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

上世纪 80- 90 年代,电视、洗衣机、冰箱是一个家庭的核心三件套,甚至在不少地区它们还是结婚必备的家电产品。

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五一期间我回家惊讶的发现,曾经每天必定会进行的娱乐——看电视,除了 90 后的我,父母对电视也兴趣阑珊。抖音、今日头条成为了他们主要的娱乐方式,时不时还要问我怎么玩。

曾经的家庭三件套核心,电视的家庭地位越来越低了。

内忧外患

作为客厅中心,电视现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可谓内忧外患。

需求持续下降,电视销量一降再降,根据 奥维云网 发布的 2019 年彩电市场总结数据,2019 年中国彩电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全年零售量 4772 万台,同比下降 2.0%,彩电产品需求下降,百户拥有量 119.3 台,同比下降 2.4%,6 年来首次下降。

这还是价格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千元以下,小米 32 英寸智能电视的价格已经达到了 699 元,在拼多多上搜索的话能发现日本品牌 JVC 发售的 32 英寸智能电视价格已经低到了 566 元。

家庭常用的 60 英寸左右的 4K 分辨率电视,小米和 JVC 的价格都已经到了 2199 元,去年 KVC 还曾把 65 英寸 4K 分辨率的电视压低到了 1999 元。

电视总体情况也不乐观,根据奥维云网披露的 数据 ,国内彩电 2019 年零售额 1340 亿元,同比下降 11.2%,行业均价 2809 元,创十年最低。

而电视价格持续下降的背后一方面是以小米为首的互联网厂商入局,电视作为硬件产品少赚钱甚至不赚钱,靠附加的电视广告赚钱,不过这也引来了用户的反感,各大社交平台都能看到对电视广告的吐槽。

另一方面是 LCD 液晶电视面板供大于求,导致价格下跌,利润下跌。今年 1 月,三星显示集团(Samsung Display)就放出消息称,将于年底关停旗下在韩国和中国的所有 LCD 面板产线,全面转向产品定位更高、利润更大的 QD-OLED 量子点显示面板和 OLED 显示面板。

但价格下跌并没有拯救电视行业,电视销量还是不可避免的下降了。

比行业内忧更严重的是外患,手机的普及让每人一屏成为了现实,游戏、流媒体、短视频都在抢占用户时间,电视的重要性在逐步降低。

之前回家打开电视,一家人一起追某个电视剧、综艺几乎是每家每户的日常家庭活动,但这样的情况在逐渐减少,父母也拥有了智能手机,抖音、今日头条刷起来,可不比 90 后弱,一刷就是 2 小时。

儿时被关掉电视提前赶回房间父母,如今也需要我们提醒:

夜深了,少玩点手机,回房休息吧

面对内忧外患,电视行业确实想过强硬抵抗,无奈对手确实太强了。

电视:打不过,就加入

面对几乎是碾压的移动互联网,传统电视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最终,电视行业选择主动拥抱互联网。

近年来各家电视厂商都推出了各种搭载互联网服务的智能电视,内容上增加了对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哔哩哔哩等国内主流视频平台的支持,硬件上增加了对手机、电脑、平板的协同支持,目前的主流智能电视基本都支持手机、电脑投屏等功能。

服务上增加了语音助手,让电视操作门槛进一步降低,即时是小孩也能通过语言挑选内容,相比传统电视遥控的复杂操作要方便很多。

▲图片来自: Medium

用户还可以选择从应用商店中游戏、视频应用等应用。收益方面,智能电视和传统电视赚硬件钱的模式不同,广告费、会员分成等同样是收益的一部分。另外,用户的内容消费数据也被收集,用于精准广告营销。

而各种电视盒子的出现,无疑加速了这一潮流。

除了内容、服务上的学习,智能电视还在形态上做出改变,以求适应互联网。

今年 1 月,三星就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布了竖屏电视 The Sero ,该电视除了可以像传统电视一样横屏观看,还能够通过旋转的方式切换成竖屏,在使用抖音、Instagram 等互联网服务时能获得更沉浸的体验。

这么做的并不只三星一家,TCL 也曾在去年推出竖屏智能电视 XESS,同样可以在横屏和竖屏中切换,而且这款电视还添加了 AI 升降摄像头,保证视频功能体验。

5G 时代来临,让物联网成为了热门话题,智能家居成为了其中一个重要的落地产品,而电视则作为智能家居枢纽的角色出现,负责控制家中的智能家居产品。

爱范儿在采访深圳创维-RGB 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国时,聊到了一个典型应用场景:

你只要把电器插上电,电视机就已经开始跟这个设备进行互通了,电视机上会弹出一个对话框「你刚刚新买了一个设备,需不需要连接网络?」。然后按确定,电视机就会通过 UDP 协议,在家庭里面将密码发送给这个设备,设备去解码,就可以自动连接家里的 WiFi 网络。

连上了以后,电视机马上会弹出来,这个设备有哪些智能化的功能,你可以用语音在电视机屏幕的提示基础之下,一个一个先试一下:这里可以开关,这里可以控制亮度高低,有哪些颜色可以控制,还可以控制色温什么等等。因为有屏幕好交互,我们能让你全方位的能够使用上智能设备,并且能够了解设备的功能,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使用过程中,因为电视机跟这个设备连接在一起,实际上设备之间已经变成可以互动的关系。举个例子,我们现在要在家里看一部影片「小维,我要看一部电影」,于是家里的灯光会自动调暗,这时候你不想调暗,你还是想亮着看,说「帮我把灯光调亮」,下一次灯光就会按照现在这个亮度,直接记录,只要你看电影,它就给你调到舒适的这种状态。

有了大屏幕、语音助手的加持,无论是交互体验还是观看体验都有较大的提升。

主动拥抱互联网的效果是显著的,根据今年 4 月末中国互联网网络服务中心发布的第 45 次《 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报告 》,截止 2020 年 3 月,我国网民使用电视上网的比例已经达到了 32% ,相较 2018 年增长 2.0%,而 2017 年 12 月中国互联网网络服务中心发布的报告中,这一数据才仅仅 28.2%。

电视的新定位

电视的初期发展路径和 PC 互联网时代的「安迪比尔定律」很像,电视的硬件升级促进了片源的升级,片源内容的升级也反过来促进了电视的更新换代。

从黑白到彩色、再到高清、4K 、HDR ,无一不是电视硬件促进片源内容升级,那时电视还是妥妥的客厅中心,并且占据家庭的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而作为电视内容的主要提供者,电视台也占据了天时地利,广告合作不断,洗脑广告脑白金就是那时的典型案例。

▲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老白金,仍旧是一代人的回忆

但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电视内容却没能跟上,多样性、娱乐性都输给了移动互联网的承载者——手机。相比电视,手机还拥有一个巨大的优势,便携性,随时随地都能娱乐。

穷则求变,电视开始拥抱互联网,积极引入互联网内容和服务。

这时电视的发展方向开始分化,一部分厂商在维持基本硬件性能的同时,以内容、服务为主导方向发展,积极开发各种互联网服务、加强与其他智能家居的协同合作,甚至电视的形态也在为互联网做改变。

▲ TCL XESS 旋转屏电视

和之前整个家庭的注意力中心不同,如今电视获得的注意力减少了,它仅仅是内容和服务的整合承载者,是整个软硬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厂商在接入互联网内容服务的同时,还继续走着硬件主导的路,8K 分辨率、75 寸以上超大屏幕、OLED 等新技术加持,提升了影音娱乐体验,定价也进一步提升。

双方的收益模式也在分化,以内容、服务为主导的厂商除了基础零售,还有较大一部分收益来自内容和服务所带来的广告收益、会员分成等,而以硬件为主导的厂商则主要依靠零售获取收益,这也造成了双方定价差异巨大。

以目前家庭常用的 65 寸 4K 分辨率为例,小米、JVC 等品牌已经把价格压到了 2000 元左右,而索尼旗下 65 寸 4K 分辨的电视价格普遍比小米高上不少,最高甚至突破了 1 万元。根据奥威云网数据,同尺寸产品的最高价和最低价存在较大差距,基本保持 3-4 倍的价差。

之前电视是整个家庭的娱乐中心,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它获得的注意力在降低,手机、流媒体、短视频都在抢夺用户注意力。

这促使了电视功能和性能的升级,同时它的定位发生了变化。

如今的电视更像是衣帽间,各种内容、服务就是像是衣帽,衣帽间的设计、占地大小等就像是电视的硬件性能,影响着衣帽们的摆放、展示,而观看内容、利用屏幕连接物联网设备进行交互就像是在试穿衣服。

电视,既是家庭娱乐中心,也是整个家居生态的交互中心。

题图来自 Unsplash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