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创投媒体是怎么撕逼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Yusuf,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6月23日,东南亚创投媒体TechinAsia主编Terence发了一篇公开信,标题叫做《当记者们试图干掉创业公司》。

原文截屏

这封千字文虽然我们没太看得懂。但是目的显然是暗讽2019年扩张到东南亚的印度创投媒体The Ken,指某报道缺乏论证,只知道煽风点火。

老牌创投媒体

TechinAsia是东南亚最老牌的创投媒体之一了,创立于2010年,并在2015年去YC镀了一下金。在访问量上一直是排在东南亚几家创投媒体的前列。TechinAsia也在盈利模式上不断尝试,很长一段时间TechinAsia都是做一般媒体公司做的事情 —— 办活动。从新加坡到雅加达到东京,活动一个接一个。

然而, 这个商业模式似乎不是很好。去年开始TechinAsia把所有的活动整合到一个 —— 只在雅加达做。

TechinAsia的其他媒体业务,包括数据、调研、广告赞助等都没有太大的起色。一段时间TechinAsia大力推广招聘业务,招了一堆销售整天骚扰创始人和HR总监问要不要登广告找人。后来,业务还在,销售好像歇停了。同样歇停的还有一堆新加坡的所谓HR Tech创业公司。

2018年中,TechinAsia开始对内容 (文章) 进行收费,每个月18美金。我们对他收费是表示支持的,虽然这个价格我们认为对东南亚还是高了。支持的原因是东南亚需要一个主流的创投媒体,而且收费之后付费读者会对内容有更高的要求。 

问题就是,TechinAsia这几年来的内容实在是乏善可陈。除了转写融资公关稿和发布一些注定失败的创业者的无病呻吟之外,他们也在试图创作一些深入的内容:比如说对一度非常高调的生鲜跑腿公司Honestbee失败的追踪报道,以及对被文化水平不高的人称为“印尼版美菜“的Stoqo停止运营的报道。

但是,深度报道始终没在点子上。作者们似乎更关心创始人是不是脾气不好老发火,而不是这个商业模式到底能不能成立。因此,很多外围的试图创业者觉得内容很不错,业内老兵都普遍觉得这18美金付得有些鸡肋。

而且自从去年编辑团队改组之后,社区内容和投稿筛选似乎也有些问题。今年三月更是发布了某奇葩CFA的文章说冬海 (SEA) 应该把不赚钱的Shopee卖掉,专注赚钱的Garena。

能有比这个更愚蠢的评论么?

当然,作为流量最大的创投新闻网站,偶尔还是有一些有意思的内容的。比如几个月前的一篇怼印尼金融管理局 (OJK) 在P2P牌照发放中种种问题的就还挺有可读性的。 

创投记者梦之队

The Ken在印度已经做了好几年了,由一帮记者组成的创始团队一开始就决定了只做深度报道,而且每篇可能都花几个星期的时间做调查和采访——每天只出一篇,并且坚持付费和网站通过技术手段禁止保存PDF。

The Ken在印度圈子里面反响很不错。2019年他们找上了长期在泰国混迹的英国人Jon Russell。后者从2008年开始就笔耕不辍,先后供职ZDNet、TheNextWeb和TechCrunch。墨腾的老朋友Jon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一直也觉得在区域里缺乏深度的报道。一拍即合,Jon很快便拉来了在新加坡的Ben Cher、在马来西亚的Ka Kay Lum、在菲律宾的Jum Balea、以及在印尼的Nadine Freischlad,组成了一支区域创投记者梦之队。

或许是为了一炮打响知名度,或许真是为了填补区域内创投媒体普遍没有骨气没有深度的空缺,The Ken一开始就选择了怼知名创业公司。

圈内人的感觉就是 —— “解气”!很多一直没有人在媒体前敢说的、媒体也不敢说的,The Ken一鼓作气都说了出来。Iflix、Gojek、Zilingo、Circles.life、 Akulaku甚至马来西亚政府都被他怼过。更不用提相当奇葩的Revolution Precrafted和One Championship了。

各种怼

顿时,名声打响,大快人心。不过每年120刀的订阅费收起来确实不太容易。毕竟,有时间有耐心把认真调研过的每篇文章仔细读完的还是少数。

印度犹太记者

在The Ken进来之前, 东南亚主要有TechinAsia、E27和DealstreetAsia三家,都设立在新加坡 (其他国家有创办过一些类似机构,但是后来都因为受众群体太小而没有有效存活下来)

TechinAsia之前已经详细说过。Dealstreet Asia创立于2014年,由来自印度的Joji Thomas Philip设立 —— 主要关注区域内的PE和VC的投资。Joji本人是个工作狂,一开始就疯狂初稿、疯狂融资。当然,大部分投资人对这项投资能否有财务回报是持怀疑态度的,不过Joji的努力和这项投资的“战略价值”还是让一些人拿出了支票本。

2019年,日本媒体集团日经入股了一批区域性的财经媒体,包括把Dealstreet Asia的所有投资人买断 (财务回报还是有了) 。日经本身也做一些中规中矩的东南亚创投报道 —— 而且也是英国老牌媒体金融时报的东家。 

有过几次尝试把这几家的报道打包出来收订阅费,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各自独立运营、自负盈亏。其实这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Dealstreet Asia相当高产,每天能出几十篇稿子,也有很多独家爆料。不过广度和深度似乎很难兼得,墨腾的很多朋友都是把Dealstreet Asia每天的Newsletter扫一遍,但是并没有太多点开的意愿。

最近帮OYO李泰熙做了一波公关

公关稿堆填地

2006年创立的E27定位更多关注初创企业的报道 —— 曾经也有一段时间 (2015年左右) 写过一段比较深入的报道,也举办过称作Echelon的大型创投会展。之后因为经营不善和TechinAsia的竞争等原因,一蹶不振。几番改革和裁员之后,现在已经蜕变成了公关稿发布平台了,全然没有营养。 

Echelon展会

除了这几家,就是36氪旗下的Kr-Asia了。做了几年,也很努力,但是似乎从来就没有进入主流。或许和其太过中规中矩和不加过滤的中国报告 (很不错,但是人家看了没感觉呀) 有关。 

另外,除了Nikkei Asia Review之外,路透社、彭博社、英文南华早报也都有关注东南亚的创投发展 —— 不过精力主要集中在独角兽公司,对于细分领域和相对没那么出名的公司报道相对较少。也很能理解 —— 毕竟全球的读者对这个兴趣也不大。

印度式的争吵

不停怼人的The Ken其实也不太平 —— 包括在印度本土的分裂。创始员工Ashish Mishra去年离开创立了The Morning Context —— 做的是几乎一摸一样的东西。我们其实觉得后者要成功很难,毕竟市场容量就这么大,The Ken已经占据了人数不多的高端用户的心智,再做一个几乎一摸一样的未必容易。

但是曾经的伙伴现在并不和气。The Morning Context开始指责The Ken滥用商业机密信息,The Ken也指责The Morning Context诽谤。双方目前正处于打官司的阶段。

此时TechinAsia进来掺和一下,估计也是对The Ken早有不满了。

有意思的是,Paytm创始人Vijay Shekhar Sharma投了The Ken和DSA。不过虽然有阿里爸爸加持,Paytm在目前印度反中的民族情绪下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这里还要重点说明一下 (过去两年说了大概有3576遍了吧) ,虽然墨腾平时有很多在微信上面的分享,也有一个目前反应还很不错的英文博客The Low Down,但是我们真的不是媒体,也从来没想做过媒体。 

但是我们支持更多的朋友来做媒体,多元化的见解总归是有好处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Yusuf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