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币“销毁”战事

文 | 凯尔

币安关于BNB销毁细节调整的公告,让币圈关于平台币治理的讨论延续了一周,争辩的火苗从三家交易所的“互撕”中冒出。

抛却“口水”,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平台币的回购、销毁机制上。七爷认为,币安把20%季度净利润用于销毁团队持有的BNB,是左口袋倒右口袋的套现游戏。

何一反呛,币安团队共持有8000万枚BNB,其中4800万已解锁,本可以到二级市场流通,转向销毁一为解决抛压,更为鞭策团队。

激烈争辩已过去一周,而平台币的治理规则直接关系到持有者的利益。为此,蜂巢财经梳理、采访了三大平台关于平台币的治理规则,试图为持有者厘清其中要义。

目前,各家都出台了平台币通缩机制,但在回购或销毁的具体执行上仍有不小的差异,BNB只销毁,不回购;OKB、HT既有回购也有销毁,三家在通缩力度上也各不相同。

通缩模型作为提升平台币价值的直接手段,也成了交易所们下功夫的所在,各家变着花样回购、销毁,三大平台则横向对标,暗自较劲。

币安对销毁规则的“微调”,就像是一个导火索,引爆了三大平台币的“销毁”战事,各大交易所在平台币上的暗自角力终究摆到了明面上。

BNB销毁规则调整引辩论

币安调整销毁细节的6天后,何一在蜂巢财经社群进行AMA时仍多次表示“困惑”,“币安没有发一个又一个币,团队把本可以卖的币拿出来销毁,没想到会引起讨论。”

时间回到7月12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币安主站上发了一封给用户的公开信,除了宣布币安已完成第八次BNB季度销毁之外,还公布了一个决定:币安团队将放弃团队BNB份额,并将其加入到BNB季度销毁计划中。

币安宣布放弃团队BNB份额

信中,赵长鹏表示,这相当于币安团队从初始BNB供应量中分配到的BNB为0个。币安团队的BNB或者是通过提供服务赚取的,或者是自行购买的。

此信一发,BNB应声上涨。当日BNB从29美元最高涨至32.6美元,涨幅超12%。

按照往常,币安发一则公告,市场做出一定反应,行业讨论几句,热度一两天就过去了,但这次没有,反而鲜有地引发了三大平台正面交锋。

公开信发布的两个小时后,一段李林在微信群的聊天内容流传开来。李林用8句话表达了3个重点:意思是流通的不管了,直接从预留的扣,每季度减少了几亿的回购成本;币安本季度销毁金额大约是火币的50%;一个“上市公司”光靠PR不行,乐视是最典型的例子。

李林“评论”币安规则调整

这一聊天记录被吃瓜网友转发到币圈的N个社群后,弥漫出些许火药味。当天晚上,“大战”终于正式打响了。

12日晚8点左右,在一个币圈社群中,何一与火币全球站CEO七爷进展开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激辩”。

七爷的质疑点在于币安没有真正“放弃”团队利益,用利润来回购团队BNB,实际上,钱还是流入了币安团队的口袋里。对此,何一则表示,利润本来就是币安团队的部分,用于日常运营、开支,团队放弃的,是本可以在解锁后直接到二级市场卖出的共计8000万枚BNB。

根据币安的白皮书,团队持有的8000万BNB初始释放20%,随后每年释放20%,目前,已解锁4800万枚,另外3200枚也将在2年后全部解锁。

何一表示,这8000万枚BNB存放于公开的地址中,用户可以随时去检查,相当于“软锁仓”。团队之所以主动选择放弃这部分BNB,是想解决两个问题:大量解锁的BNB流向二级市场造成抛压;团队卖出代币后缺乏继续创业的动力。

OKB&HT“回购+销毁”  BNB仅销毁

交易所大佬们的有限争论并没有打消用户对BNB机制的疑惑:BNB销毁的部分不从二级市场回购了,转向团队,是否意味着目前流通BNB的通缩力度减弱?这对BNB的价格增长不利?

7月18日,何一在蜂巢财经的AMA中详细解释了BNB的流通构成和通缩逻辑。

“BNB发行总量2亿枚,团队持仓8000万枚,其中4800万已经解锁。这4800万就像一个堰塞湖,一旦释放会对下方的水库(二级市场)造成抛压,所以币安决定从堰塞湖开始销毁,以减少对二级市场的冲击。但不管是上面的堰塞湖还是下面的水库,本质都是市场流通的部分。”

何一表示,已经解锁的团队的4800万BNB一直没有卖出,本质上属于流通部分,所以销毁的仍旧是流通部分的BNB。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按照调整前的规则,BNB从未涉及“回购”机制。

原本,币安的初版白皮书中曾有“拿出每季度净利润的20%回购BNB”。后来,币安将 “回购”改为“销毁”。赵长鹏曾对此做过解释,因币安的收入本来就是BNB,如果把BNB卖成USDT,再用USDT回购BNB,似乎多此一举。

何一也对蜂巢财经表示,“回购”是团队早期白皮书中不太准确的用词,BNB在执行治理时,也从未在二级市场上进行过回购,一直都是销毁。

不回购,直接从利润中销毁所得的BNB,也是币安与另外两大交易所在治理平台币上的不同之处。目前,OKEx和火币均采取“回购+销毁”的模式来对各自的平台币进行通缩治理。

对于交易所来说,交易手续费一直是主要的盈利来源。从OKEx和火币的历史公告可查,两家交易所的手续费并非以各自的平台币结算,因此回购资金也并非平台币,多以BTC从二级市场回购。这一点,也得到了两家平台的证实。

币安则不同。何一告诉蜂巢财经,币安从成立开始就支持BNB抵扣手续费,所以收入超过一半都是BNB。因此,无论是前7次销毁二级市场的BNB,还是第8次销毁团队的BNB,都不涉及从二级市场“买入”,“把收入中的BNB直接销毁就好。”

蜂巢财经查看币安公告发现,币安从2017年10月首次销毁BNB,至今经历8次销毁,共计销毁12,463,247个BNB,减少了总供应量的6.23%。

币安8次销毁均没有“回购”

或许,正是由于三家平台币的销毁“来源”不同,才导致了概念的理解差异而造成分歧。

在币安调整BNB的销毁来源后,火币、OKEx的平台币治理策略也开始出现变化。

7月22日,火币将正式开放HT抵扣手续费,未来该平台也不再按照传统回购方式进行销毁,而是从收入中直接销毁。

近期,OKEx发布公告,将取消点卡抵扣币币、杠杆交易手续费。作为最初发放OKB的介质,点卡大有退出历史舞台之意,不排除未来OKB也将实现手续费抵扣的功能,向销毁部分过渡。

三大平台“通缩战”升级

如果说,在交易业务上的交锋是交易所们摆在明面上的战争,那么围绕平台币进行的“销毁战”则是平台们心照不宣的暗中角力。

从时间线上来看,币安从2017年最后一季度开始实施销毁机制;火币从2018年开始,从二级市场回购HT,并空投给HT持有者,进入2019年,火币开始执行“回购销毁”;OKEx的OKB则经历了分红、回购、销毁的阶段性变化。

2018年3月,OKEx上线了OKB,同年4月推出快乐星期五活动,本质上是持有平台币分红的策略。最初的每周五,OKEx会拿出平台当周手续费的50%,发放给OKB的持有用户,分红的币种是 BTC。今年3月,OKEx推出了回购机制,将此前每周应发放的BTC用于回购OKB,并发放给持有OKB的用户。

2019年5月4日,OKEx也加入了销毁大军,针对市场流通的3亿枚OKB,OK将持续拿出币币交易手续费的30%来回购、销毁OKB。

OKEx于5月4日加入“销毁大军”

无论是分红还是回购销毁,都是三大平台利用平台币来回馈用户的手段。最终,三家交易所都将规则向“销毁”看齐,用持续通缩的手段来提升币价逐渐成为市场的共识。

除了各家平台在回购销毁的具体操作上存在细节差异之外,交易所们销毁平台币的投入力度也不尽相同。

币安的投入是拿出每季度净利润的20%。据何一透露,币安早就不再收取上币费,所以“净利润”目前主要的来源是币币交易手续费,币安DEX上线后,也会贡献一小部分交易手续费,此外,币安将在下半年推出合约交易,合约交易手续费的收入部分也会计算进销毁的投入中去。

OK的回购投入比较单一,即拿出币币交易手续费的30%,按照市场流通的3亿OKB为基数,进行回购,然后销毁。

三家平台中,火币目前的销毁渠道最为丰富。从今年开始,火币全球站和火币合约收入的20%都用于回购、销毁HT;火币FastTrack所获投票HT也将于上币当日全部销毁。

FastTrack是火币结合Prime和投票上币推出的上币通道,通过项目方和社区出让代币,用户使用HT投票,每周决出一个“票王”登陆火币全球站。投中当周上币项目的HT用户,将直接以折扣价获得等值代币。项目方和社区出让代币所获得的HT将进入销毁池。按照频率,火币FastTrack执行“周周销毁HT”的通缩模式。

三家平台在平台币的通缩上都下了不少功夫,这场角力也在不断升级。

按照最新的数据计算,币安2019年第二季度销毁808888枚BNB,价值约2383.8万美元;火币第二季度全球站及合约收入共计销毁1401.17万枚HT,约合5366.49万美元,此外火币FastTrack目前每周约销毁13万左右HT,一个季度约销毁169万HT,约合676万美元;

OKEx由于刚实施销毁方案不久,仅可统计5月4日至31日销毁数据,已共计销毁了1929043.01枚OKB,现值415.89万美元;暂且以此数据按季度估算,OKEx每季度用于销毁OKB的投入约为1337万美元。

当然,由于各家平台币的价格处于波动状态,上述数据仅做参考。

扩展平台币场景成关键

从目前回购、销毁的投入力度来看,火币最多,币安次之,OKEx暂列第三。但通缩力度只是影响平台币价格的因素之一。

目前,BNB、HT、OKB的价格分别为206.5元、30.15元和15元,三大平台币价格差距明显。不过,在比较价格时,必须考虑的因素是,三大平台币的流通量存在较大差异。

根据币安公布的数据,BNB初始发行量为2亿枚,其中8000万枚归团队所有,仍有3200万枚处于锁仓状态,解锁的1.68亿枚中,已销毁12463247枚,由此可计算,BNB现流通量约为1.56亿枚;同理,根据OK和火币公布的数据,可计算OKB现流通量约2.98亿枚,HT流通量约为2.46亿枚。

市场流通量不同显然是影响平台币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在比较平台币价格时,三者流通市值是相对公正的参考标的。

根据非小号的数据,7月21日,三大平台币流通市值分别为:BNB 330.59亿元、HT 74.11亿元、OKB 44.95亿元。不难看出,三者的流通市值与通缩力度并不完全成正相关,在业内人士看来,通缩只是提升价格的直接手段,价值长久提升还得看平台币还能做什么。

当BNB继续执行销毁的通缩手段后,也有持币用户提问,推动BNB上涨的其他动力还有哪些?

对此,何一回应,BTC、ETH等币没有销毁机制,但币价还是会涨,这是因为所有币种的价格波动取决于多少人愿意持有和多少人使用。

她表示,BNB的价值不仅仅依靠通缩模型,BNB的功能还包括充当交易手续费、用于投资;部分信用卡也接入了BNB,可以用来消费;币安链上的项目方可以用BNB募资、发币,币安DEX也为BNB增加了流通场景。

不仅是币安,火币和OKEx也一直在为各自的平台币增加应用场景。

就火币而言,HT的功能还包括火币创业板项目上币投票、项目方保证金,超级伙伴保证金,Huobi Club消费,Huobi Prime项目“打新”等。

OKEx同样在多个业务层为OKB赋能,如用户锁仓OKB参与OK Jumpstart,持有一定量的OKB享有免费投票上币特权,全球合伙人及专业投资人的权益门槛等。

OKB价值提升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各家平台均在布局各自的公链,并将平台币引入公链中。这个更有想象力的技术型产品更具区块链特性,特别是直击应用层面的DApp。

现阶段,币安已经上线了公链和DEX,而根据公开信息,火币和OKEx的公链研发都已接近尾声。作为行业的基础设施,公链将为平台币带来广泛的使用空间。可以预测,未来平台币价值比拼战场将转移到公链上,这或许将成为交易所影响力的变局因素。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