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想打造游戏直播界的“腾讯音乐集团”

文|竞核

3月份,本该是游戏直播市场迎来变数的日子。但腾讯迟迟未落子,市场一如往昔般风平浪静。

两年前,腾讯参投虎牙Pre-IPO轮时,曾约定在2020年3月-2021年3月之间,腾讯可通过市场竞争价格获得虎牙控制权。

业内一位接近虎牙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竞核,年前,虎牙高管曾拜访了腾讯IEG高管,协商后续并购后管理方面的事宜。

竞核从多处信源获悉,腾讯已对虎牙完成并购前的全方位尽职调查。  

知情人士们普遍认为,若非疫情的耽搁,腾讯会在第一时间并购虎牙,但现在受到疫情对股价的冲击,腾讯可能会持冷静态度观望。

拿下虎牙只是第一步,腾讯的核心目的是保证其在游戏直播行业的绝对话语权。

未来鹅厂可能会参照TME(腾讯音乐集团)或者类似于TME的公司组织形式,把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家揉在一起,集中资源统战协同。  

游戏直播赛道分化

抛开疫情的因素,腾讯没有第一时间增持虎牙股票,原因可能在于直播平台日益松动的格局。

从去年7月份开始,游戏直播市场分化变得愈发严重。2019年7月,快手公布游戏直播日活达到3500万,反观斗鱼DAU为1500万,虎牙DAU为1100万。也就是说,斗鱼、虎牙日活之和都不及快手。

眼下这一差距还在不断扩大。2019年12月10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了《2019 快手直播生态报告》。报告显示,快手直播DAU突破1亿,游戏直播日活超过5100万。

同一时期的斗鱼日活大概只有1300万左右;虎牙则在1000万左右。

来源:QuestMobile

从上图不难看出,斗鱼日活规模天花板大致在1600万左右,而虎牙日活规模天花板大致在1300万左右,增幅极为有限。

反映在营收规模上,据媒体报道,2018年年底,快手直播单月营收已达到20亿人民币。单月20亿元的营收对虎牙、斗鱼来说意味什么?

虎牙季度营收首次突破20亿元是在2019年Q2;斗鱼直到2019年Q4,季度营收才首次突破20亿人民币。

很明显,在用户规模、营收上,快手直播已经把斗鱼、虎牙远远甩在身后。甚至可以说,短视频把腾讯辛辛苦苦布局的游戏直播赛道击溃了。

“是的,快手势不可挡,虎牙面临很大的危机。这个判断在去年中旬基本上看到了。”上述接近虎牙高层的知情人士如是说道。

从游戏直播市场占有率来说,虎牙、斗鱼很明显在往下坡路走。即便腾讯收购斗鱼、虎牙,也很难力挽狂澜。

腾讯之所以选择再等等看,也是担心收了之后不好管理。

快手亟待补足短板

快手搅得游戏直播市场天翻地覆,势头足够强,但也存在诸多薄弱环节。这或许是腾讯选择再等等看的另一大原因。

拿大主播来说,其历来是游戏直播平台吸引粉丝,提升营收规模的一大利器。快手虽坐拥两三百万的游戏主播,但呈现出多而不精的局面。

小葫芦数据指出,2019年Q1-Q2,排名前1000名的顶级主播中,虎牙、斗鱼两大平台瓜分60%的顶级主播资源,快手以15%的占有率排在第三位。

眼下虎牙、斗鱼不断采取措施绑定头部主播。以斗鱼为例,斗鱼与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五年合同的换签,有的甚至与斗鱼合资成立了公会。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曾经历过一波头部游戏主播的转签潮。 在快手起家的骚白等手游主播,很多都在走红之后转签斗鱼虎牙等垂直平台。

倘若继续佛系,不加强运营管理,显然对快手是不利的。因此去年7月份,快手开始强化对中腰部和尾部游戏创作者的专业化管理和扶持,甚至引入了公会。

这意味着,快手短期内无法拥有数量足够多的大主播,只能寄希望于培养中长尾主播。

此外,快手游戏直播类别以手游为主,品类相对单一。据小葫芦的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王者荣耀游戏主播前50中,快手游戏主播占据10个;吃鸡手游主播前50中,快手游戏主播有10个。

一位不愿具名的快手员工告诉竞核,为丰富品类,尤其是端游。当初公司是非常有信心拿下S10总决赛三年的直播权。没有想到,B站半路杀出来了。

除却虎鱼双雄外,B站亦是快手游戏直播道路上的一大挑战。

再者就是电竞赛事版权稀缺。去年以来,快手相继拿下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直播版权;2020年KPL赛事版权,以及自制快手精英大奖赛等赛事。

咋看起来比较丰富,但比起虎鱼构建起的电竞赛事版图仍稍显不足。

腾讯的意志

现实很骨感,理想很丰满。这句话无疑是快手的真实写照。

必须得承认,快手进军游戏直播面临着头部主播不足、游戏品类单一、电竞赛事匮乏等诸多挑战。但快手毕竟是不同于虎鱼的短视频平台。

短视频+直播的双重形态,已经让快手以一己之力捅破了游戏直播日活5000万的天花板。同样地,市场也认为它将抬升游戏直播市场不到300亿的盘子。

对于腾讯而言,虎鱼之外,整个游戏直播的优质资产是握在快手手里,或者是未来的抖音、B站。从股权架构、爆发力来讲,快手无疑是腾讯最优先考虑的标的。

“如果腾讯想要拿下这三家的牌,单凭手里的企鹅电竞,这一家小三、小四,是吃不下来的。”某资深游戏直播从业者告诉竞核,“起码得凑上企鹅电竞、虎牙、斗鱼这三家,来一个顺儿。”

他说,只有这样,才稍微有点儿货,跟人家去聊,才会动心。

据晚点LatePost报道,腾讯曾想与快手成立合资公司,主攻游戏,产品形态包括直播、短视频或社区。但两方最终放弃该方案,转为签订独家合作协议。

这样来看,快手没心动,大概率跟腾讯摆上桌面的筹码吸引力不够有关。而这背后,最关键的还是腾讯的意志。

在2019年Q4及全年财报会议上,有分析师提问斗鱼与虎牙合并的问题。斗鱼创始人陈少杰回应道,二者合并的问题主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决策。

上述资深游戏直播从业者认为,游戏之于腾讯至关重要,作为与游戏行业有强协同作用的游戏直播赛道,腾讯必定愿意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将其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中。

再说回到腾讯与虎牙,从今年到明年三月份,收购窗口期有一年时间。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发生,腾讯应该还在观望游戏直播赛道的格局变化。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