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如果我的成功能给人启示,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吃苦

题图:刘永好

文|风马牛

来源: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

20 岁以前,刘永好经常打着赤脚,那时,他最大的期盼是吃上一顿红薯白米饭。可是等到他成为教师时,发现全家仍然难得吃上一回肉。于是,刘永好和三个哥哥一起被逼上了创业之路。在并不宽松的社会环境中,他每日顶着巨大压力,如履薄冰,终于挺过来了。

刘永好搞养殖业,是从餐桌上入手,解决「吃」的问题;他从事房地产行业,是想让人们住进舒适的房子;他投资金融,是因为他想解决民营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刘永好是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几次荣登中国首富的位置。

外界称他是「第一猪倌」,刘永好安之若素;对兄弟分家多有猜想,他闭口不谈;身为民生银行的大股东被排在董事会之外,他依然为民生银行多方劳碌;刘永好善于以沉默应对纷争,最终却获得了更大的尊重和收益。一个企业家把企业做好,是能力,也是本分,更重要的还有新的价值是在做企业之外。

作为与中国改革开放共同成长的企业家,刘永好也是企业界的常青树,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企业今天依然表现出鲜活的生命力。经济学家厉以宁曾评价刘永好:从他至今几乎没有大的战略失误能看出来,他从没有被财富所扭曲。

的确,新希望的开拓过程就是一个理性的冒险过程,刘永好的精神就是激情、梦想、勤奋、拼搏和探索。

▲《平凡的世界 》| 以一颗倔强的心坚持了下来

1951 年,刘永好出生于成都的一个郊县,父亲是老一代知识分子,母亲是小学教员,后来因病早早退职了,全家 7 口人都得指望刘永好父亲维持生计。彼时,刘永好是没有鞋穿的,他问母亲,「什么时候一周能吃上一次回锅肉。」母亲摇头叹息:不知道。

15 岁那年,刘永好穿上了他心里认为最好的衣服,跟着老师一起去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那件衣服是他父亲在土改时于地摊上买来的,最终在父亲和三个哥哥轮流穿了十几年,从蓝色变成了黑色后,才得以改出来落到他头上。

两年后, 17 岁的刘永好插队到了成都市郊的新津县古家村,那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道路坑坑洼洼、没水没电、碰到生病得到镇上医治。刘永好一天的工分是 1 角 4 分钱,一干就是 4 年零 9 个月。

改革开放后,刘永好成为了一名中专教师,但他并不甘心每个月拿着 38.5 元工资。

1980 年春节,刘永好的二哥在路边摆了一个修理电视和收音机的地摊。 7 天竟然赚了 300 块钱。全家哗然,四兄弟决定开办电子工厂。刘永好拿着音响来到生产队联系合作时,被公社书记拒绝了。音响虽然没有做成,但是创业的愿望依然强烈。

经过一番讨论,刘永好和兄弟们养起了鹌鹑。鹌鹑越养越多,下的蛋也越来越多。兄弟们一商量,决定办「良种场」。

吃了定心丸的兄弟们马上向银行申请贷款 1000 元,结果当头便是一盆冷水,银行不贷。彼时土地不能买卖、公司不能组建、雇工超过 7 个人就是资本主义。最终兄弟四人变卖了手表、自行车等家中值钱的物件,才凑起 1000 块钱。

▲《创业时代 》|  重新鼓起斗志

「良种场」的主营业务是孵小鸡、养鹌鹑和培育蔬菜种。没有孵化箱,他们到货摊上收购废钢材自己来做。为了建厂房,刘永好从成都买回一拖拉机旧砖,由于道路狭窄,兄弟几个手抱肩扛,愣是在寒冷的冬天把一车砖给搬了回去。 1983 年底,良种场孵鸡 5 万只,孵鹌鹑 1 万只,并带出了 11 个专业户,兄弟几个兴奋异常。

然而一年后,一场灭顶之灾骤然而至。 1984 年 4 月的一天,资阳县的一个专业户下了 10 万只小鸡的订单。冲昏了头的刘氏兄弟马上借了一笔数额不少的钱,购买了 10 万只种蛋。结果 2 万只小鸡孵出来交给这个专业户之后不久,便听闻这个专业户跑路了。

刘永好去追款,发现已经交付的 2 万只小鸡一半在运输途中闷死了,一半在家里被大火烧死了,对方已经是倾家荡产,他老婆跪在地上求饶,刘永好毫无办法。走投无路下,他们脑海里冒出究竟是从岷江的桥头跳下去呢?还是跑新疆隐姓埋名?最终,刘永好还是决定留下来,不逃、不躲,正视并解决这个问题。

既然农民不要,就把种蛋和小鸡卖给城里人。于是,兄弟四人连夜动手编起了竹筐。连着十几天,刘永好每天都是凌晨四点就起床,风雨无阻,蹬 3 个小时的自行车,赶到 20 公里以外的农贸市场,再用土喇叭扯起嗓子叫卖。连他们也没有想到,虽然身上掉了十几斤肉,下雨天里摔得跟泥猴一样,但 8 万只鸡仔竟然全部卖完了!

内心的激情被点燃后,他们重新鼓起斗志,决心将小鹌鹑养大这条路扎扎实实走下去。不久之后,他们开始用电子计算机调配饲料和育种选样,并且摸索出一条经济实用的生态循环饲养法。到了 1986 年,育新良种场已经年产鹌鹑 15 万只,鹌鹑蛋不仅贩卖到国内各个城市,而且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刘永好则在这个过程当中实实在在地显露了他的销售才能。

1987 年,刘氏兄弟转战猪饲料市场。两年后「希望」饲料一面世,刘永好马上带着自己的小广告下了乡。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希望」牌饲料的销量就与当时卖得最火的「正大」饲料比肩。

面对「希望」的不断蚕食,「正大」急了。一场价格厮杀在两个公司之间展开,最终「希望」干脆降价 120 元,迫使「正大」退出了成都市场。一时间,「希望」牌饲料的销量猛增了 3 倍!

▲ 刘氏兄弟正式分家

1992 年,希望集团成立。刘永好和二哥刘永行在希望集团的合作堪称是最完美的组合。到了 1994 年底,希望集团在各地的分公司已经发展到 27 家,个个盈利。

一年后,刘氏兄弟正式分家,老四刘永好成立新希望公司。

三年之内,刘氏兄弟的分公司发展到 130 多家,年销售量也从当时的几十万吨增加到三百万吨。在王石看来,这种分家模式至少从表面看是成功的。完全在家族内部完成,实分名不分,核心资产共有,讲究共存和持续性,又不回避竞争。

1999 年,新希望在越南投资了第一家饲料厂,成为最早「走出去」的民企之一。同年,刘永好以 1.86 亿的资金陆续收购民生银行股份,成为最大股东。

民生银行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由民营企业组建的银行,主要为民营企业提供服务,刘永好等企业家为此折腾了好几年。于是有人戏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年刘氏兄弟创业的时候,银行连 1000 块钱都不肯贷给他们。实际上,就连自己占大股的民生银行,刘永好也没有贷过一分钱的款。

在中国,首富无疑像一个荆棘编成的花冠,是荣誉,也是危险。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桃花扇》中这出名段可谓是中国很多富豪的真实写照。

2001 年底,在《实话实说》节目访谈中,当主持人崔永元问到刘永好当上首富的感觉时,他率真地说,「我很高兴当上首富,我的每一桶金都是很阳光的。」

▲《华尔街》|  我的每一桶金都是很阳光的

刘永好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养猪大王、地产大亨、金融大鳄……他说,「叫我企业家比较好」。

他记得早在 100 多年前恩格斯就写了一篇文章,谈到了一定要头脚正立,否则将会出现危机。刘永好将其充分地运用到企业管理上,把产品经营比作脚,资本经营则看成头。

几十年来,新希望靠产品质量、靠服务意识、靠诚信取得了市场的认同后,才涉及化工与资源、房产与基础设施以及金融和投资等领域。刘永好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饲料以及农产品为基础的,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

快,是刘永好一贯的做派,他曾开创过一个月收购或新建一家工厂的快速扩张记录;而谨慎却是他在多项合作里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当公司面临一个新的机会时,刘永好求证的过程永远比决策过程漫长。广开言路,然后自己综合判断,是他多年的习惯,也是他不败的原因。新希望的决策从来都是:刘永好不可一票通过,但却可以一票否决。

刘永好用完善的论证系统建立起快速发展过程中的刹车系统。在新希望,所有管理层的亲戚朋友一个都不用。

▲《负重前行》|  以领先半步的姿态持续前行

四十年商海沉浮,当众多巨富纵横捭阖、叱咤风云时不小心跌落陷阱、一蹶不振时,新希望集团却总能以领先半步的姿态持续前行。如今,新希望在全球 30 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 600 多家分/子公司,员工近 7 万人,年销售收入超过 1000 亿元。

刘永好经受了创业途中的千般磨难和万般的辛酸。其间,他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后的痛苦、有敢为天下先的万丈豪情,也有如临深渊般的小心谨慎。

「有些人怕吃苦,倒下去了;有些人在独木舟上行走,没有踩好,倒下去了;有些人关键时候跑不动,被老虎、狮子吃了。总之,竞争就是这样的,适者生存,所以应该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虽然刘永好十分富有,但生活中,他却像个农民一样,普通得实在不能再普通了。刘永好不喜欢穿西服,身上的T恤衫和休闲裤加起来不过几十块钱。他的发型二十年来没变过,是那种花几块钱就可以理的自然式。

刘永好原来的座驾是一辆桑塔纳,最后下属实在看不过去,逼他换了辆奔驰。每次坐飞机出行,他也只坐经济舱,当然机票最好是打折的。

平日里,刘永好最主要的工作餐是盒饭。除此之外,他习惯和各部门基层员工在集团餐厅共进午餐。刘永好没有架子,从来不骂人,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的微笑。他吃饭速度很快,饭盒中不会剩下一粒米。

刘永好把自己比作不会喝酒、不会抽烟、不会跳舞、不会打麻将、不会对明星和名牌感兴趣的「二百五」。他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以上,生活的主色调就是学习。无论和谁交谈,他常常会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碰到有用的便往上记。

▲ 自信和勤奋是无价的

作为西部农村走出来的企业家,刘永好一直积极参与公益事业。早在 1993 年就联合国内 9 位民营企业家发出「光彩事业」倡议,动员民营企业家们到中国西部贫困地区投资办厂,培训人才,参与社会扶贫,影响巨大。

2017 年,全国工商联在凉山做了个凉山行,刘永好等民营企业家在这次活动中总共投资了 2000 多亿。另外,他还在凉山再投 20 亿,通过建可饲养 60 万头猪的现代化养猪厂,帮助凉山以及四川的一万个建卡贫困户。

如今,对于刘永好而言,拥有了多少财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拥有了创造这些财富的能力!「假如有一天我这个企业什么都没有了,我所有的财富都消失了,但是我的自信还在,我的见识还在,我的这种经历和能力还在,我依然可以重头再来。对于我来说,自信和勤奋是无价的。」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