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VR+5G,探寻VR的未来变革之路

6月12-14日,为期三天的“2019全球新经济年会”在上海长宁世贸展馆顺利举办。本次大会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指导,上海市长宁区青年联合会、亿欧公司联合主办。大会以“科创引领智能新时代”为主题,聚焦科创板、5G、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创新热点。5G物联峰会作为此次大会的其中一个分会场,围绕5G产业及5G赋能下的关键领域进行了深度探讨,为现场观众带来了真知灼见。

影创科技董事长孙立、大朋VR创始人兼CEO陈朝阳、亿欧公司研究主管苟瑜共同进行了VR+5G,新场景的赋能意义的圆桌论坛。

以下是圆桌论坛的全部内容,亿欧在不改变嘉宾原意的基础上,进行了编辑。

主持人苟瑜:大朋VR的陈总是中国第一台立式可穿戴计算机发明人之一。孙总的经历很精彩,当年很火的游戏,开心农场,孙总是这个游戏开发者之一。两位都不约而同的进入了VR和AR的领域,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当初会选择进入这个领域?

亿欧公司研究主管苟瑜

孙立:在2013年底的时候游戏圈子还是比较火的,游戏公司的估值比较高。我当时把游戏公司卖了1.5亿,自己拿了6000万出来做了自己梦想中的事业。我的最终理想是希望做一家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既然要做这样的一家公司那一定要非常大的事业,需要整个赛道的天花板很高。当时我也去美国,看了很多的新技术,像谷歌眼镜、也有VR的产品。最后选择做AR或者MR这样的产品,我看好这个行业,认为它未来一定会诞生一家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在这个赛道上,当时就决定全身心投入这个领域的发展。

影创科技董事长孙立

陈朝阳:我从事VR,这是我在学生时代一直在做的一项技术。读书的时候就做VR的项目,当时做的VR产品是做给中国政府其他一些保密性岗位,只能说项目,不能面向消费者。读书时候我们一直梦想的是把VR的技术产品化,能够把它推向普通的消费者身上。后来工作以后,在13年、14年的时候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就离开原来的单位创业,成立了大朋,目的是希望把VR产业化,推到消费者中。

苟瑜:两位都是有理想,初心一直想做这个事业,这两家公司都共同成立于2014年。2014年在VR行业最高峰的事件就是Facebook花费近20亿美金去收购Oculus VR。从此开始是VR的黄金年代,在这个时间点,两位是刚好踏上这个机遇还是刻意的选择?

孙立:我是收购之前就想成立公司的,做公司是需要找人。我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我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13年底就已经在四处找人了。后来到微软发布产品,将其定义为Mixed Reality,我才知道我做的就是Mixed  Reality。行业发展其实看起来跟我们影创科技发展是类似的,这个并不是个巧合。每到一个年代就会有一波创业者、创新的人去引领,我相信我们就是在这个行业里的一波人。

陈朝阳:我的学生时代一直在做VR技术这件事情,成立公司做VR对我而言是比较自然的事情。

主持人苟瑜:两家公司算是赢在起跑线上吧,在行业里的人都知道,之后的五年这个行业经历了大洗牌,从急剧爆发再到冷却再到沉淀的过程。是什么原因让两位坚持走到今天,5G即将到来的时候,可能这个行业又会迎来大的发展?

孙立:我们做的是Mixed Reality,目前还没有到达顶峰,没有大起大落的影响,从我们公司来说没有发生过裁员,每年公司的人数都是逐级增加。整个VR行业比较高峰的时候,后来也有一定的遇冷,只要现在还坐在台上都是扛过这一波的人,真正有实力的公司。对于影创来讲,我们之所以没有受到这样的影响,比较小的原因,本身我们不是靠外部资本去输血的公司,从公司成立就有一定的业务,早期会做一些软件的东西,等到自己的产品成熟了以后,不仅有自己量产的混合现实产品,对外也提供我们的方案和模组,这个可能跟我之前的创业经验有关系。我之前做游戏,游戏是来现金比较快的一个行业,对于整个公司治理的态度一直是能够做到收支平衡的状态。

陈朝阳:对于行业里面的大起大落,我的观点,我们往往在找自己的问题,可能更多还是来自行业企业自身的问题。我们推出VR技术的时候,针对目标市场到底有没有给市场客户创造属于VR技术的价值,属于产品的价值。真正创造的VR技术和产品,其实商业价值不大,就会出现大家所看到的大起大落。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自己在不断地去加强市场研究能力,看一看我们到底怎么样打造出自己真正面向于客户用VR提供刚需的场景,能够去满足客户和市场的需求,自身的原因占主要的原因。对于新兴技术而言,正常逻辑是从toB到toC的发展阶段。2016年的时候全球许多的资本、媒体、许多同行,从跳过B端直接到C端,尤其是市场的爆发,过高的预期造成今天认为这个行业大起大落带来这种观感。但实际上VR市场还在那里面,并没有大起大落,可能过去几年预期过高了。未来VR扎扎实实的,未来因为5G时代的到来,C端也会迎来比较好的爆发机会。

大朋VR创始人兼CEO陈朝阳

苟瑜:在两位看来,AR、VR、MR目前正处在什么阶段?

孙立:任何新的技术应用都是从B端到C端,也正好是我们混合现实行业没有被资本和媒体所裹胁着走的,所以也处于目前高速增长的状态。我们公司代表了国内的混合现实行业,所以说是处于高速增长的阶段。离真正未来的C端业务还有一段的时间和距离,但目前向教育行业、医疗行业、工业和军事行业都有不错的应用场景.

陈朝阳:可能过去几年叫跌宕起伏,现在的状态叫曙光已现,未来已来。2019年会是VR市场的拐点之年,过去每个月都有来自于企业界订单。而且公司的营收每个月有着环比20%、30%以上的增长,同行也有类似的增长速度。来自运营商、5G的推动,未来的三年到五年会是这个行业黄金的机会。

苟瑜:这个行业目前可能存在内容和硬件掣肘的问题,在这个行业如何破局,怎么样继续保持高增长,关键因素是什么?

孙立:分几个点:未来真正到一个更加爆发的点,需要做C端的产品。这也是我们影创科技最重要重视的或者要做的一些事情。硬件混合现实为什么看好它可以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未来把混合眼镜做到跟普通眼镜的大小。一旦眼镜可以做到跟普通眼镜一样大小,并且能够满足像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功能的时候,不再需要外出的时候带个手机或者电脑,戴上一副智能眼镜,伸手就出来一个虚拟的手机在手上就可以打电话,在空中一划就会出现虚拟的屏幕,就可以打字,就像科幻片里看到的场景。从技术上或者说从产品本身现在已经能实现,我们的产品和微软的可以实现这个功能。但是它还是不够小型化,不够轻便,不够像普通眼镜那么大,这里就要解决四大技术问题:一是光学的技术问题。二是在屏幕上要小型化,现在VR的屏幕和AR的屏幕,AR的可能更小一点。三是续航能力。四是性能问题,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很小的镜腿里面可以有强大的算力去运行很多软件。

苟瑜:陈总怎么看内容和硬件相互掣肘这个问题?

陈朝阳:这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我们产品也服务了整个的用户,可能用户买回去觉得产品内容不多,但是内容厂商之所以不愿意投入大量的资源去开发精品内容,是因为硬件出货量不够,这出现是蛋生鸡的问题。破局的关键不在硬件,不在软件,而在基础设施上。今天已经进入5G时代,在过去网络速度下,VR所需要的低延时、超大带宽,过去网络是难以实现。相信在5G时代来临以后关键基础设施建设好以后,硬件、软件、应用上的提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苟瑜:在toC的道路上目前只有一些发烧友在热衷于这个领域,怎么样走入寻常百姓家,这个时间需要多长?

孙立:这个可能时间点还不太一样,MR处于相比两年前的VR的状态,我们一开始很清醒的直接做B端,刚才也提出四大应用上面的问题,帮助去解决刚才说的那些问题的东西,比如说续航、芯片的性能。在5G网络的情况下,我们很多一部分的计算可以放在云端,通过低时延方式去把它显示到眼镜上面,这是加速事物发展的过程。在两年前扎克伯格,他也很看好混合现实的发展,但他认为时间可能更久,可能需要十年。我认为他说的时间也并不长,我说的这五年时间,五年之后消费者可以用到第一代的混合现实消费级的产品。但市场要达到现在人手一台手机的状态,也确实需要十年的时间。

陈朝阳:我们认为虚拟现实里面,虚拟是个动词,我们做的事情不断地会把用户消费者+场景,不断地虚拟进去。去年给普通消费者发布了一个产品,大朋的全景智能影院,这是纯C端的产品,把电影院观影的感觉虚拟到用户家里面,在家里面就像在电影院一样,体验到IMAX的感觉。因为电影院里面设置了社交的场景,同一时间在使用电影院的用户都能出现在电影院的场景里面去,我们看电影的时候发现前后左右都是小伙伴,这个小伙伴可能是异地的网友,在电影院里看电影可能没办法社交,但是这个虚拟可以有交友,看不懂电影还可以有弹幕,与小伙伴去交流。下个阶段我们还有别的创新想法,可能会把商场虚拟出来,下一步会把医院虚拟出来,我们一直在做这种尝试,我们看到用户对这种场景时长是在逐渐增加的,对未来是有信心的。

苟瑜:我认为大文娱、教育、医疗是发展比较有前景的三大应用场景,两位专家怎么看?

孙立:混合现实已经在教育领域里面发展的非常好,今年有100多所大学都建设了混合现实的实验室。比如说我们做医疗的教学,单纯地去讲一个病例,尤其是需要手术的病例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更多地是把虚拟的模型展示出来,并且在展示模型的时候和虚拟现实还不太一样,需要有其他老师能够现场给学生做演示,学生不仅要看到虚拟的物体,还要看到真实的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混合现实就带来很多意义。除了医疗之外还有机械类、还有物理化学,化学分子式、化学反应过程的模拟和呈现,在教育里面是非常有用的。

陈朝阳:我们能看到中国过往数据来看,娱乐和教育的比重差不多是在6:3的关系,医疗在今天VR上,市场虽然有,但规模永远不如前两者,娱乐和教育是当前商业化最大的两个领域。这两点都是跟我们所说的VR特点是相关的,沉浸式是它的核心。以前看小说,沉浸在小说中构造的虚拟世界里面,玩游戏也沉浸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面去。VR把想象的沉浸变成实际的沉浸。在教育环境里面沉浸式的教育按照科学家以前比较专业的报告,沉浸式的教育能够给学生增强2.4倍的技能效果,同样是学英语、学化学、学物理,学生能增强2.4倍的技能效果,这是VR带给教育非常刚需的场景。

孙立:如果未来有一个很小的眼镜可以做什么,跟5G结合更相关的几点:一是大家在很多科幻片里看过,可以把人物投影到我的面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会变得更加方便,这也是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二是未来移动办公会变得更加便利,现在已经和高通一起在适配新一代叫smartvo的一个东西,每个人未来出去不用带笔记本,有VR眼镜和主机相连,有这个东西任何时候可以打开电脑。

陈朝阳:在5G的时候是万物互联的时代,可能手机作用不能弱化掉,但身边像眼镜、手表、鞋子都能够被联网,都能被智慧化,可能在5G的时候我们感觉这个有智慧的不仅仅只是人类,有智慧的还包括我们身上的这些硬件和周边的万物。

公司介绍:

影创信息科技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门从事MR(混合现实)、AR(增强现实)、以及VR(虚拟现实)智能眼镜整体软硬件研发的企业。作为航天科工集团重点扶持的创业公司,影创是国内唯一一家量产双目增强现实智能眼镜的公司。如今,影创已有来自中央军委、陆军部、中国高铁、GE通用电气、一汽、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单位,以及国内众多军工集团的项目及订单,也是国内目前国内增强现实AR眼镜出货量最大的公司。

大朋VR,简称DPVR,2014年由陈朝阳及其团队创立,是一家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产品与内容公司。用户遍及全球多数国家,自主研发从软件系统、硬件设备到内容平台运营的完整全栈VR解决方案,产品包括VR一体机、PC-VR头盔,和泛娱乐VR内容平台3D播播。DPVR自成立以来迅速获得了迅雷科技、恺英网络、奥飞动漫等多家国际上市公司和机构投资。秉承让VR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使命,大朋VR通过不断的创新,持续打造性能强、体验佳的革命性产品和内容,让用户享受VR科技的乐趣。现在,大朋VR是工信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虚拟现实产业联盟(IVRA)”理事单位、文化部“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分会”副会长单位、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合作伙伴单位。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