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货A货违规品泛滥,闲鱼成重灾区

作者 | 于斌(ID:ityubin)

知乎上有一篇名为“闲鱼已经成为中关村骗子的线上江湖”的文章广受欢迎,在这篇文章里,作者把闲鱼的交易描述为“标准的中关村式骗局”,说闲鱼已经从一个二手市场演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各种势力的江湖,在这里诞生出各种产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骗钱”手法。

神奇的是,在各种类似知乎的平台、论坛上,你往往同时会看到两个方面的吐槽,一方面是普通用户们的冷嘲热讽、受骗分享;另一方面闲鱼的卖家们也告诫大家一定要注意无良买家,“千万要小心骗子买家,还要预防变态啊!”。

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C2C二手交易平台,野蛮生长了五年的闲鱼已拥有超过100万用户,这些用户每天都在闲鱼发布200多万件闲置物品分享、交易。而此时,闲鱼这个GMV已经超千亿的庞然大物似乎正在背离自己的初衷:它本要搭建起一个陌生人之间可以相互信任的二手闲置交易平台,却让用户无论作为买家还是卖家都无法建立起有效的信任。

假货A货违规品泛滥,“不可信”的闲鱼

“尾单”“专柜同款”“带原标牌”“版型保正”“做工精细”......在闲鱼上,这种公然销售高仿、山寨商品的景象已经成了每一个闲鱼用户司空见惯的事情。这些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仿冒商品,价格最低不到正品的十分之一,吸引了大量买家的关注和交易,俨然让你有种进入了微商阵地的错觉。

就像曾经的深受假货之苦的淘宝一样,所有当年淘宝曾经历并抗争过的一切,正在闲鱼上重新上演。

“本小店,天梭,浪情,DW都有的。喜欢的私聊我”, 这是咸鱼号“皓皓皓皓1314”的介绍,据媒体报道,就是这样一个销售假名表的闲鱼号,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累计卖出了340件商品,单价从260-430不等,仅仅这一个账号,这三个月就至少净赚近七万元。

与盗版产业相同,这些假货商家同样以工作室形式在闲鱼运作,它们拥有众多账号且以矩阵模式运营,通常将账号分为多个批次,A批次负责售卖名表、B批次售卖假鞋,C批次售卖品牌包,并且聘请运营人员负责售前售后。与早期淘宝商家售假不同,这些人大多做的是资源的倒买倒卖:在阿里巴巴寻找低价商品复制到闲鱼,有人下单再去阿里巴巴下单。

就是在这样一个几乎公开了的灰色产业链下,一大堆消费者成了受骗者。

“最近想入手一瓶祖玛珑,然后就逛了逛闲鱼看看有没有小姐姐不喜欢味道便宜卖的。一边逛一遍看看收藏着,然后看到一个小姐姐挂出来一瓶全新的祖玛珑蓝风铃,只要200块!文字描述得还挺真实,乐天购入,自己用一瓶还闲置一瓶,保真,图片为实拍。最后我就没有经受住诱惑买了......最后成就了我的血泪史:不要轻信低于闲鱼平均价的东西!基本都是假货啊!”

“买到假的兰蔻粉水,我气愤的是我用了半年才发现是假货......我不是一个爱搞事情的人,我也想默默的自认倒霉,但我也气愤,凭什么你们违背良心卖假货骗人,我花了钱烂了脸还要自认倒霉。”

“看到一个卖家说的很真诚,公司发的不会用,帮同事一起转。本来就种草了这个盘子,看价格也很实惠就入手了。过几天拿到快递就迫不及待的拆了,上手试后十分失望,和网上各方对比后确定是假货。”

在网上搜索“闲鱼 假货”,基本上你会看到一堆网友们的血泪帖。“谁没有买到过假货?谁又敢保证以后买不到假货?尤其是在闲鱼这个谁都可以上来买卖交易的平台,水更是又深又浑。我们买到假货了如何维权?假货这么猖獗,在维护个人权益之外,我们还能采取什么公权力去打击造假诈骗犯罪团伙?由于制度缺失,监管不力,骗子屡禁不止,胆大包天,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他们招摇撞骗,盆满钵满,逍遥法外吗?”,这是一位在闲鱼上买到A货的用户发出的血泪控诉。

而最近,“闲鱼上出现了大量仿制茅台,原价1700元左右的茅台在闲鱼上仅需900元甚至更低”的新闻又引起了广泛关注。这恰逢阿里在上海召开打假联盟春季会议,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回应道,“阿里已经发现闲鱼上除了二手商品,还会有一些假货在仿冒二手商品进行销售。对于这些假冒商品,阿里会抽查,但由于商品条数大,不可能大面积查,只能根据数据来验证”,可见即使是阿里官方注意到的假货现象,它们的现有机制仍然无法避免,更何况还有一大批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假货A货让用户防不胜防。

当然除了假货A货,大家所熟悉的“色情”、“游戏外挂”、“发票”、“动物买卖”、“刷评论刷点赞”、“账号买卖”等等违规品的销售或灰产更是从闲鱼诞生起就肆无忌惮到现在,随着用户量和内容的激增,这些虚假、违规的交易信息正让闲鱼变得越来越“不可信”。

写在最后

二手闲置交易平台出现侵权假冒商品问题以及用户之间的信任问题,和其商业模式本身脱不了干系。作为C2C二手交易模式的代表,闲鱼的交易过程完全交给个人卖家和个人买家,这类交易便捷灵活,门槛低,操作简单。但同时,因为准入门槛低,也不可避免存在难以控制的风险,即卖家的货品来源、质量、售后服务等,相对更缺乏保障。

发生假货后,从买家维权的角度看,闲鱼要求买家提供真假对比图以及品牌方出具的假货凭证等,这无疑提高了买家的维权成本,再加上购买的商品价格普遍偏低,真正愿意花时间精力维权的买家并不多,这让闲鱼很难处理好假货与消费者维权之间的关系,普通用户“被骗”的心情又始终难平,形成不断的恶性循环。

从卖家的角度看,闲鱼上也不乏心存恶意、薅平台羊毛的买家。这种种的情况让闲鱼始终无法找到在C2C模式下能让用户真正放心的运营模式。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