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旅游业大盘点:故宫半天卖出25000张门票,本地游、本省游最受青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连线Insight,作者丨青松,编辑丨水笙

“五一小长假”第一天,旅游业迎来了复苏。

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五一”假期首日,旅游市场总体运行平稳,全国接待国内游客总人数达2319.7万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约97.7亿元。

与清明假期不同的是,今年的五一,是疫情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长假。五天的假期,让消费者有了更多可支配时间,他们被疫情“封锁”的出游欲望与消费能力,得到了一次短暂的释放契机。

但与此同时,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不断蔓延,更多的游客选择了境内游,尤其本地游、周边游,成为了出游主旋律。

受此影响,从景区到OTA平台、到旅行社、民宿、航空公司,这条旅游产业链上,它们的恢复程度将呈现不同的特点。

本地游、短程游最受青睐

人们被疫情束缚的出游意愿,在这次五一期间达到了小高潮。

此前,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游大数据联合实验室启动“2020疫情后旅游大数据调研项目”,并发布了《15项发现和待启动的旅行:国人疫情后旅游意愿调查报告》。

在这份调研报告中,近43%的被调查者表示,如果疫情结束,会选择在2020年3月到6月上半年旅游。其中,4月份的旅游意愿是3月份的两倍,选择5月旅游的比例达到16%,位居全年各月之首。

在旅游方式上,90%的被调查者选择了国内游。城市周边游、国内中短程游、国内长线游三项是主要选择,分别占比24%、43%、23%。

携程此前发布的《2020“五一”旅游消费新趋势大数据预测报告》也显示,截止4月中旬,今年五一小长假交通出行量环比4月增加353%,出行总人次增加282%。

而以提前预定为主的方式下,很多景点出现了预定席位被秒杀、门票快速售罄的情况。

4月29日,故宫博物馆官方宣布,自2020年5月1日起,故宫博物馆将有序部分开放,实行预约、错峰、限流参观。预约通道开启后, 5000张门票在95分钟内全部售罄,不到12个小时,5天累计25000张门票全部售出。

逐渐回温的旅游业中,本地游和本省游成为人们的主要选择。

美团预测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本地(城市)游占比预计将超过6成、本省游占比将接近9成,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增加约20个百分点。爱彼迎平台也有数据显示,其约60%的订单都是300公里范围内,即3小时旅行圈内的出游,同城游、省内游受到青睐。

在这背后,自驾游之外,小型跟团业务、城市周边的民宿酒店,迎来了短暂春天。

多家旅行社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五一”期间全国低风险地区的周边游预定活跃,省内游稳步复苏,自驾游、租车游、小型定制团等最受欢迎。

“我们目前上线的都是‘北京人游北京’的本地跟团游产品。”携程旅游北京西铁营一家门店的店长告诉北京晚报。他指出,2到6人的私家团、10人以内的精致小团更受游客青睐,咨询量和预定量都比往年“五一”多出不少。

“一些游客还会通过微信管家预定定制旅游产品,例如有的家庭游客预定了私家团,包括吃农家菜、住特色小院和游览景区等项目,”这位店长如此表示。

携程旅行指出,游客在近期预定的出游日期主要集中在“五一”假期,出游人数多以2人出游为主,预定的出游天数都是2-3天的短天数产品。此外,近七成游客选择跟团或半自助出行,三成游客选择自由行。

而在选择自驾游的游客中,租车成为了主要方式。据携程租车平台预计,“五一”订单将恢复至去年同期的80%,租车3天以上的比例将明显提升。与此同时,近期搜索房车游的游客,环比3月也实现了翻倍增长。

民宿业也迎来了局部回暖。连线Insight此前《民宿五一回暖了吗?有的入住率超90%,有的依然冷清》一文曾对多家民宿业主进行采访,他们中的不少数都告诉连线Insight,五一小长假对民宿住来说,称得上是一个恢复正常的标志,相比年后的惨淡,五一的订单量已经“超出预期”。

景区花样刺激消费,OTA平台争夺客流

“五一”出游逐渐升温的同时,一场客流争夺战,正在各大景区和OTA平台之间上演。

“我已经设定好闹钟,就等闹钟一响,抢领这一轮消费券。”4月29日,杭州市宣布发放第六轮消费券,杭州市民王女士说:“因为消费券是真金白银在补贴,确实有动力买买买,上一次抢到的消费券用到了商场购物、餐饮消费上。”

发放旅游消费券,在这次五一期间,成了各地刺激旅游消费的一种重要手段。

五一期间,各地推出旅游消费券,图源网络

此前,4A级景区昆明市大观公园便在门票基础上叠加了娱乐项目,推出2个“消费券+商户促销折扣”折上折套餐。游客使用一张旅游消费券,可以兑现原价130元的单人游玩套餐、使用2张旅游消费券,或使用1张旅游消费券并支付100元,可以兑换原价240元的双人游玩套餐。

4月25日,第四届山东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季暨“山东人游山东”活动正式启动,值得注意的是,本届消费季,山东将发放金额高达1.38亿元的文化和旅游消费券。

事实上,更多的引流花样,在五一之前便已经开始了。

飞猪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自4月14日起,在为期一周的时间内,桂林、三亚、杭州等地的文旅局长便亲自上线“直播带货”。

杭州市桐庐县文广旅体局党委书记、局长雷启迪直播带货,图源飞猪官方微博

甚至有不少地区还推出了夜间旅游项目。有媒体报道指出,截止目前,南京、河南、山东、厦门等多地的旅游主管部门、旅游景区都规划除了夜间旅游项目,洛阳龙门石窟日前还上线了夜间定制旅游产品,成了当地的网红旅游项目。

景区花样百出,更多的是为了刺激旅游消费,但对各大OTA平台来说,对客流的争夺是一场“生死之战”,他们在疫情下停摆的业务,急需在这次五一打开局面。

为了争夺客流,他们不遗余力,从创始人亲自下场直播带货、到推出大力优惠折扣,都说明,他们需要一场久违的胜利。

4月29日晚,去哪儿网CEO陈刚首次在快手直播带货,长达2小时的直播过程中,直播观众累计达到383.5万,互动人次突破150万,拿下了1605万的交易额。其中,卖得最好的是高档酒店199元通兑券,总共售出近7000份。

这次直播的亮点在于,直播期间所售产品的价格均大幅低于去年同期。

陈刚坦言,“这么低的价格只有在这种特殊阶段才会出现。现在旅游业正处于自我修复的关键阶段,信心比什么都宝贵。”他指出,直播带货的意义不仅在于眼前的交易额,更重要的是提振消费者的出游信心。

同一天,携程旅行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抖音结束了他的第七场直播,这一次,他创下了7191万成交额的新纪录。

东方财富网报道指出,截止目前,梁建章七场直播的带货成交额突破了2亿元。除了在假期酒店优惠券上进行“放血”之外,携程还将不少酒店的入住有效期延迟到了端午甚至暑期。

对他们来说,能否吸引到更多的客流量,意味着五一这场战争的胜负。

五一只是局部复苏,很多商家还在苦苦挣扎

旅游业在五一的复苏,只是一场阶段性胜利。对分布在这条产业链上的OTA平台、民宿以及旅行社等机构,他们的复苏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

“现在还没放开旅行社跨省业务,放那么长的假有什么意义呢?”魏女士经营者着一家旅行社,但这个五一,他们仍然在承担着巨大损失。以省内游为主流方式的情况下,很多旅行社并没有在这次假期等来春天。

当前,国内大多数省份开放的均只有省内游,跨省和出入境的团队旅游业务以及“机票+酒店”旅游业务并不包括在内,而这些才是多数旅行社主要的营收来源。

“这三个多月,在整个旅游行业中的产业链中,旅行社最惨。”王强经营着一家旅行社,他对时代周报这么表示。

他透露,国内旅行社的平均毛利率只在5%到10%左右,行业集中度比较低,竞争异常激烈。

在以往,省外游、境外游往往占据着旅行社的大头,但在疫情影响下,这次五一期间,中长途、出境游需求低迷,团队游又未完全解封,旅行社的核心价值难有用武之地,五一旅游业的回暖,对他们来说影响并不大。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今年已有总计2557家登记名称中带有“旅行社”的企业注销。而在一个月前,这一数字还是1692家。

尚未完全放开的旅游出行范围,也给OTA平台、民宿业乃至航空公司带来了挑战。

“携程自己的出境游业务以前是很大的一块,现在几乎停摆了。携程还投资控股了像英国、印度很大的旅游公司,他们现在国际上的旅行状态,包括他们的国内旅游,也基本上是处于停摆的状态,所以其实压力非常大。”梁建章在央视《新闻1+1》现场这么说道。

他指出,如果国内旅游能尽快恢复到70%、80%左右的水平,携程国内旅游能够处于盈利状态,弥补海外旅游、处境旅游跟海外公司的损失。

但他也提到,就五一订单来看,这周订单相对上一周增加了130%,但跟往年比起来,“其实只有三四成的水平。”

不过,颇有意思的一组数据是,携程大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在携程的酒店预售中,五星级酒店的销量达到了50%以上,选择1000元以上酒店产品的订单比例也在全部订单中占比最高。

在梁建章看来,这主要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

“一个是原来这些客户可能有相当一部分去会去选择国外度假的,这部分客人现在国外显然是去不了,那他会选择在国内的高端酒店,高端度假型酒店去消费,这部分是导致高端酒店可能恢复的更好一些。另外我觉得可能还是一种特别的去抓住优惠的机会,因为越是价格高的酒店,它其实这次优惠的力度就更大一些,因为它的利润空间高。”梁建章这么表示。

民宿业目前也仅仅是局部回暖。连线Insihgt发现,五一期间,体量较小、针对周边游游客的乡村民宿订单较多,但丽江、大理等长途旅行目的地的民宿、开在市中心与酒店竞争的城市民宿,情况依然糟糕。

航空业务面临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中国民航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全行业累计亏损398.2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336.2亿元。以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和海航控股等四大航空公司为例,3月份的客座率均不足60%。

除了客座率不高,在旅客周转量这一反映航空业需求的重要指标上,除了四大航司,披露3月份运营数据的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客座率同比分别下降31.44%和24.9%。其中,春秋航空的旅客周转量环比增加27.92%,同比减少57.56%。

五一期间,他们的亏损还在继续。

与往年相似,今年各大航空公司的热门航线也出现了1至2折左右的优惠。根据北京青年报,4月29日-5月2日,北京—广州机票最低只有228元,北京—上海、上海—深圳等热门线路的价格也仅维持在250—400元左右。此外,其他国内主要城市间的航班优惠幅度也保持在3—4折。

直到4月29日,北京宣布将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调至二级后,机票价格迎来了指数级高涨。

去哪儿网数据显示,这一政策发布后的半小时内,机票搜索量迅速攀升,离京机票的搜索量较上一时段暴涨了15倍,度假、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的搜索量也上涨了3倍。

而以北京到广州的机票为例,截止4月30日早晨,北京到广州的机票涨至1600元,暴涨近10倍。

不过,这波涨价来得快去得也快。连线Insight发现,截至目前,各大航线的机票价格已经有所回落,随着假期进入倒计时,人们对飞行出游的需求将逐步降低。航空业务的困局,也将继续下去。

不可否认的是,这次“五一”期间,被疫情重创的旅游业,正在重新迎来生机,对旅游产业链上的众多玩家,都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但疫情带给旅游业的长期阵痛,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在梁建章看来,旅游业不存在报复性消费。

“我觉得这次跟上次非典不一样,上次疫情一下子就结束了,管控也就放开了,这些需求就报复性出现了。”他表示,这次的疫情是慢慢在控制,一些管控措施也是在逐步恢复,整体过程比较缓慢,但整个旅游业的信心,已经在恢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