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与B站分账上谁更慷慨?我们算了算

作者:黛西,头图来源:IC photo,图为西瓜视频嘉年华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这句曾经土豆的slogan正在被西瓜视频和B站实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视频创作门槛一降再降,风头却一浪高过一浪。如今,不仅人人可当生活的导演,还能凭此恰饭。对于短平快的视频内容创业者而言,往往遵循选择大于努力的规律。因而,选哪个平台作为“恰饭”大本营,越来越重要。

这些平台背后的商业逻辑都是怎样的?

资本名利场上,中国互联网公司尤其喜欢讲“对标”。早了有百度对Google,QQ对MSN,近了看有Luckin对星巴克,蔚来对特斯拉,颇有种故事对得好,融资没烦恼的架势 (当然最后成王败寇还得看实力)

说回中国在线视频,起步并不晚。2005年4月15日,王微的土豆网正式上线。YouTube第一个有据可查的视频上传于同年4月23日,彼时两家网站的标签都是“视频分享”,聚焦UGC。YouTube的成功带来了几百家公司同时杀入视频赛道。随后Hulu的出现,Netflix网剧的爆火则开启了高清版权商业模式的崛起与平台砸钱自制的口子。在资本支持下的版权大战,最终让杀入视频赛道的几百家公司各自飘零。 劣质的UGC策划,模糊的UGC画质,毫无版权意识的内容搬运也让用户用脚投票,投向了后续三足鼎立的长视频优爱腾。

在版权视频网站高举高打的那段时间, “小破站”Bilibili偏安一隅,以二次元为抓手守住了中国广大视频内容创作者的一块自留地。

“耐心等风来”像句骗人的鸡汤,但中国UGC视频内容的创作者还真等到了风口。快抖在各个圈层的渗透让视频再次走到了风口浪尖,一众MCN拔地而起,UGC真正地走到了视频行业的C位,成为了下一程商业竞争关键。至此,YouTube模式再度回春。在战略放弃竞争高端内容后,甘心做一家 “数字广告公司”的YouTube,2019财年广告收入超150亿美元。而下这样广告平台的内核下,对YouTuber来说,广告分成就是其赚取最主要的来源。

在国内,一般谈及创作者分成只会提到B站和西瓜视频。对于这样破具“YouTube模式”的平台而言,竞争的锚点在于创作者。虽然大多创作者都避讳谈及收入,但新文化商业依旧从YouTube、西瓜视频、Bilibili找到了分析收入的内容,让我们对比一下他们都是怎么说的?

YouTube:澳大利亚CPM超百元?商业科技博主分成高

首先,我们来看看YouTube如何打样?

在一则名为《2019年度YouTube收入大公开!!》的视频中,一位目前订阅人数超过25w的Youtuber分享了她的2019年收入,6月加入,9月开始正式入账,截止12月31日,她视频的总播放量超过150w,广告分成收入10,133美金,折合人民币单次播放人民币0.05元,如果以CPM来计算,那就是50元人民币。

在另一个《YouTube賺錢丨首月收入公開 | 居然可以賺這麼多!》的视频中,博主详细的分析了他自己的CPM,也确认了坊间传闻,商业科技类内容创作者的CPM高于娱乐、美妆等赛道。

而按照他的后台数据,发达国家的流量值钱排行TOP5为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以澳大利亚为例,每一千澳大利亚用户观看,收入有14.84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00元。

在他的视频中,他也说到了一支被算法推荐“爆”掉的视频。这也是YouTube模式的核心,推荐机制。以关注及观看视频观看时长为指标的推荐逻辑,似乎能先于用户知道他喜欢的内容。

如果以上述两位Youtuber作为案例,在YouTube上,无任何其他商业合作,全职投入创作并不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任务。

西瓜视频:斜杠青年的必选之地,没有植入也有收益

说到凭借推荐机制让用户刷不停,必须要说到头条系。前身是头条视频的西瓜视频,有着跟头条在运营上一样的逻辑,凭借算法精准的推荐内容,并不被“关注”所限。这也就意味着在西瓜视频,一个小透明的优质内容也可能会爆掉。

西瓜大学的官方解释称,影响收益的因素包括内容质量、原创性、受众群体、粉丝播放量,这就导致创作者的收入同样的一百万播放量收益会有比较大的不同。

在西瓜视频上,一个叫做“你的咖喱呗”的内容创作者晒出了她发布视频一个月后的收入,总计播放量10w3000,1088个粉丝,后台分成收益为255元。

另一个刚刚进入西瓜视频不久的创作者,晒出了2020年4月的全部收益,获利播放量1.6万,视频总收益146元,CPM为9.35元。

在分享收入的视频中,还有不少创作者也提到了西瓜会不定期的发布运营计划,如针对大学生的日更打卡奖励,百元创作计划等,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几百甚至上千不等的收益。

在广泛的搜索并观看了西瓜平台上的收入分享内容后,我还发现很多用户提到了在西瓜发布内容的单位时间“性价比”,也多次提及了将西瓜视频创作作为副业的问题。实际上,这就意味着在西瓜平台,通过内容创作获取分成,已经形成了商业闭环。这与微博、微信公众号、小红书上的内容创作者,依靠品牌主或商家内容植入主要进行获利的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

Bilibili:后浪掀起声量,B站志在何方

B站,一直被称道的是二次创作视频与浓厚的社群氛围,在上市前,无论是平台的商业化、还是内容创作者的变现似乎都很佛系。然而,伴随2018年3月的上市,直面资本的B站发生了改变。

“后浪上线后,朋友圈转发的全是前浪。”说的正是B站迫切拉新的现状。5月28日,B站发行了6.5亿美元的可转债用以造血丰富内容发行、研发及其他一般企业用户。在内容层面的投入,B站支出在激励up主产出内容外、采购长视频等大众化内容版权满足新用户的需求的成本日益增加。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则显示,B站的营销费用达到了6.06亿元,“小破站”在出圈的路子上快步大走。B站的破壁不止于用户群体,内容的供给也不止于up主。

与此相对,B站up主的收入分享在观看收益之外,特别提到了品牌主的投放,多渠道“恰饭”up主才能更好地保证收入。

在看完各个平台博主的收入分享后,我们发现不管是西瓜视频还是B站,当做副业或是专职,对个人而言,加入这个行业似乎还并不晚。

有天跟一个走视频内容创作路子的朋友聊天,问了问情况如何?

那么,抢夺视频内容创作者,就看西瓜视频和B站了。对于在哪家能分到更多钱,就要具体博主具体分析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