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过多闪,你听过剑桥分析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唆麻

互联网公司的口水战看了不少,这么快出结果的还是第一次。

昨天下午,天津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公布“抖音、多闪涉嫌违规使用用户数据”的裁定结果:

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立刻停止将微信/QQ开放平台为抖音提供的已授权微信/QQ的登录服务提供给多闪使用,并不得以类似方式将其提供给抖音以外的应用使用。

简单来说:原告腾讯胜诉。

事情需要从前天说起。

3 月 19 日晚间,多闪向用户推送了这么一条“特别提示”:

腾讯公关总监张军表示:“微信/QQ从未授权多闪使用登录服务”,多闪是非法获取数据。

一个多小时后,多闪官方微博用一个三段式作出回应:多闪的微信用户数据来自抖音。

一来二去,我们可以给这场口水战的争议点做个总结:

多闪从抖音获取微信用户数据是否合法,双方各执一词

当然,今天下午的裁定结果显然直接为争端定了性:

超范围和违规使用用户数据违法。

关于多闪和腾讯的故事,其实在大洋彼岸,早就已经上演过,我说的是去年 Facebook 泄露门中的 Cambridge Analytica。

01

2014 年时,亚历山大·科根创建了一款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程序,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款社交小游戏。

这款游戏的卖点在于“测性格,领奖金”。简单来说,用户只需要回答一堆娱乐性质的心理测试题,就可以获得 5 美元的奖金。

当然,按照惯例,这款游戏和微博、微信小游戏一样,前提是需要 Facebook 授权登录,并获得相应的用户头像、昵称、好友列表等信息;另外,同意其收集你的数据用于学术研究。

事实证明,大部分用户对于“授权”这件事,是相当无所谓的。

反正都要玩,这里还有奖金可以领。“thisisyourdigitallife”短时间内便有 27 万人参与了这款游戏,而通过关系链分析,最终被成功收集数据的用户总量达到 5000 万以上。

换言之,至少有 4973 万人,并没有授权让这款“thisisyourdigitallife”收集自己的个人信息。

亚历山大·科根为什么要收集 5000 万人的个人信息呢?这需要从一项研究成果说起。

02

2013 年,剑桥心理学学者迈克·科金斯基、大卫·史迪威尔和索尔·格雷普合作而成的研究成果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这就是五型人格测量工具:

通过调查问卷,并将其结果与受试者在互联网中的各种数据交叉比对,便能找出相关性。

能得出的结论包括受试者宗教、智力水平、饮酒习惯、家庭情况等;效率之高。甚至能根据用户平均每 68 个在 Facebook 的点赞,推测出该用户肤色、性向、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准确率分别达到 95%、88% 和 85%。

然后,这款工具被核心业务是影响选举的剑桥分析盯上了。

作为真正的始作俑者,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接了一单来自美国共和党的金主的大活。彼时正值 2014 美国大选,所以金主砸出 1500 万美元希望剑桥分析:

开发一个分析工具,通过了解选民心理情况和政治倾向,影响他们的投票决策。

剑桥分析彼时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揽下这个大活,一方面需要海量的选民资料,另一方面即使拿到数据也得不出什么结果。

归根结底,一没数据,二没算法。

不过,剑桥分析砸下 80 万美元勾搭上了同在剑桥大学研究心理学的亚历山大·科根。所以,拉科金斯基入伙虽然不成,但通过频繁的“学术沟通”,亚历山大·科根复制了五型人格测量工具的研究成果。

03

依葫芦画瓢,亚历山大·科根拿出了上文提到的那款“thisisyourdigitallife”,以“学术研究”的名义拿到了 5000 万人的数据,建立起了精准的算法模型。

算法模型能通过用户行为,计算出用户性格、喜好、政治倾向,以此为用户打上标签,推送定制化政治讯息。

比如,特朗普团队就为了阻止潜在选民支持希拉里,在海地裔黑人聚居区针对性投放,海地发生地震后希拉里与丈夫的克林顿基金会滥用救灾款的信息。

因为只有符合标签的选民才能在 Facebook 的时间轴中看到,更容易引起共鸣,所以政治价值更高,实现对大选结果间接或直接的影响。

事件曝出后,Facebook 当年处理隐私泄露的措施也一并被曝光:屏蔽“thisisyourdigitallife”游戏;发律师函要求剑桥分析销毁数据;

如今看来,Facebook 的处理态度全可以定义为敷衍了事,也直接导致了之后的市值蒸发和全民抵制。

04

联系起这一次的“头腾事件”,其实反映出一些趋势。

首先,在隐私保护机制这样的技术层面,平台有权保障用户个人隐私。

对于“用户数据到底能生成精度如何的用户画像”,用户完全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这一点,只需要关注一下各大社交平台上,用户对于“大数据杀熟”这类话题的吐槽就能看出, 平台与用户之间天然就是信息不对称的。

那些玩“thisisyourdigitallife”的用户,对于什么五型人格测量工具一概不知。直觉上,不过是填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测试,最多做一下“学术研究”,殊不知已经为矫正模型做出了贡献。

所以,对于平台而言,保护用户隐私本就是其作为占据信息优势的一方的分内之事。当然,平台可以选择不履行这项权利,结果可以参考大洋对岸巡回道歉的小扎。

其次,隐私保护需要“有罪推定”。

隐私保护与产品开发不同,不可能“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站在在微信一方,基于对用户信息的保护,并没有授权多闪的微信登录。多闪的做法却是,绕过微信从抖音拿到了用户的微信资料。

换句话说,不排除有人不介意微信用户资料同步到多闪,但对于介意微信资料泄露的用户,多闪如何能证明并没有接触微信数据呢?

毕竟,在目前的技术发展趋势下,通过分享链接、群互动等各种方式的数据抓取,建立起一个用户的关系链已经越来越容易。防范措施永远都是慢于侵权手段的。

最后想说,作为社交产品,开放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这一点上,大公司永远比吃瓜群众看得清楚。“微信登录”功能最大的受益者永远是腾讯自己,永远牢牢地把用户攥在自己手上。所以,以“垄断”为名的仗,还能打几次呢?

【钛媒体作者介绍:科技唆麻,微信公众号ID:techsuoma,带你深度解读互联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