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类APP进校园,其实最重要的是学习数据

【编者按】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通知》下发后,多个教育企业积极回应政策的要求。其中,作业盒子已完成备案审核,获国家首批资质认证。

本文认为政策对教育产品进校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也会影响到教育产品的变现方式。但在AI+教育的背景,教育数据的价值不可忽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幼教观察”,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近几年,在技术、市场与政策的共同推进下,在线教育产业的野蛮生长是畸形的,资本对流量的一味追逐,给行业带来的是学习变了味、恶意竞争、隐私曝光等一系列问题。

“人手一机”在学习?

从几岁到十几岁“人手一机”的在线教育,学习类APP作为“刚需”产品,在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愈发活跃。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仅1.1亿人,2017年用户规模达到1.55亿人,预计2018年用户有望达到1.79亿人。

数据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在线教育并不仅仅局限于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职业教育、兴趣培养、早教用户规模也不小,因此,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3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仅621亿元。2015年市场规模突破千亿,2017年达到2194亿元,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000亿元。

数据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随着教育作为“刚需”产品,各种在线学习类App喷涌而出,问题随之而来,随着 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

要开展全面排查,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要将涉嫌违法违规的APP、微信公众号报告当地网络信息管理和公安部门查处。

监管风暴之下,在线教育行业或将迎来行业洗牌。

据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在教学与师资上,30家App中仅有1家进行了资质公示,有App甚至在招聘要求里写明“不需要教师资格证”。教学内容上,曾被多次明令禁止的奥数等超纲内容仍可在小猿搜题、100教育、天天练乐乐课堂、家有学霸这4家平台上找到。此外,学习宝、天天练乐乐课堂两家App的社区版块内含不良内容,其中学习宝内有未成年人发亲吻自拍、大尺度照片等软色情内容。

在对30家热门K12在线教育类App的测评结果显示,其中14家没有专门的隐私政策,还有一些App既没有用户协议或隐私政策,也未承诺会保护用户数据。 仅有7款App在用户协议内提到了账号注销的相关规定,有超过20款APP不支持用户自行注销账户。而且,就算注销账户也不代表删除了姓名、电话等个人信息。

打着学习类APP旗号商家,学生隐私在不少平台缺缺乏有效保护。

更有学习类APP内置游戏百种,“互动作业”APP作为一款学生使用率高的学习类产品,在首页底部的“课间”栏目,包含五子棋、斗兽棋、打砖块、六角拼拼四款游戏...

微博网友@顾林曾点名“作业帮”APP称:“你是一个学生搜题APP,还是一个娱乐游戏聊天购物的中心?”

“学习类App越来越多,良莠不齐,青少年本身鉴别能力还不够,需要有人把关。”复旦大学教育信息化专家宓咏认为,政策的出台是必要的。

教育部下发的通知中对此划明了红线: 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及链接,或利用抄作业、搞题海、公布成绩排名等应试教育手段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 ,退订相关业务,卸载APP,取消关注有关微信公众号,坚决杜绝有害APP侵蚀校园。

进军公立学校的APP

去年8月,有媒体报道,一起教育科技7年进入31个省(市自治区)、363个城市、近12万余所学校,拥有超6000万注册用户。而其竞品作业盒子(2014年上线),同样截至去年8月,作业盒子走进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400多座城市的70000所学校,超过3000万中小学师生在用作业盒子布置和提交作业。每天,活跃在平台上的用户有370万,产生的学习行为数据超过1亿条。

另外,靠搜题拍照起家的在线教育平台学霸君也在2017年专门推出AI教学产品向公立校拓展,来分一杯羹。推广方式除了“免费试用”,还有地推式,2018年10月央视“作业app乱象在调查”中曾提到:山西晋中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就披露,前不久“一起小学学生”的推广人员未经允许就进入学校推广,并称“只要老师下载使用并让学生也下载使用的话,完成APP指定任务,可以送给每位老师30元话费”。

公立学校这块大蛋糕

为何这么多APP来抢公立校这块蛋糕?

在线教育的热潮之下,喧嚣与落寞共存,此时理性思考更显重要。同中国教育产业万亿级的市场规模相比,在线教育行业体量仍然很小,ToB的盈利模式成熟,成为在线教育第一盈利爆发点,但 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学习类App存在toB、toC两种不同的运营模式toB类App先通过为学校提供服务,进而触达学生 ,如一起教育科技、作业盒子; toC类App则直接面向学生、家长等个人消费 ,典型的如拍照搜题、题库类产品,包括作业帮、猿题库、学霸君等。但不同模式下,最终均是要触达学生人群。

联想之星投资经理傅玉表示,学校是触达K12学生最有效的途径之一,有机会获取丰富的场景数据流量。

但新政策落地后,会增大学习类App进校园难度。政策要求,各地要建立备案审查制度,“凡进必审”,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App。

不仅进校变难,app的盈利也可能受到影响。从盈利模式看,理论上,学习类App的变现有两个维度,一是向B端即学校提供优质付费服务,提升学校的管理效率;另一个是直接ToC,向学生或家长提供付费服务。而政策明确, “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不得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这意味着,进入校园的App希望通过向学生收费的变现途径不再可行。

但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表示,短期内各家多少都会受到影响,但整体不用太悲观。虽然难度加大,但对App来说,进校依然是有意义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 App看重公立校最核心之处在于数据,学生学习数据其实是最有价值的。

傅玉认为,AI作为不可逆的趋势,能够应用到各个行业产生变革性影响,教育科技的核心是建立在有效数据、内容以及AI技术基础上赋能供给侧,未来形态会从自动化向智能化、个性化演进。“正如我们看AI的逻辑,核心就是数据、算法和算力,需要建立在有足够多学生学习数据的基础上,包括学生课前、课中、课后各场景行为等。因此在目前阶段,更看重公司战略获取数据的能力。”

相关推荐:

学习类APP迎来强监管,未来该如何发展?

教育部发布新规,先to B后to C教育产品所受影响最大

早幼教是2018年的教育十大关键词之一。随着“二胎政策”的落实,家长对于早幼教产品的需求不断提升,资本不断入局,企业快速发展。

11月15日,《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颁布,对民办园资本化做出规范;但新的政策环境下,第三方服务机构、早教托管机构、儿童内容企业或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

亿欧此次教育沙龙将围绕“发现早幼教新机遇”这一主题,邀请行业人士一起探讨。

报名链接: https://www.iyiou.com/a/jiaoyu_shanghai_2019/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