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再出发,要建立一个区块链“理想国”

王欣出狱了。

在北京某监狱关押了1279天的王欣,在2月7日,悄然出狱。

3年间,发生了太多故事。VR火过,AI火了,区块链火着,这是一片全新的天地。

他身边的朋友们说,他那天理了发,洗了澡,并开始坐下来,和大家讨论“AI、区块链”。

牢狱归来的王欣,似乎依旧是那个野心勃勃的少年。

这一次,王欣的野心更大,他似乎要建立一个区块链的“理想国”……

01

获众多互联网界名流力挺

在群雄激烈争霸的国内互联网江湖,王欣结交了不少肝胆相照的好友。其中,何小鹏、姚劲波、李学凌三位老友在王欣出狱当天为其“接风洗尘”后,很快用真金白银表达了对王欣开创新事业的支持。

企查查信息显示,除了王欣,云歌智能的股东还包括吴铭、戴科英、宋歌、何小鹏、王羽,分别持股5%、1%、1%、1%和0.5%。其中,吴铭是原快播事业部总经理;戴科英是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的妻子、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的姐姐;何小鹏是小鹏汽车创始人、CEO;王羽是珠海达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珠海青枪互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学凌创办的欢聚时代是这两家公司共同的股东。

这些互联网大佬如今力挺王欣,与他之前的人脉积累关系密切。王欣从初入互联网圈到创立快播,先后得到了多位大佬的支持和认可。

王欣在2002年刚开始创业时就认识了陈天桥,有传闻称,王欣的技术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欣赏。2005年创业失败后,王欣直接加入了陈天桥创办的盛大,为家庭娱乐计划开发盒子。虽然盛大的家庭娱乐计划最终夭折,但这段工作经历对王欣影响很大,他在后续创业时仍然对家庭娱乐、数字机盒兴趣浓厚。

王欣与曾李青早在1999年就已结识,但两人关系密切是在2008年。当时,王欣刚刚创办快播不久,曾李青找到王欣,向快播投资了200万元。

几乎是在曾李青投资快播的同一时间,周鸿祎也向快播投资了200万元,在这两位知名互联网大佬的站台支持下,快播后来的发展速度也大大加快。

王欣曾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将快播打造成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2012年时,软件的总安装量超过3亿,而截至当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虽然王欣在2014年因快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捕,但他提到的“技术本身并不可耻”这一观点仍然受到众多互联网创业者、技术开发人员认可。

何小鹏在今年2月王欣出狱后表示,“坚信不久的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传奇故事”,如今,云歌智能顺利完成3000万美元融资,表明王欣的新征程已经迈出了坚实一步。

报身、法身和化身等佛教用语,和P2P、AI、区块链这些时下最热的词混在了一起。

“哪位能理解这张图的,请私信我!”

看到这张图,王欣的粉丝们都松了一口气,评论下面,更是一片欢呼声,“感觉要东山再起了”。

是的,王欣回来了。

其实,他一直是一个超前者。

在那个中国网络带宽普遍较低的年代,快播的技术可以实现视频秒开、边下边播。

2003年,美国天才程序员Bram Cohen发明了基于P2P技术的文件共享协议BitTorrent。

一个自由、免费、去中心化的共享网络自此诞生。对于用户来说,这些名词拥有着难以抗拒的魔力。

BitTorrent是P2P1.0,快播是P2P2.0。

王欣的技术和理念,无疑是超前的。

但他却忽视了现实:对于版权方、监管方与运营商来说,他们并不喜欢这样的技术。

自由、免费、去中心化,可能导致监管失效、盗版泛滥与带宽浪费。

当时土壤,实在贫瘠,其实并不适合超前技术的生长。

超前者的命运,通常就是与世界格格不入,而陷入“高处不胜寒”的孤冷中。

超前的痛苦和孤独,一直在深深折磨着王欣。

这也注定了他后面的命运。

02

流量矿石

大多外人不知道的细节是,王欣才是中国将比特币与互联网业务结合的尝鲜者。

他在为快播寻找转型的方向之时,就想好了“区块链”这条路。

2013年5月,在快播内部两周一次的例行产品分享会上,王欣号召员工一起头脑风暴,P2P网络该如何适应时代的新变化。

王欣给大家抛出的问题是:P2P网络该如何适应时代的新变化?

作为P2P网络的受益者,王欣深知,传统的P2P下载体系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用户分享的意愿极弱。

快播大数据显示,用户在视频下载完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闭软件,以减少P2P上传带宽消耗。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是P2P下载的基本理念之一。

但这是一种反人性的产品理念。

用户不会主动分享的问题,如何解决?

这是一种反人性的产品理念。

此时,王欣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产品:比特币。

“所有为网络做贡献的节点,都可以获得奖励。”王欣被这一产品“按劳分配,自动运转”的神奇模式打动。所有为网络做贡献的节点,都可以获得奖励。

时任快播首席架构师王羲桀回忆,在那场产品会上,大家一致讨论出了一个想法——用比特币挖矿的方式,实现主动P2P分享。

产品分享会结束后不久,一纸文件从快播总经办发出,王欣亲自特批,组建内部创新孵化团队。

后来,一个叫“流量矿石”的产品开始出现。

其核心的逻辑,就是如果用户愿意贡献上行网络,就将获得一定的“矿石”奖励——其核心逻辑,完全脱胎于比特币。

流量矿石早期的宣传图中,出现了矿工的人物形象

而王欣的野心是,当所有的人都能够贡献自己的上行宽带和内存,就可以组成一个庞大的CDN共享网络。

谁会用这套网络?

视频、直播这些需要上行宽带和内存的公司,每年都需要花巨额的费用购买。

比如,优酷土豆2014年的带宽成本,就是近10亿元。

2013年,受命于王欣的流量矿石团队表现出了顽强的奋斗精神。

两个月时间,他们从无到有,开发出了流量矿石的整流量矿石Beta版本面向快播核心用户发起内测。不到一周时间,三个千人内测群纷纷爆满。

官方资料显示,流量矿石在2014年初,用户数便突破300万。

2014年3月,在快播内部年会上,流量矿石团队荣获快播2013~2014年最佳创新项目奖项。王欣亲自为团队成员颁发了“CEO特别奖”。这是一笔巨额的奖金。

王欣非常确信,自己已经找准了快播的未来方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原有的快播模式注定将退出历史舞台。”

但就在王欣雄心勃勃接近区块链时代时,时代却与快播开了个玩笑。

王欣又一次超前了。

03

快播破产清算,王欣发文缅怀

2014年4月22日,位于深圳中科研发园的快播总部,突然涌入大量警察。

快播案事发。

王欣则在两天前匆匆出走国外。在经历了110天的海外流亡后,他最终选择回国归案。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播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即日起生效。

民事裁定书披露,2014年7月7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深南法民二初字第410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快播公司欠付申请人货款9737742.6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00000元。其后,申请人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4年10月8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深南法执字第2412号执行裁定,以快播公司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已被其他机关依法冻结,目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为由,裁定中止(2014)深南法执字第2412号案件的执行。申请人主张的债权至今未得到清偿。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享有的债权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且已经过执行程序,仍无法清偿。被申请人快播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故申请人的申请符合法定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七条第二款、第十条的规定,裁定受理申请人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对被申请人快播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自即日起生效。

04

理想国

如果快播成功转型流量矿石,会怎样?如果王欣没有入狱,会如何?

现实往往没有如果,曾经的快播早已不复存在。

流量矿石尽管一直不温不火,但也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对于38岁的王欣而言,巅峰与低谷已然过去。人们都在关注他的下一个方向。

我们再次回到他3月25日的微博,去窥探这位超前者的野心和命运。

在一张手稿中,王欣将自己对于未来科技的理解,划分为了佛教中的法身、化身、报身。

法身,在佛教中有灵魂之意。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作为媒介的不同表现形式,成为了新技术所承载的“灵魂”。

而灵魂的具象表现,则可以形成无数的化身。P2P、AI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万物互联、万物账本,都是化身的表现。

而图片顶端的“圆满报身”,则代表了佛教中的最高境界——得道成佛。王欣将科技界的“圆满报身”,归功于通用人工智能AGI。

尽管充满了玄学的意味,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勾勒出王欣的“理想国”。

“这张图的核心意思,就是说,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将所有的资产、数据都刻在区块链上,这将迎来真正的数据的大爆炸。”区块链资深专家郭涛曾去参透这张图的意思。

“而这个大爆炸之后,所谓的大数据、AI才迎来了真正的发展,这将给它们提供丰厚的养料,导致技术集中的大爆炸。”郭涛称。

世界可能会迎来两次爆炸:信息的和技术的。

这就是,王欣的区块链理想国。

与王欣一同站在审判席上的另外三个人,已在2017年先后出狱。

张克东,王欣曾经的部下,如今微博认证仍然是“深圳快播科技CTO”。

王欣出狱的那一天,张克东发了一条微博:

“欢迎归来,我技术都准备好了,人也在,就差你了。”

野心勃勃如王欣,已准备了再出发。

此时的王欣,已不是一个超前者。

牢狱拖慢了他的脚步,慢了整整1279天。

这是一片新的天地,区块链炙手可热,AI正在层层突破。

可幸的是,王欣与时代同步了。

05

从未放下过你

昨天快播创始人王欣曾在微博发了这样一段话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就像是要对什么告别。

没错,这就是一场告别,王欣是在纪念一个“老朋友”的离开。因为这次快播真的“死了”。就在昨天,深圳中院正式裁定快播进入清算阶段,即日生效。

快播对于王欣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播放软件,而是一个对于技术的坚持,也是他的心血。

7月11日的时候,王欣似乎是刚看完《我不是药神》,发布了一条微博,上面写着:“我不是快播”。

这句话在知爷眼里透露着心酸,无奈,怀念。

是的,知爷猜想这部电影应该是引起了王欣的共鸣,让王欣回忆起快播的创业史。

王欣曾经被网友笑称为“全中国最有种的男人”,而他的心血——快播在当时也是人尽皆知,你问谁不知道快播?不可能。

06

是告别也是开始

快播破产,告诉我们快播真的“死了”,属于快播的时代彻底结束。但是快播破产也是王欣的新的开始。区块链是如今互联网最热门的技术行业,而我们必须承认,王欣对于技术是有着超前的天赋的。

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容不下快播的时代,已经是一个新的纪元,在现在这个时代,有技术有天赋的人是大家尊重珍惜的人才。区块链技术到现在仍然是处于探索阶段,它的未来是交给有能力有创造力的人。并且王欣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由此可以看出王欣是一个非常有产品情节的人,区块链能满足王欣的这个情节。

江湖上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传奇故事吗?知爷坚定的相信会!因为在这个时代,区块链给了我们足够的期待,而王欣超前的思想和技术也给了我们足够的信心。

目前区块链仍然处于初级阶段,急躁的尝新者或失去长足的努力,投机的商人或短时间攫取缺少良知的财富,专注积累的一部分或最终看见未来。

某种意义上说,王欣正用区块链告别曾经夹杂辉煌和不堪的以往,这不是巧合,而是选择。知爷期待王欣在江湖上再掀风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