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涌动的“浪潮”,以道驭术、易之大成

自主创新,勇立潮头,浪潮的“长期主义”引领着企业进化与壮大。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撰文/子雨

百年大业的锻造,是经受住无数次行业大潮起落的考验,沉淀出带有深刻历史烙印的企业文化,使企业能够把握住每一次时代赐予的机遇,才能最终基业长青。古今中外的百年名企,概莫如是。

“死得太快”是悬在中国企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时代的罗网撒下,湮没了诸如新飞、飞跃、长城、东海、润迅等红极一时的企业,也留下了华为、联想、浪潮等至今依旧活跃在舞台上的老牌。

1945年,浪潮的前身鑫泰昌仪器厂诞生于上海,是一家从事教育计量工具生产的民族企业。

经过了70多年的创新发展,今天的浪潮已成为掌握高端服务器核心技术、年营收过千亿的大型IT企业,与祖国母亲同呼吸共命运70载岁月的浪潮堪称最为年长的“IT老炮”。

从“北上”搬迁至济南拥抱科技大潮,到研发第一台“浪潮牌”微型计算机进入个人电脑产业,再到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小型机服务器开创中国服务器产业,再到如今主动拥抱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向“云+数+AI”新型互联网企业转型,浪潮在70年间三次勇立时代的潮头,完成了一次次“大象转身”。

企业能够亲身经历并见证时代蜕变,还能在大浪淘沙后屹立不倒,必有值得学习与借鉴之处,而回溯其成长的脉络,将时间倒带,很多事情也就清晰可见。

一、开启创业大时代

作为世界上继美国、日本之后第三个掌握关键应用主机技术的IT强国来说,很难想象几十年前,我国第一代国产电脑是拿着只有使用说明书的IBM样机仿制出来的。

连续5年亏损债台高筑,400人的工厂濒临破产边缘……

上世纪80年代初,在建国后受到过毛主席的莅临视察,并为“东方红一号”打造过三极管,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磁芯自动测试仪的浪潮,正在计划经济转型市场经济的不适中,调整锚点。

毛主席莅临浪潮视察

浪潮的管理层在危局之下,果断决定,举全企业之力,向当时世界前沿的个人电脑领域进军。

不破不立,在洗去浮华,断开捷径的大环境中,唯有自主创新是唯一出路。此诚危机存亡之秋,一个对浪潮极为重要的人物——孙丕恕将登上历史舞台。

开创我国个人电脑纪元之一的,就是时任浪潮IT工程师的孙丕恕。在那个工程师月薪只有54元钱的年代,一台电脑的价格要5万元人民币,一所高校能够拥有几台就算很奢侈了。

研发属于自己的国产电脑,不仅是浪潮扭亏为盈的机会,也是国家的需要。

拿着山东省电子工业局下拨的10万元项目费,孙丕恕与同事们从仿制一块主板开始先易后难逐个攻坚,在拆解了五台IBM兼容机,无数次研发后终于在1983年底研发出了第一台个人电脑0520A。

中国第一代个人电脑0520A

企业还将当时一本全球畅销书《第三次浪潮》的书名,与企业的第一台电脑型号的前两个字母结合,为自己取了一个颇具时代感的名字——浪潮。

“这个产品当时只有美国能做,我们能够仿制成功而且实现了IBM与PC兼容感觉非常骄傲,一台电脑也为国家节省了几万元。”提及那一时刻,孙丕恕仍难掩激动。

可是很快又出现了新的问题:购买主板的价格太过高昂,销售利润一再被摊薄。想要抢下这一块市场,还得靠自主研发。

为了研发PC主板机,浪潮派技术骨干到香港学习研发,时任浪潮0520课题组组长的孙丕恕带领十几名技术骨干来到深圳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进行封闭开发。经济拮据的他们一个月只能打一次电话,与内地的联系多依靠信件。

在这样“急行军”般的钻研下,1988年短短一年时间里浪潮先后开发出了浪潮0520AS、0520BS、0530H、0540等8种新品,销售收入首次突破亿元,实现产值1.33亿元,创汇110万美元,市场占有率最高时达20%位列全国第二。

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期,也是信息科技的萌芽期。李彦宏正在美国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马云辞去了教师工作创办了海博翻译社,马化腾正在深圳大学读书,雷军靠帮人开发软件赚到了第一桶金……信息、数据、存储、计算等词汇在生活中发酵,信息技术的浪潮就这样向我们奔涌而来。

多年的研发经验让孙丕恕意识到, 个人计算时代将逐渐向网络计算时代转变,服务器作为网络的核心将是21世纪左右网络信息技术的关键所在,浪潮要向服务器这个新领域进军。

孙丕恕在一线指导工作

1992年是个不同寻常的年份,南巡讲话给中国经济发展打了一剂强心针,这一年浪潮也成立了全新产品研发部门。这一次,孙丕恕开始负责小型机服务器的研发。

为了节省经费,孙丕恕与同事们常要步行几十里去各相关科研机构查阅所需资料,国内没有参考资料,团队就远赴国外搜寻。1993年,中国第一台小型机服务器SMP2000问世,大大降低了国内服务器市场的价格。

SMP2000的诞生一举开创了中国服务器产业,孙丕恕也被冠上了“中国服务器之父”的称号。

二、浪潮的长期主义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要成为一家百年名企,在全球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同样需要工匠精神与奋斗精神的长期浇灌,用孙丕恕的话讲,就是要“静得下心、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下得了苦功夫。”

也正是在这种长期主义的熏陶下浪潮守住了寂寞,并不断通过自我改革、自我加压完成自我进化。

自1996年开始,浪潮服务器就一直蝉联国产服务器第一品牌,中国市场前三甲。那时,已成为浪潮集团总裁的孙丕恕有了一个新梦想:中国浪潮能像美国的IBM一样成为一个百年IT强企,成为中国的“蓝色巨人”。

对此,孙丕恕放出了业界豪言:“积10年之功(从1993年开发出中国第一台小型机服务器算起),再加上资金、技术和市场上的大投入,浪潮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市场上成为第一个在高端产品上超过国际厂商的本土企业。”

彼时高端服务器已经成为能源、科研、金融等关键领域信息、数据保障的必需品。打造高端服务器,不仅是顶级科技企业发展的目标,也是一个国家科技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综合国力的体现,是支撑国家实力持续发展的关键技术之一。

2002年,浪潮启动了“天梭工程”,意在向高端服务器这座高峰攀登,打造中国高性能计算品牌。

两年后,浪潮天梭TS20000打破了商业智能计算TPC-H由IBM保持的世界纪录,创下了中国服务器领域的第一个世界纪录,并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之后浪潮服务器又在性能、速度、节能等方面先后80余次创造了TPC、SPEC等国际权威测试最好成绩,这也标志着我国服务器产业的技术水平逐步走在了世界前沿。

接着浪潮又开始向高端服务器领域的另一座高峰——关键应用主机,这个关系到国民经济运行安全的核心装备发起冲锋。

这是一项极为庞大和复杂精细的工程,其中又以卡板研发最为艰巨。在研发过程中,可靠性每提升万分之一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有着世界第二高峰的乔戈里峰,登峰之难被形容为“死亡之旅”。在K1研发之初,浪潮的工程师就将乔戈里峰的代号“K2”作为项目命名。

很多人觉得这样的比喻不大吉利,但正是在服务器领域长久地坚持才练就了浪潮面对挑战时义无反顾的创新定力与执行力。

这场硬仗,需要几百位工程师日以继夜地工作,拿出死磕较劲的精神百分百投入。孙丕恕曾说,科技研发这件事一旦定了就得坚定决心,资源要持续不断地跟进,才能给技术人员以支撑。

靠着这种创新与拼搏的精神,浪潮终于突破了技术险峰,把K1的系统可靠性提升至99.999%以上,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高端服务器核心技术的国家。

中国第一台关键应用主机“天梭K1”

2014年,浪潮天梭K1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结束该奖项此前8年没有同类产品获奖的历史。

令人吃惊的是,完成这一壮举的并非是多么资深的行业专家,而是浪潮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青年研发团队,浪潮对技术研发不计成本地投入,也成为支撑他们前行最坚固的后盾。

在浪潮“K1”研发成功的6年后,耗资12亿元,投入600位工程师研发的新一代关键应用主机浪潮M13成功下线。

以自有技术领跑世界,浪潮的“长期主义”引领着企业的进化与壮大。

三、走向黄金时代

积土成山,积水成渊。

浪潮在技术与商业模式上的长期积累与探索,从2010年开始结出了硕果。

这一年浪潮研发出了中国第一代融合架构云服务器,提出了云战略1.0,率先由传统的IT产品、方案提供商向云计算、大数据运营服务商转型。

随后,浪潮还推出了业界首个政务云,总结提炼出“业务上云-数据整合-应用创新”的云计算大数据三部曲,从此开启了中国政务云时代。

原本割裂的数据打通汇聚在了一起,迸发出了无限价值。“从保姆到管家”,浪潮的服务能力与服务水平都有了明显的进步,2013年承建运营的济南政务云不仅成为全国首个政府整体购买云服务的示范样板,还让济南摘掉了“首堵”的帽子。

目前,浪潮已经为全国170多个省、市政府以及100万企业提供云计算服务,连续五年中国政务云市场占有率第一。

位于济南的浪潮云计算中心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的量级呈爆炸式增长,社会对运营商服务的宽度和广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单纯向用户提供信息化产品或解决方案早已无法满足当前城市、政府、企业的智能化转型需求。具备涵盖企业、政府和个人三方的全场景多角度的运维能力才算得上一个合格的“运营商”。

爱城市网、一贷通、质量链成为浪潮进一步打通政府、企业和个人三维数据链接的三大利器。

爱城市网解决的最核心问题就是居民们办事“磨破嘴跑断腿”的低效问题,整合了城市中政府、社会数据与服务资源,统一城市公共服务入口。

市民只需要下载爱城市网APP就能够一键查询社保、公积金、个税、违章记录、商品质量等各类信息。截至目前,浪潮爱城市网APP已在天津、济南等60余个城市落地运营,覆盖上亿人口,被市民亲切地称为“掌上政务中心”。

如果说以前的浪潮是个亦步亦趋的追赶者,现在的浪潮则是个当之无愧的行业引领者。

2018年全球超算大会上,浪潮发布的AI超级服务器AGX-5震撼世人,并以2000万亿次/秒的算力成为全球最强大AI主机之一,浪潮云计算3.0战略也提上了日程。

历史使命再度升级,浪潮2018年正式发布新战略,开启了向云服务、大数据和智慧城市运营商转型,成为“云+数+AI”新型互联网企业的新征程。

孙丕恕提出,向新型互联网企业转型

去年浪潮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大关,企业“年岁”虽老,带头人孙丕恕产业报国的雄心却在熊熊燃烧。

四、孙丕恕的筹谋

吴军曾在《浪潮之巅》中提到了基因决定定律,即“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或者开拓边界的领导者对这家公司的基因有决定性影响,而公司的基因往往又决定了公司的命运”,孙丕恕对浪潮,亦然。

在PC躺着赚钱的时候,孙丕恕坚定地研发自有服务器,无论在性能、速度还是节能方面都努力做到极致。

在企业发展壮大的时候,他积极推进公司内部软硬件力量的整合,完成架构梳理,防止企业陷入僵化冗杂的“大企业病”提高运作效率。在精细化的产业互联网时期,他又将工业互联网上升到战略高度,发布云计算战略,打造自身业务生态圈强调业务全栈式发展。

从技术研发干起,到成为这家最老牌IT企业的掌舵者,孙丕恕无时无刻不面临着各种挑战。做好业务与企业发展的协调平衡,不固步自封守着眼前所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是他多年来的坚守。

浪潮拥有很多“第一”:中国第一台小型机服务器、中国商用领域第一台高效能服务器、中国第一台关键应用主机,第一台云服务器都诞生于浪潮。

孙丕恕也有很多亮眼的头衔:中国服务器之父、数据开放第一人、工业互联网发展助推者……

很难说是孙丕恕在危机时刻拯救了浪潮还是浪潮成就了孙丕恕,或许在一次次与时代贴身肉搏的战役中,两者早已共荣共生。

每一次在时代涌动中主动求变都是浪潮应对市场趋势的自我革新,而这其中孙丕恕“看准路,拼命干、带头干”的企业家精神,以及浪潮自成立之初就形成的技术创新基因和奋进者的企业文化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也让浪潮能够学会在时代中转身,及时把握先机不被时代大潮所抛弃。

懂得舍弃短期利益追求长期主义,不断研发创新,以技术和实力傍身,同时有清晰的实施路径把战略落到实处并最终结出硕果,“以道驭术”支撑着浪潮走过了70年的岁月。

在IT领域积蓄多年的基业,也将成为浪潮下一个百年辉煌的起点。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