三足鼎立的局面,那时的全球货币体系也许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我认为,这种情况在几十年后是完全可能出现的。中国的挑战是,如何使经济增长保持高质量,如果使经济保持活力,如何使经济体量增大转化为软实力的增强。而欧元区经济总量已经是全球第一,但这样的第一尚未能提升欧洲在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也未能使欧元在欧洲以外地区得到广泛的使用,解决这些问题,是欧洲面临的挑战。

如果中、欧能较好地解决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全球货币体系的变化将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储备货币,欧元增强其地位,全球货币体系可能出现一个多元储备货币体系,美元、人民币、欧元平分秋色,共同提供全球流动性,支撑球货币体系。

第二个可能,则取决于各国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进展情况,如果进展顺利,有可能在此基础上形成全球主权数字货币,但完全不同于Libra那样的全球私人数字货币。

第三,通过数字货币的形式推动SDR的广泛应用。由于种种原因,SDR目前未能取得广泛使用,但它毕竟是得到国际认可的储备资产,具有扩展成为全球主权货币的合法性基础。

第四,也许可能会产生某种突发事件,使全球形成一种强烈的一体化共识,达成类似于创立欧元的动机。这样,也许会成立一个新的国际金融组织,虽然不是全球的中央银行,但能起到某种类似于IMF的作用。目前IMF针对的是国际收支的短期行为。如果产生另外一个国际金融组织,对汇率进行协调等,那个时候可能会推动全球的货币。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