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v.s.巴菲特: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马斯克这张上了膛的嘴最近又没忍住。

近日,埃隆·马斯克再度造访美国知名博客主持人乔·罗根 (Joe Rogan)的电台节目“乔·罗根秀”,两小时的对谈亮点颇多,比如解释给自己孩子取名X Æ A-12,为什么打算卖掉所有房产。而保留节目是,巴菲特又被点炮。

马斯克在对谈中称自己“算不上巴菲特的忠实粉丝”。巴菲特研究资源配置,大量比对各种公司的年报和账单以决定一家公司是否值得更多投资,马斯克说这样的工作虽然也很重要,但是“非常无聊”。他还在采访中提到现在外界对制造业的评价在降低,投身制造业的精英太少,而太多的聪明人选择金融和法律行业。这似乎又暗指巴菲特在某种程度上为年轻人做了错误示范。

48岁的中年马斯克和89岁的老年巴菲特不对付,这不是第一次。不过两人“忘年斗”的第一次也是马斯克先动得手。

2018年这位科技狂人首先发难,矛头直指被投资者奉为圭臬的“护城河”理论。

“护城河”理论是巴菲特的投资原则。简单说就是一个值得投资的企业应该在品牌价值、产品特性及成本控制等方面拥有行业优势,这形成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会像城堡外围的护城河一样维护企业的地位和市场份额。

“护城河”理论图示

在特斯拉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会议上,马斯克直言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是“非常愚蠢的概念”。因为“它就像一种久远的、退化的方式。如果你应对入侵者的唯一的防御就是护城河,那么你就坚持不了多久。最重要的是创新的步伐,这是竞争力的根本决定因素”。

巴菲特在同年5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表示,近年科技领域的发展的确使一些公司的“护城河”变得脆弱,但科技对于“护城河”的冲击并不发生在每一个行业。有些公司的“护城河”甚至前所未有的稳固。他以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喜诗糖果公司为例回击马斯克:“在糖果行业,我想马斯克应该不是我们的对手。”

马斯克随后在推特上回应称自己会开一家糖果公司,挖出条护城河,用糖果填满它,称“巴菲特一定不会拒绝投资它”。

马斯克发推

他随后还真的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出了一款“无聊”牌糖果(Boring Candy),品牌是SpaceX的子公司无聊公司(The Boring Company)。

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晒出“无聊”牌糖果(Boring Candy)

三个月后,巴菲特在一次CNBC的采访中再次回应了马斯克的推特言论。也先抛出一颗“糖果”——他赞赏了马斯克作为革新者的勇气和行动力,然后再摆出真正的回应:“如果你出售的是一件商品,就不能仅仅因为品牌做得好而提高价格,你需要的是护城河”。在这次采访中,巴菲特甚至明确表达了对汽车行业的看低,表示进入汽车行业是一门“很坏的生意”。

这之后两人互动一度归于平静,但不久后又在媒体鼓动下,由巴菲特先挑起话头。

2019年在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问及如何看待马斯克“推特红人”的作风,巴菲特直言“没必要这么频繁地发推”,并评价特斯拉CEO“卓越,但也还有提升空间”,言语中对马斯克高调的个人作风暗含微词。

一天后马斯克在推特上给出回应:“请不要毁掉冰雪皇后,拜托了”(冰雪皇后Dairy Queen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公司)。

这一次巴菲特没有再做回复。

巴菲特回应巴斯克

马斯克与巴菲特的冲突虽然多半停留嘴上而不发生实质的影响(马斯克立下flag的糖果公司至今未有下文),但马斯克怼巴菲特,以及他更频繁地把炮火直接对准整个金融和法律行业,则有一个大的背景——尽管马斯克的特斯拉等公司都被列为科技公司,但它们并不比所有传统制造业企业“虚拟”多少,因此他也在切身体会着实体产业与金融市场、虚拟经济等之间越来越大的鸿沟。

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度的GDP达到20万亿美元,占据全球经济总量的近四分之一。但进一步分析其GDP构成会发现,包括金融业、互联网产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对美国GDP的贡献超过16.5万亿美元,占比超过80%。而同年美国第二产业GDP仅贡献3.8万亿美元,占全年总量的18.6%。在这3.8万亿美元中,马斯克所处的制造业的增长值是2.3万亿美元,只占总GDP的11%左右。

虚拟经济的繁荣下,是美国国内制造业及整个实体经济的势微。

20世纪末,随着金融业的繁荣,虚拟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另一方面则是实体经济受到挤压,导致投资率降低。到90年代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分离趋势已经逐渐显现。历史数据表明,美国实体经济对于GDP的贡献值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一直维持在18%左右。自2000年到达20%的高点后又一直走低,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回升,但仍然没有回到健康水平。

而在就业方面,美国国内的现状是大量就业人口转向金融相关行业。即便大量工厂希望回归本土,也面临美国制造业缺少新鲜血液的事实。事实上,美国国内制造业的岗位数量在经历了从2000年开始的10年下降过程后,现在已经维持了10年的增长势头。2019年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比2010年增加了近100万个。

这意味着制造业需要更多人才。但人才都钻进了年报和账单,也难怪马斯克对金融业表现出恶意。

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0年后开始回升

而新冠疫情在美国高烧不退,如同打在实体经济上的又一记重拳。

据美国劳工部4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自4月23日算起)过去5周,美国有约2650万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补助。对于制造行业来说,生产运营环节陷入停滞,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增加,企业生存压力徒增。

马斯克与特斯拉也陷在疫情的漩涡之中。

特斯拉全球目前唯一复工的工厂是自2月10日恢复运作的上海工厂。但据媒体报道,这家工厂之后也曾由于零部件进口出现短缺而一度暂停。这些都使得马斯克急需加速特斯拉美国工厂的复工,甚至为此不惜与加州当地政府对抗。这一系列的激进动作一方面为了赶上2020年50万辆新车的销售计划,也意在做足姿态,维持外界对特斯拉的信心。

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特斯拉将违背强行复工,“要抓就抓我吧”

让马斯克这次再次燃起怒怼巴菲特的冲动的可能还有美国股市的表现。更加“虚拟”的科技公司在疫情中受到的冲击相对要小。科技公司占了极大权重的纳斯达克指数,早已经完全走出疫情的深坑,如果单看这几天它的涨势,你根本无法想到美国的病例数字仍然处在极速上升期。

而这些股价逆势上涨的科技巨头,正是巴菲特所说的有“护城河”的公司,看到这一次巴菲特可能又说中了市场之后的发展(虽然代价是自己数百亿的损失),再看着自己复工的不如意,马斯克自然要过把嘴瘾。但互呛完,人才们还是不会转头就流向实体行业。巴菲特们也还会推高那些虚拟经济的股价,其中可能也包括被他们觉得也不怎么“实”的特斯拉。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